正文 第四百六十二章 剑谷老祖的悲叹!

第四百六十二章剑谷老祖的悲叹!

剑谷老祖被噎住了,无声了!

楚歌的出现,对于正道来说,确实是一个大问题。

但是这件事太没理由了,理由不对。

影响了众人的利益,不应该正面压制。

依照他所想,私下里劝告一番,就差不多了。

没必要在人前这般说,得罪太多人了。

散修以后还会来参加么?

“事情确实有很多不对劲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我剑谷内的魔道人物,你又从哪里知道的?”

剑谷老祖这才想起来,楚歌透露的事情有点多。

很多他都不知道,而对方却知道!

楚歌说道:“不要问这么多了,你给不了我帮助。

回去将剑谷整合一下吧,回去终南山。”

剑谷老祖嗯了一声。

“是应该这么做,正好将里面的魔道人物剔除一下。

你自己小心点,若是可能,我会回来帮你!”

楚歌制止了他。

“别想了,你太弱了。回去慢慢来,剑谷里面的魔道人物,可能多的超出你的想象!”

“嗯,我也有这种感觉,不然我也不会将那份剑谱交给你。

诶,老了,老了啊!”

剑谷老祖脸色好似更加苍老了,身形也岣嵝了一点。

他也知道,自己跟不上形势了。

楚歌说的,他了解的太少了。

而他比起出来来,也差距很大。

楚歌都没办法解决,他又能怎么办?

“长江后浪推前浪啊!”

楚歌望着他远去,并无太多的感想。

剑谷老祖的来去,不过是一颗棋子的消失罢了。

少了他,对于整盘棋局来说,没有太多的变化!

“想要弄清楚一切,还需要等!”

楚歌并不着急,这里的比试就算结束了。

他也不会急,因为他有办法,能够重回去。

“我被踢出,是否代表着什么!”

他好像又想到了什么,缓缓闭上了眼睛。

修炼!

神道无极诀踏入练气七层之后,吸收灵气的速度增加很多。

想想似乎不是吸收速度增加了,而是这里的灵气浓郁了。

灵气的增加,一天一个变化!

到了中午时候,似乎全世界就安静了。

比试就一天,下午应该就出结果了。

楚歌没去看,而是继续修炼。

到了下午三点多,外面传来了议论声。

“赢了,少林派的小如来真的太强了!”

“是啊,就是武当掌门都说他的大慈大悲掌,几乎可以媲美入神强者了!”

&nb

sp;“入神啊,我还没有突破一流武者呢,比我年龄小的,都已经快入神了!”

“这一辈,真是人才辈出啊!”

“小如来看来是我们这一辈,最强的人了,很期待接下来天山的正邪对战。”

“最强的人?你们恐怕忘了正气派的那个人吧!”

当有人说这话的时候,场面一阵安静!

“能够让各大门派一起开口,让他退出比试。

这足以证明,他的恐怖了!”

“悬空方丈可是亲口说,他若是再比,就太欺负人了!”

外面有着一道道目光盯着一扇关着的门,门内有着楚歌。

他依然在修行,心无旁骛!

任何事情在他眼前,似乎都引不起半点风浪。

计划,全被打乱了!

他也不慌,似乎仍然胸有成竹!

入夜!

华山上一片热闹,有人已经开始准备前往天山了!

下一场战斗,才是真正的实力对战。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

“进来!”黑暗中一道眸光闪过。

楚歌睁开了眼睛,看向了门前。

推门而入,一道身影展露。

静心!

消失了一天,她再次出现了。

“主人,对不起!”

静心进门之后,关上门就跑了楚歌面前,跪在了地上。

她低着头,不敢看楚歌。

“为什么要道歉?”楚歌问道。

静心身体一颤,这个问题让她慌了神。

因为楚歌的问题,和她想的不对。

没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没说是不是你背叛了我。

而是问了,这个拷打人心的问题。

“主人,今天的事情,我是知道的!”静心说道。

果然知道!

昨天,她欺骗了自己!

自己想的,并没有错。

“嗯,这一点当事情发生,我就知道了!”楚歌很淡定道。

静心心中惶恐,楚歌表现的太镇定了。

“主人,请你责罚我!”

她的头磕在了地上,歉意很深。

楚歌反问道:“我为什么要责罚你?”

“是是我欺骗了主人。

我错了,我不应该这样做!”静心解释道。

“那我倒要问问,你为什么要欺骗我?”

静心有点回答不出楚歌的问题。

“我”

楚歌一笑。

“你认我当主人,又欺骗我。

这证明了我不是你主人,你也不是我的仆从。

起来吧!

&n

bsp;我不会责罚你,因为这是你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他说道。

生气么?并没有!

静心说的一切,他从来只当做一点故事来听。

真假,需要验证!

白玉清的手下,楚歌从来不会相信。

这是他的准则!

“主人我”静心跪在地上,她没起来。

楚歌让她起来,她都没动。

“怎么?还有事情么?”

静心点点头。

“什么事情?”

“主人,我昨天说的,没错,我喜欢你。

可是欺骗你,也是我迫不得已。

我忏悔,今天我是来认错的。

我愿意认你为主人,愿意听你的。

什么事情我都会告诉你,只求你能够原谅我!”静心哀求道。

她微微抬头,眼眸中泪水涌动。

抿着的红唇,微微颤抖。

楚歌俯视着她,镇定如常。

“站起来,拿起你的剑。

你说的,你觉得我会相信?

与其相信你说的,我不如相信你要杀我!

你觉得呢?”

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喜欢骗人!

这句话没有错!

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越漂亮的女人,一旦她伤心的流泪了。

也是代表着,她需要男人了。

这个男人,不止是她爱的人!

“不不静心永远不会杀主人。

我宁愿自己死,也不会伤害主人一点!”

说的正气凛然,说的慷慨激昂。

说的不错,让听者流泪,闻着伤心!

“那你自杀给我看看!”楚歌漠然道。

他强行硬下心肠,说出了这句话。

对于女人,他从来都是心软的。

尤其是漂亮,在他面前哭的女人。

静心愣住了她的眼泪都忘记流下,呆在了那里。

转瞬间,她一咬牙。

“既然主人说了,那静心就去死。

主人你只要相信静心,静心说的没错就行!”

锵!

长剑出鞘,静心刺向了脖子。

抹脖子,自杀!

静心的眼睛仰望楚歌,泪流划过脸庞。

她的手在颤抖,但是没停!

“静心,对不起主人!”

当!

楚歌终究还是出手了,阻止了静心。

长剑飞出,落在了地上。

静心手臂发麻,她的红唇在颤抖。

面对死亡,她害怕了。

“主人!”她喊道。

楚歌说道:“起来说话吧,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玉清到底交代了什么,为什么你会背叛我!”

话语简单明了,静心想要站起来。

可是已经没了力气,双腿发软了。

楚歌一伸手,将她拉起来,扶到了椅子旁。

“谢谢主人!”静心吐出了一口气说道。

“没事!”

静心接着开始说起事情来。

确实如同楚歌料想的那般,白玉清早早就布下了计策。

就是为了针对楚歌,唯一白玉清没想到的是。

楚歌杀了他,让他不能亲手指挥这件事,以致于事情出了偏差。

首先是第一人的身死,让人惶恐。

接着是剑谷天骄,剑谷观主的身死。

随之而来的,是静心的背叛,一切的一切,破坏了白玉清的计划。

但是最终,计划还是形成了。

“我其实也没想到,各大门派内有着如此多的白玉清手下。

就算我没去做我该做的,他们还是促成了这件事!”静心说道。

剑谷的观主本来是提议者,但是死了。

有人续上了,剑谷的老祖又同意了。

这件事得以顺利进行下去。

“昨天我就想将这件事告诉主人,可我最后没能说出口!

我想着拖延拖延,谁曾料到。

那些人早已联合了起来,我根本来不及阻止。

唯一的好事是,他们没有直接动手镇压主人!”静心说道。

她的叙述中,按照白玉清的计划是。

各大门派将楚歌镇压,给出一份楚歌联络魔道的证据。

就此将他认为是魔道中人,斩杀他即可!

“是他们么?”

“嗯,慈航剑派,剑谷中的人,杨珍儿,他们没将主人联络魔道人物的证据交出来。”

楚歌不再说话,他安静了下来。

如果证据充足,几大武道门派必定出手。

不可能停留半点,让楚歌逃脱。

“看来我没杀杨珍儿,倒是让她对我好一点了!”楚歌说道。

慈航剑派没交,楚歌明白。

那就是他提醒过慈航剑派的掌门,她防范了。

剑谷的观主是被自己杀了,证据自然没有。

杨珍儿没交,就只能归结于自己的好心,让她放松了!

“西方的联络人虽然死去了,白玉清和杨珍儿有了合作!”

不然杨珍儿不可能来到这里,白玉清给他的消息也是假的。

哪有那么凑巧,自己去找了,杨珍儿离开了!

“嗯,是这样的。”静心说道。

“你们接下来,还有什么计划么?”

“有!”

“什么计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