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五十八章 剑谷圣子剑无极!

第四百五十八章剑谷圣子剑无极!

楚歌将剑谷老者给她的白布丢了出去,慈航剑派的掌门一手接下。

展开来,看了起来。

随后目露惊讶之色,眼睛都移不开了。

过了好一会,她的脸红了。

“不好意思,我”慈航剑派的掌门抱歉的说道。

这是楚歌给上官嫣然的,她看了之后,没问题就该收起来。

等楚歌走了,交给上官嫣然。

可是她却从头到尾看了一遍,并且她看的一遍和普通人看一遍不同。

对于武者而言,这点东西,很容易便可以记下。

尤其是慈航剑派掌门这样的修为,想要记下更是轻而易举。

作为传递者,本不应该这样。

这是楚歌给上官嫣然的,不是给她的。

如此剑道,她看了就沉浸了进去。

绝对是精妙绝伦,无与伦比,重要万分。

而她学了!

怎么说?

这可不是楚歌要送给她的啊。

“无妨,你学会了也好教给嫣然,只是在人前,不要显露。”楚歌说道。

他并不在意这门剑道谁学会,反正对他而言。

这剑道不过是旁枝末节罢了,不值一提。

“谢谢。”慈航剑派的掌门说道。

她握了握手里的白布,这剑道她看的眼花缭乱。

从其中领悟到,这是一门绝世剑道。

若是她学了,修为必定会大增。

楚歌的这一份礼物,可是够大的。

“嗯,记得交给嫣然。”楚歌说道。

慈航剑派的掌门点点头。

“我会的,我一定看着她学会。”她认真道。“这门剑道,你是从哪里得来的,我看跟剑谷的剑道有些类似。”

剑谷的剑法,她作为剑派掌门自然看过。

这白布上描述的,介绍的。

更加的精髓,但是同出一源。

她看的出来。

“这就是剑谷的剑道,剑谷老祖让我修炼。

我没练,送给嫣然吧。”

楚歌也想送更强的,奈何上官嫣然连修炼灵气也没有。

再深的剑道也用不出来,还不如送剑谷的剑道好。

最少目前来说,最适合上官嫣然。

“他送给你?”慈航剑派的掌门惊奇道。

她可是知道,手里的是什么!

这种绝世剑道,是一门的底蕴,最深的底蕴。

有这门剑道在,剑谷就不可能彻底凋零。

现在却送给了楚歌,这简直

简直就像是让位啊!

“是的!”

“为什么?”

慈航剑派的掌门好奇不

已。

换做她,绝对不可能将自家剑派的独门剑道,送给一个外人。

而剑谷的人却做了,这当真是奇怪。

“这点你就不需要知道了。”楚歌不想解释。

难道说剑谷将要毁灭?剑谷的老祖,想让自己取得胜利?

不存在的,慈航剑派的掌门恐怕不会信。

她也不会知道,慈航剑派内,有着白玉清安排的人手。

“好吧,这门剑道我会教给嫣然!”

“既然如此,拜托了。

我先走了,好好照顾嫣然!”

楚歌说完,身影就消失了。

慈航剑派的掌门看着他离去,不由叹息。

“难得痴情郎啊,嫣然你的选择是对的么?”她暗道。

如果换做是自己,能不能忘记一切?

如果有个人对自己这么好,自己能够抗拒么?

她想了想。

“我做不到!”

慈航剑派的掌门人也做不到如同上官嫣然一般,直接放下。

宁愿忘记楚歌,也不想再伤心下去。

“对他的打击应该也很大吧!”慈航剑派的掌门人有种楚歌的感受了。

看到喜欢的人不认识自己,这种变化,岂是那么容易接受的。

她甚至有种,羡慕!

羡慕上官嫣然有这样喜欢的人,羡慕上官嫣然有这样的爱情。

她有点心疼楚歌,心疼嫣然两人。

“也许他们还会再相聚!”

楚歌不知道慈航剑派的掌门人,因为这件事怎么想。

他所做的,就是这么多。

回到了房间,楚歌准备继续修行。

明天就是最后的决战了,将会有一场大碰撞。

碰到的人,全是天骄,圣子!

“剑谷,戴斯”

今天挑衅他的人,若是遇到了,他们不会手下留情。

可惜楚歌也不会,他深吸了一口气。

“嗯?出来吧!”

鼻尖有着淡淡的香气,房内除了他,还有人!

香气很清淡,他熟悉。

杨珍儿身上的味道!

“楚歌!”

杨珍儿从角落走出,刚刚那一刻。

她好像和黑暗融合在一块,成为了一体。

与昨晚袭击的骑士一样,是一种功法。

出来之后的杨珍儿,浑身有着圣洁,纯白。

她好像一个高高在上的神女,俯视人间。

“找我什么事情?”楚歌淡漠道。

他并不想见到杨珍儿,因为有时候他恐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

随后一击,斩杀杨珍儿。

“没有事情,就不能来找你了么?”杨珍儿走进了问道。

&n

bsp; 楚歌冷哼一声。

“我与你可没什么交情,你还是有事说事,没事就快回去。

要是我一不高兴,你怕是要命丧此地!”他凝声道。

声音冷酷,不带半点感情。

“你可真冷血!”杨珍儿低声道。“我找你是有事情!”

有事?

“什么事情?”

“关于白天的事情,对不起。

我没想到戴斯会因为我,去挑衅你。

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是想去看看你。

想知道你怎么样了,却没想到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

她近乎跪在了地上,向楚歌道歉。

杨珍儿道歉了,就因为这点事情。

戴斯若是知道因为他的事情,他在追求的女神。

亲自来他房间道歉,他怕是会生不如死。

“对我而言,不过是小事。

但我希望,这件事不要再发生。

不然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会不会随手杀了你。”楚歌说道。

杨珍儿蹲了下来。

“我知道了,谢谢你的宽宏大量。

今天累么?让我服侍你好么?”

她半跪在地上,想要为楚歌脱下鞋子。

“你何必这样作贱自己?我既然不杀你。

只要你不再和我作对,我就不会为难你。

你不需要来找我,我也不想看见你。”楚歌淡淡道。

杨珍儿献殷勤,不论是为了什么。

他不在意!

白玉清的事情一天没解决,他就不会对女人太过上心。

等他结束了,才会想到女人。

至于杨珍儿,更没这个可能了。

一是自己女人够多了,二是自己不需要杨珍儿这个女人。

若是他再和杨珍儿产生关系,那不是没事找事?

给自己添堵不说,上官嫣然要是醒转过来。

看到杨珍儿和自己在一起,又会是什么样子?

“我难道我就没有一点,再能吸引你的地方么?

我难道不够漂亮,就算做你的女仆,也不行么?

我是西方神女,多少天骄追求我,我都当没看见。

圣洁的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也不可以挽回么?”她轻声道。

声音游戏呜咽。

“出去吧,回去好好想想,我为什么会这样。

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调和的余地。

你再美,与我也没有关系。

我爱的人中,不会再有你!”楚歌说道。

这句话让杨珍儿脸色苍白,失去了血色。

“那好,我不会再来打扰你了。”她站了起来。

身形融入了黑暗中,消失在了房间内。

/>

楚歌闭上了眼睛,继续修炼。

不论杨珍儿多么美,他都视若无睹了。

一夜修炼,第二天清晨。

“呼!”楚歌微微握拳。

他感受到了身体内的灵气,再次增加。

“突破了!”

本来就接近突破的边缘,加上来到了这里。

楚歌可以感觉到,这里灵气比起外界来要浓郁许多。

吸收多了,突破起来很简单。

“实力再次增加,这一次正道的第一人,必定和我正气派!”

擂台边,今天人流依然汹涌,比起昨天来更多。

因为今天是天骄,各大武道门派的天骄比试。

这一场比试,比起昨天的比试来,可是要精彩的多了。

一个是修为,一个是见识!

天骄的比斗,可以让人大开眼界。

“不知道谁才是最强的!”

“我猜是少林,他们的佛子小如来,号称在世如来,看到他我就想跪下磕头!”

“也许是武道的圣子,听说他的一手阴阳太极剑,可谓是可攻可守,无人能破。”

“我看剑谷的圣子更强一些,他整个人好像进入了另一个境界”

议论声不绝于耳。

“今天的第一场比试是:剑谷的剑无极对战正气派的楚歌!”

楚歌眼眉一动,他顿感诧异。

第一个竟然是他!

对手还是剑谷的圣子剑无极!

“不是杨珍儿?”他的眼神扫过慈航剑派。

与静心对视,她的眼中也是迷惘。

“她也不知道么?是谁做的呢?”

楚歌再看剑谷的观主,他的神色中有着一丝深沉。

“是他做的?为什么?

白玉清身死的消息,传来了?

他知道了?按理说不可能。

他要是知道了,静心会不知道?”

思绪一闪而过,剑无极已经傲立在擂台上了。

“正气派,楚歌,再不上来就算你弃权了!”

剑无极嘴角微微一动。

“楚歌,上来受死!”他的声音传出,给人一种压迫。

好像一柄神剑出鞘,锋利万分,无人能及。

“好强的气!”

“气境武者,果然是高手!”

“正气派楚歌是谁?没听过啊!”

“是昨天十连胜的楚歌!”

“原来是小门派的人,这次剑无极赢定了!”

“怎么现在还不上擂台?是吓跑了么?”

“也许是的,剑无极表现的太强了,我都有点腿发软了!”

楚歌这时候走向了擂台。

“让一下!”他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