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七章 半神半鬼亦半仙!

第四百四十七章半神半鬼亦半仙!

话没说完,净月师太就扑了过来。

那张脸,让楚歌心中一惊。

本来看着慈爱的脸,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化作了一张鬼脸,让楚歌看的直皱眉。

太难看,太渗人了。

这还是自己的胆子大,要是换个人,怕是会被活活吓死。

“什么鬼!”楚歌反手就是一拳。

净月师太同时出手,一掌打来。

砰!

楚歌一拳将她的手臂打断,随之一拳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将她一拳撂倒,脑袋砸在了地上。

咔嚓!

青砖碎裂,净月师太的脑袋陷入了土中。

“你不是净月师太,你是什么人?”楚歌凝声道。

一声冷笑传来,面前的净月师太将脑袋从土中拔了出来。

破烂的脸上,眼珠子直直的盯着楚歌。

“小子,我就是净月师太啊!”她阴笑着说道。

楚歌眼眸转动了一下,忽然笑了出来。

“不错,你是净月师太。”他说道。

面前的人脸色一变。

“胡说,我不是净月师太。”

有意思!

楚歌的眼眸可以看出,这确实是个人。

但是她介乎于,人鬼之间。

处于存在,又不存在的状态。

“那你是谁?”楚歌问道。

净月师太脸上恢复了原样,她喃喃自语道。

“我是谁,我是谁?”

她是谁?

她的确是净月师太,楚歌可以肯定。

但她为什么变成这样,这恐怕要问问岳虹月了。

楚歌在她迷惘中,绕过了大殿,向着后面走去。

不一会儿,他见到了岳虹月。

穿着一身道袍,倒是像一个小尼姑。

“你怎么打扮成这样?”楚歌问道。

岳虹月盯着楚歌。

“施主,我是尼姑,自然这般。”

出家了?

“真出家了?”

“自然,道号:虹月师太!”

楚歌笑了,小小年纪就师太了。

“虹月小尼姑吧。”

“大胆,放肆,你敢这么调侃我!”岳虹月面显怒意。

看她生气的模样,楚歌觉得别有一番魅力。

小尼姑!

一袭白衣,手持浮尘,好似不沾染风尘。

“看什么看,流氓!”她气愤道。

楚歌不自觉的摸了摸鼻尖。

“好了,别装了,哪有尼姑会生气的。”他说道。

一眼就看穿了,岳虹月是故意的。

“我确实出家了,施主不要打扰我清修了。

去陪的那些老婆啊,情人去吧,我与你一点瓜葛也没有了。”岳虹月没好气的说道。

前面说的不错,后面说的就没感觉了。

&nbs

p;和以前的岳虹月,简直是一模一样。

爱吃醋!

“谁家的醋坛子翻了?好大的醋味,你闻到了么?”楚歌嗅了嗅鼻子问道。

岳虹月面色微红。

“没有,施主还请不要再无理取闹了,否则我可要将你丢出去了。”

丢出去?

“你确定?我走了,可就再也不回来了。”楚歌直接道。

岳虹月眼神动了动。

“你威胁我!”

“没有,我只是再说事实。

到底怎么回事?外面的你师父,净月师太又怎么了?”

他倒是想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

岳虹月知道他的事情,这点无可厚非。

作为喜欢自己的女人,魔王要是不搞点事情出来。

他还真不信,魔王会那么好心了!

岳虹月的态度,在他的预料当中。

毕竟认识之后,她就是这个脾气。

岳虹月叹了一口气。

“我师父入神失败了!”

入神?

这好像是气境以上的境界啊,看来岳虹月的师父很不一般啊。

“就是因为你,我的事情,才会这样!”岳虹月说道。“然后她逼我出家,我就继承了她的衣钵。”

魔王的思维真不简单,搞不定岳虹月。

反而搞定了岳虹月的师父,想法真的是颇多。

“怪不得她见到我,就想杀我了!”楚歌了然道。

岳虹月脸色一变。

“师父杀你?你怎么样?没事吧!”

她很是紧张!

这点可以表明,她还是喜欢自己,在意自己的。

“你说呢?”

岳虹月轻哼一声。

“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

她看得出来,楚歌一点事情也没有。

“我师父虽然没有入神,但是却成为了半神半鬼的存在。

她想要杀你,都杀不了你么?”岳虹月好奇道。

她细细的打量了一下楚歌。

“你的变化,真的如同那人说的一样!”

楚歌变得太年轻了,年轻的人让人感到可怕。

世上谁能不死?

这一点可说是,太难,太难了。

何况像楚歌一样,不止没死,还返老还童了。

相当于今年十八,明年十五!

越来越年轻,谁能做到?

楚歌,别人活了几十年没能做到,他做到了。

“魔王么?”楚歌说道。

他将事情说了一遍,岳虹月点点头。

“看来你的对头,就是故意害我师父的人。”岳虹月说道。“我和他不共戴天!”

她继而看向了楚歌。

“我答应过师父,不会和你在一起。

你走吧,当做没认识过我!”

岳虹月背对着楚歌,不再看他。

“这人必定要死,只是你师父恐怕并不是因为我们的事情才变成这样!”楚歌说道。

岳虹月陡

然转身。

楚歌说的,让她不明白。

“如果不是这样,为什么师父见到你,就要杀你?

还逼迫我成为尼姑,让我正式出家呢?”她疑惑道。

楚歌刚才也听了她的讲述,包括了许多事情。

净月师太闭关突破,来了一个陌生人。

将岳虹月与楚歌的事情,说给了净月师太听。

顿时,净月师太走火入魔,成为了现在的模样。

“若是净月师太是因为我们的事情走火入魔,就不会和我提三千越甲的事情。

我看事情有点蹊跷,想要知道答案,还需要你师父亲自说清楚!”

“可是我师父已经神志不清了,她恐怕早就忘了。

有的只是对你的恨意,想要杀你!”岳虹月说道。

她也想事情不是想的那样,就不会有负罪感。

更不会因此,与楚歌分道扬镳。

“我有办法,既然你师父已经半神半鬼了,那就将她再入一道吧!”

楚歌向大殿走去,岳虹月赶忙跟上。

到了大殿内,岳虹月师父净月师太敲着木鱼,口中念念有词。

“你要怎么做?”岳虹月问道。

她知道楚歌的神秘,可能真有办法解决。

毕竟自己快要死去的爷爷,都被他一颗仙丹救活。

“我试试!”

祖龙记忆内,对于失了魂的人,有办法解救。

清神咒!

也是修士对于走火入魔时候,自救的一门功法。

这功法没什么大作用,唯一的作用就是能够让人心定,安神!

入神失败,走火入魔,成为半神半鬼的疯子。

这门功法,也是最好的解救办法。

楚歌口中念念有词,清神咒不断被他用灵气打入净月师太的体内。

道道灵气在她身体内流转,让她心神安定。

不多时,净月师太发生了变化。

她的神色越来与安定,整个人有种缥缈的变化。

“嗯,可以了!”楚歌说道。

眼前的净月师太身上散出柔光,好似仙人一般。

“仙法么?”净月师太看了过来。

她慈祥的脸庞,终于不再别扭了。

“你就是楚歌吧!”

“是我!”

“师太,真的是因为我和虹月的事情,你才走火入魔的么?”楚歌问道。

净月师太看了一眼岳虹月,叹了一口气。

“并非如此,而是我修炼之时。

越女剑法的剑气被人搅乱,让我以为三千越甲是假的。

所以”

她看向了岳虹月。

“虹月,师父错了!”

岳虹月眼眸颤动。

“师父,没事的,现在都清楚了不是么?”

净月师太露出了微笑。

“是啊,都清楚了。”

接着她看向了楚歌,脸上有着寒意。

“楚歌,好好对她。

不然的话,我可饶不了你。

还有

你有那么多女人,可不要冷落了虹月。

虽然我走火入魔是因为三千越甲,认为你骗了我,骗了虹月。

可我对你们的事情,也是反对的!”

“我知道。”楚歌回道。“我会好好对虹月。”

“嗯,师父走了!”

说着净月师太身体缥缈,化成了云烟。

“师父,我师父她”岳虹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半神半鬼亦半仙,也许她羽化了!”楚歌说道。“她还留下了舍利子。”

得道了!

岳虹月看去,地上有着一颗纯白舍利。

她赶忙过去,将舍利子拿起。

“你师父她解脱了,应该开心才对!”楚歌安慰岳虹月。

“嗯!”

半神半鬼的净月师太,如同疯魔一样。

看着渗人,也吓人。

岳虹月都不敢面对,现在她消失了。

羽化了!

净月师太的舍利子被放在了后堂,供奉了起来。

“接下来怎么办?”岳虹月问道。

“我们去一趟峨眉金顶!”楚歌说道。

“去峨眉金顶做什么?难道”

岳虹月眼睛眯了起来,其内有着一道凌厉之气。

“你猜对了!”

“真的是因为女的,我不去!”岳虹月生气道。

“不去都不行,跟我走。”

“不要,不要!”

楚歌没理会她,一把抱住了她,消失在了净月庵内。

“带着我去见你的女人,我多丢人啊。

你就不能考虑,考虑我的感受么?”岳虹月说道。

她一口咬住了楚歌的肩膀。

”等你见到她,就知道我为什么必须带你一起来了。

恐怕她现在,比你还要难受!”楚歌说道。

峨眉山山顶!

“比我难受?”岳虹月这才松开了楚歌。

“是的!”

“哼,你这个流氓,又伤害了一个好女孩。

真是的,你这个流氓有什么好的,我喜欢你也就烧高香了。

竟然还有人喜欢你,真是走了狗屎运了!”

“师太,你能好好说话么?”

“不能,还有我不是师太,要不是师父,我才不出家。

叫我虹月,不,虹月姐姐!

你现在年轻这么小,要懂得尊老,知道么?”

“哦,老虹月!”

“你”

楚歌扫视了一下峨眉山山顶。

“峨眉金顶在哪?怎么去?”

这一片空荡荡的,毫无人烟。

“你不知道,也该带我来这里?”

“你知道?”

“那当然了!”

“说吧。”

“求我!”

“这都什么时候了,别闹!”

“我不管,谁让你对不起我的,连句道歉也没有,别想我这么简单的原谅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