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四十章 楚天生!

第四百四十章楚天生!

从大殿走出,楚歌眼神凝结。

事情很古怪!

“怎么了?是不是觉得很不对?”竹叶青问道。

她也看出来的。

“不错,很不对,上一次也好,还是我们见面也罢。

魔王对这些皆都一无所知,但是这一次来。

仿佛我的一切,皆都在他的眼中。

我想的,想清了。”楚歌皱眉道。

“是的,他叫来,特意打电话给你。

就是要说这些,我也很奇怪。

本以为他会拿我威胁你,可是他没做。

我看不懂,猜不透他想做什么。”竹叶青说道。

如果换做是竹叶青,必定拿楚歌的女人威胁楚歌了。

因为谁都能看得出来,他很在乎这些女人。

不想她们有丝毫的受伤害!

“不过也是好事,就目前看来。

我和他的合作,最少还能维持一个月。

你们注定安全了一个月事情,我也好将事情了解。”楚歌说道。

“嗯嗯!”竹叶青点头。

他确实很在意自己的女人,上官嫣然!

这个女孩,他还未找到。

就是半点的消息都没有,他要应付的太多了。

完全没时间去找,现在有一个月时间。

足够了!

足够他去做完,所有事情了!

“他想知道的,都能知道!可能么?”楚歌觉得不可能。

就是祖龙想透人心,也是很艰难的。

因为人心变幻莫测,比如楚歌。

瞬间就能想到太多事情,怎么可能轻易看透。

除非搜魂!

只是搜魂可是需要元神以上的修为才能做到。

若是魔王达到了元神以上的修为,他还需要和自己合作?

恐怕轻而易举的,就能灭掉魔教与天神门了。

“去我别墅住,我会将你们暂时集结起来。

你的事业若是想做,可以接着做。

曲家的家业许静可能暂时接手,管不了,你可以去帮她。”楚歌说道。

竹叶青闲不下来,她不会愿意自己太弱与男人。

“就知道你最懂我了!”竹叶青笑道。

她没有了自己的事业,似乎更加轻松了一点。

是啊!

掌控一个势力,可不是那么简单的。

身为第一人,要想的太多了。

“我不懂你,你怎么会这么爱我!”楚歌也笑道。

&n

bsp; “自恋,谁爱你了!”竹叶青白了楚歌一样。

刚才老公老公的喊着,转眼就变了脸。

女人啊,就是口是心非。

“你先回去,我去找白玉清。”

“好,早点回来,注意安全。”竹叶青上了跑车说道。

“我知道。”

她开着楚歌的跑车离去,楚歌招了招手。

找了一辆出租车,说了一个地址。

白玉清!

魔王说的白玉清藏身之地,真不真,只有到了才知道。

车辆前行,很快到了郊区。

一个修车的小厂,出租车停下。

楚歌下了车,看着里面正在忙着修车,身上有着油污的中年人。

他眼神直视,这身形

不是白玉清,还能是谁!

修车的中年人身体僵住了,他感觉到了杀气袭来。

回身看去,见到了楚歌!

啪嗒!

修车用的扳手掉在了地上,他露出了苦笑。

擦拭了一下手上的机油,他站了起来。

除了见到楚歌的刹那,脸色有变化。

现在的他,倒是显得淡然。

镇定!

“你终究还是找到了!”白玉清说道。

他伸了伸手。

“坐,我们聊聊!”

聊聊?

楚歌走了过去,他到了这里,自然不会担心白玉清跑掉。

在他看来,自己见到白玉清的刹那,就注定了白玉清的死亡。

任他修为再高,也是无用!

自己必杀他!

“好!”

坐在了板凳上,楚歌看着白玉清。

“等我一下,我将最后一个螺丝拧上。”

白玉清捡起了扳手,将螺丝拧紧。

吐了一口气,将车辆放下来。

“可以了。”白玉清松了一口气。

他在桶内洗了洗手,然后给茶杯内续了一些水。

“我想你也不会喝我倒得水。”白玉清说道。

他坐了下来,正处于楚歌的对面。

预感!

白玉清预感到了自己的死亡。

“说吧,你还有什么遗言么?”楚歌问道。

白玉清喝了一口水。

他靠在椅子上,看着蓝天。

“你知道我是谁么?”

“知道,假的白玉清,还是白小鱼爷爷,父母的人。

屡次想要杀我,透了你的阴

谋,就死在你手下了。”楚歌说道。

“是啊,你说的都对。

但我想我的真实身份,你是知道的。”

“知道魔教的人,并且还是白小鱼的父亲。

可是你要杀她的时候,已经不配了。”

“若是小鱼知道你杀了她父亲,她会怎么想?”

“哦?用这个来威胁我?

那我不会让她知道,不就可以了?”

白玉清早就表明了自己是白小鱼父亲的事情,楚歌也早猜到了。

他要杀白玉清,肯定不会因为是白小鱼的父亲,就手软。

这人差点害死白,还要杀白小鱼,自己,白小鱼的爷爷,母亲都是被他杀的。

白小鱼就算知道了,也不会原谅这个假白玉清。

当然,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让白小鱼知道就可以了。

“这倒是,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其实我也不是想祈求你不杀我,你杀我,是不可逆的。

我们的仇恨,恩怨,太深了!”白玉清说道。“只不过我想在死之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是你放出的消息,导致我露出了马脚么?”

楚歌摇了摇头。

“是魔王告诉我,你在这里。

以你狡兔三窟的本性,我要找到你,太难了。

我一个人很难看清魔都的一切,你躲在某个角落,遮掩一下脸庞。

从我身旁走过,我若是不注意,也难看清你!”

魔王!

白玉清无奈的笑了。

“是他啊,在你散播的这个消息面前,他真的坐不住了!”

白玉清似乎料到了。

“魔王,武无敌!

假的武无敌,也是活人神祭之后,被降临的神,占有身躯的人。

他太胆小了,胆小到,拥有了如此大的势力。

拥有如此强的实力,竟然不敢对你出手。”

他说出了一个,解开了楚歌疑惑的事情。

楚歌一直好奇,魔王如此强大。

为何不对他出手,对他的女人出手。

在白玉清的解释中,似乎是魔王胆小。

“他胆小么?我看他不胆小吧。”

魔王直视自己,楚歌可没感觉到一丝对方的怯意。

何况对方在自己面前杀了武无敌,可算是一种示威。

毕竟真武无敌,可是气境高手。

“不胆小,只是害怕你。”

“害怕我?”

“不错,假武无敌被你杀之前,恐惧残留在了身体里。

这位神降临之后,继承了这份恐惧。

于是,他对你产生了害怕。

/>这件事,你不知道吧!

我也是后来从他一直在拖严中,想到了这个事情。”

“如果按照你这么说,他今天在我面前,杀了真武无敌。

是为了摆脱对我的恐惧,让自己不害怕了?”楚歌随之说道。

“很有可能,但谁知道呢?

这个魔王能力很大,任何人都不亲近。

让人看不透,看不明白!”白玉清说道。

一切都是猜测!

这个猜测,楚歌并不肯定,甚至于有些否定。

魔王必定在准备什么,只是没人知道,他到底在准备什么。

奇怪的很!

“还有要说的么?没有就接受死亡吧。”楚歌从背后的剑匣内,抽出了长剑。

面前这个人,杀了他。

短时间内,楚歌没有后顾之忧了。

他不需要去想,有没有人在暗处想要暗害自己。

魔王和自己合作,没什么问题。

杨珍儿远在海外,短时间内也不可能轻易进来。

就剩下这个人了!

“如果我说,我想和你合作呢?”白玉清忽然说道。

合作?

魔王要跟自己合作,是想自己灭了魔教,天神门!

而白玉清现在又想和自己合作?

“你有什么理由?说说怎么合作?”

白玉清再次喝了一口茶水。

“很简单,合作灭了魔教,天神门,灭了魔王,杀了你的仇人杨珍儿。

以后我是你的岳父,你是我女婿!”



“你觉得可能?”

魔王有这实力,白玉清有?

他不过是魔教的一个小喽喽,除了在暗处动手,他还能做什么?

“有,我知道魔教的一切,更知道魔王的由来,如何毁掉它!

在此之前,为了表示我们能够合作。

我可以告诉你,杨珍儿在哪。

同时我还会告诉你,一个极大的秘密。

这秘密如果说了,我想你不会想要再杀我!”白玉清说道。

楚歌皱眉。

“你说说看!”

“这个秘密很简单,那就是楚天生,并没有死!”

什么?

楚天生没死!

“我可是亲眼看他死的,怎么可能会没死!”楚歌不信。

白玉清嘴角微微一翘。

“很简单,他的名字,与由来,我想你应该知道。

这代表了,他为什么会没死的原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