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要结婚了!

第四百二十二章我要结婚了!

身姿站在了高空,楚歌俯视。

他看到了许清雅与她的闺蜜,两人正在聊天,谈心。

多日不见,许清雅比以前多了几份忧愁。

这模样憔悴了很多,不知道是忙碌,还是在担忧什么。

身形一动,到了门前。

他敲了敲门!

“谁啊?”里面传来了问话声。

楚歌说道:“我来找许清雅!”

声音很清澈!

咚咚咚!

脚步声从里面传来了,跑的速度很快。

咔嚓一下,大门打开来。

一道比自己要高一点的身影,出现在了楚歌的眼中。

散乱的发丝在空气中飘动,有点重的呼吸声。

许清雅穿着丝袜,并未穿鞋。

她来的很急。

被楚歌看着,许清雅将散乱的发丝理了理。

“进来坐吧!”

她让开了身子,让楚歌进去。

楚歌点点头,进了屋内。

眼神一抬,他看到许清雅闺蜜站在二楼看着他。

刹那间两人眼神触碰,对方吓了一跳。

“他怎么变得这么年轻了!”郑雨晴暗道!

她有点不敢相信!

以前她也不是没见过楚歌,就算比她年轻。

年龄也跟他弟弟差不多大,谁知道今天一见。

快跟他侄子一样大小了,要不是脸庞还有着熟悉感。

她甚至都不认为,这是哪个楚歌!

“雨晴,我想单独和他聊聊!”许清雅说道。

郑雨晴恍了恍神。

“嗯好!”

她回房的时候,看了楚歌一样。

这身形,她似乎有点眼熟。

尤其是那双眼睛,虽然是第一次见到,可是仍旧让她感觉到。

很久以前,她见过很多次这样的眼神。

“好奇怪啊!”

郑雨晴进了房内。

“请坐吧!”许清雅说道。

楚歌走到了沙发旁,坐了下来。

“你怎么会来找我?”许清雅坐在了对面,她坐下来之后,边问道。

“我听说你在找我,于是就来了。”他回答道。

许清雅愕然,想了想。

“好像是的,我跟很多人问过你去哪里了。

但是他们畏畏缩缩的,不止没人说出来离去哪里了。

更有甚者,他们连你的名字都不敢提!”她苦笑道。

“我好像没那么可怕吧?”楚歌笑道。

他觉得自己在魔都,没有那么可怕。



算有,也还不至于连他的名字都不敢提的地步。

“确实很多人不敢提,你是什么身份?”许清雅问道。“虽然我觉得这个问题,在我们离婚后,我无权过问。

就算是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说说你是谁!”

结婚前,结婚后!

许清雅都曾问过楚歌这个问题,只是楚歌从未回答过。

现在的他,依然不会回答。

“这不是你该知道的事情,最好别问!”楚歌认真道。

许清雅哑然!

“其实我也猜到你不会说了,毕竟你以前就是这样。”

她有点失望道。

“嗯,你说说找我什么事情吧。”楚歌问道。

“我找你,其实就想谢谢你,还有一点东西,想要还给你。”

楚歌知道她要还什么!

“算了吧,那些对我来说不算什么。

何况跟我的资产相比,也只是九牛一毛。

你和我结过婚,按道理说,我们的财产应该分为两半的。

不过有很多并不是婚后所得,给你的那些就算是一点离婚费吧。

这样你以后也会生活好一点,也算是我对你父亲的交代了!”楚歌简单道。

提到许清雅的父亲许成,许清雅无言了。

他父亲的嘱托,她一个也没达到。

反而是楚歌,他父亲说的事情,全部达到了。

没要一点报酬不说,还被自己拿走了那么多东西。

许清雅离婚后,才觉得她不是在报恩与楚歌,而是报复。

明明楚歌帮自己父亲报了仇,自己却那般对他。

可是楚歌并未有任何的不满,在背地里仍旧是帮助她。

清海集团之所以能够有今天的蓝图,不是因为她许清雅是女强人。

而是楚歌!

没有他的帮助,清海集团早就被人攻破了。

彻底变成别人的产业,她许清雅也是毫无用处。

而自己浑然未决,竟然还跟楚歌离了婚。

和他恩断义绝!

这个做的属实不好,她也是后来才想通的。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只看到自己闺蜜喜欢的男人,挡在了闺蜜面前,帮她做了很多事情。

却没看到,自己也有一个一个男人,帮助了她。

就算这个男人在外有女人,但他也说过。

只不过是形式婚姻,不算什么!

许清雅自己觉得太委屈了,才离婚!

“是我对不起你!”许清雅说道。

楚歌摆了摆手。

“没有的事,是我才对。

不应该霸占你这么就,而且还给你带来很多麻烦。

那些东西都是你应得的,是我给你的补偿。

也算是我这段时间,和你在一起,浪费

你时间的好处!”他说道。

很简单的一件事,楚歌不想扯得太远。

就算一千亿,一万亿元又能如何?

这些钱,也换不来一条生命!

许清雅的生命,可是时时刻刻因为自己而受到威胁。

“我”许清雅说不出话来。“我们复合吧!”

她吞吞吐吐的,说出了这五个字。

楚歌听了愕然。

他摇了摇头。

“别了,我们还是放过彼此吧。

况且我已经快结婚了,这件事就当算了吧。

你父亲许成的这个嘱托,我是办不成了!”

许清雅眼眉低垂。

“要结婚了么?”

她点了点头。

“祝你幸福,留个联系方式吧,到时候我去参加你的婚礼!”

“算了吧,我们还是别联系了。

好了,还有其他事情么?”楚歌婉拒了许清雅,随后问道。

“没有了!”

“嗯好,那我走了!”

楚歌站起了身,并未有任何的不适。

早断许清雅早点安全,任由她再美。

也经受不住危险的次次来临,这一次对手太多了。

楚歌没办法保证太多人的安全,等这段时间过去了。

还想联系的,再联系吧。

比如竹叶青!

许清雅若是真想断了,楚歌也不会挽留。

他不可能因为一个人,而放弃其他人。

汪雨涵,徐晶,周清清

“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楚歌很不喜欢这句话。

因为浪子才会听从这句话,才会有绝情的心思。

而他不行!

他不是浪子,他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

注定做不到这句话,这总是情!

“我们还会见面么?”

开门要离开的楚歌,听到了身后传来的问话声。

有机会么?

“看缘分吧!”楚歌说道。

他到了最后的关头,也是心软了一点,没有太过的绝情!

两人之间其实还是有那么一点情分的,在楚歌看来。

关上了门,楚歌消失了。

他离开的时候在想,许清雅到底在想什么?

“她为什么会突然想复合?”

想清楚之后,楚歌一笑。

他其实也懂!

“可能因为同情,报恩吧!”

许成的嘱托,自己做到了。

许清雅没有做到,很多事情没做到!

许清雅觉得自己对不起楚歌,但其实她只是看到了表面。

&n

bsp;自己做到了,其实也违反了!

很多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也不是那么难。

有些事情,看的不是表面!

许清雅永远不会知道,她有多么的危险!

和自己结婚,是最大的危险。

自己给她的,她很感激。

但她不知道,楚歌的馈赠,真的太少,太少了!

比起许清雅自己扛得,不住十分之一。

这也是为什么楚歌会拒绝的原因!

让一个女人,时时刻刻的为他扛着危险。

楚歌做不到。

其他的情人还好说,毕竟是暗处的。

可是许清雅不是啊!

她是明处的,她是自己光明正大的老婆。

正牌!

其他人都比不上他!

哪怕是汪雨涵,徐晶,周清清她们!

所有人的危险加起来,也不如许清雅一个人的大。

“不能再让她活在不明的危险当中!”

楚歌就是这样想的!

许清雅不知道可以,楚歌却不能那样做!

比如上官嫣然!

她喜欢自己,可以为自己豁出去性命!

这样的女人,是结婚,娶老婆的首位!

这样的感情,楚歌都不知道如何回报。

所以有些事情,一定要先说明!

不能自己有了老婆,还要上官嫣然付出。

不明不白,还身处于危险中。

这对上官嫣然不公平!

楚歌这样重情的人,也不愿意耽误上官嫣然的情感!

“该做自己的事情了!”

接下来楚歌继续回到了别墅,修炼!

在危险来临时候,只有实力,才是他绝对的首选。

只有拥有了实力,活下来,才能和她们继续生存。

没有了危险!

许清雅的复合,竹叶青的感情!

楚歌接受起来,也没有压力!

当然,首先她们自己要接受!

强人所难,太毁人了!

第二天一早,楚歌没有修炼!

他随着汪雨涵,一起去了学校。

直接在那里等待,修炼也不急于这一点时间。

正好他也要和蒋如霜,将事情说清楚。

不然蒋如霜一直蒙在鼓里,楚歌难以面对!

“就算是了却一下,我将来的事情!”

楚歌想的很清楚!

“哥哥,你真要那么做么?”汪雨涵问道。

她看出了楚歌所想!

“嗯,最近很危险,我不能再等了!”楚歌回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