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预感实现!

第三百六十章预感实现!

楚歌神神秘秘,杀了人还敢留在天京,这着实让人心惊。

现在还敢出现,前来找她。

上官嫣然知道,肯定是有大事。

“我想将一些东西,交给你保管!”楚歌说道。

那些尸体,楚歌认为白玉清不可能那么简单的留在他手里。

这一路回去魔都,虽然路程不是很远。

但是楚歌不得不防,最好留在天京。

在白玉清的眼子底下,这样他就找不到了。

“什么东西?”上官嫣然问道。

楚歌思索了一番。

“只是一辆冷库车,你找个隐蔽的冷库,将它开进去,永远不要打开最好!”

上官嫣然皱了皱眉。

“你最好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否则的话,我怕自己会忍不住打开。”

一辆车,需要交给她这样安排?

显然不可能啊!

里面肯定有着什么东西,很重要!

“这件事关系重大,其实你不知道最好!”楚歌凝声道。

上官嫣然摇了摇头。

“我想知道,而且我必须知道,否则的话,我不会帮你!”

尸体是楚歌和白玉清交易的筹码,要是没有了。

白玉清可不会简单的放过自己!

他必须的保管好!

他在天京能够相信的人,不多了!

上官嫣然就是其中一个!

也是唯一一个,他可以最信任的人。

“那好,我只告诉你一个人!”楚歌看向了老者。

老者一脸黑线。

“我也好奇!”

“好奇也不会让你知道!”楚歌淡然的说道。

老者脾气差点上来。

“可以!”上官嫣然说道。

她看了一眼老者,挥了挥手。

老者无奈的看了一眼楚歌,似乎是记住楚歌了。

他离开后,上官嫣然说道:“可以说了!”

楚歌走了两步,靠近了上官嫣然。

“我只说一点,剑神月你知道吧!”楚歌低声说道。

他想了想,决定告诉她一点。

“知道,他今天被你杀了!”上官嫣然有点不自在。

她还未曾和除了楚歌的男人,靠的这么近过。

“不是,我杀的不是剑神月,他是假的。

我早就说过,他不是剑神月。

真正的剑神月,已经死了。

现在就在那辆冷库车内,有人想要夺回他的尸体。

他们是我的交易东西,我要回去魔都,可能他们会在路上伏击我。

我不能失去那些尸体,所以我想交给你帮我保管!”楚歌解释道。

什么?

上官嫣然睁大了眼睛。

“你说真的?”她惊诧道。

“是真的,一开始我也很震惊。

我本想告诉剑神家剑神月被人关押,却没想到对方早就想到。

安排好了一个假的,导致后来剑神月被杀。”楚歌说道。

上官嫣然脸色难看,这真是一件大事。

&n

bsp;若是传出去,恐怕天京都会震动。

假的剑神月,剑神家第一个震动。

“你怎么不将这件事传出去?剑神家要是知道你杀的剑神月是假的。

必定会找真正的人问罪,你就可以解脱了。”她问道。

楚歌苦笑。

这件事,他何曾没想过。

上官嫣然看他这般,顿时了然了。

“你杀假的剑神月,就是想这样做。

可是你的敌人,也料到了。

然后用什么威胁你,你只能拿尸体相威胁。

打成了某种交易,是么?”

她很聪明,仅凭自己的一些话,就联想到了很多。

忽然上官嫣然眼中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你和我们打听的那个印记,不会也与此有关吧?”

她再次想到了。

楚歌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这可真是一件大事!”上官嫣然震撼道。

这件事牵扯太广了,不是一两个家族能够解决的。

就算上官家族加入进去,也是炮灰!

“这是我不告诉你的原因!”楚歌说道。

上官嫣然盯着楚歌。

“你为什么将这么重要的东西,交给我?

这可是关乎你的性命,你家人的性命。

我和你的关系,可不算好。

而且我的为人,你也不清楚。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我觉得你这么熟悉?”

楚歌笑了笑。

“我在天京也就认识你了,不找你,其他人我更加信任不过。

我也是无奈,没办法的事情。”

他找了一个理由,搪塞过去。

信不信!

楚歌都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

他不敢保证,上官嫣然会做出什么来。

那天在酒会上,当着所有人的面,要杀楚天生与杨珍儿的事情,他还记得。

太大胆了!

这种不要命的情形,楚歌不想上官嫣然去做。

一个人危险就算了,何必再拖累另一个人。

“是么?”上官嫣然紧紧注视的楚歌,想出对方的想法。

可是那一个平光眼镜,挡住了楚歌的所有眼神。

“是,希望你能帮我!”

上官嫣然眼神转动。

“嗯,我帮你!”

“感谢,车辆停在千城大酒店隔壁的巷子内。

这是钥匙,你让人开去。”楚歌将钥匙递了出来。

上官嫣然接过了钥匙。

“我会的!”

“那我走了,这件事千万不要告诉任何人。

包括外面那个老头,不要告诉!”

楚歌身影一动,消失在了上官嫣然的面前。

“他到底是谁?”上官嫣然暗道。

熟悉!

她觉得楚歌太熟悉了,就算他靠自己这般近。

自己也不排斥,太奇怪了。

“我的修为还是太浅了,这件事办好之后就回去继续修行!”她暗道。

楚歌到了路旁,再次换了一身装束。

/>

这一身装束被人看过了,自然要换一换。

上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事情办好了?”白小鱼给自己简单的易了容,见到楚歌进来,她缓缓起了身,揉了揉眼睛问道。

她的小眼睛肿肿的,哭的太久了。

“嗯,办好了,我们马上离开天京。”

他启动出租车,上了高架桥。

白玉清的电话打来了,楚歌按下了接听键。

“去西环路,或者北环路都可以离去。

我已经办成了,你可以安全的离去!”

安全离去?

楚歌怎么这么不信呢?

“好,马上去!”

白玉清笑了起来,很开心。

“诶,你如此聪明,连我都有点佩服你。

我在你这么大年龄的时候,可做不到你这样的修为,做不到你这样思维敏捷。

换做我,不知道死了几次了。

下一任的会长,让我很想交给你。

怎么样,考虑一下,加入”

他没说完,楚歌就挂断了电话。

白玉清放下了电话。

“最欣赏的人,就此陨落了。”

他的眼前有着两个牌位,一个名字是楚歌,一个是白小鱼。

而两人上方还有称呼,赫然是女婿楚歌,女儿白小鱼!

车辆向着西环路开去,速度很快。

前行的路上,楚歌没有受到任何的拦截。

一路同行!

和白玉清说的一样,很安全。

“快出天京了!”白道。

楚歌眼神凝结,加快了速度。

嗤!

车辆开出了天京,直奔郊外而去。

“安全了!”白道。

真安全了么?

这让楚歌惊疑,白玉清真的会这么简单的放他走?

不来杀他,夺回威胁的尸体?

这不可能吧!

“难道我猜错了么?”楚歌暗暗想到。

他觉得不可能,依照白玉清那么心狠,做事果决,滴水不漏的老狐狸。

怎么可能不来杀自己,怎么可能愿意自己安然离去。

“还有一点,我预感的事情始终没有出现。

这不应该啊!

我预感的事情,可从未错过!”

楚歌可以说白玉清不来杀自己,因为他是不确定的,只是猜测。

只不过预感的事情,这总不可能是假的吧。

这要是假的,楚歌都不信!

未来的事情,不能确定。

但是绝对会按照轨迹,慢慢达成。

事情一定会发生!

“我的修为还没能达到可以改变未来的能力!”

楚歌精神凝聚,聚精会神的注意一切起来。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三个小时…!

路程行了一半了,没有任何的阻碍。

直到第四个小时,楚歌感觉到了危机,重大的危机。

他的目光看向了远处,随后再次一转。

“不好!”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