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三百四十三章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情景让楚歌看的恍惚,仿佛回到了过去。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杨珍儿跑到他面前来,笑着和他认识的场景。

后来更是以这种可怜的模样,让楚歌对她爱护有加。

以致于后来,闯下了大祸。

“怎么不理人家呢?”杨珍儿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问道。

她这模样,若是从前的楚歌,一定会很心软。

因为她现在看起来,真的让人心生怜惜,让人心软。

可现在楚歌,早已不是从前的自己。

同样,他也不是那个爱着杨珍儿的男人了。

“嗯,我也就是随手解决而已。”楚歌随意说道。

他说的简单,轻松。

而他越是这样,跃然杨珍儿觉得楚歌不一般。

解决了两个一流高手,阻止了他们。

岂能寻常?

这要是换个人,早就得意,傲慢上天了。

这人如此淡然自若,仿佛这件事对他而言,就跟吃了一顿饭一样。

“是曾阿牛先生厉害呢。以后我教你牛哥,不,曾哥哥吧,好么?”杨珍儿顺势坐了下来。

沙发一压,她出现在了楚歌的身旁。

如此美女靠近,要是换个人早就不淡定了。

一身白色的长裙,穿着白色的高跟凉鞋。

高跷着长腿,在楚歌眼前晃悠。

一双美眸已经定在了楚歌的身上,再也移不开了。

眼神中有着仰慕,敬仰。

这种模样,对男人的杀伤力极大。

可惜了!

以前楚歌栽在她身上过,今时今日的他,怎么可能再次栽在她身上。

“随便吧!”楚歌淡定道。

继续吃起了火鸡肉,喝起了酒。

身旁的杨珍儿,在他眼里成了一个透明的人。

“这么不解风情的么?”杨珍儿无奈道。

她是第一次遇见,这样一个对她的表示,一点也不动心的男人。

那清淡的模样,让她心中气愤。

“要不是我现在有危险,怎么可能会讨好他!”杨珍儿心中郁闷道。

可想起楚天生临走前,对她说的话。

她心中一凌!

显然楚天生认为,上官嫣然知道事情的真相。

是他们父女两个透露出去,导致了今天的这次丢脸。

也让楚天生,得到了一个大仇家。

“不能够拉拢他,楚天生必定要对我出手。

那个男人太狠了,全然不顾我曾经帮过他。

要不是我自己守得紧,没有将身子给他。

这家伙恐怕早就玩腻我了,将我杀了灭口!”她暗暗想到。

后悔!

她想到了楚歌。

“那个废物要是有点能力,我也不会欺骗他!”

她看向了楚歌,抿了抿红唇。

喝了一口红酒,她的脚尖微微踢动。

不断的在楚歌的裤脚上划过,有着一丝撩人。

“曾哥哥,你太让人伤

心了,我坐在你旁边,你都不看人家一眼!”杨珍儿继续说道。

她的手指,在楚歌的手臂上划过。

这让楚歌汗毛一竖!

“堕落到这个地步了么?枉我以前喜欢过她。

我的青春,当真喂了狗啊!”

他嘴角一扯。

“既然如此,那我就重新报复回来。

以及之道还施彼身,让她经受一下,什么叫做,绝望!”

楚歌心中越发冰冷!

这个女人对他而言,太过丑陋了。

“看有什么意思?能不能让我动手?”楚歌笑着说道。

杨珍儿一愣!

楚歌的改变,让她措手不及。

刚才还是一脸的不屑一顾,现在就变成了这样。

不过她也是聪颖,很快调整了一下心态。

“曾哥哥,你说什么呢?

动手?动什么手啊?”杨珍儿问道。

望着楚歌那一张平凡的脸,她心中有着冷意。

“等着吧,利用完了你,找个机会,杀了你!

任你再怎么天才,天骄!

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颗棋子罢了!”

楚歌微微笑了。

“你懂得,我等会在酒店内开个房,你等会来找我!”他说道。

这么一说,很直接了。

杨珍儿脸色微沉。

要是换做从前,有人敢这么对她说话,她早就动手打上去了。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她是求人。

“曾哥哥,不要这么样嘛。

你这样直接,我很害怕的。

等等好么?

我想要你喜欢我,我爱上你,可以么?

我们约会几次,再说其他好么?”杨珍儿说道。

楚歌摇了摇头。

“不想!”

杨珍儿脸色阵阵变换,太直接了啊!

“这男人,是故意的吧!故意耍我么?”她心中有怒意。

她不知道,楚歌是真的在耍她。

“曾哥哥,不要这样好么?

人家没有跟男人,从没这么直接过呢!

给我一点时间考虑考虑,让我稳定一下好么?”杨珍儿劝道。

她的脚趾勾起了楚歌的裤脚。

又在撩人,又在拒绝!

楚歌扫了她一眼,从没?

楚天生算什么?

他想了想。

“好,我等你!”他说道。

杨珍儿心中说了一个搞定!

“明天我们十点,楼下见好么?”

这就开始约楚歌了!

“可以!”

杨珍儿心中激动,搞定了。

“只要和他有了约,楚天生还跟动我么?

不行,我现在必须出去,让我父亲马上出楚家。”

她觉得还是不牢靠,于是想到了这个。

“嗯嗯,明天我等你。”杨珍儿说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拜拜曾哥哥!”

她放下了酒杯,和楚歌道了别,就快速的出了包厢。

楚歌看她离去的背影,眼神微眯。

这女人

“我要你尝一尝,被抛弃的滋味!”他想到。

当的一声。

楚歌刚回过神,酒杯再次一响。

一道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随后坐在了另一边的沙发上。

“这位先生好本事,不知道是哪个家族的人呢?”诸葛孔方说道。

而在下一刻,楚歌身旁的沙发一震。

又是一道身影来临。

“是啊,我也很想知道!”玉倾城说道。

天京第一美人!

气质卓绝,让人看得心生触动。

“我只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在我们村,我是最不厉害的!”楚歌说道。

这让玉倾城与诸葛孔方脸色微变。

这个修为,还是最差的?

“不知道这位先生,家住何地?”玉倾城再次询问道。

楚歌挠了挠头。

“我家住在戈壁上,那里全是黄土,经常有大风从我头上掠过。”他说道。

这是哪里?

说的玉倾城,诸葛孔方一阵懵。

“阿牛哥,我们回去吧!”又是一个声音响起。

这让诸葛孔方与玉倾城同时看过去,楚歌扶住了额头。

自己刚想忽悠一下两人,你就出来了。

这不打扰自己么?

白小鱼,你这是在搅事啊!

“小鱼,多年不见,都已经长成大姑娘了。

让姐姐好好看看,你怎么样了。”玉倾城站起来笑着说道。

她也清楚了,楚歌是糊弄他们的。

而这人与白小鱼,必定有瓜葛。

“长得这么漂亮了!”玉倾城靠近了夸赞道。

白小鱼顿时露出了笑容,似乎很是开心。

这让楚歌低下了头,一脸无语啊。

“被糖衣炮弹打败了啊,这下还糊弄个鬼啊!”

楚歌暗自嘀咕。

他唯一没有算到的事,就是白小鱼突然会过来。

白道:“我一直很漂亮呢,倾城姐你也是。”

她的脸色微红。

“再长大一些,倾城姐就没有小鱼漂亮了。”玉倾城说道。

“真的么?”白小鱼有点兴奋。

“是啊!”

白小鱼更加开心了。

玉倾城是天京第一美女,自己若是比她漂亮。

自己就是天京第一美女了,她当然欣喜。

却不知道,这不过是客套话而已。

女人,怎么可能在美貌上,承认比不上别的女人。

尤其是玉倾城这样,天京的第一美女。

“小鱼,姐姐问你一个事情啊!”玉倾城这时候说道。

楚歌站了起来。

“小鱼,我们先回去吧。”他说道。

再说下去,怕是要穿帮啊。

玉倾城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楚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