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章你哪来的胆子?

第三百三十章你哪来的胆子?

门口传来的声音,让楚歌与程玉颜对视一眼。

“是江开裕!”程玉颜说道。

楚歌点头,他还记得这个声音。

上一次,他就遇到了。

“嗯,是他!”

程玉颜问道:“接下来怎么办啊?”

“让他们进来吧,还能怎么样!”楚歌随意道。

他并不在意!

陈天南在他眼里都不算什么,何况是一个不知名的人物。

“怎么?担心他?”

看着程玉颜犹豫的样子,楚歌问道。

“没有啦,怎么会!”她赶忙说道。“我只是在担心,这么快公布我们的关系,对你是不是有影响,毕竟我”

她有话说不出来!

说到底还是自卑,认为自己不是完整的交给楚歌的。

就算是作为情人,但她爱着楚歌。

这点是她怎么也忘记不掉的,因为爱,所以才惭愧。

“没事!”楚歌说道。

只是情人,并不是老婆。

楚歌不在意这些,他要的真的是情人。

谁知道最后,都是女人爱上了他。

况且程玉颜很有韵味,三年没有过男人的她,身体和初女是一样的。

并且更加成熟,有魅力。

“嗯嗯,我知道了呢。反正我这辈子都是你的情人,随意你怎么做了!”她说道。

直接,明朗!

“滚开!”外面传来威吓声。“以为找来几个人就像拦住我?吓住我?我江开裕在这一带的名声,看来你是真不清楚。”

外面的声音越来越高!

葛怀刚想动手,屋内传来了声音。

“放他进来!”楚歌的声音传出。

葛怀马上制止了手下人,他开了门。

“楚先生要见你!”他说道。

楚先生?

江开裕脸色一沉,不用想他也知道事情了。

“这个女人,竟然另找了男人,真是找死!”他冷声说道。

江开裕的眼神中,有着点滴的杀意溢出。

他这些年,还爱着程玉颜。

一直没娶,就是为了她。

可惜现在看来,程玉颜先有了男人。

给他戴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

这帽子,让他颜色发青!

“跟我进去!”他一招手。

这一次江开裕来这里,不是一个人。

还带了七八个手下,个个龙精虎猛的。

“好的,开哥!”

他们一行人,进了程玉颜的家里。

葛怀看着他们进

去,招了招手。

他吩咐道:“将我们的人全部喊上来,顺便再叫李哥带个几十人过来!

这么一个小人物,也敢和我作对,和楚先生作对。

简直是有辱楚先生的地位,真是不知死活!”

葛怀怒了!

“好的,我马上喊他们上来!”

江开裕进了屋内,看到了沙发上坐着的两人。

程玉颜依偎在楚歌的肩头,十分听话。

这让江开裕看的眼神发寒。

尤其是程玉颜这一身衣服,穿的是那么的性感,迷人!

“她可从未传给我看过!”他狠狠暗道。

恨!

怒意,杀意,全都迸发!

“程玉颜,你竟然敢给我戴帽子,你真是找死啊!”他指着程玉颜怒道。

楚歌看着他,带着这么多人进来。

对于他的威胁才,楚歌毫不在意。

“你们就是威胁我女人的人?”楚歌说道。

他的女人?

“是他们!”程玉颜说道。“老公,你可要帮我!”

她对着楚歌柔声,一脸的顺从。

这让江开裕看的目眦欲裂!

愤怒到了极点!

“是我们,而且她不是你的女人,是我的!

告诉你,我等会打断你的手脚。

让你看着她,回到我的怀抱!”江开裕愤怒道。

“是么?”

“当然了!”

楚歌笑了。

“你笑什么?”他愤怒道。

楚歌看着他摇头。

“你只是一个莽夫,敢这么对我说话!

知道跟我这么说话的人?最后怎么样了么?”

江开裕冷笑了一声。

“我管他们怎么样了,反正在我这里,你就是一个弟弟!

我要打断你的手脚,就打断你的手脚!

上两个人,让他知道一下厉害!”他吩咐道。

楚歌靠在了沙发上,淡然自若。

“大胆!”

江开裕身后的人刚走两步,他们身后就传来了大喝。

哗啦一声!

葛怀带着一群人进了屋内,这些人个个肃容。

几十号人,围住了江开裕的人。

包括江开裕,全在包围当中。

“你们当真以为我们好欺负?知不知道,楚先生是什么人?

你哪来的胆子,敢这么对他说话?”葛怀直接怒道。

江开裕扫过众人,额头上有着汗水溢出。

人太多了!

这些人一个个的,一只手插入怀中。

/>

姿势很熟悉啊!

这在电影,电视中,那就是拿枪的手势。

他们有枪?

“你们想做什么?这是我家,那是我老婆!”江开裕忍着怒气说道。

一声笑!

“我三年前要和你离婚,你不同意。

始终拖着我,你觉得我们还有关系?”程玉颜问道。“我喜欢的人,是他懂么?”

有了楚歌撑腰,程玉颜不再害怕江开裕!

“你”江开裕愤怒。

他没想到,以前见到他就害怕的程玉颜!

现在竟然敢这样跟他说话了,让他如何能忍。

啪!

葛怀上前扇了他一巴掌!

“什么态度,放尊重点!”他说道。

江开裕握紧了拳头。

被打脸了啊!

他可从未被别人,这样打过脸啊!

“不服么?”葛怀挥了挥手。

一个人到了他面前。

葛怀从他的怀里,掏出了一把手枪。

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江开裕!

嘶!

江开裕与他带来的人,一个个的倒吸气。

枪!

真的有枪!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竟然带着这种东西?”江开裕汗水直流的问道。

葛怀冷冷的笑了。

“你不是很跳么?很厉害么?

现在这么客气的和我说话做什么?还问我?直接动手啊!”他怒道。

葛怀是真的生气了,在外面要是楚歌开口。

他就让人动江开裕了。

敢这么和他说话?

找死!

江开裕确实是一个狠人,不过葛怀比他更狠!

江开裕自认为在这一点,他是强者。

可惜葛怀在整个魔都,也能排上一点号。

比起江开裕来,强了不知道多少。

狠人最怕的是比他更狠的人!

“我”江开裕脑袋都觉得疼了。

真的惹了不可惹的人了,个个有手枪。

这是普通人?

显然不可能啊!

“怎么说不出话来了?”葛怀的手枪抵在了江开裕的太阳穴上。

江开裕干笑了起来。

他此刻尴尬无比!

自己在这一带确实厉害,可是他连手枪的面都没见过。

而对方手里有,让他第一次见到手枪了!

“你们想做什么?”江开裕问道。

做什么?

葛怀

看向了楚歌,询问道:“楚先生,他怎么处置?”

他再生气,这里决定一切的也不是他。

是楚歌!

他才是这里的最强者,掌控者!

“交给你处置了,以后别让我看到他出现在我面前就行!”楚歌直接道。

对于江开裕这样的人,他实在懒得动手了!

“是!”葛怀马上说道。

“你们也退走吧!”

“好的楚先生!”

葛怀盯着江开裕。

“走!”

“去哪?”江开裕有种不好的预感。

去哪?

葛怀拍了拍他的肩膀。

“让你看看,我是什么人!”

江开裕脚步不敢动了。

“我想看,求求你放过好么?”他哀求道。“程玉颜,帮帮我,楚先生,对不起!”

道歉了!

刚才十分嚣张,现在直接低头。

楚歌根本不看他,程玉颜也是如此。

江开裕彻底死心了,他只能跟着葛怀他们走。

砰,门关了起来!

“谢谢!”程玉颜轻声道。

“跟我道谢做什么?你可是我的女人。”

“嗯,我知道呢。”

“记住了,以后有事可不要忍着,知道么?”

“嗯嗯,我知道了。”

楚歌看着她。

“让我好好欺负欺负你。”他说道。

程玉颜俏脸微红。

“刚才说的,我现在做!”

这下轮到楚歌倒吸一口气了。

“第一次哦!”程玉颜继续说道。

她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惹人怜惜。

楚歌眨了眨眼。

“好!”

接下来的时间,程玉颜彻底放开了。

楚歌是舒畅了,这一下午,他都在程玉颜家。

到了天色暗下来之后,两人才停止。

程玉颜是彻底软了,她没有任何力气了。

而楚歌则是精神抖擞,他整个人爽快了。

这些天的大山生活,加上以前使用药液后的副作用,全没了!

他浑身畅快,修为更进一步。

“再锻炼几天,我估计会再次突破身体的境界!”楚歌想到。

轻轻拂过程玉颜的发丝,楚歌手里出现了一块乳白色石头。

“这些天用了四块了,还没有突破炼气四层,达到练气五层。

第五块使用之后,不知道能不能突破!”

楚歌深吸了一口气,修炼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