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二十九章 楚歌的怒火!

第三百二十九章楚歌的怒火!

她没想到楚歌二话不说,直接就走。

生气了!

自己女人什么事情都要瞒着自己,不愿意说。

被戳穿了,还不要自己解决。

楚歌能说什么?

她能解决?

能解决也不会这么憔悴了,显然是解决不了的啊!

茫然中,程玉颜看着楚歌远去。

坐在沙发上呆了,整个人不知所措。

楚歌站住了,他最后回身看了过去。

程玉颜没有站起来的意思,他随后向转过头,反身就走。

还说什么?

既然没的说了,楚歌也没必要呆着了。

与其留着一个愿意自己扛着,愿意自己憋屈。

时刻让人担心的女人,楚歌还是觉得怀念吧。

“相见不如怀念!”

他穿上了鞋子,出了门。

砰!

大门被关上了,楚歌按下了电梯,上了电梯。

电梯向下,很快到了车库。

楚歌上了跑车,开车离开了这里。

来得快,去的也快!

他喜欢这样听话的女人,但是一旦不听话了。

他会觉得很烦躁!

一声叹息,楚歌回到了别墅。

准备继续修炼,可是想了想,他去了电话旁。

电话没有任何的响动,程玉颜也没打来电话。

楚歌坐下来,苦笑了一下。

“还是没爱啊!”他拿起了电话。

对方不说,他也不能任由程玉颜被欺负。

好歹也是他曾经的女人,两人有过短暂的快乐。

他打电话给了葛怀,电话通了。

“楚先生,您好,您好!”葛怀献媚的声音传来。

多么的恭敬,多么的诚恳。

“我让你办件事情!”楚歌说道。

葛怀二话没说。

“楚先生请吩咐,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客气啊!

楚歌说道:“好!”

他将程玉颜的事情说了一遍。

“你知道怎么做了?”楚歌问道。

“知道了,我马上解决!

事情一定会办得妥妥帖帖,让楚先生没有任何的顾虑。”

“嗯!”

楚歌去了花园内,继续修炼起来。

但是他的耳朵,依然是精准的。

时刻在听着别墅内的声音,程玉颜是他的女人!

这个女人他喜欢过,自然不舍得!

“我还是太重感情了!”楚歌苦笑道。

被女人害过的他,现在依然对自己的女人有着感情。

这种感情,很深,很深!

这种情绪,让他忘不掉,也舍弃不掉!

程玉颜没对他做过什么,只是让他担忧成为了泡影,他就变得焦躁了起来。

楚歌觉得自己动情了,不止是程玉颜一个人。

“习惯,让人不能舍弃。

若是汪雨涵她们离开我,我也会这样的!”

&nb

sp;楚歌暗道!

叮叮叮!

电话响了,楚歌放下了巨铁。

他走了过去,看到了电话号码,是葛怀!

“事情这么快就办成了?”楚歌有点惊异。

他拿起了电话。

“喂!”楚歌说道。

“楚先生,您快来吧,您的女人出事了!”

楚歌眼神一变。

“不是让你解决么?怎么出事了?”

“我刚带人来,就看到了她坐在地下车库内,一动不动。

我想去劝说,可是她根本不理会任何人!

我也不好用强,还是您来吧!”

“嗯,我马上来!”

楚歌开了车,有回到了程玉颜所在的小区。

现在是白天,加上今天也不是星期六,星期天。

大家都是上班的,程玉颜就算失魂落魄的坐在地下车库。

自然没人理会,又有葛怀带人保护。

更是没人敢靠近,敢上前。

楚歌走下车,葛怀马上上前。

“楚先生好!”他谦卑而客气。

被楚歌诊治过两次,他是彻底服帖了。

脸上的伤势,也消去了很多。

但是有些伤痕,是看不见的!

比如说,他内心中的痛处!

被打的太狠了,有点后遗症!

见到楚歌,就害怕,小心翼翼!

“她人呢?”楚歌问道。

葛怀指了指不远处。

“大嫂在那呢!”

楚歌看去,程玉颜坐在地上,整个人都傻了。

看她这样,楚歌心疼。

他走上前,开口说道:“起来吧,回家去!”

程玉颜听到声音,身子一颤。

她抬起头,看向了楚歌。

本来茫然的眼睛,顿时发亮了。

她猛地站起来,抱住了楚歌。

一口就亲上来!

楚歌也有点措手不及,没有阻挡。

足足五分钟后,两人才松开!

“我全都说,是我错了!对不起,对不起!”程玉颜哭诉道。

她靠在楚歌的肩头,哭的非常伤心。

楚歌无言,这女人还是爱他啊!

看到她这样,楚歌的心放了下来。

同时也有点头疼,一个知道他有很多情人的女人,对他都爱的这么深。

周清清呢?

她爱自己这么深,以后怎么解释呢?

楚歌赶忙将这个事情抛到脑后,走一步看一步吧。

现在连许清雅那一关都没过,自己倒是和情人难舍难分了!

有点想多了啊!

“有人看着呢!”楚歌说道。

程玉颜看过四周,周围站着一圈人。

全部背对着他们,但是这仍然让程玉颜羞涩。

“嗯嗯!”程玉颜说道。

“我们上去说!”

“好呢!”程玉颜很听话的回道!

她这时候不敢再犹豫了,害怕楚歌再走。

刚才的事情,她真的害怕楚歌再来一次。

&n

bsp; 她承受不了!

同时程玉颜也知道了,她爱上了楚歌。

深深的爱上了,永远的臣服楚歌了。

其他人,皆都是浮云!

一起上了楼,葛怀带人守住了门口。

程玉颜与楚歌进了屋内,程玉颜蹲在地上,同样的为楚歌换上了鞋子。

她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笑意。

“现在还要自己解决么?”楚歌问道。

两人坐在了沙发上。

程玉颜摇了摇头。

“不了,我有了你,应该一切都听你的!

其实我刚才也是想说的,可是我没想到你已经知道了。

而且直接问我,让我不知道怎么回答!

让我很慌乱,以为你是来问罪的呢。”程玉颜解释道。

“却没想到,你是因为别的,看到你走的时候,我好难过!”

楚歌看着她因为坐在地上,沾染了灰尘的白色丝袜。

“嗯,我知道了,去换身衣服吧,有点脏了!”楚歌说道。

“没事,我不想离开你!”程玉颜说道。

她真挚而认真!

“这么乖了?”

“是啊!”

“既然如此,我要告诉你。以后任何事情,不要自己担着。

你这样不会让我好办,反而会难办,知道么?

韩冰的事情,你解决不了知道找我,你自己的事情,怎么不想想呢?”

“是我错了,是我错了,全是我的错。

老公,不要生气好嘛!”程玉颜不断道歉。

这个模样的她,就差跪下来说话了!

楚歌笑了。

女人有时候真好玩!

“行,不生气也行。不过等会,你要全听我的!”楚歌凑到她耳边说道。

“我们还没试过呢!”

“今晚试试!”

“嗯,都是你的!”程玉颜娇声道。

她穿着白丝袜,就是为了讨好楚歌。

上一次来,楚歌可是很喜欢她的这一身!

“现在将事情和我都说一遍!”楚歌说道。

程玉颜点点头。

“好。”

她将事情说了一遍,楚歌脸色发青!

“这个江开裕,真是找死啊!

你想跟他离婚,他始终拖着不说,还想威胁你复婚!”

“是啊,我根本不喜欢他了,他还要这样。

我只想做你的情人,再也不认可任何男人了!”

程玉颜不争不抢!

只想做楚歌的情人,就这么简单!

“我知道了,你打电话给他,让他过来!”楚歌说道。

“嗯好!”程玉颜马上说道。

楚歌一来,她就有定心骨了。

安心了!

脸上的憔悴,刚才的失魂落魄,全都没了。

她的心里,只有楚歌一个人!

这个男人好像一座大山,压住了一切!

程玉颜拿起了电话,准备拨打出去。

这时候门外传来了吵闹声。

“你们是什么人,在我家门口做什么?”一声怒喝传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