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零二章 轻视?

第三百零二章轻视?

她说出了一句,让楚歌诧异的话语。

“真的?”楚歌凝声问道。

程玉颜说韩冰借了钱之后,就进了酒店。

而且这两天,一直住在酒店。

两天时间,根本没出来过。

这让楚歌想到了一件事,那就是韩冰的包内。

她随身带着什么?

带着很多那东西!

而那东西,是什么用的?

是男女之间,想太阳出来时候用的。

她这两天在酒店,也许是为了那种事情。

“嗯,她借了我二十万的时候,我特意问过她为什么借钱。

她说的很模糊,而且前后不对劲。

当时我也没多问,便暗暗留意了一下。”程玉颜说道。

“我倒不是在乎这些钱的问题,韩冰是我同事。

和我的关系也不错,经常聊天。

我可不想她,粘上了什么东西!

若是尽早发现,也许能够尽快解决。

让她免去苦难,这样也是好的。”

她挺担心韩冰的。

楚歌点点头。

“找时间查一查好么?”程玉颜说道。

“好,我让人查一查!”

“嗯,谢谢。”

“你谢我做什么?是不是这些天没宠你,和我生疏了?”楚歌看着她问道。

程玉颜双颊微红。

“哪有,我是替韩冰谢的。

你宠不宠我,我都是你的人,永远喜欢你!”她娇声道。

“你知道我的为人的,小老公!”

后面一句,她柔柔的说道。

楚歌眨了眨眼。

“明天在家休息,等我宠你!”他说道。

“上班还是要上的呢,我不是那种靠男人的人!”程玉颜说道。“晚上好嘛?”

晚上?

“白天吧,我更强了,怕你一次之后,一晚上你缓不过来!”

程玉颜眼睛睁大了。

“你又强了?”

“当然!”

嘶!

程玉颜倒吸了一口气。

楚歌的强大,她可是清楚的。

“那我要请假,不请我怕我会累着!”

她说完就出去了,楚歌喝完了鸡汤。

也出了门,时间到了九点四十多了。

楚歌也是无事,直接驱车前往和陈天南约定的地方。

他要见一见灵眼天师,看他找自己什么事情。

十点时候,楚歌到了地方。

地方已经有了很多人,其中就有楚歌熟悉的陈天南的人。

“他们已经到了!”楚歌暗道。

对方来的很早!

他走进了酒店,陈天南的人认出了他。

“楚先生来了,陈大哥他们已经在楼上等着,我带您上去!”

楚歌微微颔首,跟着他的步伐

上了楼。

到了楼上,一间大包厢内传来了笑声。

陈天南!

开门进去,楚歌见到眼前有着不少人。

他们坐满了一桌,最上面,最好的位置空着。

不用想,那是留给自己的。

见到楚歌,陈天南赶忙站了起来。

“楚先生!”他喊道。

到了近处,他恭敬万分。

“嗯!”

灵眼天师张千秋也走了过来,和楚歌握了手。

“楚先生,终于再见您了!”他客气的说道。

眼神中看待楚歌,有着敬佩。

陈天南给他讲解了不少楚歌的事情,让他听得为之神往。

“我也是很想再见一次张天师。”楚歌也附和道。

客气客气而已!

他对于灵眼天师张千秋,可没什么好说。

对于张千秋,也不想多见。

两人没什么关系,对方也没有他想要的。

见与不见,其实没什么两样!

“楚先生客气了,请上座!”张千秋伸手说道。

陈天南也是伸手。

两人将楚歌向着最上首的位置引去,显然是要供他为第一人。

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桌上的其他人也看了过来。

这些人楚歌并不认识,但是他们一个个的面露威严之色。

不用想也知道,这些人不是寻常人。

有可能个个地位高深,超越普通人很多。

“嗯?”楚歌觉得他们看待自己的眼神,似乎有样。

他神情倒是不变,只是心中有些诧异。

这些人来这里,难道不知道他是谁?

还是陈天南并没有介绍他?

楚歌想着,大量了一下他们。

顿时发现了不对,这些人不是魔都人。

他们的长相,有些还在说话。

口音都不是魔都的,像是西山那边的人。

个个说的是方言,楚歌也听不懂。

不过听他们说话的语气,有点惊讶,惊异的眼神。

楚歌觉得,这些人有点看不上自己。

觉得自己坐上第一位置,有点不好。

等他坐下之后,穿着一身蓝色衣装脸有点黑瘦的三十几岁男人说道:“陈先生,张先生,这就是你们口中的那个人么?”

他的口音很不对,说的普通话带有浓郁的方言。

所以这句话听的人,有点不伦不类的意思。

“汉先生,不错,这就是我口中的楚先生。

他神通广大,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张千秋说道。

陈天南不断点头。

被称之为汉先生的南热继续说道:“我看他就是一个孩子嘛,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和我们一起去找那样东西呢!

可能在半路,他就已经死了!”

这话说的陈天南面色难看,他的眉头紧皱。

“汉先生,你可以侮辱我,但不能侮辱楚先生!”他生气道。

陈天南说完,偷眼看了一下楚歌。

见到他并未生气,这才放松了许多。

“汉先生,楚先生是我请来的。

他的能力,我清楚。

足够保护你们的安全,和我们一起取得那样东西!”张千秋郑重的说道。

他听过陈天南介绍楚歌,说楚歌十分厉害。

至于多厉害,陈天南没说清楚,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力气。

张千秋当时就认为,自己根本不是对手。

要是对方想杀他,轻而易举!

所以这人看不起楚歌,他不认同。

尤其是这人是自己请来的,对方可还没同意做那件事。

你这样看不起,不止得罪了自己,还得罪了楚歌。

这不是没事找事么?

门缝里看人,可不好啊!

“既然张先生这样说了,那我们在路上,就拭目以待他的能力了!”这些人中,一个老者说道。

他面色沉稳,显得威严很重。

这人很有点带头大哥的意思!

“嗯,希望你们尊重一点楚先生。

不然的话,这件事我可以退出!”张千秋说道。

他一说退出,其他几人马上对视了一眼。

“张先生,我们刚才只是随便一说,您别放在心上!”一个眼镜有点道。

老者看了一眼汉先生。

“对不起!”被称之汉先生的人,马上道歉。

只是面色有点不情不愿,让人觉得不舒服。

楚歌看着他们你一句,我一句的。

虽然其中说的是自己,可他不知道什么意思。

有点云里雾里的意思!

“张先生,不知道你请我来什么事情?

我只答应和你一叙,可没答应其他的事情!”楚歌凝声说道。

灵眼天师也好,还是陈天南也罢!

他只答应来这里一趟,可没答应别的。

纵然他猜到对方是有事找他,但他也事情,才会同意去不去。

帮他决定?

在场的人,谁也做不到!

“楚先生,这件事我也正要和您商量!”张千秋说道。

“对于您来说,这件事大有裨益!”

好事?

“你先说说,到底什么好事!”楚歌是不见兔子不撒鹰!

想要什么好处都没有,就请他去卖命?

楚歌只会摇头!

关系,交情,没到那个份上呢!

陈天南开口,没好处,还能商量。

毕竟他帮了自己太多事情了!

张千秋?

这人没帮过自己,什么好处没有,楚歌也没必要去帮他。

事情要分清!

“关于您要的乳白色石头事情!”张千秋说道。

嗯?

说到这里,那可是楚歌最想要的了。

上一次的乳白色石头,让他功力大进。

再来一块,就更好了!

“说清楚一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