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四十章 我是来相亲的啊,为什么要我治病!

第两百四十章我是来相亲的啊,为什么要我治病!

华神医也好,何庆也罢。

医院里面的人都认识,而且他们在医院内份量也不低。

尤其是何庆!

这人可是医院的一个顶梁柱,医术极好。

“嗯,我知道了!”何庆淡然道。

他的眼神看向了楚歌,嘴角微微一瞥。

似乎这一刻,他看到了楚歌的自卑。

“也许在华神医眼里,你比我强!

可在医院,没人看得上你,甚至直接忽视你!

你不算什么!

而且我等会会让华神医知道,我才是医术高明的人,我比你强。”何庆暗道。

三人向着楼上而去,到了五楼,出了电梯看到了走廊上人头攒动。

“大家快让让,华神医,何医生来了!”一个医生见到他们,马上喊道。

听到这句话,众人纷纷回头。

“华神医来了,这下就不是国外医生的主场了!”

“何医生也在,他可是我们医院最好的医师啊,他一定有办法!”

“是啊,很多我们束手无策的病症,他都能出人意料的解决,这一次他的了!”

众人看到两人,个个议论纷纷。

他们对于华神医,对于何庆极为推崇。

“各位让一让!”何庆举手说道。

他一开口,众多堵在走廊上的医生纷纷让开了路。

这一条路,直通一个病房门口。

三人走去,很快三人到了一个病房前。

病房前站着不少穿着中山装或者西装的人,他们个个面显焦急。

很明显这些人是重病患者的家属!

“华神医,何医生你们可来了!”一个穿着白大褂的中年人上前。

他的心口处别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副院长,后面是称呼!

“里面怎么样了?”何庆问道。

副院长叹了一口气。

“很麻烦,院长看了一下,病情已经到了最后,他束手无策。

国外的专家一来,他就退了,只能在旁边看国外的专家治疗!

看样子国外的专家,很专业,有可能治疗!”他说道。

边说,他便将白大褂脱下来。

“这么艰难么?”何庆皱眉道。

“是啊,很艰难的,就看你们了!

国外来的专家要是治好了,我们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显得我们太无能了,到时候大人物可不会给我们好脸色看!”副院长忧心忡忡的说道。

他脱了白大褂递给了何庆,又接过了一件白大褂,递给了华神医。

两人穿了起来。

“我进去看看,一定会救好病人,不会让大人物看扁。

更不会丢了我华夏医生的脸面,让国外的专家看不起!”何庆正气凛然道。

“嗯,好!”

何庆说着穿好了白大褂,开了病房的门,走了进去!

华神医与楚歌跟在其后,他们倒是镇定的很,也不多说。

副院长挠了挠头。

&n

bsp; “那个人是家属么?”他看着楚歌关门的背影暗道。

进了病房内,里面人数也不少。

华轻语,一个穿着白大褂,鬓角有白发的老者。

两个中年人站在病床边缘,一个年轻的女人坐在一旁忧心的看着病床上的人。

病床的机器前还有着两位美利坚的医生,两人黄头发,白皮肤。

两人用美利坚语,在不断的交流着。

病床上则是躺着一个花白头发的妇人,她此刻脸色苍白,沧桑的脸上有着岁月留下的痕迹。

“爸,你们来了!”华轻语看到楚歌他们,迎了上来。

院长也注意到了他们,其他人倒是一心注意国外来的专家。

“嗯,来了!”华神医回道。

华轻语看向了楚歌。

“上次不好意思,重新认识一下,我叫华轻语,你可以喊我轻语!”她对着楚歌抱有歉意的说道。

楚歌微微颔首。

“我叫楚歌,你好!”

华轻语面色微红。

“嗯!”

何庆听了面显不渝!

“华轻语这么看重他么?现在连看我都不看我了么?

哼哼,等着吧,等我一会一鸣惊人!”他暗道。

院长走了过来。

“何医生你回来了,我刚想让人打电话给你呢!”院长凝重的说道。“你也上去看看吧。”

何庆伸出手制止了院长。

“等会,我先看看病人的病例,再上前确诊!”他很认真的说道。

院长赶忙拿过了病例,递给了他。

何庆接过,细细的看起来。

“华神医,你也来了,你也看看吧!”

他又递过了一张病历卡,华神医接过。

“楚先生么?”华轻语问道。

楚歌听闻了华轻语的话,摇了摇头。

“不用了。”

他不是来帮人看病的。

华轻语面显疑惑之色,转而恍然道:“楚先生难道凭借眼神已经看出了老者的病情与症状了么?”

她面显惊讶之色!

上一次楚歌戳穿别人,也就只是看了一眼而已。

今天来,如此重的病人,他竟然也只是看了一眼,就知道了,这如何不让华轻语惊讶。

华神医,何庆,院长皆都看过来。

三人眼神中透露出惊疑之色。

“看出来了?这么快?

不可能吧,怎么可能这么快呢!”何庆脸色难看。

他一页病历还没看完啊,对方已经知道了,这

“楚先生,真看出来了?”华神医诧异的问道。

院长一脸疑惑。

“这位是?”

“他是一名高人,非常厉害!”华轻语解释道。

院长赶忙上前握住了楚歌的手。

“感谢感谢,感谢您百忙之中前来医院!”

楚歌苦笑,误会了啊,他来这里不是来治疗病人的好么?

你叫我来相亲的啊!

但是她既然说了,院长还这么客气。

楚歌也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来相亲的,不是来治病了。

他摸了摸鼻尖。

“看出来了!”楚歌说道。

嘶!

几人倒吸了一口气,真看出来了!

太厉害了吧!

“楚先生,你好厉害!”华轻语惊叹的说道。

她病历看完之后,总结了一下病症。

这个时间,她花去了最少四十分钟!

而楚歌来到这里只有短短十几秒,就结束了,这也太强了吧!

“英雄出少年啊!”院长激动的握着楚歌的手,不肯放开。

如果治好了大人物,他也不会难受了。

这个大人物,治好了就是有功。

治不好就是有过,他作为院长,第一个背锅!

华神医感慨道:“以后我的神医两个字就当不起了,楚先生,您应该是神医!”

他到现在才开始看病历,楚歌已经知道了全部。

这差距,一目了然啊!

“真看出来了!”何庆脸色铁青。

他无言以对啊!

本以为能将楚歌压下,证明自己。

这一刻他才知道,楚歌的医术是他远远望尘莫及的!

“还行吧!”楚歌面显羞涩的说道。

被这么多人夸奖,实在有点不好意思啊!

几人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是这房间也不大。

而且这可是病房,如此说话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不适!

两个国外的专家看向了院长,楚歌他们。

其中一个棱形脸的美利坚人,用不标准的华夏语开口了。

“你们能不能不要吵?我正在给人治病!”他脸色很不好的说道。

这一开口,可是捅了马蜂窝了!

“没本事治病,还在那里废话,滚出去!”这个国外专家刚说完,一个穿着西装,一身健壮的肌肉将西装撑起来的男人怒道。

他剃了一个板寸头,一脸冷色。

“二弟,小声点,你不要吵着母亲!”一位戴着金丝眼镜,有着国字脸的男人凝声道。

这人的气质很高,显然不是常人。

“可他们”一身肌肉的男人指着院长他们还想说什么。

国字脸的男人眼神一眯,顿时他不敢说话了。

“几位,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有话请外面去说!”

他说的倒是客气了许多,委婉了许多。

但和一身肌肉男人说的话一个道理,送客!

院长,华神医,何庆,华轻语看向了楚歌。

他们出去没什么,可是不能让国外的专家在里面。

因为这是华夏,这是魔都最好的医院。

要是让人知道有病人住在他们医院,让国外的专家治疗。

而他们在门外站岗,围观,这脸可就丢大了。

还有什么脸面称之为魔都最好的医院?

楚歌轻咳了一声。

“其实吧,这个病很容易治疗,不需要这么麻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