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三十章 我刀呢,我刀呢!

第二百三十章我刀呢,我刀呢!

安静!

整个别墅内都很安静,就连呼吸声都听不到。

“没人?”楚歌微微皱眉。

他记得让汪雨涵住在家的啊,怎么才出去几天,她又不在了?

汪雨涵可就这一个家了,难道又被赶出去了?

楚歌拿起了电话,拨打给了玲姐。

很快,电话接通了。

“楚先生,您回来了。”玲姐娇柔的声音响起。

她的声音有着魅惑的感觉。

“嗯,刚回来!”

“刚回来就给我打电话,是想我了么?

楚先生,这段时间我可孤单了。

只能拿着你的照片,慰藉自己。

你回来就好了,我们可以见面了!”她说道。

说的楚歌心动不已,让他想起玲姐的身姿,不由的暗暗沉醉。

这个女人是真的很引人瞩目,很勾人的啊。

“想你!”

尤其是楚歌使用药液之后,身体内的火气没地方发。

一直在忍着,压抑着。

现在被玲姐一挑动,简直不想说其他的,只想去和她见面了。

“来嘛!”玲姐说道。

楚歌倒是想去,但他还有事情没有询问。

“等会,等会,我找你是有事的。”他说道。

“嗯,您说,我听着呢。”

“汪雨涵在哪里?”楚歌问道。

“她不是在你的别墅么?”玲姐诧异的回答道。

在别墅?

楚歌凝神。

“她不在!”

玲姐沉默了片刻。

“我昨天接到过她的电话,她说你曾经回来过。

我问她住在哪,她说在碧水湾别墅。”

有问题!

如果汪雨涵真的在碧水湾别墅,不可能会打电话给玲姐。

她之所以会打电话过去,绝对是有事情发生。

“她没说别的?”楚歌再次问道。

“没有啊,我以为她打电话给我只是想和我聊聊天呢。

毕竟上一次你出去之后,她被赶出来了。

我和她聊了很多,两人的关系也缓和了,她一直叫我姐姐。

这是个可爱的丫头!

怎么了?难道她不在别墅内么?”玲姐恍然道。

“不在!”

玲姐顿了顿。

“我马上让人找找。”

她有点急了!

不止是因为汪雨涵是楚歌的情人,更在于她挺喜欢这个小丫头的。

哪怕汪雨涵和她争夺一个男人,她也忍了,一点也不吃醋。

因为她知道,这个丫头是真的爱楚歌!

“好,我也让人去找!”楚歌说道。

他又打了一个电话给陈天南,让陈天南调查一下。

随后他思索了一下,出了别墅,开车前往了汪雨涵原来住的地方。

也许这个丫头,她回去了。

虽然上次说那房子被卖了,但是汪雨涵也没几个地方可去。

楚歌只能先去看一看,不在就去学校!

车辆开的很快,楚歌很在意这个女孩。

到了之

后,他抬头看了一眼。

“灯亮着,可能在!”

他脚步移动,上了楼。

大门紧闭,里面有着脚步声。

他伸出手敲了敲门。

“谁啊!”一个中年妇女的声音。

楚歌轻咳了一声。

“我是物业的人,楼下漏水了。

我想来看看,是不是你家的水管出了问题。”

“我家水管没问题。”中年妇女喝道。

楚歌笑了笑。

“阿姨,你这不是为难我么?我只是物业的人。

你让我看看,我也好有个交代不是么?”

“好好好,我马上来!”中年妇女不耐道。

楚歌竖起了耳朵,听了起来。

里面有琐碎的声音响起,是中年妇女在跟人什么人说话。

“你别说话啊,要是那些人会为难我。

但到你,会出大事!”

“我知道了,跟我走吧!”

“傻孩子,你能去朋友家,难道我也跟你去么?”

“可是我朋友”

“好了,等会说,我去开门!”

汪雨涵的声音!

楚歌很清晰的听出来了,那说话的中年妇女很容易便能猜到了。

汪雨涵唯一的亲戚,也是抚养她长大的人!

脚步声响起,到了门口停住了。

顿了顿,楚歌知道她正在从猫眼内看着自己。

“真麻烦!”

咔嚓,大门打开来,中年妇女看着楚歌,面露不喜之色。

“进来吧,不过不。”中年妇女喝道。

楚歌点头,他进了屋内。

汪雨涵的房门紧闭,显然躲在房内。

他站在大堂内,并未有其他动作。

“你怎么不查看啊?快点,我家还有事情呢。”中年妇女催促道。

楚歌说道:“阿姨,我是来找雨涵的。”

中年妇女面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你骗我?

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找我家雨涵?”

她的问题真多。

“我是她朋友。”

中年妇女好像想到了什么。

“哦,你就是趁我不在家的时候,收留雨涵的人吧。

没想到你是一个男人,雨涵骗我说是个女孩,说,你们什么关系!”她盯着楚歌,露出了凶光。

似乎楚歌做了不得了的事情一般。

“她是我女朋友,你说我和她什么关系!”楚歌淡然的说道。

什么?

中年妇女狠狠的盯着楚歌。

“你是她男朋友?你对她做过什么没有?

这个小妮子,让她好好学习,她不好好学习,去跟男人鬼混!”

她很是气愤。

“阿姨,你别污蔑雨涵了,你还是想想自己吧。

上一次我可是听说你将这里卖了,现在你又回来了。

而且我在外面听得清清楚楚,你有仇家要上门。

你这样子比起雨涵找了我这个男朋友来,可不靠谱多了!”

中年妇女气不打一处来,这人教训起她来了。

怒啊!

“你”

楚歌没理会她,走到了汪雨涵的房门前,敲了敲门。

“雨涵是我,出来吧,跟我回家!”

他说完开门声响起,一道门缝开了。

汪雨涵看到楚歌,赶忙打开了房门,扑到了楚歌怀里。

“哥哥,你回来了,雨涵好想你!”

她很开心。

楚歌拍了拍她的背部。

“嗯,我也想你!”

他安慰着汪雨涵,汪雨涵忽然想到了什么。

她拘谨了起来,松开了楚歌,对着中年妇女看过去。

“这是我男朋友,楚歌!”她介绍道。

中年妇女盯着两人,他们手拉手。

“我的刀呢,我的刀呢!”她想要砍人!

最后没去做。

在原地转圈圈,她的脸色很狰狞。

“你们,你们”

中年妇女心中愤怒的不行。

“雨涵,出了什么事情和我说吧,我帮你解决!”楚歌说道。

他说完,中年妇女指着楚歌。

“你解决,你解决什么?

什么都不知道,你就说解决,你有那个能力么?”她怒气冲冲的喝道。

长相一般,尤其是衣装。

看着楚歌一身简朴,带有鱼腥味的衣服。

一看就很穷!

这样人居然说要解决她的事情,这不是可笑么?

她看的直皱眉,让她觉得自家的女孩被一头猪骗了。

“我确实能够解决!”楚歌摸了摸鼻尖说道。

汪雨涵家只是一个有些贫穷的家庭。

她的事情能有多大?

依照楚歌的地位,会解决不了?

那不是开玩笑的吗!

中年妇女不屑的笑了一下。

“你别吹了好么?你骗骗雨涵还行。

我家姑娘学习很聪明,但为人很单纯,你能骗。

现在我在,你还敢吹牛?你就不怕吹牛吹破了?”中年妇女藐视道。

楚歌很无奈,怎么就不信呢。

“我说的你不信?”他问道。

中年妇女冷笑了一下。

“不信,你现在给我放开雨涵,然后滚蛋。

不然的话,我告你拐卖女孩。

我要你进局子,快滚!”她气愤道。

汪雨涵成绩多好,未来的前途不可限量。

怎么能够被一个喜欢吹牛,骗人的穷小子耽搁?那不是浪费么?

“误了我孩子,我就算命都不要,也要杀了你!”中年妇女威胁道。

她说着一把扯住了汪雨涵的手,将她拉了回来。

楚歌苦笑着摇摇头。

“雨涵说的你信么?”他问道。

“不信!”中年妇女喝道。“你们想合起来伙来骗我,还嫩了一点。”

她依然不信!

自己的孩子太小了,她作为长辈经历过这个年龄。

为了爱情,为了两人在一起,会联合起来说谎话。

“我的未来被人耽搁了,绝对不让雨涵也被耽搁!”中年妇女暗道。

楚歌耸了耸肩,有点没办法啊。

他走到了电话前,拿起了电话。

“我和雨涵说的都不信,那我让其他人来说吧。”他说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