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两百零九章 给我跪下!

第两百零九章给我跪下!

这里可是店铺啊,门还开着,在这里难道他解开?

这到,多么的羞涩啊,楚歌脸皮再厚也做不到啊。

“是啊,我关上门就我们两个。”

关上门?

这还差不多呢。

“华神医不在?”楚歌扫视了一圈说道。

他以为华神医在楼上休息,没想到他不在。

“嗯,阿哥,就我们两个人的。

他去接她是等会一起来会诊一个病人。

我诊治时间很短的,他们没回来,我就能搞定了。”陈曦说着走出了柜台。

到了门前,将卷帘门拉了下来。

看她这般动作,楚歌想要拒绝都难了。

屋子内陷入了一片黑暗当中,只有寥寥的阳光照进来。

陈曦从柜台内拿出了一个手电筒,打开来。

“阿哥,可以了,我帮你诊治一下!

我现在很胆大了,你可不要害羞!”陈曦笑道。

害羞?

不存在的!

他早已经做过了好么,况且陈曦的脸红的都快滴血了,到底是谁害羞?

“阿哥,你不要紧张呢!”陈曦蹲了下来。

谁紧张?

明明是她紧张好么?

看着她的身形,楚歌不自觉的拂过她的头顶,将帽子摘下。

“阿哥,怎么了?”陈曦抬头问道。

她水灵灵的大眼睛中,仿佛有水波在不断晃荡。

楚歌俯视着她,心动不已。

护士装的她,真的很诱人呢。

“陈曦,你很美。”楚歌夸赞道。

陈曦抿了抿红唇。

“阿哥,这是你第一次夸我呢。”她柔声说道。“阿哥,我帮你看完了再说好么?”

“好!”

陈曦伸出手,这时候敲门声忽然响起了。

“人呢,开门,开门!”一声声怒吼传来。

陈曦与楚歌对视了一眼。

“阿哥,好像有人来了。”

“嗯。”

“下次好么?下次我去你家帮你诊治。

这样就不会有人打扰我们了,这次是我想的太简单了,没有考虑周全。”陈曦站了起来说道。

“好!”楚歌心中舒了一口气。

刚才的一刹那,他甚至想到欲望上头了。

可是有人敲门后,这些情绪瞬间消失,泯灭了。

“幸好没有破了我的规矩,不然我要将陈曦收为女人了。”楚歌想到。

他不能给陈曦一个正式的身份,毕竟他已经有了很多女人。

女朋友也有一两个,何况还有老婆了。

明明告诉自己,不能多想的。

谁知道最后,还是多想了很多。

算了,算了!

克制,要克制住自己啊!

&nb

sp;陈曦将电筒放回了原地,戴上了护士帽。

她的脸色缓缓平静了下来,然后打开了门。

眼光照了进来,有五个人抬着一个担架在门前,担架上有着一个闭着眼睛躺着的妇人。

看到看门,为首的一个黑瘦男人冷冷问道:“华轻语呢?她在哪里,今天救不了我老婆,我要她的命。”

陈曦皱了皱眉。

“您就是轻语姐说的病人家属吧,轻语姐还没来,应该一会就到了。

你们先进来坐,喝杯茶。”

对方脾气再不好,陈曦情绪也没多大的波动。

这样的患者她见过不少了,习惯了。

“不在?还没来?我老婆都要死了,她还没来!”黑瘦的男人怒道。

陈曦无奈。

“您心急也没用啊。”

想了想,黑瘦男人觉得也对。

跟一个这么多,没有任何的意义。

“那我进去等她!”

他一挥手,带人进了屋内。

看到楚歌正在喝茶,他也坐下,让人将担架放到了一旁。

“你们也来喝茶,你,先过去,让我的人坐下!”他指着楚歌吩咐道。

让位?

“我为什么要给你让?”楚歌纳闷了。

黑瘦的男人一声冷笑。

“你应该和华轻语是一家的吧,你的亲戚差点治死了我的老婆。

你还坐在这里,这么的悠闲?你心中不惭愧么?不觉得丢脸么?”

他当自己和华神医有关系了。

哪有什么关系啊!

楚歌想要解释,想想算了。

和一个不认识的人解释也是白搭,他说道:“陈曦,帮我将药材装好,我要先走了。”

药材已经装了大半了,陈曦只要一会就好。

“嗯,一会就好了。”陈曦走进了柜台说道。

黑瘦的男人眼神微眯。

“你这个小护士,先去照顾好我老婆。

我老婆都快死了,你还有闲心帮他?

救死扶伤,先救重的难道不知道么?”黑瘦的男人愤怒道。

陈曦脚步一顿。

“不好意思,我学的是中医药,是医生,没学习如何照顾病人。

而且只能治疗小病小患,对小病有了解。

您老婆的病症太重,我要是护理的不好,恐怕会延误病情。

还是等轻语姐来了,让她治疗,护理吧。”她回道。

她和华神医学习治疗小病小患,对于感冒发烧,儿童病症还能治疗。

可是这位病人明显病重了,她束手无策不说,上去护理也是添麻烦。

“这么没用!”黑瘦男人不屑道。“果然,这里的人全是废物!”

陈曦面色变了变,终究还是忍了。

不过她能忍,楚歌不能忍啊。

这么嚣张?连自己都敢骂?

“给她道歉,给我道歉。”楚歌淡漠道。

一次忍让,反而助长了这家伙的锐气。

/>

他当陈曦是妹妹,如此对她,岂不是欺负她?

何况这人一次两次的对自己不敬,当真以为自己没脾气?

有病就等着治疗,来这里撒泼,当自己家么?

老婆病重不去医院不说,而且还如此大吵大闹,担架还放在地上。

这样的人能对老婆好,他老婆是真的病重?

“道歉?你算什么东西,做梦吧!

我老婆只是一个小感冒,华轻语就将我老婆害成这样,我没找她麻烦就不错了。

除非能够治好我老婆,不然的话,你们一个都跑不掉!”他气愤道。

楚歌扫了一眼他老婆,发现她眼睛紧闭。

感冒?

“不是吧,我怎么感觉到你老婆呼吸均匀。

五脏六腑没有任何问题,只像是服用了什么药,才会这般昏迷不醒的。”楚歌忽然说道。

黑瘦的男人神情大变。

“你你别乱说啊!”他站了起来,指着楚歌喝道。“你再乱说,我可告你啊!”

这么激动?

楚歌不用想也知道,他心慌了。

“那我就治疗好你老婆,让她来说如何?”



黑瘦的男人眼神中透露出威胁的光芒。

“你不要没事找事啊!”他冷冷道。

楚歌笑道。

看到五个人围了过来,他神情自若。

“要么现在抬着你老婆滚,要么我将你们全部丢出去。”他说道。

在一旁的陈曦都听呆了。

阿哥竟然只是看了看,就知道这女人怎么样了。

“好神啊,我一直以为阿哥只是武力强,没想到他的医术还这么高!

嗯,等会我一定要问问他!”

陈曦不由想到了刚才的事情,自己似乎有点班门弄斧了。

“阿哥怎么不早说啊,害我刚才那么害羞。

一直想病,谁知道他医术这么高,不肯显露。”她暗道。

黑瘦男人握紧了拳头。

“走,不可能!

要么给我十万块,要么我就将这里砸了!”他逼视道。

楚歌嘴角微扯。

“做梦!”

“你哥几个,一起动手!”

“好的哥。”

五个人一起上前,出拳打来。

五个人,五个硕大的拳头。

这些人是专业的,打人直接打脸。

“小子,记住了,以后不要多管闲事,否则,会死的很难看!”黑瘦男人的拳头,是直接打向楚歌的鼻梁。

鼻梁,是人最脆弱的几处地方之一。

如果击中,普通人会瞬间泪流满脸,疼痛难忍。

“是么?那是别人遇到你们的结果,而我不同!”

楚歌将茶杯缓缓放下,眼神赫然一变。

犹如神龙降临,一双眼睛便能威压天地!

“给我跪下!”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