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四章 狮子大开口,两亿元的要求!

第一百九十四章狮子大开口,两亿元的要求!

这就完了?并没有!

壮汉猛然抬脚踩了下去,狠狠的踩在了葛怀的腿上,惨叫声不断。

葛怀眼中的泪水在汹涌,疼啊!

“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知道错了!”他不断道歉,没有一点反抗的意思。

给楚歌磕头认错,拖着双腿走不动路。

刚才一脸嚣张的他,成为了如此狼狈的模样。

这让唐欣,何宇,徐元几人看的心中没有半点的同情,反而还想叫好。

本来一个等级的人,非要装的多厉害。然后踩他们一脚,随后看不上他们。

现在跪在了地上,如同死狗一样,悲惨到了极点。

“漂亮,要是我就打死他了,这个大人物真的太厉害了!

这人肯定是魔都最顶级,响当当的大人物。

最少也是和传说中的莫家一样地位,不然不可能让秦家低头!

我一会一定要道个歉,巴结他。”徐元暗道。

被曾经看似对手的葛怀,其实还算是朋友的威逼。转眼有了地位,就看不起自己的葛怀。

他是有多嫌弃,就有多嫌弃。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啊,要是我被人这般对待,早就愤怒不止了。

也只有他,一直淡定自若,稳重的很呢。

这才是大人物的气质,心态啊!”何宇暗道。

他对于楚歌是敬佩的很!

开车技术一流不说,就是地位明明很高,但是依然和善。

也不跟葛怀一样,有了地位就嚣张的不行。

“大人物,这个人物一定大了去了!”唐欣心中震撼不已。

太强了!

连秦家的公子都要对楚歌客气,这地位不是一般的高啊。

她本以为对方只是高一点点,力量巨大的人。

此刻一看,猜错了!

对方何止力量巨大,势力更是惊人,不然秦家公子不可能这么客气。

“哥,满意么?”秦晟询问道。

他既然这样做了,显然是有保下葛怀的意思。

毕竟是他家的打手,不好做的太过分,世家子弟没一个是省油的灯。

“行!”楚歌给他一个面子。

这小子对自己一直很客气,办事也很尽力。

“那好,哥,我还有点事情,就不在这耽搁了。

先走了,有时间一起吃饭!”做完之后,秦晟跟楚歌打了一个招呼。

楚歌点头。

“去吧!”

秦晟带人上车离开了,葛怀跪在地上苦着一张脸。

这一次,他丢脸可算是丢大发了。

楚歌不再理会这个丧家之犬,他的眼神扫过众人。

“怎么没看到那个叫什么韩屈的?”他问道。

那家伙也是臭屁的很,楚歌也想惩罚一下。

“哥,韩屈在路上出了车祸了,山顶已经有人去救他了。

刚才发来了消息,说他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

骨头碎裂,骨折,没有一年,他是恢复不过来了。

可能还会留下永久性的创伤,以后会复发。”何宇小跑到了近前汇报道。

客气,恭敬万分!

出车祸了?

/>楚歌无奈啊,本还想给韩屈一个教训的。

谁知道出车祸了,搞的比葛怀还要惨烈。

这也太悲哀了吧。

“他是真的倒霉,在过十三连弯的时候开了小差。

当时应该听到您夺得第一的消息,才出了车祸。

嫉妒,让他蒙蔽了双眼!”徐元走过来说道。

他的脸上有着淡淡的谦和。

和在山顶的骄傲,傲慢比起来,可谓是天差地别。

“人啊,胸怀要大一点!

胜败乃兵家常事嘛,还是太急躁了!”楚歌叹息道。

“是是,哥,您说的是。人要胸怀广阔,我一定牢记!”何宇在一旁附和道。

徐元也点头。

“哥的教诲,我铭记与五脏之内,永远会记着。”他也客气的说道。

这两个人拍起了楚歌的马屁。

让唐欣翻了一个白眼,这变脸的也太快了吧。

“切!”她有点不屑。

脚步不自觉的走了过来。

“楚先生,我没想到您这么厉害!”唐欣眨了眨大眼睛说道。

她在心里看不上何宇,徐元拍马。

可是身体却很诚实,直接上前拍马楚歌。

认识这样的大人物,她也涨脸啊!

“还可以吧。”楚歌随意道。

谦虚!

“楚先生真是谦虚呢,只是不知道您赢了,要给我们提什么要求啊?

您放心说,只要你说出来的,我们都同意,绝无二话!”徐元拍着心口说道。

他一脸的豪情万丈!

“是啊,我也想知道呢!”唐欣美眸定在了楚歌的身上。

什么要求?

楚歌将眼神看向了齐染。

这个女孩今晚注定是他的了,这不算是要求。

嘶!

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唐欣!

说不定,今晚可以来个双响炮啊!

这就很奈斯了啊!

“嗯,这个可以有!”楚歌暗道。

他的眼睛中,红点散出了线条,欲望在奔腾!

随后他看向了徐元,他轻咳一声说道:“很简单,你给我弄一辆豪车过来,少于五千万,不然你不要来见我!”

五千万的车!

徐元自己开的跑车也没过两千多万。

五千万,这钱对他这个还未脱离家庭的二代而言,着实有点多。

但这是楚歌说出来的要求,他就算再为难也要办到。

对方的地位,可比他要高太多了啊。

徐元知道,这是对他的惩罚。

“好,楚先生您放心,我一定办到!”徐元咬牙同意了。

楚歌嗯了一声。

“到时候送到这个地址。”

他将自己住的地方下来,再看跪在地上的葛怀。

“你是一亿,知道么?”楚歌漠然道。

一亿!

这个钱对葛怀的父亲来说都算是一笔不小的钱,何况是葛怀了。

“我我知道了!”

葛怀哭的更厉害了,心痛,身体也痛啊!

回去说不

定还要被自己的父亲吊打,更难受的还在后面呢。

“等会告诉一下韩屈,他是七千万。

那两个人,一人三千万,懂了么?”楚歌说道。

几人不敢反驳,只能咬牙接受。

唐欣见到楚歌一直没说她,她问道:“那我呢?”

她?

钱有了!

她这么漂亮,要钱多俗气啊!

“你的要求,等会我们单独说。

跟我走吧,这里也没什么可以看的了。”楚歌说着上了车。

“好!”唐欣也没想到楚歌的要求是什么,也不多想,跟了上去。

但是徐元与何宇想到了,顿时露出了艳羡的模样。

上了车的楚歌看到齐染还傻傻的站在远处,俏脸通红。

楚歌探头出了车窗,他吩咐道:“齐染,上车!”

“啊哦!”齐染惊醒。

她赶忙也上了车,到了车内。

三辆车相继离去,换个地方吃饭!

“大人物就是大人物,不可比,不可比啊!”看着楚歌他们车辆远去的背影,徐元感叹道。

何宇在一旁附和。

“确实啊,两个极品美人,今晚都是楚先生的了。

诶!

地位高,能力好,超过我们不知道多少!”他说道。

跪在地上的葛怀,头都磕破了。

惨烈!

他最喜欢的女孩,今晚是别人的了,难受,超级的难受!

这时候几辆车开了过来,停在了一旁。

车窗打开来,韩屈满脸鲜血的脸露了出来。

徐元走上前。

“韩屈,输了的话,给楚先生送去价值七千万的车。”

韩屈眼神一变。

“什么?七千万的车?他疯了么?”他不知道哪来的力气,脱口而出。

听到他似乎不想办到,徐元冷笑了一下。

指了指跪在地上的葛怀,徐元提醒道:“葛怀和你一样,不想做,现在跪在了地上,双腿断了。

作为朋友,我劝你也不要和楚先生作对了。

秦家公子都要喊他一声哥,你算什么玩意?”

“秦家公子都喊他哥?不可能,绝不可能,他穿衣品味,个人气质完全都不像!”韩屈不信道。

“信不信由你,刚才我们还见到秦家公子秦晟喊他哥。

不然的话,你以为葛怀为什么跪在地上磕头?我又为什么给他传话!

你自己掂量一下吧!”

韩屈无言了,眼神不断变化。

看他这般,徐元笑了笑。

“再提醒你一句,不要追求唐欣了。

楚先生要了她,应该已经带她回家了!”



韩屈睁大了眼睛,整个人好像泄了气的皮球无力的靠在了车座上,双眼无神,心如死灰!

唐欣可是他追求的女孩啊,现在被他恨得人带走了。

他却无能为力,不能与之抗衡。

“咳咳咳!”韩屈大口咳嗽,口中溢出鲜血。

气的吐血了!

秋叶别墅区,玲姐的隐藏别墅。

楚歌将齐染,唐欣带到了这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