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九十二章 你能耐我何?

第一百九十二章你能耐我何?

“他是第一!”

结巴了很久,她才说出来!

她整个人都傻了,本以为自己是葛怀的了。

谁知道半路出现了一个高手,高手中的高手。

是楚歌!

唐欣说他是大人物的时候,她没信。

当楚歌说要夺得第一的时候,她也没信,还嘲讽了对方。

然后!

对方真的夺得了第一,而且这个第一夺得的是那么的简单。

“我我今晚是他的了!”

齐染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时候还比什么?

还开什么车?还追什么人?

完全追不上一个了啊!

唐欣听到结果,怔了怔。

她第一个听到,以为是开玩笑的。

葛怀质疑,之后听到了裁判的证明。

真的!

第一是楚歌!

“他真的会开车!”

世界第一的赛车手和他比都输了,这也太牛逼了吧!

赛车不是比力量,比的是技巧,技术。

这一位力量强大不说,技巧更是强悍。

车技惊人!

“真的是他赢了,第一名!

他说的没错,我应该相信的。”唐欣苦笑着说道。

她心里很无言,楚歌说的时候,她还有点不屑一顾。

对方没骗人,没解释,直接做到了。

用实力说话,车技是真实力!

“是他”韩屈脸色大变。

刚才还盼望对方死,没想到对方赢了。

第一啊!

本以为不是徐元,就是葛怀。

现在冒出了一个楚歌,而且赢得毫无悬念。

两分五十秒!

这个打破了海山赛车的记录了,并且这个记录远超上一个记录两分半钟。

快,真的是快啊!

快如疾风!

这个比他强,比他强的还不止一点半点!

“不好!”忽然韩屈脸色一变。

刚才他可是准备在弯道超车唐欣的,谁知道楚歌胜利的消息传来。

这一个愣神间,已经进了弯道了。

而他,还没有漂移过弯!

“不”

韩屈猛地踩到了油门上,大叫一声。

砰!

撞山了!

他的跑车直接撞毁,翻了一个身砸在了马路上。

不多时,他咳嗽了两声,从报废的车内爬了出来。

浑身疼,太疼了!

他浑身都是血!

“我撞山了,快来救我!”韩屈说道。

海山脚下,楚歌坐在车内,靠在车座上。

“楚大哥,来一支烟!”裁判上前恭维道。

他叫何宇,是南区大佬的儿子。

在这里很有地位,本身也很喜欢赛车。

只是技术不行,很烂。输了多次以后,成为了裁判。

而看到楚歌开车这么溜,更是说他跟全世界顶尖的赛车手赛过车。

这是一个高手,非常高的高手。

作为一个废

物,他当然想拜楚歌为师,学习一下技术了。

只要学到楚歌的一点技术,他就能牛逼起来了。

什么海山十三郎徐元,什么葛怀,不是他的对手。

“不抽烟!”楚歌说道。

对于香烟,他没兴趣。

香烟哪有美女好,女人才是他的最爱。

“哥哥,来喝杯奶茶。”一个美女跑过来俏生生的说道。

她穿着性感的衣服,一双傲人因为跑动微颤。

“可以。”楚歌接过。

他对着何宇挥了挥手,意思是他挡住了看美女。

何宇尴尬的让开了。

到哪都不会有人不给他面子,但是楚歌不给他面子了。

他没办法!

还想着拜师呢,怎么可能轻易得罪楚歌。

这位美女对着楚歌眨了眨眼,伏在了楚歌的车窗上。

“好喝么?”她问道。

楚歌嗅了嗅鼻子。

“香,淳,好喝!”

他的眼神,没有离开过对方的傲人。

这让美女娇声捂住了心口。

“哥哥,你坏死了。”她撒娇道。

好骚啊!

喜欢赛车手的美女,不要太多。

尤其是车模,这些车模不止是喜欢赛车手,更喜欢豪车。

毕竟能开豪车的,可都是有钱人。

“哪里坏?”楚歌迷惘的问道。

他不明所以啊。

美女羞红了脸。

“我不说!”

她倒是害羞了,让楚歌微笑。

说不定,又是一场约会啊。

“上车么?等会带你去兜风?”楚歌问道。

美女摇了摇头。

“明天吧,这是我的名片。”她将一张名片拿了出来,递给了楚歌。

楚歌接过,这美女叫做徐晶,车模。

与他所想的不假,倒是有趣。

“记得来找我哦。”徐晶她凑上前,对着楚歌的耳边轻吹了一口气。

然后转身离开了,这让楚歌心动不已。

又是一个情人!

漂亮!

他正想着,前方车辆开来了。

徐元,葛怀他们下来了。

时间已经到了接近六分钟的程度,对楚歌而言,太慢了。

嗤嗤嗤!

车辆一个的漂移,停在了路边。

是葛怀的fc!

葛怀第一个下山,随后看到了坐在车内,很悠闲的楚歌。

他不得不承认,这人的车辆开的真快啊。

大跨步的到了楚歌面前,冷冷的盯着他。

“你很好,开的真快啊!”他咬牙切齿道。

真快!

楚歌摸了摸鼻尖。

“不算吧,正常速度。

倒是要说句不好意思了,抢了你的第一名。

等会我还要和齐染去酒店,诶!”他揶揄着说道。

葛怀顿时怒了。

“你你给我滚下来!”他生气了。

徐元走上前,拉住了怒气冲冲的葛怀。

“愿赌服输,葛怀你这是什么意思?”何宇走过来问道。

&nbs

p;他想拜师楚歌,自然要巴结楚歌了。

葛怀死死的盯住楚歌。

“我今天要打死他,谁拦我,就是我的仇人!”他愤怒道。

最喜欢的女孩,今晚要奔向别人的怀抱了。

想起来,葛怀的心就隐隐的痛啊。

嗤嗤嗤!

紧接着又是一辆车开来,唐欣也到了。

“葛怀,你要做什么?

比赛有比赛的规矩,你还想动手么?”她看到葛怀怒视楚歌,冷着脸上前。

拉住葛怀的徐元也开口了。

“葛怀,你输了。成王败寇,这是规矩。

你要是逾越了,以后就没得玩了!”徐元说道。

葛怀一把推开了他。

“玩,玩个屁,我喜欢的女人都要被人带走了,还赛车?”他生气道。

楚歌这时候下了车,关上了门。

“你这是要反悔了?”他问道。

葛怀指了指楚歌。

“怎么?我反悔你拿我怎么样?

大不了不在这个圈子玩了,不要这一群朋友了!”他挑衅道。

“葛怀,你过了啊。

你再这样,可别怪我们不客气了!”何宇威胁的说道。

在场的人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输了就是输了,认账就行了。

前几次都是如此,输了就是输了。

何宇也不是没数过,徐元也不是没输过。

哪有一次,他们翻脸过。

玩不起,就不要玩,这是圈子的规矩。

不然的话,就是圈子的敌人。

“怎么?你们能耐我何?

还以为我跟你们一样的地位?只是北区大佬的公子?

笑话,我告诉你们,我爸已经找好了靠山了。

你们在我爸的靠山前,不值一提!”葛怀冷笑道。“知道我为什么跟你们玩么?是因为我有可以和你们翻脸的资本!

你们?

你们只是废物,根本没有翻脸的资本,知道么?”

怒!

在场的人都怒了,脸色铁青,这时候最后一辆车也到了,齐染下了车。

葛怀看向了她。

“齐染,今晚你跟我走!”他冷冷的说道。

齐染皱眉。

“什么意思?跟你做什么,我只跟第一人!”

哪怕她不喜欢楚歌,但是愿赌服输!

第一人是楚歌,她今晚就是楚歌的。

“第一人?不好意思,马上他就要提要求,将你让给我!”他笑着说道。

让他?

齐染看向了楚歌。

“真的?”她问道。

自己这么漂亮,楚歌会让?

他可是盯着唐欣换衣服的男人啊!

“怎么可能,今晚你是我的!”楚歌笑道。

葛怀一听!

“你还敢说?信不信我让你马上死!”他再次威胁道。

楚歌笑了。

“就凭你?”

唐欣,何宇站在了楚歌的身旁,徐元也不例外。

“你们都听他的?跟我斗?

很好,我告诉你们,我背后的人是秦家!

现在,你们还敢和我斗么?”葛怀阴沉下了脸。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