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四章 预知未来?

第一百八十四章预知未来?

岳虹月红着脸,点了点头。

她的俏脸通红,仿若一个大苹果。

仙气十足的脸蛋,让人看着就想触碰。

楚歌想很久了,现在终于有机会了。

“唔,你不许乱亲,乱亲我打你哦。”她挥了挥手拳头说道。

岳虹月看到楚歌盯着她,心里有点发毛。

这种感觉让她心跳加快,可是心底又有一点忐忑,怕楚歌不止亲一下。

“怎么可能呢,我是那样的人么?”楚歌无奈道。

他的眼角忽然跳了跳,眼睛中出现了一个情景。

“怎么回事?”楚歌又看到了袁家的情景,他暗暗问自己怎么了。

瞬间将要亲岳虹月的心思,放到了脑后。

岳虹月白了一眼楚歌。

“你是!”

楚歌强制自己不去想,听到岳虹月说的,他只能说,自己可是老实人啊。

“亲吧。”岳虹月闭上了眼睛说道。

她的模样有点勉强,紧闭着眼睛。

楚歌想要抛却一切,心中蠢蠢欲动,想上前。

他是真想亲么?

是的!

但岳虹月这般模样和袁家的情景不断浮现在眼中,扰乱了他的心,楚歌想了想。

“算了吧。”他说道。

坐在了位置上,他喝起了茶水。

岳虹月听到,心中松了一口气。

可是转而一想,楚歌这是生气了。

“小气鬼,生气了?”岳虹月睁开了眼睛,靠近了问道。

生气?

“没有,觉得现在亲的没意思,换个时间吧。”楚歌说道。

他心中想的事情很多,思绪很乱。

刚才想到了楚家的事情,让他心中有着努力修炼的心思。

现在袁家的情景浮现在眼前,肯定是有什么预感了。

他想去看看袁家的遗址了!

有两个疑问想要解决。

一是看看袁家是不是如同他离开时候看到的那般死状,若是相同的话,那他就可以确定,自己的眼睛是真的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事情。

二是想要知道一下,为什么眼角会跳。

“哪有换时间的,这一次不亲,下次没机会了!”岳虹月说道。

她心中既害怕想拒绝,又期待楚歌亲她。

这种心情,让她很纠结。

“那就算了吧。”楚歌微微皱眉道。

亲不亲一下,他此刻也不在乎。

你不想被亲,楚歌没意见。

“你”见到楚歌拒绝,岳虹月面色一变。

她心中气愤,又酸楚。

觉得楚歌这是不喜欢她,对她根本没感觉。

“你在想什么呢?是不是又想别的女人了?”岳虹月看到楚歌在愣神中,对她的生气置若罔闻,她于是问道。

“没有,你先去看看你爷爷吧。”楚歌打发道。

他的心底在思索半仙道人的事情,尤其是袁家的事情,想起来就感觉哽咽在喉。

总觉的袁家被灭,半仙道人身死有种问题。

越想,越有这样的感觉。

“你这是在赶我走?

”岳虹月眼眶微红。

她看到楚歌凝神,似乎出神了。心中委屈,为什么不安慰她。

以前还安慰她的,迁就她的啊。

她拿起了帽子,面纱戴上。

“你不想见我,那我走了!”

说着向外走去,到了门口回头看了一眼,发觉楚歌没看她,也没有挽留他。

她骑虎难下,没有台阶下。

“干嘛突然这么对我!”岳虹月心中委屈到了极点,她只能离开。

岳虹月离开后,楚歌陡然站起。

“不行,我。”他说道。

楚歌心里想起半仙道人灭掉袁家的事情,始终觉得有根刺。

不看清楚,他放松不了,脚步一动,向外走去。

岳虹月到了大堂门口,遇到了刚出来的岳无痕。

“爸,爷爷在里面么?”她问道,说话时候的声音有点嘶哑。

岳无痕点了点头。

“在里面,不过有点累了,先去休息了。

怎么,有事么?”他问道。

“我想看看爷爷身体怎么样了。”

“身体没事,已经完全康复了。

不过很虚弱,这段时间仍然需要静养。

大病初愈,也实属正常。”岳无痕说道。“对了,老爷子让我跟你说,明天楚歌离开,你就去上山找你师傅,不准出去了。”

什么?

岳虹月神情变了。

“可是,可是我不出去我在魔都有公司

爷爷他为什么这么说?难道她觉得我和楚歌不般配么?”她慌了。

这一次分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

岳无痕看到自己女儿这么急了,他叹了一口气。

“爷爷知道你喜欢楚歌,但是楚歌如此天才,你跟得上他的修为进步么?

跟不上,你就配不上他。

短暂的分离,不算什么。以后总会有见面的机会,知道么?”

“可我”岳虹月听了面显苍白。

她无力反驳。

本想说自己也是天才,已经练出了内力,成为三流高手了。

而且知道了三千越甲,修炼的会更强。

但想了想楚歌,她知道自己比不上他。

修为也好,天资也罢。

完完全全被碾压,不及他半点。

苏醒都被碾压了,她又算什么?

“好好修炼知道么?他喜欢你,肯定会来找你的。”岳无痕说道。

喜欢自己?找自己?

岳虹月苦笑。

“他根本不喜欢我,他是来假装我男朋友的啊。”她暗道。

可这话她说不出口。

“嗯,我知道了父亲。”

岳虹月心中难受。

“我先走了,你跟楚歌趁着离开前多聊聊,联络一下感情。

以后要有一段时间不见面了,将事情摊开的聊,他会理解你。”岳无痕提醒道。

“好的!”岳虹月答应了。

“去吧。”

岳虹月回头,她神色迷惘。

怎么说?

“他在外面有狐狸精,我不在魔都,他怎么会想我!”她的心情很糟

糕。

跑到了楚歌房门口,敲了敲门。

没人回应,她一推,就推开来。

“楚歌,楚歌!”

岳虹月喊了几声,没人回答,找遍了房内,可房内没一个人。

“不在?”她想到了什么。“走了么?”

她笑了起来,笑得很苦,很苦。

袁家的大山近在眼前,黑色的雾气已经消散。

楚歌循着天梯,向上走去。

一直到了袁家的所在地,看到了一座座新坟墓。

墓碑是新的,上刻着一个个名字。

“袁谋!”

楚歌站在了一个墓碑前,他猛然一跺脚。

轰!

大地震颤,裂开了一道缝隙。

一个大红色的棺材显露在眼前,楚歌握在了棺材盖上,猛然掀开。

里面一具枯骨露出来,头是袁谋的。

可除了脑袋,其他的是白骨,不分白骨已经成了黑褐色,让他眼神凝视。

“跟我看的没任何区别,我的眼睛确实有预知的能力。”他盖上了棺材盖。

袁谋死不瞑目,楚歌将他重新埋下。

他向着山下走去,回身再看这座山,一片清明。

到了山下的大路边,他招了招手。

一辆出租车停在了他的面前,车窗打开来。

中年司机扫了他一眼。

“是人,是鬼?”他问道。

楚歌皱眉。

“是人!”他指了指地上的影子。

“上车。”

楚歌坐上了车,靠在了车座上,出租车启动。

“朋友,你怎么会在这里?”司机问道。

“我来看看袁家。”

司机吸了一口气。

“你可真胆大啊,还敢去看!”

“怎么?有什么问题么?”楚歌询问道。

司机干笑了一下。

“昨天晚上我路过这里的时候,大山上哀嚎一片。

从这里过了一趟,我出了一身汗水。

这还不算,我朋友也是开出租的,他大晚上的从这里过。

看到一个少年在路边跳舞,唱歌。

他心善,上去问了一下,谁知道那少年看他的时候,一脸怨毒,吓得他立马就跑,再也不敢走这里了。”

少年?

“那少年是不是穿着一个道袍?”楚歌问道。

“是啊,你怎么知道?”

穿道袍!

楚歌撑住了额头,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可是到底是哪里,他不知道。

出租车将他送到了岳家,楚歌让岳阳去打听一下半仙道人的跟班去了哪里。

想要知道答案,就剩下唯一活着的人了。

岳阳听到他的吩咐,二话没说就去办了。

对楚歌的话语,他奉若圣旨。

还没回到房间,他就知道了消息。

“果然不见了!”楚歌想到。

他踏入了屋内,看到桌上有着一份信件。

“谁的信?”他疑惑道,上前拿起。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