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还敢耍我们?

第一百七十二章还敢耍我们?

单独说事情?楚歌顿感不妙!

刚才他耍了一波老丈人,这是来报仇了?

他马上对着岳虹月使眼色,这时候可千万别抛弃他啊。

不然的话,就算他再厉害,也不可能对老丈人出手啊。

第一天来,爆锤老丈人?

“爸,你要和他说什么啊!”岳虹月询问道。

她可是知道刚才楚歌做了什么,虽然她心里很想看看楚歌倒霉的模样。

但她看到楚歌给她使了眼色,她心就软了,不想楚歌有事,一点事情都不能有。

“一点。”岳无痕说道。

小事?

“真的?你不会打他吧?”岳虹月问道。

打他?

岳无痕倒是想,恨不得立刻锤楚歌一顿。

只是看到女儿这么的喜欢他,也只能忍了。

“不会!”

岳虹月松了一口气。

“二叔呢?”她再次问道。

岳无言冷哼一声。

“我要是想锤他,谁都拦不住!”

岳虹月点头。

“我知道了。”

她知道二叔不会对楚歌出手了。

“放心了吧?”岳虹月问楚歌。

楚歌问道:“他们不会骗你吧?”

“怎么可能,别瞎想了。”岳虹月掐了楚歌一下。

意思是让他别乱说。

楚歌感觉到两道寒光射来,他马上笑道:“我乱猜的,两位叔叔都是好人,文明人,斯文人,绅士,怎么可能对我出手!”

岳无痕与岳无言暗道:“这还差不多。”

“那我出去了,你们聊哦。”岳虹月说道。

她出了房间,岳无痕与岳无言走了进来。

“两位叔叔请坐。”楚歌说道。

这要是让陈天南,杨成泰知道楚歌突然这么客气了。

不知道会惊掉多少牙齿,实在是他从来没对任何人这么客气过啊。

“嗯,你也坐。”岳无痕说道。

三人围着一张桌子坐下,三个大男人有点大眼瞪小眼的意思。

“两位叔叔找我什么事情?”楚歌只能先一步开口问道。

岳无痕与岳无言对视了一眼。

“我看你年龄不大,身体消瘦。

皮肤白皙柔弱,手无缚鸡之力,是不是没修炼过武道?”岳无痕问道。

楚歌纠结了一下。

这都看明白了,还问什么?

这要是反驳,会怎么样?

“没有!”他想了想说道。

算了,低调点好。

“嗯,那我们看的不假。”岳无痕沉声道。

岳无言也点了点头。

“既然你没有修行过,那就不会知道什么是武者,什么是修炼者。

我可以在这里告诉你,我岳家上下,除了佣人之外,全部是武者。

我们修炼自身,练习我岳家的武道功法。

一身修为强大者,可以开山劈石,力大无穷。”岳无痕解说道。

他说完之后,看了楚歌一眼。

/>没看到对方眼中的惊讶,他皱了皱眉。

“就跟我刚才一样,一掌拍碎了桌子。

如果换一个人,比如说你来,你就拍不碎。

这就是普通人与武者的区别所在,也是我岳家与普通人的区别。

你懂了么?”

他怕楚歌不懂,就通俗的解释了一下。

“我懂了!”楚歌回道。

他早就懂了。

可是看到两人一脸看穿他的模样,他只能装作刚刚懂了。

“嗯,懂了的话,想不想学习?”岳无痕问道。

学习?

“两位叔叔是要教我功夫?”楚歌问道。

这个对他也太好了吧。

比起楚家对他而言,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啊。

“不错,既然你娶了我女儿,不论你是不是姓岳,都有资格学习我岳家的武道,成为我岳家人。

我岳家最强的岳家拳,也能教你!”

岳家与楚家一对比,这里真是一个天堂啊。

岳虹月的爷爷传他岳家祖传的秘密,岳虹月的父亲现在要教他岳家拳。

好的没话说啊!

“谢谢两位叔叔。”楚歌真挚道。

岳家拳对他而言不算什么,但是岳家的这份心,倒是不错。

很有诚意啊!

“不用客气,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但若是你要负我儿女,我会亲自废了你!

她是我岳家的掌上明珠,不能受到任何的欺负!”岳无痕告诫道。

“我知道,我知道!”楚歌微微擦拭汗水。

他来这里是假装岳虹月男朋友的啊。

要不要来真的?

来真的,自己吃不消啊!

个个这么暴力,要是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女人。

怕是要将我五马分尸啊!

“今天是你来的第一天,你好好休息。

明天早晨五点起来,我和无言会在演武场等你,到时候我们教你岳家拳。”

五点?

有点早啊!

“嗯,可以。”

“那我们先走了,想来虹月也等的急了。

这丫头,怎么这么在乎你!”岳无痕看了一眼门外感慨的说道。

他站起身,向外走去。

在门外,他们遇到了岳虹月。

“爸,二叔,聊完了啊!”岳虹月漫不经心的说道。

“聊完了!”岳无痕看了岳虹月一眼。

当真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

也没看到自己女儿,这么在意过自己这个父亲的。

诶!

他不由暗暗叹息。

两人离开后,岳虹月跑进了屋内。

“怎么样?没事了吧!”岳虹月焦急的问道。

“没事了。”楚歌拿起了一个洗干净的苹果递给了岳虹月。

岳虹月接过去,解下了帽子与面纱。

露出了她那一张,仙气十足的脸庞。

楚歌以前看过,现在再看,仍然觉得惊艳。

“这么盯着我做什么?”岳虹月咬了

一口苹果,红着脸问道。

盯着?

“太漂亮了!”楚歌赞叹道。

岳虹月琼鼻嗅了嗅。

“我漂亮,你还不是看上了别的女孩。

去我公司,宁愿跟她们聊天,也不愿意找我。

负心汉,没良心,坏家伙!”

她想起来这件事,就觉得很郁闷,很生气。

“不知道你在。”楚歌随意道。

他的目光,一直没离开过岳虹月。

“别看了,你也吃个苹果吧。”

“不用了,你吃,我看你就够了。”

赏心悦目!

“哼,让你看个够。”

“看不够的。”

两人聊着天,岳无痕与岳无言两人边走边聊。

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岳阳,岳合两人。

看到他们急匆匆的到处跑,两人对视了一眼。

“岳阳,发生了什么事情?”岳无痕问道。

岳阳与岳合移动的脚步一停,从不远处跑来。

“爸,二叔!”两人到了近前,恭敬的喊道。

岳无痕嗯了一声。

“说吧,什么事情,这么着急!”岳无痕问道。

岳阳平息了一下呼吸。

“我们在找妹妹带回来的男朋友,楚歌!”他说道。

找楚歌?

“他现在在客房和你妹妹聊天,你们找他做什么?”岳无痕好奇的问道。“你们不会是想要找他麻烦吧?我可告诉你们。

你们的妹妹十分喜欢他,不管他是不是没有修炼过武道,或者是他没有钱,你们都不能歧视他。

这个孩子,我觉得还不错。

除了有点不靠谱,很调皮之外,都还可以。

等结婚之后,我想他就会安定下来了。”

“这个爸,其实我和弟弟已经找过他麻烦了!”岳合略微尴尬的说道。

找过麻烦了?

“你们没脑子么?虹月喜欢的人,哪怕再差,你们也不能阻拦。

你们爷爷最喜欢虹月了,事事都顺着她。

现在你们爷爷病情很不妙,你们要是因为这事再惹怒他,我打断你们的腿!”岳无痕怒道。

“说,你们怎么找他麻烦了,我看他也没事!”

岳阳与岳合红了脸,干笑了两声。

“爸,是这样的”

岳合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岳无痕与岳无言两人面面相觑。

随后怒气冲天,握紧了拳头。

“好小子,还敢耍我们!”

“大哥,我们很久没打人了,是不是拿他练练手!”岳无言冷冷的说道。

他有种跃跃欲试的状态。

“不急,虹月在他房里。

明天早上,我们再好好的炮制一下这小子!

让他知道,老丈人不是那么好耍的!”

楚歌完全不知道这件事,看着岳虹月将苹果吃完,戴上了面纱。

“爷爷说的越女剑法的残篇,我刚才一直在想。

可是这残篇太深奥,我到现在连皮毛也没想出来。

你呢?想出来了么?”岳虹月这时候问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