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不许对他无礼!

第一百三十九章不许对他无礼!

许静看到他,神色紧张了起来。

自己找男人,被儿子撞见了!

她本就胆小,自然是心慌的不行。

她关心的问道:“小天,你怎么没在医院,回来了?身体还好么?”

坐在轮椅上的不是别人,是曲天。

楚歌这才想起来。

怪不得他觉得曲家耳熟呢,原来是这个少年曾说过。

当时这个少年在学校里面是要和一个女孩约会,那个约会可不是普通意义上的约会,而是用钱让对方低头。

四十万!

楚歌后来将钱给了对方,倒是没要求什么。

最后发了一张好人卡,他就走了。

自己破坏了他的好事,没想到在这里又见面了,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而这一次来这里,自己好像做得更过分一点,要和他的

“好多了,但是马上还是要回去医院住着。

妈,你一定要为我报仇啊,我要杀了那个打我的人。

我爸不管,您可不能不管。”曲天狠狠的说道。

他想起那天晚上的事情,心中就怒火滔天。

损失了四十万不说,就是最喜欢的女神都没有得到,好似全被破坏了。

“那个男人将四十万给了上官静儿,让她还清了账目。

我可是好不容易做局,才坑到上官静儿父母的啊,花了我不知道多少心血!

遇见了那个人,让我一朝丧!”

曲天眼神中透露出寒光,流出杀意来。

“天儿,你爸说了,那不是寻常人。

让你暂时最好不要招惹他,要是惹火了对方,直接报复我们曲家,可就麻烦了!”许静提醒道。

自己的这个儿子脾气暴躁,为人心狠手辣。

这些没问题,身为曲家家主的儿子,地位高,人人逢迎他,有这样的脾气,为人可说是很正常。

不然的话,以后如何压得住下面的人?

可唯一不好的便是,不知道进退,不知道危险。

“妈,以我曲家的能量,难道连个小小的宿管也搞不定么?

我爸他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你是我妈啊,你难道忍心看到儿子受了这么大的苦痛,而无动于衷么?”曲天义愤填膺道。

被楚歌打的当天晚上,他请父亲出手,制裁那个小宿管。

纵然知道对方不是寻常人,但他认为以自己家的能量,绝对不杵那个人。

加上从小就溺爱自己的父亲,肯定会立刻派人出手,却没想到父亲不但没出手,反而是让他暂时忍着,说那人不能得罪。

还说那个中的隐世高人,引而不发的,他要打探清楚才行!

“天儿,你还是忍忍吧,别理他那人就行。

你爸怎么说,你就怎么做吧。

要是让你爸知道,你想要立刻报复,我怕他会打断你的腿。

做人,要知道进退啊,等你爸打探清楚对方的底细,如果没什么后台,岂会饶了他?

你不要急,要磨磨自己的心智了。”许静劝说道。

曲天一拳头锤在了轮椅的扶手上。

“我不管,我一定要立刻杀了他,不然难平我”

忽然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那天晚上的小宿管。

他在这里。

“妈他,就是他打得我!”曲天指着楚歌大叫道。

他面露惊恐之色。

楚歌的厉害他十分清楚,什么苦力,根本不是。

以他单人的力量,不可能报复的了。

现在出现在他面前,而且刚才自己说得话,全被他听到了。

这要是出手,在场的人谁也保不了他啊。

许静与玲姐一阵愕然。

她们没想到,打曲天的人是楚歌。

这人是小宿管?

“小天,你没认错吧?”许静惊疑的问道。

这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能够和自己儿子一战的人啊。

自己儿子的厉害,她可是很清楚。

这人能斗得过?将自己儿子打成这样?

“妈,我不会认错的,就是他,就是他!”曲天疯狂的喊道,他抓住了轮椅的轮子,向后推动。“齐叔快叫人,快让人来保护我。

他想杀我,他想杀我。

你快点叫人,拿枪,拿枪射杀他!”

曲天受到了惊吓,整个人都惊慌了。

“小天,冷静点,这位是我请来的客人,他不会对你出手!”许静喝道。

看自己儿子的害怕样,出手的可能真是楚歌。

而楚歌是她找来,即将要和她上床的人。

接下来自己和他将会是炮友,甚至于情人。

不论如何,这人也不会对自己的儿子出手的。

她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对楚歌动手。

“妈,我刚才这样说他,他肯定记恨我。

齐叔快动手,快点!”曲天喊道。

许静上前对着曲天就是一巴掌。

“不许对他无礼!”

曲天呆了,整个人都傻了。

从小到大,没有打过他的母亲,为了一个外人打他了。

“妈,你打我?”曲天眼眶红了。

许静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我让你冷静点,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听,非要我动手么?”她怒道。

玲姐笑着看完这一幕。

她说道:“小天,你曾哥哥可不会杀你,他是我的好朋友,也是你妈妈的好朋友。

跟他道个歉,这件事就当过去了。

如果你还要出手,阿姨可不敢保证,他不会出手杀了这里所有人。

你来再多的人,也是斗不过他的。

不如和解了,当做没事!”

她是最清楚楚歌厉害的人,一身武力惊人不说。更有神鬼莫测,言出法随的能力。

来再多的人,他也能杀,在场的人不声不响的死去都有可能。

曲天面色微微发白。

自己妈妈的好朋友,卓夫人,曲天怎么会不认识。

她既然这么说了,就肯定是真的。

对方不是小小宿管,背后有大靠山。

“他他真的能原谅我么?

我我刚才可是要杀他啊”

他吓到了!

楚歌的那一拳,给了他极大的阴影。

玲姐微微一笑。

“呢?”她问道。

许静面色缓和了下来,玲姐这么自信说出来,不会有假。

她也清楚。

等一会说不定自己就是他的女人,被他压着。

这个男人是自己的情人,那自己的儿子,可是他的干儿子。

说什么,对方也不会轻易对他儿子出手啊。

“小天,

你放心他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道个歉就完了,这件事就当做过去了。”许静镇定的说道。

曲天看向了楚歌,眼神躲闪。

害怕啊!

“真的么?”曲天小声问道。

楚歌带着玩味看着他。

“可以,没问题!”

他等会都要和许静一起翻滚,对待这个小孩子,自然不会杀他。

“哥,对不起,以后我再也不敢了!”曲天欲哭无泪。

自己被对方打成这样,想要报仇,却被母亲打不说。

还要跟仇人道歉,憋屈!

他可是曲家的骄子啊,在魔都没几个人敢动他。

却要一次次的跟一个不认识的人道歉,难受极了。

“小天,去医院吧,妈妈和你玲阿姨有话说。”许静说道。

曲天点点头。

他巴不得马上离去呢,实在没勇气面对楚歌。

“齐叔,推我出去。”

“好的少爷。”

两人离开后,许静不好意思的说道:“让你们见笑了,我儿子被我惯坏了。”

“小静,幸好你儿子得罪的是曾先生,这要是得罪和曾先生一样的强者。

他这样的说话,还想报仇,可早就死了。”玲姐冷然的说道。

许静低声问道:“他真那么厉害么?”

“当然了,我卓家的事情,就是靠他的力量平复的。

不然的话,我怎么可能心甘情愿的让他来享用你呢!”

什么?

一人平复一个家族!

“他是薛天师?”许静惊讶的猜测道。

这样一个貌不惊人的家伙,竟然厉害到这种层度。

“不是。”

“嗯,就算不是薛天师,但他能以一己之力,帮你加力挽狂澜,平复卓家,确实厉害非常。

怪不得你心甘情愿的做他的情人,还为他找我了。”许静说道。

说到最后,她心中越是激动。

恨不得立刻感受一下,被这样的强者支配的感觉。

“当然了,走吧,我们上去还是去哪里?”玲姐询问道。

许静眨了眨眼。

“去我房间,我让下人在楼下,别去打扰我们!”

“好!”

不一会儿,许静让管家将下人安排在楼下。

她则是带着楚歌与玲姐上了楼,进了一个大房间内。

这个房间内有着一张双人床,墙上还悬挂着一个大大的结婚照。

其中的一人是许静,另一个冷着脸的男人想来就是曲家的家主了。

许静关上了门,她迫不及待的跑到了床头柜前。

打开了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盒杜蕾斯。

“我可不要这玩意。”玲姐拒绝道。

她心甘情愿的被楚歌征服,不想有隔阂。

许静说道:“那我也不要他戴了,不过他要克制住。”

她对着楚歌提醒道。

许静不是玲姐,她只想找个情人,并没有任何爱情。

“我知道。”楚歌自然懂。

许静兴奋的款款走来。

“在这里我好兴奋,来吧,不要怜惜我。

我已经半年没有经受过男人了,今天你一定要给我最大的快乐。”

她到了近前,抓住了楚歌的手,放向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