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为何不听我一言?

第一百零三章为何不听我一言?

大堂的房梁上,本来悬挂着一个两米多的牌匾。

突然就掉了下来,而且掉的位置,正好是卓青山的头顶上。

一旁的卓涵羽,丝毫没有波及。

咚!

牌匾下落的速度来的太快了。

卓青山根本来不及躲,牌匾直接砸在了他的后脑壳上。

他整个人被砸的趴在了地上,脑袋鲜血淋漓,眼睛睁大老大。

整个人死透了!

“儿子儿子!”卓涵羽大吼道。

这是他亲生儿子啊,就这样死在了他的面前。

而且死的是那么的惨,那么的突然。

卓涵羽跪在了地上。

颤抖的双手伸出,不敢触碰自己儿子的尸体。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为什么不杀我,杀我儿子!”卓涵羽哭了。

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楚歌叹息了一口气。

“若是他听我一言,就不会有事了!”他淡然的说道。

在他身旁的玲姐看呆了,她完全没想到。

楚歌说卓青山会有恶报,瞬间恶报就来了。

并且这个恶报,来的十分的狠。

直接让卓青山承受不住,身死当场。

本以为楚歌想靠强大的实力,杀人翻盘,没想到会是这样!

让她有种言出法随的感觉!

“楚先生竟然真能知天命,晓生死!”玲姐心中震撼不已。

她原以为楚歌是神!

这么一看,对方何止是神,还是仙人啊!

算出人命,算出生死来。

这还是仙人,是什么?

卓涵羽听到楚歌的话语,面色一凌。

他的哭声一滞。

“天师,薛天师,您能救救我儿子么?”

楚歌摇头。

“已经死了,救不了了!

逆天改命,也要或者才能改啊!”

他一派的高人风范!

卓涵羽心中悲痛,无能为力,死了,真死了。

“薛天师,还请进大堂,卓老爷子在等您呢!”玲姐说道。

她抬起了头。

楚歌显露的这一手,让她重新找回了自信!

“好,我们进去!”

玲姐领着楚歌进了大堂,卓涵羽擦了擦眼角的老泪。

他这才想起,薛天师是玲姐请来了。

薛天师的厉害,他亲眼所见。

如果对方帮助卓老爷子,玲姐,那事情不可想象。

“你们几个,将我儿子找棺材装起来!”

卓涵羽匆匆吩咐之后,跟着楚歌他们的脚步,跑进了大堂内。

大堂幽深,走了两分钟,跨越了两道大门,一条走廊,才进入其中。

里面坐着的人不少,有男有女,一共八个人。

最上面坐着的是一个老者,他有着白头发,白眉毛,白胡须。

手里杵着拐杖,一张老脸沟壑纵横,浑浊的双眼中有着威势。

此刻他面显怒意,刚见到他,就看他狠狠的将拐杖砸在地上。

这人就是一手创建卓家的卓老爷子!

&nb

sp;“我的家产只能我儿子来继承,你们,你们不可能继承!”卓老爷子怒气冲冲的说道。

坐在右边第二位的一个中年人放下了茶杯。

这人是卓老爷子三弟,叫做卓清风!

今年他快六十了,但他长得比卓老爷子年轻多了。

“大哥,为什么要这么固执呢?你的儿子都死了。

我们是你的亲兄弟啊,你难道就不能给我们继承。

非要搞个小儿子出来,让那个女人带大?

她可是外姓人啊。

难道我们一家人还不如一个外姓人亲么?不能得到你的信任么?”他问道。

“是啊,我父亲跟你可是兄弟,就算你有小儿子,也要我们来抚养啊。

那个女人算什么?难道没我们能得到你的信任?

老爷子,你太偏心了!”一个年轻人生气的说道。

这人是卓清风的儿子。

卓老爷子冷笑了一声。

“你们自己心里清楚,我为什么这么做!”

众人沉声不语。

大堂外楚歌他们走了进来。

卓老爷子看去,是玲姐和一个年轻人走进来。

“小玲,怎么样?人请来了么?”卓老爷子问道。

这些兄弟,侄子,全是来逼他签订新遗嘱的。

若是签了,卓家就是他们的。

现在只能寄希望于玲姐身上,只要能请来他说的人,就能解围!

不然的话,他们都要完蛋。

“大嫂,你太不知道死活了,你怎么能真请人!”卓清风冷冷道。

卓清风的儿子露出了杀意。

“早就该杀了这个女人!”

玲姐丝毫不怕他们,她身旁有楚歌撑腰。

她说道:“我请来了薛天师,这位薛天师,是我特意从深证那边请来的大师!”

卓老爷子一听,面色难看了。

薛天师?

他从来不信这个,而且他让对方请的不是他啊。

“你怎么自作主张!”卓老爷子怒道。

卓清风本来难看得脸,笑了。

“这个愚蠢的女人,真的可笑!

穿的这么简朴,一个毛头小子,也想唬住我们?

请演员,也要请专业的啊!”

他看了楚歌一眼,就很是不信了。

薛天师?

他知道一个灵眼天师,张千秋。

人家五十多岁,才能称之为天师。

面前这人才多大?他是天师了?

“是不该杀了她,这么蠢,杀了也浪费时间!

这小子要是天师,我还是天神呢!”卓清风的儿子随之附和。

其他人也是冷酷的看着他们,有着狠狠的杀意。

楚歌淡定自若,丝毫不为所动。

身边的玲姐,柳眉倒立。

她很生气!

卓涵羽匆匆跑了进来,他说道:“别不信,他真是天师,不要得罪他!”

什么?

众人惊愕。

“怎么回事?”卓清风急忙问道。

他觉得不妙了!

卓涵羽以最快的速度说完了刚才的事情,众人一脸凝重!

坐在最上面的卓老爷子猛然站起,他本来怒气的脸,变成了和善的笑脸。

“原来是薛天师,久仰大名,久仰大名!

还请不要怪罪我刚才的无礼,恕罪,恕罪!”他笑着说道。

听到了楚歌厉害,他直接翻脸了!

从怒变成了笑!

和蔼可亲,丝毫也不脸红!

楚歌没有理他,只是淡漠的说道:“你们快点退却吧,从此以后辅佐卓夫人当卓家掌权人,等小孩子长大。不然的话,你们将有大难降临!”

卓清风等人脸色阴沉,面面相觑。

放手,让玲姐掌控卓家?

不甘心啊!

唾手可得的家业,让给别人,这是在割他们的肉啊!

不放手,他们又害怕真有大难。

刚才卓涵羽的儿子可是死了,棺材都快被抬进来了。

他们可不想死啊!

“你们还不走?”玲姐冷漠的说道。

几人坐在位置上,还在思考。

楚歌心里有数,这些人在想什么。

卓清风这时拿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水。

忽然楚歌手指一屈,御物术!

“咕咕咕”卓清风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

他捂住了喉咙,一只手敲打肚子,想要吐出什么来。

“清风,你怎么了?”一旁的人上前问道。

卓清风咕咕咕的,说不出话来!

他的脸难看至极。

从黑到白,从浅到青紫色。

“快将他倒过来,他可能是噎住了!”卓涵羽喊道。

然而没等他们倒过来,卓清风握紧的拳头突然一松,靠在了椅子上,死了!

喝水,噎死了!

咕!

卓清风的口中流下了茶水,缓缓的落在了地上。

死的太蹊跷了,如同有魔鬼在索命一般。

其他人吓得不轻,这真是大难啊!

“诶,为何不听我一言!”楚歌再次一声叹息。

这一声叹息,将众人惊醒。

他们看待楚歌的眼神,有着惊恐。

卓老爷子也是呆愣,他活了这么久。

第一次见到有人喝水噎死的,这超乎了他的想象。

“薛天师,薛天师,如果我们照你说的做,真的能逃过一劫么?”卓涵羽紧张的问道。

楚歌刚才说的,他听得一清二楚,看的一清二楚。

他现在无比的相信,楚歌真的是天师!

知天命,晓生死,算尽天下!

“是啊,我们不想死!”卓清风的儿子颤抖道。“求天师救我,救命啊!”

钱重要,还是命重要?

没钱的人,自然是钱重要!

他们这些有钱人,自然是命重要!

得到了卓家的家产又如何,死了,怎么享受?

看着他们慌张的眼神,楚歌又是一个叹息。

“速速离去,心中真诚的想着不抢夺家产,应该能够躲过这一劫!”他说道。

卓涵羽第一个向外跑,其他人赶忙跟上。

命啊!

他们哪有时间去管这些!

卓涵羽他们全都到了外面,然后这一刻,大地轰然一震。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