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我爸是......

第七十三章我爸是

保镖!

在他们看来保镖就是下人,和他们这些富家公子完全不对等。

他们是主人,而保镖不是。

“不用了,我等会去其他地方吃饭!”楚歌淡然的说道。

说着他坐到了一旁,安静得很。

“这小子倒是硬气,可惜只是一个下人!给他脸,他不要脸!”张华不屑道。“清雪你从哪找来的保镖,一点也不听话。这要是放在我家,早被我踢走了。”

楚歌刚才说的,他很不爱听。

一个小小的保镖,和他顶嘴,找死呢!

“张华,我看你刚才要不是知道这人是许清雪的保镖。

以你的脾气,你估计上去就是一巴掌了吧,何止是踢走!”胖胖的少年说道。

张华露出了冷色。

“胖子,还是你了解我!”

“就怕你打不过他,人家可是保镖!”陈河在一边说道。

张华冷哼一声。

“我练了三年的跆拳道,会打不过他?我让他两只手都能轻松打倒他!

上一次碰到一个对我咋咋呼呼的人,我上去一脚就将他的胸骨踢断了。”他傲然说道。

“张华你牛逼啊,这件事你怎么没和我们说?”

“说给你听有用么?切。”

“来来来,要不你和保镖打一场试试?看看你踢断他的骨头怎么样?

我还没见过呢,快快!”胖胖的少年激动的说道。

张华猛然站了起来。

“来就来,怕什么啊!今天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托马斯回旋踢!

什么叫做,凌空一脚!”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骨头咔咔作响。

一拳打在空中,让空气流动加快,引起风声。

“张华,可以啊!”胖胖的少年夸道。

“这算什么,看着吧!

嘿,小保镖,来来来,练一练!”张华指着楚歌挑衅道。

秦玉儿侧脸看了一下许清雪,发觉她根本不这件事。

她就知道,许清雪想戏。

对于楚歌的事情,她完全不想管,她只能无奈的说道:“张华,你可以了!我们是来聚会的,不是来打架的!

你一个富二代,跟个保镖较什么劲!”

在这里,她的家室最是显赫,加上张华一直在追求她。

所以她一开口,张华就放下了手。

“秦姐开口了,今天就放过这个小保镖!

等有时间,我给你们展示一下我的实力,让你们知道一下,我的厉害!”张华骄傲道。

胖胖的少年有些失望的说道:“诶,看来今天是没好戏看咯。”

他是始作俑者,一直阴测测的,说话阴阳怪气,作为一个高中生,他的城府算是很深了。

“以后肯定有好戏看,打一个穷酸的小保镖,太没挑战性了。”张华笑道。

他很是看不上楚歌!

包厢的门被人猛地推开。

一个瘦弱的少年,神色慌张的跑了进来。

他气喘吁吁的到了桌前

,拿起了茶壶,灌了自己几口茶水。

“许可,搞什么名堂?你这么着急做什么?”张华看了他一眼问道。

一旁戴眼镜的陈鹤看了看他身后。

“一直和你形影不离的死党,程海呢?”陈鹤问道。

许可面色通红。

“他被,他被陈老大。陈天南的人带走了!”

陈老大,陈天南!

他可是东区第一人啊。

在场的少年身为富家子弟,没有一个不认识他的。

这人在魔都,在东区很有名!

“怎么回事?你们怎么惹到陈老大了?真的疯了么?”陈鹤惊声问道。

那可是陈老大啊,在场的人除了秦玉儿,谁敢不给他面子,惹怒他?

这不是大白天打灯笼上厕所,找死么?

“是啊,那可是陈老大,这下程海完蛋了!

不是被剁手,就是要被打的不成人样了!”胖胖的少年说道。

陈老大,陈天南的狠辣谁不清楚?

曾经他的名字说出来,小孩子都不敢哭。

年轻人时候,这人做事太狠了,硬是以一个普通人在魔都杀出了一片天!

“我们也不想啊,可是我和程海看到了一个极品美女,上去准备认识。

就说了几句话,谁知道这个女人和陈老大认识。是被陈老大邀请过来吃饭的。

我们说话太过了,这美女生气了,随便一喊,就是一堆人围住了我们。

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的!

程海被抓住了,你们一定要想办法救他!”许可急忙道。

他说完之后,众人面面相觑。

许可说的极品美女,绝对跟陈老大关系非常好,身份也不寻常!

这一次,他们得罪了两个人!

砰,包厢的门被人推开来。

一群穿着西装的人涌了进来,一个冷着脸的男人盯住了许可。

“就是他!”冷着脸的男人喝道。“什么人都敢搭讪,找死,抓住他,带上去给陈老大发落!”

这么多人冲进来,让这些高中生吓了一跳。

他们虽然是富家子弟,见过点世面。

可是哪曾见过这样的声势,此刻一看到他们要动手,顿时面色有些苍白。

“不要,不要,我爸是震客集团董事长,许家成,你们不能动我!

我要见陈老大,我要打电话给我爸爸!”许可哭喊道。

冷着脸的男人轻蔑的一笑。

“你爸爸都不敢在这里撒野,你也敢?”他很是看不起许可的说道。

眼神扫过了在场的人,顿时定在了许清雪,秦玉儿还有另外一个女孩身上。

“哟,这里还有三个高中女学生呢。

漂亮啊!

走走,跟哥走一趟。”他说道。

一群人围了过来,让许清雪和秦玉儿吓了一跳。

连忙站了起来,秦玉儿说道:“我是秦家的人,陈天南敢动我么?”

秦家人?

“你说秦家就秦家人啊,跟我们走一趟!

陈老大说放,

才会放过你!”冷着脸的男人说道。

他的手伸入怀中,明显是拿枪的手势。

“玉儿,怎么办?”许清雪的俏脸煞白。

她可没见识过这样的场面啊。

“跟他们走吧,见了陈天南,他会知道我是谁,放过我们的!”秦玉儿脸色也难看,她低声说道。

“嗯!”

张华忽然这时候猛的出脚,一脚踹向了向他逼迫来的人。

“看我的凌空踢,去死!”他大喝道。

咳咳!

一阵咳嗽的声音,张华的腹部被对方一拳击中。

“一个小屁孩,真当天南哥身边的人是废物?”这个道。

张华瘫软在地!

疼啊!

“为什么会这样!”他问道。

这小喽喽一脚踩在了张华的脸上,在他身上吐了一口口水。

“就是这样!”

众人看的发呆,暗道:这张华沙皮了吧?

“你也跟我们走!”冷着脸的男人对着楚歌说道。

楚歌指了指自己,他问道:“我?”

“对,就是你,你们是一起的,当然一起去!”

楚歌耸了耸肩。

“好吧,正好去吃个饭!”

吃饭?

冷着脸的男人听笑了。

“到时候,我怕你连吃饭的勇气也没有!”他轻蔑道。

许清雪与秦玉儿也是一脸无语。

“这家伙现在还一脸惬意,他一个穷小子,恐怕不知道要见的人是多么恐怖的人吧!”许清雪摇头,对于楚歌失望透顶了。

这人太平凡,太没脑了!

这样的情景,竟然还想着吃饭呢!

真是一个普通人,什么也不懂!

“就看玉儿的了,不然我也有麻烦!”许清雪暗道。

她姐姐是清海集团董事长,可是陈天南是什么人?

东区第一人!

一个集团的老总与掌握整个东区的人谁厉害?

不言而喻了!

“这曾阿牛太老实了,真是让我无话可说!”秦玉儿苦笑。

一行人被押着向着楼上而去,本来叫嚣的张华。

此刻一句话没有,默默地走着,他的脸上有着深深鞋印。

丢脸丢大发了!

海事大酒店最顶层包厢内,一群人围着一张大桌子坐下!

他们的面前有着一个满头鲜血的少年。

“我爸,我爸是成和集团董事长,程建宇,你们,你们不能打我!”他低声说道。

一个脸上有着刀疤的男人,一脚踢在了他的头上。

“程建宇算个屁,在我们南哥面前。

让他跪下,他还不是乖乖跪下!

你是他儿子,牛逼什么?也不看看你搭讪,调戏的人是谁!

陈老大专门请来的客人,是你搭讪的起的么?”刀疤脸喝问道。

包厢的门打开来,一群人拥着一个人进来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