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七章 不要告诉别人!

第六十七章不要告诉别人!

许清雅听了,思索了一下,看到自己的妹妹用希冀的眼神望着她。

她有些心软了,觉得自己对待妹妹实在是有点严格。

“父亲不在,我应该让她开心一点的。

现在看来太过严格了,而且秦玉儿是个女孩,住在这里没什么事情的。”许清雅暗道。

思绪一闪而过,许清雅决定了。

“那就住下吧,不过不能玩的太晚,太疯了,要是太过分,哪怕是凌晨,我也让人送玉儿回去。”许清雅提醒道。

许清雪狠狠点头。

“嗯嗯,我知道的,我一定会注意的呢!”

“我也是!”

秦玉儿在一旁也露出了笑颜,住下了。

“清雪的姐姐管的清雪好严格啊,怪不得她这么有习惯。

生活有规律,学习认真呢!”

“大小姐,二小姐开饭了!”杨管家这时喊道。

吃饭了!

楚歌第一时间走过去,走在最前方。

“吃货,就知道吃!”许清雪埋怨道。

秦玉儿看到楚歌要跟她们一起吃饭,顿感诧异。

这可是在许清雅的别墅内啊,就是男人也很少能来。

这个人不止能进来不说,还能一起吃饭。

“他在这家里的地位,果然很不一般啊。

我哥哥想要追求到许清雪,真的很需要他的帮助呢。”秦玉儿暗暗说道。

她站起身来,随着许清雅她们走了过去。

许清雅听到许清雪的话,有心说她。

毕竟楚歌是他的老公,许清雪的姐夫啊,这样说他可不好。

但是看到秦玉儿在,她也就闭口不言了。

“若是我对楚歌的态度传出去,对他很有威胁,还是忍忍吧。

等秦玉儿走了,我要和清雪好好说道说道。

楚歌是她的姐夫,是长者,不该怎么说他。”

许清雅心里想的,没有人知道。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你不饿,可我饿了!”楚歌说道。

“那你应该吃钢去,饭是钢,钢也是饭。”许清雪反驳道。

这个熊孩子,钢精!

楚歌这一刻,恨不得一拳锤死她。

这是什么逻辑?

他很无奈。

“对对对,你说的对。下次吃饭记得将米饭的两个尖角用剪刀剪掉,不然的话,会划破你的喉咙!”楚歌很随意的说道。

“噗!”

听到楚歌这句话,秦玉儿差点将刚吃的一口米饭吐出来。

“这家伙说话,这么有意思!”

许清雪气鼓鼓的,一脸不爽。

“行,你也要一样哦!”许清雪翻了一个白眼说道。

两人你来我往,餐桌上就他们两人说话。

许清雅看着两个活宝,心中没有半点不适不说,反而很舒服。

“有他在,最少不孤独!”许清雅暗道。

楚歌吃完,第一个离开。

秦玉儿去厨房舀汤水的时候,许清雪低声跟许清雅说道:“姐姐,楚歌去接我的时候,我看到他跟我们学校的一个女学生勾勾搭搭的!”

许清雅夹菜的手一停,嗯了一声。

“姐姐,你就不生气么?他违反了签的承诺书,该惩罚他啊!”许清雪撺掇着

说道。

“我知道了,等会就会惩罚他!”

许清雪笑了!

“嗯嗯,一定要狠狠惩罚他!”她心中得意,暗道:楚歌,这次你还不完蛋!

许清雪很快吃完,拉着秦玉儿的手去了楼上。

“可以了,准备修炼!”

楚歌洗完澡出来,手里拿着乳白色的石头。

到了楼下,他走向沙发。

许清雅让他睡沙发一个月,昨晚才第一天。

“楚歌,今晚你睡地上!”许清雅说道。

睡地上?

“怎么?”

楚歌有点蒙。

“清雪跟我说了,你接她的时候跟学校的一个女孩勾勾搭搭。

我知道她说话可能有点夸张,但你肯定看了那女孩,和她说了一段时间的话,不然清雪不可能和我说。”许清雅继续说道。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

“我知道了!”楚歌心中松懈说道。

许清雅如果问清楚事情,许清雅肯定愤怒。

互相伤害,还没开始呢。

“等我修炼完,再跟她摊牌!”

他不爱许清雅,许清雅也不爱他。

来的时候是为了互相伤害,这点始终没有改变。

楚歌坐在了地上。

修炼!

手握乳白色的石头。

“神道无极诀,吸收!”

身体如黑洞,吞噬灵气!

半个小时后!

许清雅放下了汤匙,看到楚歌坐在地上,纹丝不动的他,面色波澜不惊。

没有生气,脸色没有变化一点,许清雅将一块棉毯子放在了他身旁。

“地上凉,给你的!”她冷冷说道。

然而楚歌没有回答她,眼睛紧闭,许清雅没说什么,离开了这里。

时间渐渐过去,楚歌身旁的旋风聚集,一道道风浪旋转,最后被他吸入了身体内。

灵气充斥他的身体,不断的被楚歌压缩,精纯!

“不能含有一点杂质!”楚歌暗道。

他在跟灵气斗争,根本没时间理会外面,许清雅说的,他当然也没听到。

哗啦!

许清雅洗完澡,裹着浴袍走出来。

站在二楼,俯视下方。

楚歌没动一下身旁的毯子。

“不管他了,随他吧,脾气太倔了。”她用干毛巾揉了揉长发,生气的说道,回去了房间。

十一点半的时候,许清雪和秦玉儿打闹着出了房间。

秦玉儿的眼神一转,看到了一楼大堂内坐着一道身影。

“他怎么坐在那里啊?”秦玉儿询问道。

许清雅看去。

“谁啊!”

她看到了楚歌的背影,不由得意的笑了。

“受到惩罚了,活该呢!”许清雪说道。

秦玉儿哦了一声。

她心中也暗道:我被父亲训斥,都是因为他,是该好好的惩罚她呢!

“走吧,我们去洗澡,不管他!”许清雪高兴道。

时间渐渐过去,到了黎明的时候,秦玉儿迷迷糊糊的起来。

她推了推许清雪,许清雪没有醒来。

“清雪,陪我起来上个洗手间啊!”秦玉儿

说道。

“没事啦,别墅内的灯亮着呢。而且下面有人坐着,你不用害怕的!”许清雪边说,边翻了一个身,继续睡着了。

秦玉儿想到,也是!

她下了床,眼神有些迷离,一脸没睡醒的样子。

一开门,砰的一声!

一股强大的风浪,将她连带着房门一起推了出去。

瞬间动气的震荡,将她震得脑袋昏昏沉沉的,她勉强走了两步,倒在了床上。

而在这时候,楚歌睁开了眼睛。

他手里乳白色的石头碎裂,成为粉末。

身体内一道凝聚的剑形灵气,正在不断运转。

“只差一点,就能踏入练气三层了,今晚就能踏入练气三层!”楚歌微笑。

仙道的修炼,一旦跨越一个境界,涌出的仙法威力,将会大增。

看了一眼四周,他赶忙站了起来。

“要赶紧恢复原样!”

四周的东西因为他身上的震荡力量,已经偏离了原位,好像被人强行推了一把。

天晨,秦玉儿被许清雪推醒。

“玉儿,玉儿!”她喊道。

秦玉儿睁开了眼睛,大眼睛迷糊的很。

扶了扶头,她说道:“我还想睡一会呢!”

许清雪捂住了脸。

“天亮了,别睡了,快起来洗衣服。”

“洗什么衣服嘛,让女佣洗就是了!”

许清雪无语。

“玉儿,你就没有感觉你身上有什么问题么?”

“啊?”秦玉儿一脸纳闷。

许清雪指了指秦玉儿的裤子。

“怎么了?”秦玉儿看去。

她的俏脸通红一片。

“我我尿床了!”秦玉儿惊声道。

她没想到在许清雪家住了一晚,自己会做了这么丢人的事情。

“清雪你不能说出去!”秦玉儿威胁道。

她狠狠的盯着许清雪。

这件事太丢了人!

她都是十八了,还尿床,传出去会笑死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的,快去洗澡换了,趁着现在没人起来。”许清雪轻声说道。

说完她捂住了嘴,笑了起来。

“还笑,等会再跟你算账!”

秦玉儿赶忙起来,她匆匆站起来,拿了几件衣服向着浴室跑去。

急匆匆的进了浴室,她松了一口气。

“还好,就清雪一个人知道,没别人知道!”

秦玉儿松了一口气,一转头看到了正在将衣服放入洗衣机的楚歌。

两人对视!

秦玉儿愣住了。

“起这么早的么?”

楚歌皱了皱眉,眼神下移,穿着有着一点淡梅花印记的白色睡衣,睡裤。

白色的睡裤上,有着一块痕迹。楚歌自然知道,那是什么造成的。

“你怎么在这里,快,快出去,出去!”秦玉儿羞红着脸急切道。。

红到了耳根子,楚歌赶忙出去,这事情有点尴尬啊。

“出去了!”秦玉儿跺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他看到我”

秦玉儿换好了衣服,出了浴室。看到楚歌在楼下,她走去。

“大哥哥,刚才的事情请不要告诉其他人好么?”秦玉儿到了近前哀求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