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你闯大祸了!

第三十三章你闯大祸了!

姜家,他有资格这么说!

在魔都没有多少人,敢与姜家正面对抗。

陈天南如是,楚歌在他眼里也是如此。

姜禹城有资格自信,楚歌感受他的威胁,会求饶。

“呵呵,现在求饶晚了。

除非你跪着要我原谅你,这样我还可以想一想,不然就等死吧!”姜禹城傲然说道。

“谁告诉你,我要求饶了!”楚歌手指间有灵气酝酿。

“楚先生,千万不要!”陈天南阻止道。

他感觉到了不对,觉得楚歌会动手。

就是他也只敢与姜禹城正面在商场,在事业上有争端,不敢随意动手。

楚歌就算武力强大,和姜家这个庞然大物一比。

不堪一击!

“不要!”戴着面纱的女孩对着楚歌摇头。

她害怕楚歌与姜家争斗,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她不错的人。

如果就此死去,太可惜了。

“哼,看来你是要在这里杀了我。

不过,你没那个胆量。

记住了,以后你死定了,等死吧!”姜禹城不屑的冷哼一声。

啪!

他的肩膀突然被人按住了。

楚歌不知何时,到了他背后。

“你的胆子可是不小啊,不止派人杀我,见识了我的厉害,仍然敢这么威胁我。

很好,真的很好!”楚歌说道。

姜禹城身上鸡皮疙瘩泛起,他感受了强烈的威胁。

杀意!

浓郁的杀意刺激他的身体,让他的后脑勺冰凉。

姜禹城慌了。

“你你在说什么,我什么时候派人杀你了?

如果是比试上的事情,那不是我的本意”

他心跳不止。

楚歌这是有要动手的意思。

再不低头,他必死无疑。

“我姓楚,这个姓,熟悉么?”楚歌问道。

楚!

姜禹城面色大变,他想起来了。

上午在异地的时候,郑秋雨打电话告诉他。

有一个名为楚歌的癞蛤蟆要娶许清雅,当即他打电话给手下赵毅,让人杀了楚歌!

“是你,你不是癞蛤蟆!”姜禹城惊道。

楚歌笑了。

“是我,我当然不是!”

“夺我所爱,杀我的人看来你不会放我走了!”

“猜的很准!”

“你就不怕姜家”

楚歌手掌如刀,猛然切在了姜禹城的脖子上。

姜禹城眼睛一翻,瞳孔放大。

“姜家的人我都不敢杀,以后我怎么杀楚家人!”楚歌嘀咕道。

姜家二公子,姜禹城,死!

豪华包厢内落针可闻,所有人呆愣住了。

那可是楚家人啊!

“楚先生,你闯大祸了!

我这里不可能

再留你了,请便!”陈天南当即说道。

楚歌杀了姜家人,陈天南是没胆子留楚歌在身边了。

楚歌喝了一杯红酒。

他没意见!

谁都怕死,陈天南也不例外。

“好!”楚歌不多言。

他向着包厢外走去,一善和尚,钟山两人望着他离去。

“大好的年轻人,就要这样断送性命了!”一善和尚无奈的说道。

当年他偷学罗汉拳,被抓住后如果如同楚歌这般刚强。

他是必死无疑!

“年轻人,不知道忍啊!”钟山说道。

他活到今天这个年龄,受到的威胁太多了。

不知道跪过多少次,才能活下来。

如果如同楚歌这样,早已不知道死的多少次了。

韩城阴笑起来。

“他死定了,我马上打电话给姜家!”

楚歌已然走进了电梯内,他打了一个呵欠。

电梯门缓缓关上,忽然又打开来,戴着面纱的女孩走了进来。

“你为什么要动手?你难道不知道姜家的势力么?”她焦急的问道。

楚歌微笑。

“怕什么,反正我也要离开魔都了!”

戴面纱的女孩气道:“问题是姜家会让你走出魔都么?我早跟你说过,姜家势力真的非常大,你逃不掉的!”

“放心吧,他们追不上我!”楚歌依然笑道。

他拿出了银行卡,支票。

“这些钱是你的,将支票去兑了。

不然楚家人封锁了账号,可不妙!”楚歌将属于戴面纱女孩的银行卡交给她。

“支票我拿着,银行卡里面的钱你拿着。

本不该属于我的,是我靠着你才赚来的!

你在外也需要花钱,这些钱你用!”她说道。

楚歌弹了弹银行卡。

“你拿着吧,我不会要你的钱!”

将银行卡与支票塞到了她怀里,楚歌就靠在了墙壁上,悠然自在。

戴面纱的女孩沉默了片刻。

“我送你出去,我知道一条隐蔽的道路!”

楚歌摆了摆手,拒绝了。

“不用了!”

“你怎么这么倔强!”戴面纱的女孩气愤道。

“一直这样。”

电梯上到了地面,楚歌向外走去。

到了门口招了招手,一辆出租车停下了。

“别跟着我了,回去吧!”楚歌说道。

戴面纱的女孩犹豫了一下。

“你想不想看看我的脸?”她问道。

“别,我怕你长得不漂亮,让我后悔对你的关照!”

楚歌笑着上了车,关上了车门。

这话说的戴面纱的女孩愣愣的,看着出租车远去,她跺了跺脚。

“哼!我长得可漂亮了,你才不漂亮!”她喊道。

望着远去的出租车,她暗道:你可一定要活下来啊!

庄园内,竹叶青听到楚歌斩杀姜禹城的事情,面色凝重。

“这家伙胆子这么大!”竹叶青很是惊异。

那可是姜家人啊!

“诶,幸好他没答应我,不然就麻烦了。”竹叶青暗暗庆幸。

转而一想,她眉头皱了皱,思索了一下。

“你们密切这件事,如果他有危险,马上救下他。

将他带到我这里,我要和他谈谈!”竹叶青吩咐道。

“是!”

竹叶青思索着楚歌的事情,脸上有着肯定。

“到时,他会求着我救他的!”竹叶青桃花眼微眯。

清海大厦楼下,一道火红的身影站在跑车旁,不断扫视四周!

她穿着红色的短裙,粉色的丝袜,整个人显得性感至极。

是许清雅的闺蜜,郑秋雨!

“姜禹城怎么还没来?”她看了看手表。

指针停在了四点二十五上,太阳西下。

她拿出了手机,拨打了电话。没有人接听,她生气的按下了关闭按钮。

“姜禹城怎么回事!”她怒道。

收起了手机,想了想。

“我先上去和清雅说,想来姜禹城也不会放我鸽子。

不然的话,他追求的人可就成那穷小子的人了!

他也不会想着,他的女神被一个癞蛤蟆得到。”

想到这里,她走进了清海大厦内。

清海大厦的顶端,总裁办公室内。

许清雅将最后一份文件签好,放在了一旁。

“终于忙完了!”她伸了一个懒腰。

没有她父亲许成的帮助,加上婚礼的事情。她几乎一天忙到晚,只有到了傍晚,才有时间休息一下。

看了手腕上的手表,快到五点了。

“该去接妹妹了!”她说道。

对她而言,没有父亲的她,妹妹是最重要的亲人。

站起身来,她挺拔的身姿娇俏可人。

顿了顿脚步,她想到了一件事。

“对了,看新闻。”

楚歌昨晚和她说的这句话,她才想起来。

拿起了在桌子旁早已送来的魔都今日早报,眼神一愣。

在最大的版面上,有着一条显眼的新闻。

“江城集团董事长江海城死于昨天,尸体今天在水沟内发现!”

死了!

江海城死了。

“父亲的仇,报了!”许清雅的眼中水雾弥漫。

她握紧了报纸!

沉默,足足沉默了三分钟。

“父亲,您可以安息了!”许清雅抽出了桌边的纸巾擦了擦眼角。

咔嚓一声,办公室的门被人打开。

郑秋雨走了进来。

“清雅!”她喊道。

一转眼见到许清雅在擦拭眼角,她不由面显怜惜之色。

“清雅,你不要哭,大不了不嫁那个混蛋。

我去跟许伯伯说,我不信许伯伯愿意将女儿推进火坑!”

许清雅歪了歪头。

“什么?”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