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1变7!

第二十八章1变7!

钢管,成人手臂粗的钢管!

楚歌站在它面前。

“就它了!”

这让在场的人,一个个的面色微变。

选择的是最困难的!

木人桩被人打碎了,沙袋被人戳漏。

这两种没有点力量,是做不到的,这点毋庸置疑。

最后就剩下浇灌在水泥中的钢管,依然矗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在场没有人触动它,皆都因为这根钢管就算力量大,也不过是用腿将它踢的瘪下去,或者是踢弯一点。

这点威力算的了什么?

不如打断木棍,戳破沙袋给人来的震撼。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他们不会做。

毕竟自身力量就在那里,限制了他们的思维。

“小子,你可要选好一点,别丢脸了!”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提醒道。

丢脸?

楚歌笑了笑。

“没什么问题!”

一善和尚冷冷的哼了一声。

“你如果能够彻底扭曲它,我就承认你是我们这里最强的!”一善和尚不屑道。

这么一个年轻人,能够做到?

他修炼了几十年,才能打断木人桩的木棍。

对方能够将钢管打的扭曲,他从心底里面不相信。

“今天风不大,你倒是先闪了舌头!”光头李也嘲讽的说道。

他不看好楚歌。

戴着面纱的人一直注视楚歌,见到楚歌要出手。

她也不由的目光紧紧盯住,想看效果。

“这人难道比我还强么?”她暗道。

钟山,陈天南目不转睛,等待楚歌出手。

“楚大哥,加油!”陈河大喊道。

在他说话间,楚歌已然出手。

拳头上泛着黑色的光泽,楚歌猛然一拳打出。

他的力量如同猛虎下山,用本身的力量加上身体的强度,直接硬碰硬钢管。

砰!

钢管毫无震荡,直接被楚歌的一拳从竖着的1,变成了7!

这一拳的力量,太强了。

“我靠!”一善和尚张大嘴喊道。

他完全没想到,对方真的做到了,以自己的拳头硬撼钢管。

而钢管在他面前,彻底扭曲。

“他比我还强!”戴着面纱的人低声道。

声音柔美,清脆,她是一个女孩!

钟山眼神凝视,喃喃自语道:“靠着身体的力量,身体的强度做到了这一点。这是哪种外功,威力竟然能够修炼的超越普通内功强者!”

陈天南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好!”

他走向了楚歌,抱着手。

“楚先生真是厉害啊!”他赞叹道。

陈河见到自己的哥哥如此开心,他的笑容更加灿烂了。

“楚大哥威武!”他喊道。

随后眼神看向了光头李与戴着大金链子的胖子。

“怎么样光头李?胖子?你们还有什么话要说的么?”

他站着俯视两人,一脸得意。

这一次,他可算立功了。

“好样的兄弟!”陈天南拍了拍陈河的肩膀,满脸笑容。

光头李与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两人对视了一眼。

“是我们眼瞎,是我们眼瞎!”两人干笑道。

他们的眼神不敢再看陈河,也不敢看楚歌。

对方太强了!

这一拳若是打在他们身上,会怎么样?

他们的身体可没有钢管硬,怕是会被这一拳打穿身体。

“一善和尚,你呢?”陈河质问道。

一善和尚双手合十。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确实非常强,贫僧不如!”他说道。

低头了!

陈河得意的大笑。

“哥,奖励给我吧!”他说道。

陈天南摇了摇头。

“不急,奖励肯定给你。

而今天来的人都很不错,我陈天南作为西区第一人。需要大家的鼎立帮助,希望众位可以留下来。

钱,不是问题!”陈天南说道。

他这么一说,就是要收拢人心。

想要一善,钟山他们做他的手下,打的一手好算盘。

“贫僧求之不得!”一善和尚直接投诚。

他知道跟着陈天南的好处,以后不缺女人,不会缺钱!

“钟先生?”

钟山将雨伞杵在地上,点了点头。

“可以!”

陈天南笑了。

“好好,这位?”

他最后看向了戴着面纱的人,对方没有声音。

显然是不想投靠,陈天南面色未变,陈河在一旁怒道:“怎么?不给我哥面子?”

戴着面纱的人没有开口,只是将眼神看向了楚歌。

楚歌懂她的意思,她不愿意!

而在场只有自己能够留下她,所以她很楚歌的意思。

对方并不知道,陈天南说的,触及了楚歌的底线!

戴面纱的问了,是不是也要问他?

楚歌说道:“你们想强逼着人投靠?是不是等会也要这么问我?”

他的开口,让在场的人面色难看。

楚歌若要杀人,一个也跑不掉!

戴面纱的人眼神中有着些许的诧异,她没想到,楚歌会这么开口说话。

大有回答不好听,就要动手的意思。

霸道,要一言定乾坤!

“没没,不敢,不敢!”陈河汗水流淌的说道。

楚歌的力量他十分清楚,可不敢触及对方的底线,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哈哈,楚先生,我弟弟说话没脑子,您别介意。”陈天南笑道。“我也只是问问,不愿意,我陈天南绝不逼迫!”

楚歌坐在了一旁,淡淡的说道:“那最好了!”

他不管什么西区第一人,不第一人的。

没有人能够逼迫他,做他不愿意做的事情。

“嗯,楚先生,钟山先生,一善大师,还有这位。

我请你们一起陪我走一趟

,除了楚先生能够得到一千万以外。

其他三位,一人将会再有一百万,你们看怎么样?”陈天南很是豪气的说道。

这么一说,一善和尚,钟山他们点头。

戴着面纱的人思索了一下,也微微点头,表示同意。

楚歌没意见,有钱就行。

“既然如此,就请跟我走吧。”陈天南说道。

一善和尚,钟山两人并排跟在陈天南身后,好像左右护法。

楚歌站起了身,跟在了后面,并不太靠近。

赚钱可以,想要他俯首,不可能!

“谢谢!”

他耳边传来了女孩的柔声,微微侧头,有些错愕。

戴面纱的人,她是女的!

“小事而已。”他随意说道。

戴面纱的人不再说话,默默的走在最后。

一行人下了楼,坐了车。

楚歌与戴着面纱的女孩乘坐一辆车,钟山与一善和尚陈天南在一辆车上。

很显然,他们是陈天南的属下,自然跟着。

两人在车内没多聊,车辆开的很快,一会儿就开到了郊区的一家名为虫海的山庄。

他们一起下了车,钟山与一善和尚,陈天南三人说说笑笑。

“他们关系处的很好,等会你注意一点!”戴着面纱的人提醒道。

她觉得对方会对他们出手,然而楚歌没回答。

动手?

作死!

他们一行人进入了山庄中,入眼的是一个很大的庄园。

陈天南走在前,叼着雪茄。

一路上有着不少人跟他打招呼,他大多也不回。

“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一位穿着白色西装,白色衬衫,插着口袋的男人走过来喊道。

他的身后跟着一位面色阴鹜的老者,身穿黑色的衣服,眉毛有些发白。

还有一位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男人。

“陈先生小心,那老者武力不凡!”钟山提醒道。

陈天南点头。

“没事!”他低声说道。

接着笑容满面的迎了过去。

“姜公子,没想到你刚回来就来这里准备捞一笔了。”陈天南意味深长的说道。

两人的手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是啊,趁着预约的时间没到,就来这里玩玩。

碰到陈先生,真是幸运啊。

上一次你输给我三亿多,我真的感谢你啊!”姜公子说道。

陈天南的脸色难看。

三亿啊,不是一比小钱。

“那这一次我希望姜公子赢得更多!”陈天南咬着雪茄的尾巴说道。

姜公子微笑了一下,扫了一眼陈天南的身后的一善和尚,楚歌他们。

“看到你带来的人,我就知道我会赢得更多了!”姜公子得意的说道。“好了,我们里面见!”

他松开了手,走进了一座建筑物内。

陈天南用纸巾擦了擦手。

“陈先生,这人是?”一善和尚问道。

“姜家二公子,姜禹城!”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