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用实力说话!【第四更!】

第二十七章用实力说话!第四更!

他很是相信楚歌!

只不过他这句话,有些太小看人了!

“不值一提?我倒,你请的人是谁!”一位穿着破旧袈裟,寸头的和尚冷冷说道。

这和尚的脑袋上有着戒疤,在短寸的头发内隐隐发亮。

脖子上还有着一颗龙头,看着就不是一个老实和尚。

“陈河你说的话太大了吧!”光头李散漫道。

他身边跟着一个戴着黑色纱罩,遮着脸的人。

黑色的纱罩内,隐隐透露出寒光。

杀意!

这让陈河背后发寒,他好像触怒到了高手。

“陈河,别装腔作势了,丢人呢!”肥硕,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拍了拍陈河的肩膀说道。

陈河脸色铁青,被人看不起,实在太难受了。

“好好,等他来了,你们就知道了!”陈河梗着脖子气愤道。

啪!

包厢的门打开来,一个穿着黑色装束,踩着长靴,散着头发的男人走出来。

“进来吧!”他说道。

进去了?

光头李笑了笑。

“陈河,我们进去了,看你怎么说!”他幽幽说道。

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再次拍了拍他的肩膀。

“快点啊!”

陈河握紧了拳头,他气的发抖。

“等楚先生来,我会让你们知道,我请的人有多厉害!”

他回身看了一眼身后,但是楼梯口根本没人上来,他很失望。

“进来吧!”散着头发的男人说道。

陈河看过四周,就剩他一个了。

“好!”陈河咬牙说道。

他走进了包厢内,光头李他们投来了打趣的目光。

“陈河,坐下吧!”一个长相和陈河相似,却比他多了不少威严,英气的男人坐在桌前。

他坐在那里,巍峨如山,给人压迫感。

陈河缩了缩头。

这是他大哥,陈天南!

“好的,大哥!”他坐在了一边。

一整个板凳,他只敢占据一小半,如坐针毡。

“我找各位来是为什么,你们应该很清楚。

接下来让你们请来的人,在我面前表演出自己的最强力量。

我看谁较为强大,会邀请他参与一件事。

而得到邀请的人,会得到最少一千万的钱财。

带他来的人,将会得到一家市值五千万的公司!”陈天南沉声说道。

他说完后,在场的人呼吸急促了起来。

一千万的钱财啊!

他们需要赚多久?最少一两年!

短寸头的和尚,更是激动。

“加上邀请我来的一百万,这一趟,我最少能赚一千一百万!

有了钱,我就可以买下一座寺院,可以养女人了!”他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比他们激动的,是光头李他们。

市值五千万的公司啊,又多了一份产业。每年给他们进账,最少五百万以上。

白白得到的

,谁不想要?

“谁先来?”陈天南问道。

这个包厢很大,陈天南坐在最上面,其他人依次坐下,分在两边。

房间中央有着足够的地方让人施展自己的功夫,其中还摆着各种的器材。

木人桩,沙袋,钢管

供接下来的人,展现最强力量的威力。

“我先来!”和尚抢先站了起来。

“一善有理了!”

他对着众人自我介绍,随后摆好了架势。

深吸了一口气,在地上猛然一跺脚。

轰隆!

地面震颤,他一跃而起,飞起一脚踢在了木人桩的一根木棍上。

木棍断掉,飞起,

啪的一声响动,他的手又握拳。

“给我断!”

他一拳打在了木人桩的另一根木棍上,打在其上。

木棍应声而断,掉在了地上。

和尚收了力量,深吸了一口气,他站稳了自身。

“阿弥陀佛,献丑了!”

他结束了。

这一手,让陈河看的惊奇。

厉害啊!

那根木棍能够一拳打断,证明对方的力量不简单。

“我来!”一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人走了出来,他的手里有着一根雨伞。

“钟山。”

一抱拳!

他一挥雨伞,猛然挺刺。

“穿透!”

这把雨伞被他一举刺进了沙袋中,一撤手,雨伞收回,沙袋上有着一个大洞。

沙袋内的沙子不断落下,滴滴滴的打在地上。

陈天南看到这个点了点头,最后一个带着面纱的人走了出来。

她抱了抱拳,并没有自我介绍。

走到了木人桩前,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忽然出手,一掌打在了木人桩上。

砰!

一声震响,木人桩上传来咔咔的开裂声音。

她收了手,回到了原地。

木人桩最大的一根木头,开裂了!

“厉害!”一善和尚说道。

这一手,可比他打断两根木棍来的要强的多。

“快要修炼出内功的高手!”一旁的钟山凝声道。

陈天南面露喜色。

“好好好!”他连说了三个好,表达出了他心中的心悦。

领着戴面纱的人来的光头李,露出了笑容。

他胜券在握,似乎市值五千万的公司,唾手可得了。

“陈河,你带来的人呢?”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这一刻问道。

他带的是一善和尚来的,但是看到戴面纱的人这么厉害。

心中清楚,好事轮不到他了。

那可是市值五千万的公司,一个能生金蛋的母鸡没有了,他自然不高兴,需要一个发泄的点。

“我的人”陈河面显为难。

邀请楚歌的刀疤,一去不复返!

“刚才不是还说我们带来的人,在你的人面前不值一提么?陈河,你不能这么吹吧!”光

头李大笑道。

他现在志得意满,十分开心。

倒是没有为难陈河的意思,只是想拿他开涮罢了。

陈天南皱了皱眉。

自己这个弟弟,他是一清二楚,废物的很!

为了女人,可以当街砍人。

喜欢吹牛,办事不牢靠。

在他的地盘横行无忌,若不是自己撑着,他不知道被人砍死多少次了。

在背地里他骂了很多次,说了很多次,但陈河就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当做没听到,一转眼又去做了。

“陈河,你的人呢?”陈天南问道。

陈河脸红,不敢开口,唯唯诺诺的样子。

“我的人去请他了,现在还没回来!”他惭愧的低声道。

陈天南冷哼。

“好了,坐下吧!”他不好在众人面前呵斥,给陈河留一点面子。

这要是换一个人,他会怒喝。

奈何这人是自己的亲弟弟啊,他实在不好说!

让别人看了丢人,也打自己的脸。

“是!”陈河垂头丧气的坐下。

陈天南喝了一口茶水,刚准备开口,敲门声响起了。

“进来!”

包厢的门打开来,一道身影出现。

陈河登时拍手站了起来,他一脸惊喜。

“楚大哥,您可来了,等死我了,快进来,快进来!”他仿佛见到救星一般,鬼哭狼嚎!

飞快的跑上去,抱住了楚歌。

他说的,做得,让陈天南脸一黑。

楚大哥!

这一喊,岂不是自己和对方辈分一样了?

其他人看了想笑,可是看到陈天南黑着的脸。

他们只好憋着笑,不敢出声!

“来来来,楚大哥,千盼万盼,总算将您盼来了。

我来给你介绍一下,那是我哥,陈天南!

整个西区的第一人!”陈河介绍陈天南说道。

西区第一人!

陈天南点头,

楚歌微微点头回应,他很淡定。

这让陈天南觉得不错,自己的弟弟总算靠点谱了。

“哥,他叫楚歌,可厉害了,当时啊”他叽里呱啦的,要说一大堆。

陈天南伸出手,制止了他。

“既然是请来的人,请他用实力说话!”陈天南打断陈河说道。

戴着大金链子的男人对着楚歌说道:“你可要好好表现,刚才陈河可是夸下海口,你来了,我们带来的人,不值一提!”

陈河这么嚣张?

“对,是我说的,楚大哥,您大显神威吧!”

他这一刻神气活现的,跟刚才垂头丧气的样子,可谓一个天,一个地。

“怎么用实力说话?”楚歌随意的问道。

一善和尚说了一句阿弥陀佛。

“在这里找任何一件器具,展示您的最强力量即可!”

最强力量?

任何器具?

木人桩,沙袋,钢管

“好!”楚歌注视向了一件物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