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你很有名?

第二十二章你很有名?

楚歌愣住了,车门刚被关上,准备给自己一点私人的空间,发泄心中的欲望。

谁知道刚关上没一会,又被打开了。

“你”女人愣愣的看着楚歌,一脸羞怒。

没办法,亲眼见到,与隔着裤子看到,区别真的太大了。

太刺激了!

她完全没想到,自己刚走,楚歌会在车内做这种事情。

“什么?”楚歌皱眉问道。

他的动作没有因为对方的到来,而停下。

反而加快了速度,这让女人脸红的如同苹果一般,再也看不下去了。

她猛地关上了车门,背对着车门。

这车窗可是不透光的,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

她不过是心理作祟,不敢看罢了。

“我是来告诉你,我们之间真实的经过,不准告诉任何人。

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我们出去开了房就行!

其他的一个字,也不准提!”女人怒道。

她说完,深吸了一口气,似乎在平息心中的波动。

“还有一件事,我叫潘婷婷,你的名字也告诉我!”

她在问自己的名字,楚歌压住了心中的躁动。

“我叫楚歌!”

“哼,好好的名字,被你这样的人浪费了!

我的电话号码是,131xxxx。

记住了电话,如果有人问起,你必须说出来。

如果不说,不止你会死,我也会有事!”潘婷婷告诫的说道,她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地下车库,上了电梯。

脚步声的离去,楚歌哑然无语。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不断运动。

一个小时后,他才堪堪停下,脸上有着苦笑与无奈,他本意是找女人的。

谁知道女人是找到了,可是这个女人不简单。

身上有着枪,能够威胁到自己,最后依然是要靠自己的手。

“祖龙记忆中的药液,真是太强了。

我的实力是增加了,但是副作用太”楚歌靠在车座上,思索了起来,他下一次绝对不想这样了。

他没有女人,这个副作用就很难彻底释放。

单纯的靠自己,绝对不行!

“我回去之后,先联系好汪雨涵。

等我使用药液时候,直接发消息给她。

约她出来,就没有任何事情了!

对,就这样定了!”楚歌计算好了。

楚歌启动了车辆,出了地下车库。

出了地下车库,开了不久,他就发现有人在跟踪他。

车辆不少,光他看到的,就有三辆。

“是潘婷婷说的人?”楚歌想到。

他开向了一处偏僻的街道,将车停在了深处,走下了车。

没一会,一辆辆黑色的轿车也驶进了街道内,挡在了街道前。

从上面下来了一个个身材高大的男人,他们穿着黑色的西服,戴着黑色的墨镜。

他们走了进来,站成了一排。

一个个的注视楚歌,眼神很冷。

“小子,你叫什么名字?”为首的一位头发披肩的男人问道。

&nbs

p;这个男人皮肤黝黑,一只眼睛被头发遮住,很有特点。

楚歌扫了他一眼。

“我是谁需要和你们说么?”

潘婷婷对他说的,他完全不当回事。

男人脸色一冷,他伸手入怀,准备拿出什么来。

楚歌察觉到了危险,双指并拢,灵气涌出。

若是对方想要动手,他不介意抢先斩杀他。

“长毛,不要动手,我们只是来问问我们要知道的事情,而不是来杀人的!”

在他们身后的车辆内,传出了一个低沉的声音。

长头发的男人一听,马上躬身,显然他就是被称之为长毛的人。

“我知道了老板!”长毛看向了楚歌。“小子,我们老板不和你计较,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惹怒了我们老板,你不止会死,而且死的很难看!

我们问你的事情,你必须要说清楚。

否则的话,别怪我无情!”

楚歌笑了笑,没有回答。

“告诉我,你和那个女人做了什么?”长毛问道。

那个女人?

楚歌知道,他说的人是谁。

他想起了女人说的话语,对方料到了有人来找他。

特意回头跟楚歌说了,让他记下来。

“算了,回答一下你吧!

我和她开了房,聊天,打争上游罢了!

这一打就是一个小时,诶,真的是乏力啊!”楚歌回道。

长毛嘴角咧开。

“打争上游?你在骗谁?”长毛喝道。

“长毛,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纠缠,问问其他问题!”车内再次出现了提醒的声音。

长毛脸色微变,他感受到了老板有些生气了。

老板一旦发怒,他可就活不了多久了。

老板的狠,他作为最近的人是最清楚的!

老板的威严,不容挑衅!

“是是,老板,我马上问!”长毛赶忙回道。

他继续对着楚歌问道:“告诉我,她叫什么名字,电话号码是多少?是什么职业?有没有和你说起过什么!”

楚歌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长毛眼神凌厉的问道。

楚歌再次摇了摇头。“那是我约的女人,这些事情,需要告诉你么?”

“你什么意思?敢和我对着干,你找死么?”长毛瞬间掏出了手枪,指着楚歌。

这一刻,楚歌的眼神一冷。

“找死?你在说你么?”

楚歌一挥手。

灵虚斩!

道道灵气化成凌厉的光芒,绞断长毛的手臂。

啪!

血水流淌,手枪掉在了地上。

长毛捂住手臂,满脸惊骇。

他根本没看到自己的手臂是什么时候被绞断的。

只看到楚歌一挥手,自己的手臂就断了,手枪掉在了地上。

楚歌走向了长毛,他咬牙向后倒退。

在他身后的人,也是伸手入怀。

楚歌伸出了手指,勾了勾,淡淡的说道:“再动一下,全都要死!”

那些人一个个不敢再动,愣在

了那里。

“让开,我你们的老板是谁!”楚歌说道。

启动车辆的声音响起了,想跑!

楚歌说道:“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

你的小弟都在这里,我想知道你是谁轻而易举。

若是我想杀你,也不过挥手之间!”

声音不高,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听得到。

长毛头上的汗水流淌下来了。

“这人真牛逼,我是第一次见到敢威胁老板的人!”

他身后的人,也是震撼莫名。

车内的人,在这一片可是无人敢惹的啊!

“停下吧,不要动了!”长毛老板的声音传出。

车辆停了。

“都让开,让这位朋友进来说话,我想和他聊聊!”老板的声音传出,客气的很。

长毛脸色苍白,让开了道路。

其他人也纷纷让开,站到了一旁。

楚歌走向了车辆,一步步的到了近前,开了车门,大大咧咧的进了轿车内。

轿车内有着两个人,一个司机,一个中年男人。

这中年男人很有型,寸头,国字脸。

穿着西服,一身的气质很不一般。

不是长期身处高位,不可能培养出来的气质。

“朋友,抽雪茄么?”中年男人拿出了一个盒子。

打开了,里面有着包裹很精致的雪茄。

“没这个习惯。”楚歌摆了摆手说道。

中年男人收起了盒子。

“看来这东西,也就我这个不入流的人喜欢了!”中年男人苦着脸说道。

不入流?

能有一群带枪的手下,这要不入流,江海城只有一个保镖的又算什么?

“别装了,说吧。

你叫什么名字,什么地位,找我问那个女人的事情做什么。

一五一十的和我说,不然的话,你应该知道你会怎么样!”楚歌毫不客气的问道。

靠在了车座上,很是惬意。

但他也只不过是表面惬意,手指尖的灵气在吞吐。

若是对方有异动,他可以轻易出手杀了对方。

坐在前面的司机,脑壳上的汗水流淌的更厉害。

“这家伙,胆真大啊!”

中年男人收起了雪茄盒。

“你不知道我?”他略微有些诧异的说道。

楚歌眉头挑了挑。

“你很有名?”

中年男人面显尴尬之色。

“也对,以朋友这么诡异的攻击手段,能无形伤人。

是不会知道,我这个寻常人的!”中年男人自嘲道。

随后他继续开口说道:“我叫杨成泰,魔都杨家的第四子,最小的儿子。

混的也是最差,最费的一个儿子。

开了十几家像饮誉酒吧那么大的酒吧,有着七八家高级会所。

在魔都三十几家公司有着股份,嗯,我好像还有酒窖

总的来说,在东区这一片,我有点门路与牌面。

谁都要给我面子,不希望和我作对。

人人称呼我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