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二章 有点不对啊!

第十二章有点不对啊!

楚歌也不多想,将事情叙述起来。

“没想到她的反应这么激烈。”许清雅低声说道。

她的眼眸中有着深深的愧疚之色。

“她怎么会这么激动?”楚歌问道。

他其实挺好奇的。

姐姐结婚,做妹妹的这么激动干嘛?

“她小时候就将我当成追赶的目标,想要和我一样,成为我这样优秀的人。

可现在,我嫁给你。

而你”

许清雅看了一眼楚歌,不由摇了摇头。

“若不是祖母绿的宝石在你手里,我不会想要嫁给你。

毕竟我们之间,有着不可逾越的鸿沟。

不论文化,年龄,家室皆都不匹配。

当然,现在说这个也没什么意义。

我说过做你老婆,成为你的女人,爱上你,就不会反悔!”

楚歌无语苦笑。

说到最后,问题在自己身上啊!

许清雪觉得自己高攀了,不符合她想象中的人。

“没事的,我晚上和她好好谈谈。

相信她会接受你,成为姐夫的事实!”

没办法,必须要接受。

楚歌点头。“嗯!”

“再说说学校门口发生了什么,导致了妹妹这般疲惫。”

“好!”

说到齐仁对许清雪的讽刺,许清雪面显怒意。

“敢这样对待我妹妹,我会好好调查一下他。

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永远也忘不掉的教训!”许清雅冷冷的说道。

许清雪是她妹妹!

她父亲死了之后,她就只有许清雪一个最亲近的人!

不容其他人欺侮,任何人都不行!

“不需要了,我给他的教训足够了,想来他以后,再也不会出现在许清雪的面前!”楚歌喝了一口茶水,眼光闪烁的说道。

灵空震!

他踏入练气二层之后,对于这门仙道法术的掌握,已经到了最巅峰。

轻易之间,就能凝结与鼓掌之间,发出力量震荡。

齐仁这个普通人,吃了他一记灵空震不死,也就只剩半条命了。

能不能醒来都是问题,再去找他麻烦,有点多此一举的意思。

“是么?”许清雅诧异道。

她没想到楚歌能够教训对方,而且看样子对那人的教训还不轻。

“嗯,我还是有点厉害的,不然你父亲也不会让我来保护你们,为他报仇。”楚歌说道。

许清雅表示同意,也明白了。

是的啊!

若是楚歌一点本事也没有,他父亲能让自己嫁给他么?

“这倒是,看来我对你不够了解!”

楚歌耸了耸肩。

两人这才相识一天,能够了解多少?

“说说我的事情,让你了解。

你的事情也跟我说说,我们互相清楚各自的过去与未来的打算。

这样有助于我们以后的交流,增进彼此的感情!”

许清雅想的很多。

啪!

许清雅有心说自己的事

情,楼上传来了关门的声音。

“姐姐!”许清雪的声音传来。

她醒了!

时间过去半个小时了,她睡得很浅,醒的也早。

“清雪!”许清雅站了起来,露出了些许的笑容。

冷面的时候,许清雅好似冰山上的雪莲。

这一笑又仿佛冬日的眼光,那般灿烂,温暖。

许清雅着实太美了!

不管是冷面或者热情笑脸,皆是美的不可方物。

“你们聊,我去看看饭菜好了没!”楚歌说道。

他走向了厨房内,让两姐妹单独聊聊。

她一走,许清雪坐在了他的位置上。

“姐姐,你真的要嫁个他么?”许清雪急忙问道。

“是啊!”

“我觉得他配不上姐姐!”许清雪毫不犹豫的说道。

许清雅伸手摸了摸她的长发。

“可是父亲认可了他,将宝石交给了他!我就要认,要让母亲安息!”许清雅柔声说道。

她心中加了一句,让父亲也安息。

“父亲将宝石给了他?”许清雪愕然。

那块宝石的事情她也知道,其中的含义她认同。

只不过

难受!

“是啊,父亲挺喜欢他的,将宝石给他,证明母亲也喜欢他。

两个生我养我的人喜欢他,我又有什么理由不去接受他,喜欢他!”许清雅轻声说道。

“唔!”许清雪无话可说了。

她瘪了瘪嘴,有些委屈。

“没事,你不喜欢他不要勉强自己。

不想见他的话,你搬去父亲房子住!

父亲最近一段时间不会回家,短时间那个房子没人住,空着也是空着!”

“姐姐,我才不去,应该让他去父亲那里住,我才不要让他和你住一起!”

“傻姑娘,他可是我老公,要和我住一起的!”

许清雪哼了一声。

“我不承认,我不许他碰你!

姐姐认同他没用,什么时候我认同他了。他才能和你住一个房间,住在一起。

不然的话,他就只能睡客人住的地方或者睡沙发!”许清雪气啾啾的说道。

楚歌早上占他便宜的事情,她记得一清二楚,难受了一整天。

就算那不是有心的,可依然让她牢记。

“这家伙坏得很,我一定要牢牢的盯紧他,不让他触碰姐姐。

想要娶我姐姐,抱得美人归,走上巅峰。

哼哼,没门!

我会让你独守空房!”许清雪暗暗想到。

许清雅嘴角勾勒出一缕笑容。

“好好,听你的,全部听你的!”

她默默给楚歌默哀,以后楚歌有的烦恼了。

“姐姐,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许清雪问道。

“三天后!”

“这么快的么?”许清雪疑惑道。

“是啊,只是到时候父亲可能赶不回来,诶,父亲太累了!”许清雅感慨的说道。

“父亲不回来么?”许清雪有点惊奇。

女儿结婚,父亲都不回来?

好奇怪啊!

“嗯!”

她心中暗道:妹妹,以后父亲不在了,我会一直保护你的!

“好吧,反正他总要回家的。”许清雪说道。

楚歌从厨房走了出来。

“开饭了!”他说道。

许清雪翻了翻白眼。

“就知道吃!”

背锅了!

楚歌一脸迷惘。

吃饭的时候,两姐妹聊着天,完全忽略了楚歌。

他也不在意,才认识一天,以后同住屋檐下,有的是时间接触。

很快吃完就上了楼,回到了房间内,楚歌取出了一份药材。

“先熬出药液来!”

他刚才在厨房内帮忙的时候,拿了一锅,一个电磁炉放入了房间。

以便他可以放入药材,熬炼药材。

“不知道用电磁炉熬出来的药液和祖龙用大鼎熬出来的药液有什么区别!”楚歌想到。

按照祖龙记忆中的顺序,楚歌将药材一一放入了锅内。

“人参,石斛”

电磁炉一开,熬煮了起来。

时间过去了三小时,楚歌闻到了药材的香气。

“时机到了!”

他打开了锅盖,看到里面的药材成为了两股。

一股黑色的液体,一股是碧绿色的液体。

“黑色的是残渣,碧绿色的是药液!

这是,成功了!”楚歌一脸喜色。

用瓷碗将碧绿色的药液盛了起来,接着端着黑色的药液去了洗手间,将黑色的液体冲掉。

“接下来放入水中,将身体浸泡进去,吸收药液的药力,就能洗练筋骨了!”

端着绿色的药液,楚歌走向了浴室。

放水,倒入药液。

碧绿色的液体沾水即化,整个池子内的水都变成了淡绿色。

他脱了衣服跳了进去,整个人都浸入了水中,脑袋也不露出来。

“热!”

楚歌的身体仿佛被火焰灼烧,整个人都要蜕皮一样。

接着就是疼,刺入骨头的疼。

仿佛有着一个个蚂蚁,在向着他的毛细孔内钻。

随后就是痒,多种感觉在交替。

“忍住,我要忍住!”楚歌咬紧了牙关。

祖龙也是经过了一次次的蜕变,才能成就至高的。

楚歌忍着疼痛,运转龙魄撼天功。

他的身体内,鼓鼓的力量在流动,肌肉在跳动,黝黑的皮肤在变白。

又是两个小时,哗啦一声。

楚歌冒出了头,看着变黑的池子水,他擦了擦脸。

“药液吸收完了!”他说道。

打开了池子口,水流哗啦啦的被吸入了下水道。

楚歌松了一口气。

看着镜子内的自己,健硕的肌肉,力量涌动着无尽的力气,好像用不完一般。

“巅峰有种松动了,等我十次洗练完成,应该就可以再继续修炼力量了!”楚歌想到。

他左看,右看,变化真的很大。

这也说明了药液,太有用了。

“等等”

楚歌看着镜子内的自己,突然发现了不对,他一低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