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36.坟前的山花

      

      距离出口不远处,有一名黑衣人牵了一匹马等在那里。

      在马的一侧,还挂了一只包袱和一只铁锹。

      见到荣陵跟秦如歌出来,那人赶忙上前见了礼。

      荣陵没说什么,让他离开后,便跟秦如歌二人同骑,朝着城北的雪玉山行去。

      雪玉山离霍都不过就二十来里地,因为秦如歌怀着身孕的关系,荣陵将马速放得极慢。

      到雪玉山山脚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多时辰后了。

      扶着秦如歌下了马,荣陵将马放到山脚自行吃草,把包袱挂在肩上,带着秦如歌施展轻功,不一会便到了山顶。

      二人也没有惊动守陵人,轻松的跳过一人多高的高墙,直奔后山荣陵的母妃慕容程程的坟茔。

      十几束山花并排摆放在碑前,有的已经蔫了,而其中一束还带着露水,显然是才摆上去没多久。

      荣陵和秦如歌相视一眼,再去看别的坟墓,却并不见这样的山花,一时间感到分外讶异。

      “距母妃的忌日还有好几个月呢,是谁来祭拜过母妃?”秦如歌像是在问荣陵,又像是在自言自语,“难道又是大琴师秦伯益?”

      这一天一束,应该有十多天了吧?

      荣陵原本并不想惊动守陵的人,然而他自然也想到了秦如歌所想。

      此时他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施展轻功,两个起落便到了前面守陵人的住所前。

      一个中年守陵人此时正在打扫院子,突然间眼前凭天降下来一个人,顿时吓了一大跳。

      刚要说什么,见是荣陵,连忙放下笤帚,准备跪地叩拜。

      荣陵一把揪着他的衣襟道:“说,这些日子秦伯益可曾来过?”

      守陵人被衣襟勒得面红耳赤,险些就要背过气去。这时秦如歌赶了过来,将守陵人从荣陵的手中“解救”下来,无奈的摇头道:“夫君,你让人家说话,又把人家勒得说不出话来,你说你的冷静自持丢到哪里去了?”

      荣陵脸色讪讪的,但不难看出,他因为激动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秦如歌觉得现在让他冷静,分明就是妄想。

      但也就只有在遇到他母妃的事的时候,他完全无法保持冷静。

      握了握荣陵的手,她转向受惊不小的守陵人和颜悦色的道:“大叔,你在这里守陵多久了?”

      守陵人是知道秦如歌的身份的,即便不知道,看见她和荣陵一起来了荣氏祖地,也能猜到她的身份了。

      是以,听到秦如歌叫他大叔,惊得连连摆手道:“王妃使不得使不得,老奴乃是荣王府的家生子,你这样叫折煞老奴了。”

      “不过是一个称呼而已,你不必如此惊慌。”秦如歌不欲与他纠结这事,再次问道:“你在这里守陵多久了?”

      “回王妃的话,老奴二十多岁便自愿前来守陵,已经十多个年头了。”

      秦如歌有些讶异,按说一般乃是家奴犯了错被罚来守陵,还不曾听说有人自愿来这荒郊野岭与坟茔为伴的!

      “你为了荣王府牺牲了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着实让人钦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