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2217章 封林诺4:爱而不得的遗憾

  

  “谁和谁打起来了?”

  听出白豆豆的声音急切,封行朗立刻从床上坐直起来,柔声平抚着白豆豆焦急的心绪,“豆豆,你别着急,有什么话慢慢告诉干爸。https://www.kan121.com" target="_blank" class="linkcontent">" target="_blank">https://www.kan121.com”

  “我妹妹芽芽和……和团团姐打起来了!!”

  白豆豆一边压低声音,一边朝总统套房里张望着,“芽芽在哭……好像被诺诺哥打伤了!”

  “什么?林诺也在?究竟怎么回事儿?”

  刚才还累到困乏的封行朗,这一刻睡意全无,“豆豆,让那小子接电话!”

  不等白豆豆作答,正抹着各种护肤品的林雪落走了过来,将丈夫手里的手机点了免提。

  “豆豆,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你跟干妈讲!干妈会替你和芽芽做主的!”

  事关大儿子,知道丈夫护犊子,林雪落便接过话来。

  “干妈,芽芽来……来酒店抓……抓人……就跟团团姐和诺诺哥打起来了!芽芽在哭呢……我先不跟你说了!对了,我们在君悦……”

  话刚说完,白豆豆便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因为她听到了芽芽从总统套房里传出来的哭声。担心妹妹被欺负了,白豆豆便仗义的冲进去想帮忙。

  虽说白豆豆也觉得这么冒然前来抓什么奸有点儿不妥,但白芽芽执意要来,她也只能跟着一起过来了。

  “喂……喂……这什么意思啊?怎么芽芽去酒店抓人……就和团团诺诺打起来了?她们……她们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林雪落急切不解的看向丈夫封行朗,可封行朗却漫不经心的躺回了床上。

  “封行朗,你怎么还睡下了呢?你儿子跟人家丫头打起来了!!”

  林雪落上前来拖拽躺下的丈夫,“诺诺这混小子怎么能打女生呢?”“这还不够明显吗?我们的宝贝儿子带着某个年青漂亮的女孩去开了房,想度过一个激情且澎湃的二十岁美好夜晚……却被另外一个爱慕对象给打扰了,然后就情敌相见分

  为眼红了呗!”

  知子莫若父,封行朗推测出来的情况基本吻合发生的事实。

  雪落先是愣想了几秒,身为过来人的她随即便听懂了丈夫的话意。

  “你的意思是说:诺诺跟团团在君悦开了房,然后豆豆芽芽就去抓人?”

  “正解!不愧是我封行朗的老婆,就是这么的美貌和智慧并存!”

  封行朗在哄老婆开心的领域,俨然是登峰造极的水准。

  “那怎么行呢?!诺诺和团团可是表兄妹!!这是乱了伦吗!”

  林雪落很用力的去拖拽躺在床上无动于衷的丈夫,“行朗,你赶紧的起床,去把你宝贝大儿子给逮回来!!再晚就要出大乱子了!!”

  “雪落,孩子们的事儿,就让孩子们自己去解决吧!”

  封行朗稍稍用力,妻子便滚在了他的怀里,“你又不是不知道:诺诺和团团……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两个孩子想在一起……我们应该放任自由!”

  “放任什么自由啊?!诺诺和团团说什么都不能在一起!我第一个不同意!”

  雪落甩开了丈夫的手臂,立刻从床上爬起身来,“你不去,我去!”

  “雪落……雪落!你去添什么乱呢?”

  见妻子一本正经似动了真格儿的,封行朗也跟着爬起身来,“行行行,我跟你一起去!”

  一边漫意的穿着外套,封行朗一边苦口婆心的劝说焦躁中的妻子,“雪落,做为开明的家长,我们的确不应该掺和孩子们的感情问题!”

  “咱家诺诺娶谁都可以,就是不能娶团团!”林雪落不由分说。

  “为……为什么啊?”封行朗顿下动作问。

  “不为什么!”

  微顿,林雪落又深呼吸一口,“我可不想为蓝悠悠带孙子!”

  “……”封行朗一时语塞:这,这是在记仇么?

  都这么多年了,妻子林雪落还是不能释怀一个已经死去多年的蓝悠悠?

  “怎么,一提蓝悠悠,你就走不动路了?满脑子开始追忆她了?”

  封行朗只是默了一秒而已,可落在林雪落的眼里,就联想出了这一堆的说辞。

  “胡说什么呢?蓝悠悠长什么样子我都忘干净了……”

  封行朗着实感慨这小女人太过敏感的小心眼儿。

  “那你就照着团团的样子联想呗!”

  雪落哼哼一声,“等将来团团再给你封行朗生个长得跟蓝悠悠一模一样的孙子或是孙女……那你这辈子就忘不掉她了!”

  “……”不得不说,这女人果然是联想大师:他只是默了一秒钟,就能引发她这么多的酸话来。

  “雪落,蓝悠悠……早就翻篇了!要是咱儿子真心喜欢团团……我们就做一双成人之美的开明家长呗!多好!”封行朗小心翼翼的劝说着。

  “不好!”

  雪落怒怒一声,“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就不同意诺诺娶团团!”

  “……”见妻子的态度如此坚定,封行朗便作罢了后面想劝导的话。

  等封行朗夫妇赶到君悦大酒店时,闹剧早已经散了。

  “让你快点快点儿,你老是磨磨蹭蹭!”

  林雪落抱怨一声后,便拿起手机给大儿子打电话。

  “雪落……别打电话了!你要相信:我们优秀的儿子会处理好他自己的感情问题!”

  封行朗晓之以理。这一刻妻子打电话去质问大儿子,显然是不合时宜的。

  可雪落却侧过身去,执意的想打通大儿子封林诺的电话。

  关机!雪落一连打了好几回,大儿子的手机却一直处于关机状态。

  “行了雪落,时候不早了,我们早点儿回去吧!晚晚醒了要是找不到我们,会哭鼻子的。”封行朗上前来揽过妻子的腰。

  “封行朗,你是不是早就算计好:要让咱家诺诺娶团团的?好了结你心目中爱而不得的遗憾?”雪落怒目瞪向丈夫。

  “……”虽说觉得妻子完全就是不可理喻,但封行朗却没有反驳什么。对于愤怒中的妻子,自己只会说多错多,越描越黑。

  “怎么,被我说中了吧?”林雪落冷哼一声。

  “雪落,老公跟你永远一条心!我十分赞同你的想法:绝对不允许咱家诺诺娶团团!”

  封行朗掰过妻子的身体,正视着女人的眼底,“我不容许任何人来堵我老婆的心!即便是亲生儿子也不可以!”

  “……”封行朗这番慷慨激扬的话,反到让雪落愣怔住了。

  “封行朗,你可别口是心非哦!”林雪落哼声。

  “我可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当然会向着你了!”封行朗亲了下妻子的脸颊,“在我心目中:夫妻关系,永远大于亲子关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