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章 天使恶魔

    李望星从沉睡艰难地苏醒过来,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晕过去了多久。

    这是一片空荡荡的白色沙漠上,坐起身,放眼看去,灰暗的天空,银白的沙粒,空空荡荡,辽远寂静。等等,我怎么又变成人形了,他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久违的人形躯体,大概十七八岁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俊美啊。他自恋地捏了一把自己的脸。

    “不用看了,你现在就是一缕灵魂而已。”

    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李望星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眼前端坐着一个浑身散发着圣洁气质的少女,她背后伸展着三对洁白的羽翼,她的六只羽翼比圣徒神袍更加华美,她的脸孔端庄典雅,光明洒落在她的周围,落羽化成细绒在她的身边缠绵飞舞,她的身体闪耀着圣洁的光芒,让虔诚的信徒忏悔自己的罪。

    哦!光明女神老大人在上,你没在和我开玩笑吧。如果没有看错的话,这个天使少女的画像他这两个月里每天都会看到,就绘在娜迦宫的拱顶上,小维多利亚每天都背诵的那本《大光明圣经》里有整整一个篇章都在歌颂她的事迹。

    看着李望星呆呆的模样,少女皱了眉头:“你是什么人?怎么来到这里了?”

    第一次见到天使的视觉冲击力太大,李望星好不容易调整好了情绪,小心翼翼地问;“嗯……请问这里是?”

    “这里是我的神圣领域,回答我的问题!”少女说。

    神圣领域,这个世界能掌握空间领域之力的人屈指可数,更何况是神圣领域,李望星愣了一下,不过想想她的身份,这也正常。

    这时少女脸色一变,水蓝色的眼睛向天空望去。十二根粗达数丈的黑色锁链从天空上密集的乌云中激射而下,围绕着两人重重地击落在白色的沙漠中,尘沙飞扬。一个妖媚的身影从天空飘然而下,轻轻地落下两人的对面。

    一披漆黑如墨的风衣在风中猎猎飞舞,勾勒出一具若隐若现妙曼如蛇女的身躯,一张精致如雕塑的妖媚脸庞带着丝丝迷离的笑容,血红色的眼瞳发出让人心醉的光芒。

    妖精,一个美丽至极的妖精。

    李望星光是看了她一眼,就觉得口干舌燥。

    “哼!”天使少女的闷哼声让他清醒了过来,这个妖精魅惑能力太强大了,才看了几眼就不自觉地深陷其中。

    妖媚女子得意地舔了舔猩红的嘴唇,媚笑道:“小丫头,你的魅力没我大。”

    天使少女不屑道:“淫邪之术,你们黑暗议会就喜欢用这些上不了台面的东西。”

    妖媚女子叹道:“唉,小丫头,我们都在这里斗嘴斗了几百年了,每天都对着你这副冰山脸,我看都看腻了。好不容易有个小帅哥跑进来,还不多逗他玩玩。我说小帅哥,我都几百年没见过男人了,你过来,让姐姐好好疼疼你。”说的时候两边凝聚出一双黑色的大手,向李望星抓去。

    李望星吓得头一缩,往天使少女身边躲去。他现在的身份是光明教廷的神圣独角兽,对浑身散发着浓郁光明气息的天使少女有着天生的亲近感。

    天使少女玉手一挥,一道光明气息随手发出,把黑色大手驱散了。

    妖媚女子抿着嘴唇,不情愿地说:“得,这个新玩具还是向着你多点。小丫头,事先说好,你可不能独占,玩够了要让给姐姐也玩一下,要不是这里太无聊了,姐姐才不想要你玩剩下的。”这话听得李望星满头大汗,这位姐姐真彪悍啊。

    天使少女无视这种无聊的挑衅,看着四周粗大的黑色锁链,说:“纱麦菲尔,看来你也没闲着,都练成‘禁神囚笼’了。”

    妖媚女子纱麦菲尔得意地挺起高高的胸脯:“嘿嘿,我在这里无聊得快发疯了,‘禁神囚笼’这种高阶神术刚好拿来消磨光阴,这三年一直琢磨着呢,今天第一次成功,怎么样,很厉害吧,要是在外面这连皮瓦德那个老家伙都困得住吧。下次见到他,姐姐要一雪前耻。”

    天使少女一脸看着白痴的表情:“你少得意了,皮瓦德经过这么几百年,也不知道修行到什么地步了,更何况我们都出不去,你说这些没有用的。”

    纱麦菲尔一下子就泄气了,闷闷不乐地举起右手,十二根黑色大锁链嗖的一下被收回了手中。

    “唉,禁神囚笼,禁神囚笼,我们又何尝不是在这个巨大的囚笼里。”纱麦菲尔无奈地叹了口气。突然看到娜迦身后探出半个身子的李望星,她血红色的眼珠子一转,笑嘻嘻地说:“小帅哥,你过来,姐姐和你聊聊天。”

    李望星在旁边听了良久,这时候已经知道了这个彪悍的大姐姐就是被几百年前光明女神消灭的黑暗议会中的牛人,审判长纱麦菲尔,而天使少女就是光明女神梅蒂娜的四大圣徒之一,天使长娜迦。按照《大光明圣经》的记载,当初在圣战中,天使长娜迦为消灭纱麦菲尔发动神术“天火炽炎”,燃尽生命,两人双双陨落了,没想到这会两人都出现在眼前。

    李望星从娜迦身后走出来,对纱麦菲尔笑嘻嘻地说:“纱麦菲尔姐姐,我知道经过了这数百年你早已寂寞难耐,能为你效劳也是小弟我的荣幸,不过我年纪还小,什么都不懂,你可要对我温柔点。”这小子恢复了人形,也变回了那个猥琐的少年。娜迦从没见过光明教徒有这幅下流样子的,一听他说话眉头就皱了。

    纱麦菲尔眼看这个小子怠懒的样子,笑意更浓,甜腻腻地说道:“小弟弟,你希望姐姐怎么疼你啊?”

    李望星一双猥琐的眼睛把纱麦菲尔玲珑有致的曲线扫了扫,咽了咽口水:“嘿嘿,开玩笑,开玩笑,我乃光明教廷的信徒,当然是和姐姐聊聊人生哲理。”要不是娜迦手里随时会爆发的光明气息和纱麦菲尔手里突然出现的黑色细长锁链,李望星都觉得自己会把持不住。

    沙麦菲尔噗嗤一声,笑道:“胆小鬼,来,和姐姐说说,你是谁?怎么来到这里的?”

    李望星有点享受,老子就是吃软不吃硬的,你这小妞要是刚刚好好说话,我对你的好感度说不定比娜迦还高。

    他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说:“唉,这个说来话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