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60 前所未有的难堪

      

      ♂nbsp;  ..,

      她打开微博,正想搜索自己的名字,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发现自己的名字就在热搜榜上,实时排名第一。她点进去,搜寻出的内容让她在十秒内蹙了眉……

      生活不检、出道黑料、神秘背景……添油加醋的新闻,把她描述得极度不堪。

      “乔小姐,你……”下属回过头来,正想和她说话,但是看到她的表情时,面色一僵,当即意识到可能出了事,“你在看什么?”

      他回头看她。

      隔着一个座位的距离,下属只能看到她垂眸不语的模样。她的视线应该是停留在屏幕上,指尖时不时滑动两下……他很确定,她不是在发短信。

      那是在……刷网页?

      下属不由一惊,陡然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匀。

      祁少可是明确‘交’代过的:不能让她知道网络上的事……

      “看娱乐新闻。”乔桑榆浅声回答,语气平平。她一目十行地略过网上那些谩骂的信息,‘唇’角故作轻松地扬了扬,苦涩而笑,“网上都在骂我。”

      “乔小姐……”下属‘欲’言又止,嗓音中尽是为难。

      乔桑榆倒是看得‘挺’开:“习惯了。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人跳出来黑我一次,反正都是假的,骂了就骂了……”以前,经纪公司甚至安慰她:被骂得越狠,以后就会越红。

      她刚出道那会儿,因为不肯陪制片人吃饭,被他诬陷整容,也被骂过。当年她会很在乎,委屈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现在……已经无所谓了。

      只是不知道这回又是谁在黑她?

      而且哥哥联系不上,也没人帮她摆平。

      “嗯,反正都是假的。”下属附和地点点头,从后视镜中又频频望过来,忐忑地劝,“索‘性’别看了……影响心情。”

      乔桑榆挑了挑眉:听他的意思,他早知道?故意瞒着她的?

      “没事。”她没那么脆弱。

      瞥见她‘唇’角的那抹自嘲,下属的表情微微有些诧异:“你……不在乎?”

      “不在乎。”乔桑榆摇摇头,“当笑话看。”

      下属终于松了口气,任由她翻阅这满屏的“笑话”……

      ***

      她找到了一个图文详解的长微博,上面是她的各项“黑料一览表”。

      乔桑榆不由失笑。

      还会有人专‘门’整理这些东西?

      网上的喷子果然够无聊

      “嗡嗡”包里的老年机震了两下,发出细小的声音。乔桑榆倏地一惊,连忙抬头看向下属,后者依旧在专注开车,应该是没听见。她默默地松了口气:她可是借口没带手机,才借了他的智能机……

      她坐到一边,在角落里拿出包里的手机,上面只有一条未读短信,来自通讯录里唯一的人——

      “我晚上六点到。给你带了礼物。”

      他简简单单的一句,让人听来却是泛着丝丝甜意。乔桑榆的脸上不由略过一丝赧然,心中有些暖、也有些怯……这种暧\昧的的温度,几乎把人灼伤。

      她不知道该如何祁漠?只是甜蜜一笑,把手机塞回包里,然后——

      看点“笑话”冷静一下……

      整容、耍大牌、男人多、背景神秘……诸如此类的黑料,乔桑榆通通一笑置之。

      她将那篇长微博翻到最后,正想嗤笑“不过如此”,但最后的一个图文***,却让她的目光一震,身体就此僵住——“又爆神秘新欢乔‘女’神真会玩”

      配图,竟然是那一晚……她和祁漠接‘吻’的照片。

      这张照片逆光而摄,祁漠背对着镜头,半拥着她,看不清面容。而她闭眼仰着头,双颊微红,承接着他的深‘吻’,沉醉又呆愣的表情全部被拍了下来……

      如果是在平时,她可能会赞叹这个照片拍得堪称唯美

      但是现在——

      配上下面的文字,她显得如此不堪。别人污蔑她是被蒋家嫌弃的明星,因为急于找新的靠山,现在已找到了某个神秘人物上\位,而蒋家也否认和她有任何结婚信息……

      她仔仔细细地读过这些文字,只觉得心中一片寒凉。

      别人怎么说她,怎么污蔑她,这种事情仿佛突然远去,她一点都不在乎。只是在此时,她不由想通了一些事情——

      能拍到这张照片的,只能是祁漠或者祁漠的人;

      授意刊登照片和信息的,也只能是祁漠;

      所以她的这些“黑料”,都是祁漠放出来的?

      为什么?

      哦,对,为了让蒋家主动放弃她。正如他此前不肯跟她言明的计划。

      乔桑榆闷着头,只觉得自己的心在一点点发沉——他说让她配合他。所以那天晚上的那个‘吻’、包括这么多天若即若离的暧\昧气息……只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他只是想让她配合而已?

      乔桑榆不禁觉得难堪。前所未有的难堪。

      他就不能跟她直说吗?她又没说不肯配合为什么偏要……

      这么多天,她还傻乎乎的以为……她真的还企盼着他回来她真的还想去机场等他她以为他们之间……是真的。

      原来只是她的一厢情愿。

      原来只是她的自作多情。

      这是何种比打脸更疼的尴尬?

      “嗡嗡嗡……”

      包里的手机发出持续的震动,应该是有电话打进来。这回声音很大,让下属也挑眉地多看了她一眼:“乔小姐,你带手机了?”那干嘛还故意要借他的用?

      “是啊。”乔桑榆应声,冲着前座牵强一笑,“竟然在包里……我还以为忘在家里了。”

      她拿出手机,屏幕上闪烁着一个“漠”字。乔桑榆突然就觉得又烦躁又尴尬,对于祁漠只剩下了无比的恼,沉默了一秒后,她直截了当地按下了挂断键……

      她不想跟他说话。

      至少现在,她甚至不想听到他的声音……

      很快,另一只手上的手机便响了,祁漠转而打到了下属的手机上。

      “你的电话。”乔桑榆没有接,只是连忙把手机递了过去。

      下属没有多想。

      他瞥了眼来电信息,便连忙按下了接听键:“喂?祁少……是……没,她在我车上……刚拆完线,从医院回来……没事……嗯……好的。”

      她不知道祁漠和下属说了什么?只能断断续续地听到如此信息。

      然后,下属竟突然把手机递了过来:“乔小姐,祁少要跟你说话。”

      乔桑榆措手不及。

      拿着下属的手机,乔桑榆只觉得掌心发烫,犹豫了几秒,才把听筒凑向耳边:“喂?”

      “刚拆完线?”他的声音传过来,低沉温柔,似还带着明显的歉意,“疼不疼?我一直以为是明天拆线。”所以他才会赶着今晚之前回来的。

      “不疼。”乔桑榆淡淡的答,说话明显多了层疏离。

      她不需要这种虚伪的关心,她也要摆正自己该有的心态。

      “那就好。”祁漠应该是没听出来,在对面停顿了一秒后继续,“我刚刚给你发信息了,有没有看见?”

      “看见了。”简短的三个字,依旧是硬邦邦的语气。

      这回祁漠不禁有些局促了。

      他没这方面沟通‘交’流的经验,所以在乔桑榆冷然以对,而他犹不自知的情况下,他又不禁顿了数秒:“那刚刚为什么挂断我电话?我还特意打下属的电话找你。”

      乔桑榆握了握那部老年机,心中又钝又涩。

      她很想开骂,很想发脾气,却发现自己找不到任何骂他的理由。毕竟,这本来就是他的整个计划。她只是不明真相,在这个计划中‘迷’失的人……她自作自受。

      “我不想接。”她静静地答,“手机太丑,没接电话的心情。”

      祁漠哑然失笑。

      “过两天给你买个新的。”他当即保证,在心中快速衡量了一下:娱乐新闻那里是炒得差不多了,蒋平涛已经“放弃”,他也该慢慢把她的黑料撤下来,为她“平反”。

      那个时候,给她换个智能机,应该差不多。

      “不用。”乔桑榆拒绝,想了想又改了口,声音很淡,“随便你。”

      祁漠没有多想,他还在a市,手上掂量着让下属买来的礼物,‘唇’角带笑,眉宇间的温柔不减:“既然伤口不疼的话……我们间的约定还作数的吧?”

      约定,自然是来机场接他的约定。

      原本拆完了线,也该放她好好休息,可既然她的伤口不疼……而他也想早点见她。她会来接吗?

      “作数。”乔桑榆勾了勾‘唇’角,笑容浅淡又冷清,“我们之间说过的,都作数。”

      她在庆幸着——还好她现在脑袋清顾了,听懂了祁漠在说什么他的意思,是他的计划吧?当然作数她答应配合的,就肯定会配合到底幸好她没有‘乱’想……

      要不然,她又要像个傻子一样心‘花’怒放了。

      “还有……”

      “不聊了手机快没电了,有什么话见面再说吧。”祁漠还想说话,却被乔桑榆快速打断。他还没来得及出声,她便抢了先抛出几句,然后急急地挂断了电话。

      她实在没什么和他聊天的心情。

      蹙了蹙眉,她把手机抛给了前座。

      “手机没电?”下属没发现她的异样,还在疑‘惑’着她的最后一句,忍不住打开手机看了看,纳闷着嘀,“我早上明明充满了电出来的啊……”

      一看电量,果然还是满格。

      他又疑‘惑’地往后看了一眼——

      乔桑榆已靠回椅背,转头看向窗外的风景,一言不发…………

      她说“见面再说”。

      祁漠挂了电话,笑容淡淡:好,那就见面再说。

      “回g市的飞机准备好了吗?”今天第n次,他亲自确定行程,对于回归g市,有些迫不及待。

      下属点点头。

      “对了”祁漠本想转身离开,在走开几步后却又突然想起来,折回来‘交’代,“关于那些娱乐新闻,找人先压一压,然后按之前的计划反过来,一个星期内恢复她的名誉。”

      他黑了她,自然也会重塑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