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07章 他不值得

虽然早就听袁婧自己说过她年轻时也曾四处撒野,这么久的相处也知她不是个迂腐之人,但此刻她吐出的这句话也还是让李南风顷刻就炸了!

店堂里人多,方才他们说些什么她当然不可能听得见,但人渣两个字也太劲爆了!

“你,你,你是说你丈夫?!”

她不自觉地在桌子这边坐下来,一颗八卦之心简直激动到发抖,不过她丈夫不是死了吗?

而且她居然还有孩子?

她这么通透的人居然也遇上个渣男丈夫!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如果说早前李南风还当她是半个朋友半个长辈,此时此刻这距离陡然就被渣男两个字给拉近了!

袁婧摇头,站起身走下楼。

李南风只能跟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地沿着街头往前,袁婧没有说话的意思,李南风也不好去打扰她。

如此走了不知多久,总之都路过李家门前两回了,袁婧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眼看着天色将暮,李南风心下担心更甚,正想唤停,她却忽然在一座酒馆前停了脚,转身看着她:“要不要陪我坐坐?”

“那当然!”

李南风只觉义不容辞。

两人进了店,袁婧依旧挑了个角落坐下来,唤来伙计道:“给我一壶酒。”

伙计有点为难:“咱这是酒馆,往来的男子多,不卖酒给良家妇人……”

李南风当即掏出张银票拍在桌上:“今儿我包场!给她上!”

伙计被这阵势吓得肝儿颤,立刻拔腿去驱客拿酒。

李南风挥手让护卫们守在外头,然后在袁婧对面坐下,接过酒壶给她斟了一杯。

袁婧扶着杯子,把酒啜完,才忽然道:“南风喜欢晏世子吗?”

李南风整个人一抖:“不,我怎么可能喜欢他?一天到晚贱得皮痒,我不打死他就不错了!”

袁婧微微扬唇,扶杯道:“我年轻时喜欢过一个人。”

李南风立刻凝神。

袁婧看着杯口:“其实袁缜的父亲不是我的亲哥哥。”

李南风愣住。

“当年我父亲辞官归乡,带着我在淮南县下的山村里隐居,家母过世早,家父也没再娶,他收养了当年一个孤儿为养子,就是袁缜的父亲。

“后来我大点了,又领养了村里一个孤女作养女。所以,我本来其实还有个妹妹。”

袁婧顿了下,接着道:“我们仨都跟着父亲学本事,那年他找上门来了,十八九岁的年纪,大约因为去过很多地方,不像寻常少年那么幼稚,因为读过很多书,虽然话不多,但每每说起话来却言之有物。

“我从来没见过这么好看又有魅力的男子,一下就喜欢上他了,经常拉着我妹妹一起去找他。”

李南风点头:“人之常情。”

“但他不喜欢我。”

李南风:“……”

袁婧给自己倒酒,接着道:“我在山野中长大,虽然读书,但并不循规蹈矩。

“我从来不掩饰自己对他的心意,他学徒时我拿本书陪着他,他上山打柴时我也跟着去,可他从来不理我,他会武功,所以后来干脆躲在树上,让我找不着。”

李南风没有经历过这样的情感,但想想爱而不得,无论如何都是件糟心的事情。

“你没有想过放弃吗?”她问。

“想过啊,”袁婧道,“他这么不喜欢我,我追着他跑的样子,有时连我自己看了都讨厌。所以我也逼着自己疏远他了。

“可是一个屋檐下住着,总是有碰面的机会。加上我们都是同桌吃饭,同屋学习,想看不到他都难。

“有天夜里我在山上观星,把脚给崴了,他背我回来,我趴到他身上那刻,忍不住抱着他脖子跟他告白。

“我流着眼泪说有多喜欢他,我心里难受成那样,他却终是一个字没回应我。

“学徒中有不得已的时候,他宁愿跟我妹妹接触,也不愿意靠近我,我想,他对我什么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于是我终究也是死了心。”

说到这里她看了杯子里的酒,半晌后又说道:“但家父就我一个女儿,自然是疼我的,他跟他提出结亲,他死活不答应。

“我父亲便就撂下狠话,若是答应成亲,便将所学之术倾囊相授,若是不应,那师徒情分到此为止。

“我想,父亲这么做应该也是不愿意我成日看到他而纠结,索性让我看到个结果。

“我以为他肯定会下山,没想到过了三日他竟是答应了。我心里还是有点失落,因为我并不想要勉强成就的婚姻。

“我们还是成了亲,他也并不与我圆房。我问他为什么,他先是不说,后来再问,他干脆走掉。

“但我心里既然有他,自然这些也是不在乎的,我相信只要我用心对他,总有一日我会感动他。

“我觉得自己善良,长得好,机灵,又聪明,我也愿意为他付出,愿意追随他,他也没有道理不喜欢我。

“可是半年过去一点进展也没有。直到有天夜里他下山回来,喝醉了,我给他收拾的时候,他迷糊之下才与我有了夫妻之实。”

李南风松了口气:“那也还好。”至少有了开端。

袁婧扬唇:“可是翌日等我醒来,他人已经不在了。”

“……不在了?!”

“对,他走了。”袁婧道,“他后悔了。留了句对不起给我,就再也不见了。”

听到这里李南风坐不住了。

先前说男人对袁婧不理不睬她还可理解,不喜欢一个人,那是不管你再好,不喜欢就是不喜欢。

可是既然答应了人家的条件成了亲,又怎么能成了亲不碰人家,到最后有了夫妻之实居然还拍拍屁股走人了呢?

这也太无耻了吧!

简直是个让人唾弃的懦夫!

“后来呢?”她忍耐着问。

“后来我当然也找过他很久,都杳无音信,这么多年我想他早就死了。就是没死我也当他死了。

“——南风,你以后遇到喜欢的人,一定要自己掂量清楚。如果他实在不喜欢你,就算了。为一个无心于你的人投入太多不值得。”

袁婧给自己又斟了一杯酒,浅抿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