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制演绎》《厂·卫》 1168:西域大捷?再议太子

    “怕是不到万不得已,大皇子不会这么做吧。”宋学林低声说着。

    不过这句话,就连他自己都不会信。

    姜毅凝重说道:“早做防备。否则亡羊补牢,为时晚矣。”

    宋学林微微颔首:“如果有些许苗头,需立即禀报圣上。”

    “恐怕,到时候就晚了……”闫妄暗地里摇了摇头,但却没把这句话说出来。

    无他,没必要而已。皇上指不定比他们还清楚呢。

    七天之后。

    定王入京。

    正值小皇子周岁,宫中热闹非凡。

    然身处其中的闫妄,非但没有丝毫喜色,反倒心里十分沉重。

    黑云压城,风雨欲来。

    朱婉莹作为公主,自然也要入宫,不过是跟一众女眷在一起。

    “诸君入席。”随着一声悠长的号子,百官文武泾渭分明,自外按照品级依次进殿,落座。

    片刻,百官落座。殿中开始响起嗡嗡的交谈议论声。

    闫妄冷眼看着这一切,看着这些官员,心里不禁有些悲哀。

    无知……是福啊。

    东厂权力,堪称滔天。皇权之下,百官授首。

    但这种权力是有代价的,东厂没有之前,锦衣卫也是一样,不过纵观大明王朝历史,丫就没有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安安生生活下去的。

    百分之一百,都会被皇帝在利用完之后,扔出去杀脑袋,以此平息怨愤。

    ……这就是知道太多秘密的代价。

    虽然知道自己不会死,死的只是‘闫妄’这个角色。但他依旧有种莫名的伤感和唏嘘。

    遥想《高下》中,武痴‘闫妄’,在武林没落的时候练就一身功夫,打败各路高手,却终究被小小的弹丸打死。

    而这次呢?

    苟到最后,一直尽心尽力的替朝廷办事,但到最后,估计结果还不如上一个呢。

    不过,他能有什么办法?

    除非……火中取栗,搏出一条活路!

    但这种事可不是说说就能办成的,需要运气,需要时机……

    ——

    等了一会儿,随着刘福高颂:“圣上驾到。”

    百官连忙起身,踏出桌边,恭敬的行礼:“吾皇万岁万岁……”

    “众卿平身。”

    皇帝满面红光的说着,手里还抱着一个头发稀疏几根的小娃娃。

    他是今天的主角,丽妃的儿子,也是第二个皇子。

    闫妄脸上一如既往的如面瘫一样,没半点笑容,有滋有味的自己吃自己喝。

    旁边姜毅等人倒是相对放开了许多,比起闫妄,他们其实才是正儿八经的官,更擅长交际。

    如此盛会,大皇子自然也到场了。就在闫妄斜对面,左边第七位,前面是三公三孤,他又不是太子,能做到第七位已经算是不错了。

    闫妄与他不遑多让,虽然东缉事厂掌刑千户,这个官职算不上高,但架不住他还是驸马爷。

    宫娥列队,在殿中翩翩起舞,编钟轻鸣,余音绕梁而不散。绵长悠然的哼唱声,若隐若现……

    1168:西域大捷?再议太子-->>(第1/2页),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宫娥列队,在殿中翩翩起舞,编钟轻鸣,余音绕梁而不散。绵长悠然的哼唱声,若隐若现……

    在逗弄了一会小皇子后,皇帝便适可而止的将之送到丽妃怀里,给刘福递了个眼色。

    刘福会意,走下台阶,高喊一声:“宣,定王觐见……”

    宫娥退去,编钟落锤,大殿转眼陷入了寂静。

    不多时,一名身披铠甲,虽鬓发灰白,但依旧精神十足的男人踏入殿中。

    这就是……定王?

    闫妄默默观察着这个男人,他的体格,和现在的闫妄相差不大,如一头恶虎般,雄壮而具有威胁力。

    虽然裸露的皮肤有些松弛,眼角的皱纹很是深刻,但那种虎威犹存的沙场气势,还是让人忍不住侧目,不敢与之对视。

    别忘了,定王现在……已经六十有余,比皇帝还大一辈。能保持这种状态,已经可以称得上一句‘奇迹’。

    定王站在殿中,环视了一圈后,方才拜下:“参见吾皇……历经九月鏖战,微臣终清剿西域蛮夷,杀敌十七万余,马羊三万,奴隶十三万余……”

    一番长篇大论。外加早已让代笔写好的清单等物品,被定王奉上。

    “好,好,定王辛苦,边疆之士更是劳苦。”皇帝翻看着清单,脸上的笑容止不住浮出:“当赏,当赏。”

    接下来,便是百官齐诵‘我大明盛世,皇上圣明……’之类巴拉巴拉的奉承话。

    但是,当闫妄看到,定王和大皇子看似偶然的对视后,就知道他们要搞事情了。

    果然!

    定王忽然纳头便拜:“回禀陛下,老臣不需金银,只求圣上能应老臣,以及数十万边关将士的一个需求即可。”

    皇帝闻言,脸上的笑容淡去几分,盯着他片刻,忽而轻声问道:“定王不妨说出来,让朕听一听。”

    虽轻言细语,语调平和。

    但经常与皇帝接触,略微了解皇帝秉性的闫妄等东厂的人,心里已经缓缓往下沉了。

    这跟上一次,闫妄面见皇帝时的情况可不一样。

    那时候,可是皇帝亲口问,闫妄才脱口答的。

    现在……皇帝可只说了一句当赏,却没有问他要什么啊。

    最主要的是,定王一句话,已经将自己和边关将士全部串联在一块,这无形中就触犯了一条忌讳。

    那就是……定王真的以为,功劳是自己的!

    其实他只是负责调运粮草,保持后勤而已。是廖艾出去打的仗,拼死杀敌的是众将士。

    你定王能入京,只是因为廖艾还得镇守边关,所以宣你进京,代替他们领赏而已。

    你只是代表者,而不是建功者。

    皇帝又不是没打过仗,正因如此,他才极其厌恶定王这种作态,因为他很清楚,那些将士到底想要什么。

    荣华富贵,升官发财。

    短短八个字,很俗,但不可否认这才是大多数人想要,并且追求的东西。

    而今天,你定王空口白牙的几句话,就想将这些抹去,变成你的要求,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册立太子!”定王似无所觉般,盯着皇帝,一字一顿的道出了言简意赅的四个字。

    哗啦……

    殿内顿时陷入落针可闻的死寂。

    上次讨论此事,是什么时候?

    半年以前,半年以前,讨论此事的后果是什么?

    PS:感谢拜火神教,当午当午我是锄禾,髑自,随风飘荡WR,趣味读书的打赏~~~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