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夜宠物店》正文 第901章 无头鬼要回家

    店门门前还有个台阶,可无头鬼居然也应付自如,就像另有眼睛长在它身上一样,抬腿迈上了台阶。

    “它是怎么做到的?”老王凑近观察了一下,这确实是个无头的家伙,怎么感觉脖子上顶头一颗头颅,而且各个器官的功能都完好。

    “王老板,再凑近一点,可能你也能你它一样行走了!”应采儿看着老王,感觉老王就是个傻缺。

    老王倏地吓了一跳,突然想到替死鬼的事情,比如水鬼会找人拖下水,比如吊死鬼会诱人把绳子往脖子上套……

    老王吓出一身冷汗,有时好奇心真不能太强,否则会让自已与亲人阴阳两隔。

    老王站回到自已冥店的门口,近看不能,远观应该不至于祸及自身。

    无头鬼走到了宠物店的门口,站住,因为玻璃门没有打开,它就像看见了一样,等着玻璃门慢慢地打开,它才一步步向里面走,黑色的门帘它也看到了,伸手撩起了门帘,再向里面走进去。

    从宠物店里的光瞬间被重新放下的黑色门帘遮住了,玻璃门合上了,老王才走到宠物店门口向里面看,但隔着玻璃门,隔着黑色门帘,里面的情景看不见。

    ……

    玻璃门打开了,今晚没有风,黑色的门帘一动不动,突然一只手伸进了黑色门帘的缝隙里,向一侧移,门帘撩开了,出现在白话视线里的真是一具高大魁梧的身躯,但肩膀上并没有扛着脑袋。

    “嗬——”徐妍也吓了一跳,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东西,真不是寻常看到的鬼怪那样。

    平时来宠物店的小鬼,那怕是在晓寒路上游荡的小鬼,都是有一定幻化能力的小鬼,俗话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鬼也一样,都幻化出了最美的自已。

    除非能力有限,否则那个鬼也不会以真面示人,任何人死亡时的形象都是不好看的,所以往往会有经尊重死者为由,那怕死了,也得做殓容。

    这东西连头都没有,说话是不可能的,所以白话不会指望这东西能开口。

    白话缓缓地从展柜上站起来,打量着这货,白话已经算很高了,但目测,自已才到对方肩膀的位置,这真不是一般的身高,算是巨人了。

    无头,自然面目是不可知的,但它身上穿着的衣服很特别,不是现代人应该有的衣物,白色黑色为主,也不像是外套,应该是穿在外面的,那么它的外套呢?

    脚下踩的是鞋子,仔细看,这是战靴,这或许是位将军,古代战场上战死的将军,可是怎么会来这里?

    白话是多想了,来宠物店,当然是为了买宠物,或者找白话帮忙的。

    魁梧的身躯,多看几眼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无头也能看习惯,而且这东西进来之后,就站在宠物店里,任由白话和徐妍好奇打量,它也知道自已无头,而且身躯魁梧,自然能吸来目光。

    这鬼怪无头,白话暂时不知道它是怎么交流的,这会得主动,否则气氛会僵持着,好尴尬。

    “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白话走向无头鬼,此时姜娅也从楼上下来了,看到无头鬼,怕老板吃亏,跟着白话向无头鬼走去,徐妍面对这东西时,战斗力是零,不添麻烦就好了,依然站在收银台里盯着,至少万一危险来临时,她可以喊。

    无头鬼虽然没有头,但它确实听到了白话的问话。

    无头鬼比划着,然后白话突然明白了,联想到了骷髅,于是向姜娅挥手说:“拿纸笔来!”

    “老板!”姜娅拿过纸笔,递到了无头鬼的手上。

    无头鬼,接过纸笔,对于它来说,手里拿着的纸特别诡异,当然笔更诡异了,怎么写字呢!

    无头鬼把纸笔拿高些,就像正常人拿起来看看一样,然后愣着,仿佛在说:“这玩意怎么写字!”

    这是一个无头的古代将军,白话光看衣物没办法分辨出来,这是属于什么朝代的,但那个时候书写方式肯定以毛笔为主,它手里拿到的东西,肯定是没见过的,也没用过。

    “纸,笔,写字用的,你可以写出来给我看!”白话抬手,作写字的动作。

    无头鬼突然明白了,拿纸笔,笔在纸上落下,但突然这笔不受控制,根本写不了写,白话掂起脚尖看了一眼,那不是字,更像是一个图案,什么意思?

    宠物店里的生意,恐惧与乐趣共存的,当然罢了,白话还能收获金钱,可眼前这位,白话现在只有恐惧,没有乐趣。

    无头鬼把执笔的高抬高些,然后划动。

    “姜娅,拿毛笔来!”白话对姜娅又说。

    姜娅连忙又向楼上跑去,宠物店里有纸和毛笔,白话画符就是用的毛笔,姜娅拿到了纸笔下来。

    “现在可以了!”白话把纸笔递给无头鬼,而墨水在姜娅的手里端着。

    无头鬼应该是笑了,只是没人知道,接过纸笔,无头鬼一只手托着纸,一手执笔,在纸上开始写字,当第一个字成了之后,白话才想起刚刚无头鬼用普通笔写的第一个字,那不是画的图案,它写的是篆字。

    以篆书写,是秦时将领。

    白话觉得,和秦朝的鬼很有缘,现在又来一个,可前面的都是要自已命的,不知道这位是不是也来要自已的命的,想到这里,白话后退一步,这魁梧的身躯,万一攻击自已,自已根本不是对手。

    白话读书少,无头鬼写的什么东西不认识,只能猜,当它写完了一句话时,白话完全懵了,心里嘀咕,这写的什么呀。

    居然看不懂,店里有读书多的人,比如徐妍,白话把写拿给徐妍看。

    徐妍拿到了写,先不看写的是什么东西,而是称赞道:“好字!”

    “……”白话虽然不认识这些玩意,但着实字写得不错,这是个武将,感觉它有文官的特点,字小,像写的文书一样。

    “什么意思?”白话看着字,真不认识,好丢人。

    “它说,要一条狗,鼻子灵,还能刨土的那种。”徐妍把字的意思解释给白话听,因为写的还是古文,直接念出来,白话也可能还是懵。

    “哦……”白话应声,这么说要宠物,顺便连属性也提到了,不过,这是大部分狗子的本能,不须要特别交待都会有的。

    “要特别能刨土的狗子。”徐妍又解释说。

    “特别能刨土的狗子,要这个干什么?”白话不解,一个无头鬼,要特别能刨土的狗子,它要干什么?

    “找头!”徐妍继而又继续解释古文内容。

    “头在哪里?”白话又问。

    “地里!”徐妍解释。

    “它把头种地时了,一把锄头就可以挖出来的。”白话不解,毕竟一把锄头的成本永远比一条灵宠来得便宜,便宜许多。

    “在墓里!”徐妍继而又解释说。

    “哦,它要盗墓!”白话这才明白,但狗子并不是最佳盗墓的宠物,还有穿山甲这动物,穿山甲可是天生会打洞的能手。

    “不是盗墓,是它自已的墓!”徐妍又看下文,解释给白话听。

    “自已的墓?”白话说着瞟了一眼无头鬼,无头鬼向白话点头,白话就不能理解了,问道,“既然是自已的墓,干嘛要盗,那是它的家,直接进去,拿出来就行了,或者回去把头装上就行了。”

    “如果是我,我会听完全文,然后再评论。”徐妍瞟了一眼白话,突然好嫌弃这个男人。

    “……”白话无言,这文看似字不多,但其实信息量好大,现在还是老实听完。

    “战死沙场,被敌军砍掉了头颅,头颅被夺回,但尸身被遗弃在战场,被敌军收走,所以下葬时,只有头颅,并且进行大葬,为防盗,在墓里设置了诸多障碍,不仅盗墓者难以进入,连鬼怪也不能踏足。”徐妍继续解释。

    “哦,关羽啊!”白话叹息点头。

    “那行,这单我接了。”白话愉快地接了这将军的单,无论是友军还是敌军,这样的军人都值得尊重,谁的性命都是命,和平万岁。

    听到白话接了这个单,无头鬼示意徐妍把纸给它,然后它在纸上又写了字。

    “这字我大概认识,肯定是谢谢!”白话瞟了一眼纸上写的,没几个字笑道。

    徐妍白眼,白话闭嘴,显然不是那个意思。

    “它说,现在没钱,钱在家里!”徐妍解释说。

    “……”白话愣了,原来这句话是这个意思,这么说,这盗墓还有自已的份,所谓的家,自然是埋葬着那颗头颅的墓,白话是抑制盗墓的,但这回不同,白话是好人,是帮这无头鬼回家的好人,那怕是撬锁,也是撬人家自已家的,不犯法,不违背道德,是好了。

    “同意!”白话果断答应。

    徐妍错愕,这事怎么解释,在与无头鬼说得通,但在外面看来,你丫就是盗墓,有种你把主人叫出来,那时就麻烦了。

    “不想想,这是盗墓。”徐妍小声提醒白话,这不是玩笑,即使是玩笑也不能这么弄的,弄不好就进去了。

    “放心吧!”白话笑道,“我心里有数。”

    “要不要换个各类,狗子盗墓不趁手,换个比如穿山甲什么的。”白话对无头鬼笑问。

    无头鬼没再写字,果断摇手。

    “好吧,就狗子了。”既然顾客坚定,白话就不改了。

    白话答应了,无头鬼又在纸上写了句话,白话一样不仅看不懂,还不认识。

    “现在要!”徐妍解释说。

    “……”白话皱眉,这么急吗?

    “好吧!”白话望了一眼墙壁上的挂钟,快要打烊了,现在就要,就得关门弄了,不过就现在目测,这无头鬼并不坏,至少没有恶意,只是来买宠物的一个小鬼罢了,白话招呼着它到楼上的驯化室等,让姜娅带着它到了楼上。

    “你不怕吗?”徐妍问白话,毕竟刚刚才发生骷髅闹事的事情,如果这无头鬼也是那么个来着,白话就有难了。

    “只是一只小鬼而已,害怕什么!”白话倒想得开,头都没有,怕什么。

    既然这么说了,徐妍也就无所谓了,反正白话应该应付得来,而且宠物店不是白话一个人。

    关门打烊,今晚的生意还算可以,都上楼了,徐妍在客厅里等,白话在驯化室里忙碌,在众多宠物里找了一条狗子,然后在驯化室里把这狗子的属性稍作修改一下,就可以交货了。

    其实白话做这生意,而且表现得非常友好,不仅是挣未知的陪葬品,而是想接近这只无头鬼,打探点消息。

    “搞定,现在可以领走了!”属性设定相当简单,对于白话来说,如今已是抬手间的事情,随便就可以搞定的事情。

    出乎意料,让无头鬼感觉速度太快了点。

    领着宠物店,无头鬼走了,有些事情嘴上作再多的保证,也没有实际的现实一点,所以无头鬼直接走了,而且它连头都没有,嘴上保证什么都没有用的。

    站在客厅的窗户边上,看着无头鬼抱着一条狗子离开,那是一条非常普通的田园犬,之前在乡下为人家看家护院的,乡下的狗子擅长捕捉老鼠,自然会扒洞了,再加上白话赐予的属性,打洞完全没有问题。

    生意做完了,宠物店打烊了,白话和徐妍也应该回家睡觉了。

    盗墓,白话已经交给了狗子,还有无头鬼,现在自已只要坐等货物出土,当然这其间,白话可能什么都不做,除非无头鬼回来求助自已。

    既然无头鬼回不了家,说明墓里有特别的设置,所以白话也在狗子身上加了特殊的技能,到时无头鬼也可以跟着进入墓地。

    ……

    然而,几天过去了,白话没再见到那只无头鬼,或许它本就是个不讲信用的人,当然也不排除在盗墓的过程中,遇到了麻烦,可能还没有成功。

    白话只能坐等,做不了任何的事情。

    晓寒路恢复了正常,宠物店也恢复了正常,三个江姓小鬼也没有被藏起来,白话觉得没有必要,宠物店不是一般的地方,不是谁来想就来的,当然原因白话不那么自信,疑惑诸多。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