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不要吃我

    趁夜回到白夜宠物店。

    白夜宠物店驯化室里。

    两只鬼在红色灯光下变得清晰起来,直挻挻地站在驯化室里,虽然有道符镇着,可依然不太老实,身体一颤颤地抖着。

    “一般你们捉的鬼怎么处理?”白话询问安平和彭牙子,毕竟自己不是道士,灵宠与阴灵自己知道怎么处理,可鬼,真心不晓得。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规矩或者法则,而这个规矩或者法则,未曾涉入的外行是不清楚的,白话仅是好奇询问,并无其他的意思。

    “消灭或者送走。”安平如是说。

    白话愣了愣,又问:“还有呢?”

    “其实也有人愿意出钱买的!”彭牙子随口说。

    白话却听得一愣,他没有想过,动物的阴灵有人买,比如自己,而鬼魂买去做什么呢?不会影响世界的平衡吗?

    白话收购阴灵是用来驯化灵宠的,那买鬼魂是用来干什么的?肯定不是驯化成人的!

    听到彭牙子说有人会买鬼魂,本就蜗居在驯化室的姜娅和青莲听了吓了一跳,本能地把身体往后移了移。

    此时的两只爬回来的鬼,在道符的震慑下,已经显露了原型。

    男子四十模样,身体结实强壮,个头也不算矮,他就是校服女孩的老板(主人),而校服女孩对他仿佛是唯命是从。

    “你们处理吧!”白话只是一个宠物店老板,对鬼没有生杀大权,更不想拦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做。

    “我们处理?”安平有些吃惊,原以为这次,是白话邀请自己来捉鬼的,有明确目标,捉回来之后,当然是由白话处理的。

    彭牙子想都没有想,他可怜校服女孩,前世今生,两个世界都被男子控制,人是恶人,鬼是厉鬼,去处不用想,当然是消灭。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把这个厉鬼消灭了。”彭牙子说,一手执桃木剑,一手拈着一张道符,说着要收拾了厉鬼。

    白话没有阻拦,不须要阻拦,他也希望行恶者下地狱。

    安平也没有阻止的意思,恶有恶报,这是天理,但没有帮手。

    彭牙子执剑,此时贴着道符在额头的厉鬼尚存意识,颤抖着身体,双眼圆瞪着彭牙子,知道自己又要死了。

    “看他的眼神,好像有话要说!”安平不置可否说。

    “想说话,不要理他,省得揭了道符又生事非。”在废墟里一番周章捉住了厉鬼,彭牙子累得不行,这回可不能再放开,省得又得出身汗。

    白话沉默,大概放开厉鬼之后,他会跪地救饶,忏悔自己的过错,保证以后好好做鬼,但只要他出了门之后,谁都控制不住他,作恶依旧。

    “看我消灭了他!”彭牙子也不会相信一个厉鬼的鬼话,举剑就要刺向厉鬼。

    此时,忽然一只黑影窜了起来,扑向了厉鬼,金色皮毛在红光中反射着光芒,厉鬼被扑倒,金乌张嘴就咬断了厉鬼的脖子,厉鬼连挣扎都没有挣扎,尚未反应,就又死了。

    在道符震慑之下的厉鬼显露了原型,但被金乌一咬,看得到的形体渐渐模糊,最后化作一道黑色的雾,拖着长长的尾巴钻进了金乌张开的嘴里。

    金乌像是咽了口口水一样,把厉鬼吞下腹中。

    站在一旁像电动的雕塑一样的校服女孩,虽然不能逃脱,但她依然没有放弃挣扎,使得身体在颤抖不止,头转动不得,可眼珠子在眼眶里旋转,大概看到了方才的一幕,亲眼看到老板被一条金毛犬生吞了。

    “……”安平和彭牙子愣住了,方才发生的一幕,时间非常短暂,转瞬即逝。

    愣了许久,彭牙子和安平没有说什么,只知道灵宠是逆天的存在,特别是白话的金毛犬,只是他们并不知道金毛其实是只地狱犬。

    “那……那这只呢?”安平抬手指着校服女孩问白话。

    金乌站在校服女孩的跟前,仰望着女孩,伸出舌头舔巴着舌头,仿佛是餐后擦嘴,抑或是意犹未尽。

    校服女孩的眼睛里出现了恐惧的神色,到底是连她也会害怕。

    “要不也喂狗了?”彭牙子手里还举着桃木剑,看来在白夜宠物店自己多余了,更不应该主动提出来消灭厉鬼,这有点班门弄斧的感觉。

    “我看也行!”白话嬉笑说。

    校服女孩的眼睛瞪得很大,那着实是害怕了,随后眼珠转向白话,只有白话才能救下自己,眼睛里出现乞求的眼神。

    白话定定地盯着女孩,随后摇头。

    白话摇头之后,仅片刻,校服女孩的眼睛里突然落下两串泪,只是寻常人见不到,那是鬼泣。

    “哭,哭也没有用,你是鬼,是一只坏鬼!”白话没有被女孩的眼泪感动,而起怜悯之心,反而是落井下石。

    女孩的眼睛里泪水止不住,连脸色都变得煞白,曾经的怒火,绿色的脸庞再也没有了,只剩下求饶的神情。

    “汪汪……”金乌配合着白话冲着校服女孩吠叫,仿佛是在催促白话快点下令,它好开饭。

    女孩继续哭泣,我见犹怜。

    “揭掉道符!”白话看火候差不多了,于是对彭牙子说。

    “什么?”彭牙子以为自己听错了,要不就是白话疯了。

    白话肯定点头,看向彭牙子:“掀掉符。”

    彭牙子摇头叹息:“好吧,不过她要是再造次,你自己搞定!”

    彭牙子担心是对的,在废墟时,如果不是黑猫及时出爪,估计白话这会也与校服女孩为伍了。

    彭牙子揭掉了校服女孩额头上的道符。

    “扑通”校服女孩身体一软,瘫坐在地上,已然哭得梨花一支春带雨。

    校服女孩的表现倒是让彭牙子吃惊,方才要吃人的小鬼,现在变成倍受欺凌,委屈的可怜姑娘。

    此时的校服女孩与方才在废墟里的校服女孩判若两人,也知道死活,好死不如赖活着,放在那个世界都是真理。

    “不要吃我,不要吃我……”校服女孩嘴里念叨着,神智大概都吓乱了,脑子里还停留在方才金乌吞厉鬼的画面。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柒话,

    </br>

    </br>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