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剑说》第八卷 第990节-变化

♂nbsp; 其实这个时候,陆力与朱豪春二人根本没的选。

人是李白找的,业务是村子和合德生物自己商量的,技术是花婆子的,拿主意的是崔村长,别说乡里和县里,就算是省里也自始至终都没有掺合进去。

如果非要争这份功劳,恐怕就只有等项目开始落地的时候,再作锦上添花的打算。

毕竟已经失了先手,后面能够有一口汤喝就算不错了。

提醒完后,李白掏出两张便签纸,将合德生物有限公司原料科副经理张立给的名片信息抄给了对方。

“希望别抱太高,人家对特种养殖的要求非常苛刻,也不要硬上,容易出危险。”

这个预防针必须打,不然最后事情没有办成,还得落个埋怨。

拿到那张巴掌大小的纸片,陆力与朱干事彼此相视一笑。

虽然都要抢扶贫业绩,但是两人并不冲突。

“请放心,哪怕没有谈成,我们也不会怪您,这只是一个机会,谁也没有办法保证一定能够抓住。”

陆力的心态很好,如果能成,一定尽力促成,实在不行的话,他也不会勉强。

东边不亮西边亮,万一借着这个机会,拓展出更多的渠道呢?

人际关系就像一张网,总不可能只认识一个朋友,互相介绍一下,这个人脉就来了。

考斯特公务车沿着盘山公路,行驶一个多小时后,抵达了另一个村子。

百口乡有十九个自然村,七水坳村是最远的一个,当医疗队往回转的时候,行程相对缩短了不少,也可以留出足够的时间给全村患者进行诊断与治疗。

在这个村子里待了六个小时后,吃完晚饭的医疗队马不停蹄的再次出发,前往下一站。

好在最远的路已经走完,在朱干事的协调下,医疗队以半天一个村子的效率在七天里扫荡完了整个百口乡。

其中有几个村子彼此相连,可以一并诊疗,倒是省去了奔波的麻烦。

重新回到百口乡政府所在地时,慕名而来的患者们已经不像医疗队抵达百口乡第二天上午那般排出长长的队伍,最多与一个村子相仿,而且绝大多数都是前来复诊的患者。

医生们对他们的情况已经有所了解,检查后对之前的治疗方案进行微调,尤其是抗生素类药物的调整。

即使是医疗队对贫困患者的免费派药,也依然坚持标准疗程原则,能开三天,决不开四天。

宁可过了三天后,再重新检查开药,连续超过七天就必须换另一种抗生素,或者使用副作用更小的中成药代替。

几位医生彼此诊疗领域重叠的优势在这个时候就体现出来了。

滥用抗生素的后果很严重,因为细菌和病毒的适应性与变异特性,抗生素的效果会一次不如一次,直致最终失效。

就算是发明出抗生素的西方,现在也不敢随便使用,管理的相当严格,甚至为此立法,滥用抗生素无论是医生还是患者,都是犯法的。

华夏这边有形成规模的中医体系弥补,管理可以相对宽松一些,在医疗条件相对较差的乡村,一不小心就会滥用抗生素,最后引发耐药性的严重后果。

但是现在的中医界,受到自然环境变化与工业污染对药性的影响,稀有草药的灭绝,还有医生天赋与经验的差异,好的中药和好的中医越来越少,往往很难填补上西医捅出来的篓子。

更不要提有些所谓的“中医”只会开抗生素,这就特么的mmp了。

所以最基本的抗生素管理规范还是有必要的,医疗队并没有因为医疗下乡而有所放松。

-

在离开七水坳村后的行程中,作为领队,儿科医生孙书辉从李白那里得到了启发。

为了不给接下来的贫困村增加招待方面的麻烦,考斯特公务车上不仅携带着药品、医疗器械和个人行李以外,还多带了粮油调味料,各种肉制品、罐头和副食品,反正不差钱,可劲儿装。

幸亏车上的空间足够,不然还真的不一定装的下。

等到了地方,直接就地采购蔬菜,现摘的还新鲜,请村里的老百姓帮忙加工和烹制,既不会让村子有过重的负担,也能够保证所有的医生能够吃饱吃好,大大提升了伙食质量。

毕竟在贫困村里面,常见的主食并不是大米饭,而是洋竽(土豆),哪怕少量种了一些水稻,不仅消耗地力,也总是不够吃。

土豆这东西偶尔吃吃,当作尝个新鲜还行,如果天天吃的话,对于来自东南沿海地区的人就有些吃不消了,又不是英国人,哪儿有天天把土豆当饭的,就算是变着花样也不行啊!

作为正宗的华夏人,可以忍受穿的破,住的差,睡的恶劣,唯独不能接受吃不惯,只要有条件,每一个华夏人都会竭尽所能的改善伙食。

从小吃水稻的,一辈子都吃大米,从小吃小麦的,一辈子吃白面,吃粟的,做梦都会想着小米饭,都快成了深入到骨子里的烙印。

只有吃饱吃好了,才能够有足够的精气神面对各种挑战,所以才有“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的慌”这句老话,又有“不吃饱怎么有力气减肥”这句新话。

孙书辉的这个决定赢得了考斯特公务车上所有人的一致好评。

不过这笔费用却是aa制分摊,仅限于医疗队的十个人,为此每个医生的那点儿有限津贴全给搭进去了,这一趟不仅没有保本,甚至还倒贴了不少。

黔南省卫生厅的陆力,折楼县干事,考斯特公务车的司机和百口乡的会计也想出钱,却被孙书辉生生婉拒了,让他们跟着一块儿沾光。

毕竟这是医疗队自己的决定,并不在原来的招待计划内,政府部门经费一向十分紧张,怎么能硬拉着别人额外支出呢?

更何况黔南省的经济情况比不过钱江省,公务人员的工资收入更是没法儿比,就越没有理由绑架了。

对于医疗队的十位医生而言,多四双筷子,并没有太多的压力。

没钱时手紧,有钱时手松,李白这会儿正处于土豪阶段,没少往车上加塞好东西,整支的大火腿,硬是堆了五条。

这是加餐!

孙书辉医生表示很满意,年轻人相当上道的很。

大铁锅,电磁炉,电饭煲和大容量户外移动电源的组合,直接在路上就能把一顿饭给解决了,各种类型的煲仔饭可以了解一下,顺便还能炒个小菜,煮个汤什么的。

有时候在饭点儿上,半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考斯特往路边一靠,运气好些的,或者找到一条小溪,就地直接开伙,说什么都不能亏待了这顿饭,保证一天三顿饭都能够准点儿。

包括孙书辉在内的几位医生都在感叹,他们低估了这一次医疗下乡的艰苦,可是李白医生却什么都想到了,路边野炊,倒是别有风味,艰苦反而变成了野趣。

“前面路口左拐就是东王乡,第一个就是连南村。”

自打知道李白有信件要送到东王乡连南村,作为地头蛇的朱干事,专门为他提示了前面的路。

“不着急,先去乡政府报到,然后按照行程走下来。”

李白可不想为了自己手上的那一封信而打乱了医疗队的预定行程。

自己一个人到村里送信是没有问题,可是把医疗队一块儿带下去,村里老百姓会怎么想?当然是很高兴,可是乡里其他村子会怎么想?肯定有怨气啊!

医疗队到这里来是送医下乡,不是来搞事情的,弄的大家都不高兴又是何必呢?

就在这会儿,朱干事身上的手机响了,他看了一眼屏幕连忙接起来。

“喂,林科长,有事?……巧了,我们刚到东王乡,正到连南村的路口呢,准备到乡街道上去……啊?你在连南?要具体怎么个安排?嗯嗯!好吧,我们就拐个弯,先到连南!”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朱干事指了指前方的路牌,说道:“师傅,待会儿往右拐,过石桥,先到连南村。”

接着他又跟电话说道:“林科长,你等着啊,我们这就过来!”

放下电话,转回头对李白说道:“巧了,咱们县扶贫办的林新华科长就在连南村视察,先改个路线,从连南村开始怎么样?”

既有计划赶不上变化,又有县官不如现管,扶贫办的头头就在左近相召,他这位小干事只好老老实实的领着医疗队去报到,林科长倾听民生疾苦,当即解决群众困难,这个忙不得不帮。

连县电视台的人都在,这是很明显在刷政绩啊!

“这样啊,还真是巧了!”

李白点了点头,他也没有想到事情发展竟然会这样,实在是太巧了。

“不好意思,陆主任,我们需要临时改变一下行程,等到了连南村,咱俩再商量新的路线,您看怎么样?”

之前定下的行程计划临时变化,朱干事只好先向省里来的接待人员陆力陆主任告罪一声,以免流程衔接上出现差错。

毕竟陆力是要将医疗队的工作情况跟踪报告给省里。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