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耻之徒最新章节 第1078章 我本凡人

    人性是不完美的,所以才会被称为次基因生物。正如小金子说的,人格和神格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格不可避免的存在弱点。人可以进化出很高端的力量,但是弱点却会如影随形,带来堕落和懦弱。

    强如老李,极慢一拳连小金子都吃不消,面对天煞者幻化出来的陈淼形象时,也不禁刹那心湖泛起涟漪,终于出现了一丝犹豫。虽然只是一瞬,却足够天煞者发动一波狂猛攻击了。

    恐怖的寒煞之气刹那间将李牧野席卷包围,鬼爪森森,天煞者释放出煞力结界,对着木胎泥塑般一动不动的老李发动了不计其数的攻击。天煞鬼爪发挥出最大威力往老李身上招呼。或许李奇志自己都没想到能够这么顺利得手,以至于他竟兴奋的发出古怪的呼喝之声。

    鬼火弥漫,似乎要将一切尽数焚烧腐蚀。火光中忽然传出声音“老师,您够了吗?”

    化身天煞者后已经失去人性的李奇志停下了一切动作,吃惊的看着赤身裸体的老李全身上下的筋肉被腐蚀的惨不忍睹,却又迅速生成。

    这是怎样可怕的再生能力啊。天煞者暗自骇然。

    他的火是天煞逆火,是产生于生命源的,代表其堕落绝望杀戮一面的负面能量。因为针对的是生命源力量,所以绝非一般的物质原力能比。普通原力觉醒者只需沾染一星半点就会立即陷入无尽绝望深渊,形销骨立,死于非命。他所以敢留下来挑战老李,凭着的正是这手杀手锏。

    “如果可以,我真不想回过神来。”李牧野的声音中充满了悲伤和留恋“真想念她啊!”

    李奇志道“原来变了的人并不只有我,你的变化比我更大。”顿了顿又道“人性不泯者是不可能抗拒我的天煞逆火的,只有神性才能从那无尽深渊中走出来。”

    “很不幸的是我只变了一半儿。”李牧野叹道“真想就这么死在您手里算了,可惜另一个我却不同意。”

    “你杀不死我的。”李奇志道“就算你的另一个人格已经完全进化成神格,也休想彻底把我灭杀!”

    “我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你?”李牧野道“你曾经是我的老师,我没有必要跟你成为敌人。”

    “我已成魔!”李奇志道“你是半人半神,我却是彻彻底底的魔,有着根本没办法自控的本能,你现在不杀死我,有一天我足够强大的时候还会来尝试杀死你。”

    “李老师,我现在能够记住并且在意的人越来越少了。”李牧野道“我想留住一些东西,但是却没办法阻止自己正变得越来越无情的事实,或许有一天,无论你是成神还是成魔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在那一天到来前,我想尽量做一个凡人。”

    “你已经觉醒了生命源能量,却不想进化成更高等级的生命?”李奇志目光中流露出惊诧之意“李牧野,你疯了吗?你知不知道古往今来有多少生命在这条路上竞相追逐,为了达成目标恨不得把所有竞争对手都踩死,为了踏足那个领域,多少人在毫无希望的情况下,绝情灭性六亲不认,只为割断一切尘缘牵绊,而你”

    “李老师,你走吧。”李牧野忽然有些意兴阑珊,挥手道“相信我,下次不要这么冒险了,你的天煞念力并不如你自己所料想的那么强大。”

    “什么意思?”

    “别问了,总之你好好活下去吧,追逐你想追逐的。”李牧野道“下次再见面,你再碰到的未必就是我了。”

    李奇志神情凛然,恍然有悟,随即便化作滚滚黑风仓皇逃走了。

    李牧野看着他消失远去的方向,低头沉思的样子,神情古井无波,眼中不含半分情感波动。握紧的拳慢慢张开,一团黑火在掌中跳跃着。这就是生命源另外一面的样子?这种每个生命体内都存在的本命负能量似乎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怖。

    左手握拳,很快亮起一团光。右手虚托着这团黑火。当黑火腾起的时候,脑海中百念丛生,贪嗔痴妄纷至沓来。那些悲伤的,绝望的,愤怒的,毁灭的渴望爆炸似的在心底里升腾。让他感觉到自己内心充满渴望。这时候左手的白光亮了起来,心底里的阴霾一扫而空,和煦温暖,无思无想的感觉充盈脑海中,似乎整个身体都变得轻盈,简直要乘风而去。

    就在这一刻,李牧野恍然大悟,悲欣交集。

    生命源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可以有形和无形两种态势存在。生命之光有相无形,代表了生命源神性的一面。生命之暗有形而无相,代表了生命源魔性的另一面。生命有七情六欲,喜、怒、忧、思、悲、恐、惊为七情,眼、耳、鼻、舌、身、意为六欲。前者为神性大敌,后者却是魔性根源,引诱生命产生七情感受而远离神性。

    生命源赋予生命一切本能欲望,无论是成神还是成魔,都等于是觉醒了生命源能量。小金子代表了生命源光明的一面,而化身天煞者的李奇志代表的则是黑暗的一面。光明的本能是生成和融合,繁衍和创造。而黑暗则是杀戮和欲望,摧毁和死亡。前者圣洁却最无情,后者肮脏而多情。

    生而为魔,死而为神。死掉的没觉醒的神就回归宇宙生命源,一直活着的生命体就一直是魔。觉醒了生命源光明的一面,就初步具备了融合掠夺别人或者其他物质体内生命源无形一面的能力。而觉醒了生命源黑暗的一面,则等于拥有了摧毁和吞噬别人生命源有形一面的能力。任何一种形态的生命源被剥夺,生命都无法继续立足生存下去。

    刚才那一战,天煞者利用李牧野人性一面的弱点,乘虚而入,几乎就摧毁了李牧野的身躯。但是神性的老李却在关键时刻出手,阻止并以光明心融合万物元素重组了他的身躯。李奇志的天煞之力有限,并不是完整神格的神性老李的对手。但是他施加在老李身上的生命源的黑暗力量却帮助他觉醒了生命源另外一面力量。而传播本就是量子天煞的本能之一。

    所以现在的老李,精神领域感悟到了神性一面的生命源,身体却觉醒了魔煞一面的生命源。

    继续活下去吧,以充满爱憎情感的方式。李牧野在心底里对自己说道。

    下一瞬间,左手的光和右手的黑火都消失了。

    止戈城里的生活平静如水,安全自由却又淡而无味。生命带里出现很多动物,丰沛的雨水让作物生长旺盛。城里的居民们只要肯付出劳动,填饱肚子便不是什么难事。

    饥饿的人是没有思想的,人只有饱食无忧的状态下才会有那么多情感需要。俗称吃饱了撑的。

    居民们抱怨止戈城里的生活清苦又无聊,开始羡慕外面的世界应有尽有,不需要劳动就能享受的生活。最开始他们只是建议城主大人搞一些现代化的东西进来方便大家的生活,遭到拒绝后便心怀不满,闲暇之余相互串联着,商议要如何才能推翻老李的规

    (本章未完,请翻页)

    矩。

    他们因为不能接受人工智能政府的种种严苛规则,同时又无力抗争才来到这里,现在又受不得这里的清贫寂寞,便想着尝试与老李的规矩对抗。

    老李并不阻止任何人离开,但是选择留下来的人就必须遵守止戈城的规矩。对于他来说,吸收别人的信仰和吞噬他人的生命源的有形体,都不再是一件需要犹豫的事情。神性太上无情,对于低等级生命体有着予取予夺的天然心理优势和绝对压制力。而魔性自私又多情,只要不是自己在意的,就没什么不能舍去的。

    终于有人向李牧野提出来要离开止戈城。但就在老李说出走了就不能再回来的话时,这些人却又立即反目,说什么止戈城是全体民众的止戈城,他们的亲族在这里生存,他们当然还可以随时回到这里。既然你李老板当初建立这个乌托邦家园是为了众人的福祉,那么今天你就应该继续无条件的守护这里。而不应该限制大家的进出。

    这就是人性堕落的一面,永远觉得自己的决定是对的,永远只想接受自己想接受的。而道德只能束缚思想意识不去犯错,却无法约束其本能。这些人已经忘记了当初那些个饥寒交迫食不果腹的难过日子。他们在止戈城里找不到理想的生活却不愿归咎于自身不够努力的事实。

    王红军说的很对,有些人天生就是喂不熟的白眼狼。当日他找老李说这话的时候,针对的正是今天带头来找老李的王红叶。虽然是堂兄妹关系,但王红军这厮对这个妹子这种自私无情唯我独尊的做派十分反感。

    小金子是看热闹的不怕事儿大,笑呵呵对老李说,瞧,你的犹大出现了,后面只会更多。接下来就是无休止的堕落和背叛。你付出的爱越多,他们就会越理所当然的变得更坏。除了信仰外,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办法能让这些次基因生物生成向往光明的人格。如果你想他们信仰你,就必须运用惩罚。

    从白云城回来以后,老李没有告诉他自己遭遇到量子天煞的事情。小金子虽然貌似单纯但却绝不简单。这家伙对待普通人类包括那些原力觉醒者,都只是看作蝼蚁异类一样。但是对待同等级的生命体时却能保持敬畏。他不是有勇无谋之辈。只是在普通人类面前早已不屑使用策略。

    暂时他把老李看作了盟友,老李也在尝试跟他交朋友。但就目前阶段看,这场友谊并不那么牢固。他是光明生命源的觉醒者,量子天煞却是生命源黑暗的一面形成的能量元素。与他简直势同水火。所以老李还不能让他知道自己身上的秘密。

    魔性自私多情,只在意自己在意的东西。而且喜新厌旧,残忍嗜杀。李牧野从来都不是优柔寡断的善男信女,沾染了量子天煞的魔性后,内心世界变得更冷漠,对于那些不愿意跟自己站在一起的人,他已经动了杀心。

    他口头上欣然同意了王红叶的要求,允许她带人离开止戈城,并且欢迎她随时回来。

    小金子嘲讽说,跟一群次基因生物打交道根本没必要用这种小伎俩,简简单单召唤一个天罚就够了。老李笑着回应说,这是神的行事方式,而我依然是个人。小金子不如揶揄的说,何必抗拒呢?言外之意,既然你已经觉醒了生命源,就已经不可能跟这些次基因生物一样。无论你怎么抗拒,最后的结果都不会改变。

    老李说,这就像一个特别有趣的游戏,而我是一个参与游戏的孩子,在竭力让游戏的时间更长久。

    小金子问“所以你打算怎么对待这些犹大?”

    老李没有正面回答, 却反问“你曾经针对人性做过很多实验,以你的看法是不是只有杀光这些人才能解决问题?”

    “真正的问题是堕落和背叛。”小金子道“他们会一路向深渊滑落,无法再回到光明怀抱,对于一个觉醒生命源的高等级生命,这是不可原谅的羞辱,必须用血来洗刷,以我的经验看,这是不可避免的趋势。”他又道“人在道德和宗教的约束下会暂时的往高处走,但最终不会一直停留在高处,水会向低处汇聚,可最后却会化作蒸汽升腾到天空。”

    “人往低处走,水往高处流?”老李若有所思。

    “这才是生命的本能规律。”小金子道“比起向着光明进化,堕落显然更容易。”

    “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人性?”

    “我见过无数最虔诚的教皇级别的教徒。”小金子道“在少年时期心向光明,却在成年以后无一例外的,在生命的某个阶段都选择了堕落,臣服于金钱,权力和美色,其实就是臣服于自身的欲望。”

    “宗教成了你收割生命源的机器,也成了他们获得名利的工具。”

    “名利让人性迷失,乃至疯狂,最终会献祭于黑暗本能。”小金子道“如果你愿意去探究,就会知道,在这些次基因生物当中,每一个所谓的历史强者的背后都隐藏着无数肮脏交易和血腥杀戮,你们所谓的人类文明,就是一段段杀戮和堕落的发展史,每次被摧毁的时候都会反思,但只要肚皮不饿身上不冷,这些次基因生物就会很快故态复萌。”

    “所以你已经做好准备结束这个世界了?”

    “我可以给你一个面子。”小金子道“你想守护的都可以留下。”

    “其实我很不想承认,但事实上止戈城就是一次人性实验。”老李道“就目前的情况看,是你赢了。”

    “类似的实验我做过很多次,用老鼠做,用蚂蚁做,蜜蜂,毒蛇,当然最多是次基因人类。”小金子道“我派出青铜守护者去指引他们走向光明,也曾派出白银守护者带领他们开辟修行进化之路,而最终,他们每一次都让我失望,他们短视并缺乏耐心,稍有成就便会自大的忘乎所以,先远离信仰而后迈入堕落深渊。”

    老李轻轻叹了口气,问道“你经历过那么多次文明纪元,就没有过例外吗?”

    “一次都没有!”小金子道“无论是魔法文明还是科技文明,亦或者其他原力觉醒时代,最终都堕落了,每一次我都会在他们当中进化出量子天煞以前结束一切。”他说到这里叹了口气,道“只是没想到那些天龙族的野蛮人会流落到这里,并且带来了已经进化生成的量子天煞。”

    “既然失败了这么多次,为什么还要一次次继续呢?”

    “我需要收割到足够的生命源力,必须一次次创造生命,让他们进化强大同时对我保持虔诚信仰,向我奉献出他们的生命源能量,这个过程就像你们种庄稼,可是这种庄稼却是会自己进化并且变质的,当庄稼开始变质的时候,信仰会动摇,我就很难收割到纯洁的生命源力,所以,是时候重启文明了。”

    “据我所知,那些天龙族也掌握着重启文明的钥匙。”老李道“为什么你会在上一个文明纪元结束前跟他们合作,并一直容忍他们到现在?”

    “那个叫盘古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的天龙族觉醒了混沌原力,并且决心牺牲自己来困死量子天煞。”小金子道“当初那个量子天煞的宿主有着强大的时空原力天赋,不仅能封锁时空,甚至能逆转时空,那可是十一级的能力,即便是我也没办法彻底杀死那怪物,盘古做出了巨大牺牲,我答应他进入新一轮休眠,在苏醒以前将这个世界交给他的后代。”

    “所以东西方才会有那么多恶龙吃人的传说?”

    “天龙族是我所知道的,宇宙中最野蛮贪婪又好战的种族。”小金子道“这个世界交给它们主导,发展到今天的局面并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青帝望获,白帝玄昊都有着超出我预计的智慧,在他们的主导下,东西方被割裂开来,望获这家伙还模仿我的手段,弄出个光明佛教来,打着慈悲平等的口号收割信仰,终于得到足够的力量将归墟宇宙带到这个世界。”

    “原来佛教是天龙族搞出来的,难怪佛教经典里有那么多大威天龙王菩萨。”老李恍然有悟,如数家珍道“难陀龙王,跋难陀龙王,娑伽罗龙王,和修吉龙王,德义迦龙王,阿那婆达多龙王,摩那斯龙王,伏钵罗龙王”数到这里忽然顿住,眼中寒光一闪,道“望获这厮藏的好深!”

    小金子道“没错,他其实也觉醒了生命源。”

    “无论是光明佛还是创世神,都是一个套路,就是先标榜正义和仁爱,要求信徒必须保持绝对虔诚的信仰,否则就是魔。”老李道“你说的没错,他们的确是在复刻你的方式。”

    “他们的招数比我歹毒多了。”小金子道“两千个地球年的时光,有几十亿人曾受到蛊惑,抱着不修今生修来世的想法笃信虔诚,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奉献出全部生命源能量。”

    “轮回说。”老李深以为然道“的确比你那个天国说要厉害多了。”

    小金子道“瞧,这就是人性的弱点,宁愿做信仰的奴隶,等着别人带他们脱离苦海,也不愿做信仰的主人,却追求属于自己的光明心。”

    “我们东方有本土道教,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曾经把天龙族人驱赶到西方去,也曾经出现很多觉醒高等级原力的大能。”

    “但最后,他们还是消亡在历史长河中了,在原力觉醒时代到来以前,东土佛教才是第一大宗教。”小金子道“我承认道教思想的价值,但是求道是一条艰苦卓绝的路,很显然并不适用于芸芸众生,更好的道教的影响力之所以大大不如佛教,是次基因生物好逸恶劳的劣根天性决定的。”

    “所以你的意思是没救了?”

    “我的意思是,不只是从止戈城走出去的这几个人。”小金子道“整个世界都堕落了,我已经决定启动无启之国号上的文明重启装置,未来十年内,这个世界的水元素将会增加两倍!”

    老李忽然想起多年前看过的一部西方电影,上帝在那部电影里被描述成高等级生命中的蓝领工人,按照工程师的设计施工建造了太阳系和地球生态链。他从宇宙中扯来一条水管给地球浇水,最终让地球变成了水球。

    “如果我要阻止你这么做呢?”

    “你有什么理由阻止我?”

    “因为我觉得人类的堕落不算什么大过错。”

    “我可以答应你,允许你保留下那些你在意的人类。”

    “你误会了。”老李道“我不是因为止戈城里这一小撮人才要阻止你,而是因为我觉得人类社会还有继续进化发展的意义。”

    “说实话,我很想跟你一起看看,但是很遗憾,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小金子道“在昂宿星团的贵族军队到来前,我们必须把这个世界上一切跟量子天煞有关的印记抹平,更不能让贵族军队的首脑们看到这颗星球上存在一个肮脏堕落的次基因族群,在昂宿星团,进行这种文明演化实验是需要特权的。”

    “这就是你要留下乌拉诺斯一命的原因?”老李道“你没有这样的特权,乌拉诺斯却有。”

    “这畜生出身于昂宿星团一个很重要的贵族家庭。”小金子道“它的家族征服了我的家族,我很小的时候就被它做成了改造人,我有一个孪生姐姐,也是我的妻子,却被它吃掉了。”

    “你姐姐也是你妻子?”

    “我出生的世界里,父母之外,任何人之间都可以结为夫妻。”小金子道“我和姐姐一起出生,我们本该是最完美的一对儿。”

    “我觉得你现在应该想喝一杯了。”

    “你的酒很好,但是我却没办法像你说的那样从中品味出江湖的含义来。”

    “那就再多喝些。”老李道“我陪着你,忘掉这些糟心事儿和刚才的分歧,痛痛快快的喝一回。”

    “酒精令人麻醉堕落。”小金子道“你的江湖中充满了颓废和堕落的负能量,我不能上你的当。”

    老李哈哈一笑,道“你想想你妻子,再想想你的家乡和你在这个世界里卧薪藏胆这许多岁月里品尝的滋味,你就会明白酒这东西的好处不在于麻醉,而在于忘忧,正所谓世事浮沉为江湖,不如意事常八九,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我好像有点明白了。”小金子盯着老李的眼睛,沉默了一会儿,道“如果这顿酒喝完,我还不能理解你所谓的江湖和人类世界,你我之间就要为这个世界未来的命运做一个了断!”

    老李道“我宁愿跟你成为朋友,也绝不想与你为敌。”

    小金子用英语说道“俺也一样!”

    老李道“我其实也不相信人性。”

    小金子道“俺也一样!”

    老李道“但是我很想知道堕落到底的结果会不会比保持信仰向往光明好。”

    小金子道“向往光明就有可能进化出神格生命体,向往深渊的结果也许就是诞生新的量子天煞,这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的结果。”

    老李道“不喝酒?”

    小金子点点头,道“我对你自甘下贱的生存方式不感兴趣。”

    老李道“一定要用拳头来决定真理?”

    小金子道“这些天我都在思考你那一拳。”

    “我的慢拳慢吞吞平平无奇,有什么值得你思考的?”老李笑着问。

    小金子道“那一拳很专注,你的生命源能量不如我,但是比我精纯,那一拳尤其如此,当时我的生命源能量被牢牢吸引,所以才会输给你。”

    “不能算输给我吧。”老李道“切磋而已,我没赢,你也没输,彼此和和气气的交个朋友挺好,但如果这次再交手,怕是就没有这么好的结果了。”

    “你的慢拳我已经想到化解之道。”小金子道“接下来如果我赢了你”

    “我就杀光止戈城里所有人,灭了人性跟这个世界彻底说再见!”

    (本章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