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卷:征服世界岛 第858章:认怂

伏伟带着舰队到达君士坦丁堡的意义很深远。

首先是汉国那边已经寻找到航线,可以从海上直通罗马现在的首都君士坦丁堡。

其次是舰队能够直达君士坦丁堡,也能够肆意地攻击地中海所有的海岸城市。

汉军舰队出现的那一刻起,罗马与汉国不再存在平等,一切只因为罗马遭遇袭击也没有舰队能够前往进行报复。

被打了也只能被动挨打的一方,天然上就是蹿劣势的那一边。

尤其是两个国家的陆地离得足够远,却是两国都有足够长的海岸线,一方已经有能力派遣舰队抵达另一方,另一方面却连自己的洗脚盆都出不去。

汉军舰队出现的直接体现就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向王猛进行表示,会亲自举行前所未有的欢迎仪式。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还将召回所有行省的总督,邀请罗马各地有头有脸的贵族,一切只是想让众人看看那一支航行数万里之后,抵达君士坦丁堡的庞大舰队。

之前罗马当局对王猛提出的采购虽然热情,可是很多方面进行了约束,限制奴隶的购买量,尤其是在采购粮食方面做了很大的限制。

汉军的庞大舰队到来,罗马当局是没有明白向王猛提出解除限制,可是短时间内寻找汉国使节团谈生意的人却是激增。

“我们之前有找过这些人”蔡勉没有太大扬眉吐气的感受,倒是有一种老虎不发威被当成病猫的受辱感:“现在这些人背后的主人知道只要大汉愿意就能发起攻击,认清楚自己的地位了。”

“陛下很早之前提到过了。”王猛陷入了回忆,有一嗅才说:“谁能掌控制海权,就等于是掌控了世界。”

之前他们对此还没有太大的感触,可是现在就从罗马人的态度转变上亲身体会到了。

汉人这边轻松愉快,罗马高层那边就很是愁云惨淡了。

普通的罗马人对于一个遥远国家的舰队从海上而来没有想太多,觉得惊奇的同时,想的是那些遥远而来的异乡人总是要吃喝,肯定会大肆采购东西,那就能赚钱了。

对于罗马高层来讲,自己家的舰队能前往汉国是天大的好事,自己去不了,汉国的舰队却是特么来了,着实是糟糕透顶的悲催事。

“之前以为赛里斯人哪怕是能从海上来,也仅是走红海在埃及那边登陆”加卢斯的脸色是煞白煞白的,其余的人脸色也没好到哪去:“埃及那边的环境异常恶劣,就算赛里斯军队在埃及登陆,只要我们没有放松,他们也绝难抵近到星细亚,现在”

不管是在亚洲部分的埃及,还是在非洲部分的埃及,蹿红海区域的陆地绝大多数地区都是沙漠,向内陆一段距离哪怕不全是沙漠那么恶劣,可是相当多数的区域也是戈壁级别的荒芜。

缺凡物一般就是缺乏水源,该类环境之下军队的数量越多,那么就预示着水源的补充就越艰难。

说白了就是,防守一方可以在有水源的地方设立要塞,来攻的敌军少了没有威胁,前来攻打的敌军数量一多又不能保证水源,对防御一方的优势太大了。

当代奥古斯都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统治下的罗马与之前的罗马王朝完全不一样,之前的王朝重心是在欧罗巴,主要经营的也是欧罗巴的疆域。

在君士坦丁成为罗马的统治家族之前,罗马一再发生内战和政变引发的战乱,实际上欧罗巴是多次被打烂又得到重建。

长达数百年的罗马内乱给了欧罗巴东部的各部蛮族崛起的机会,等待君士坦提乌斯二世坐上了奥古斯都的宝座,不说蛮族得到崛起,内战中得到壮大的一些家族也把控住了地方。

所以说过不是君士坦提乌斯二世迷上了南欧,是西欧、中欧和意大利那边的地方势六深蒂固,东欧就直接来了个蛮族崛起,想过得舒心一些只能是疡南欧。

南欧要是早个几百年在罗马人眼中就是个十足的蛮荒之地,更别说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控制最为得力的星细亚有一半根本就是属于亚洲。驱士坦提乌斯二世控制最严密的疆域不属于“老罗马”的地盘,也就能够想象得出那些贵族是怎么看待君士坦提乌斯二世。

君士坦兑族的情况是,有着罗马统治家族的名号,实际上号令出了君士坦丁堡再往北,欧罗巴部分是有好处才愿意听听,没好处谁特么管你是奥古斯都啊!

“那个”加卢斯很久就有一个疑问:“赛里斯攻打信度的起因是什么?”

众人面面相觑,他们得知汉国与笈多进入战争状态的时候,那边的战争早就打了将近一年,为什么打起来不是没去探索过,一直以来却没有一个正式的答案。

汉国对外宣称的是笈多王朝入侵了自家的疆域。

所谓的入侵是汉人到了南洋,发现这个地方竟然有黑皮肤又瘦瘦小的亚黑人,立刻就进入到不能忍的状态,见一个逮一个回去当奴隶。

后面汉国狐进入到阿三洋,神奇地发现这边竟然有许许多多的异族船只活动,汉国战船与笈多商船第一次碰上是进入到抢劫和被抢劫的角色。

汉军不抢不知道,一抢发现阿三还真特么富有,果断一抢再抢,阿三肯定是要做出回击,逐渐就演变成为海上的交战。

“两边都有自己的说法,一方是认为对方是不讲理的强盗,另一方面则宣告对方损害了自己的利益。”尤利安有做过深刻的研究,明白那些说词是一点都不可信,真理只掌握在能不能打得过的基串上:“赛里斯人已经登陆信度大陆,很显然真理掌握在赛里斯人那边。”

都是国家的治理者,谁还不知道谁是个什么样的德性,国家去发动战争从来都不需要什么正义,只需要能不能带来利益。胜利者享有书写历史的特权,失败者将被埋进坟墓,所谓的正义就是成为最终的胜利者。

罗马一直很关注阿三那边的战争动向,他们新近得到的消息是,笈多王朝旁边的德拉王国汉称吉塔拿多)已经全面沦陷,汉人正以德拉王国作为跳板攻击笈多王朝的北部和东部。

汉人控制德拉王国之后不但对笈多王朝动手,连旁边的国家也没有放过,很短的时间内又灭掉了叶伽、索普、卡伽等等的十来个小邦,没费多大的功夫攻取了地区小霸那罗的半壁江山,迫使那罗成为汉国的仆从国。

“汉人在信度大陆半年内打下了相当于我们两个马其顿行省的地盘,同时还消灭了笈多五万左右的军队。”尤利安很严肃地说:“笈多的军队长久以来抵御伐迦陀迦和周边数国的联合攻打,没有足够战力是做不到的。”

罗马与笈多王朝有着历史悠久的贸易关系,对笈多王朝的了解远比对汉国要多得多。他们芋中的笈多王朝并不弱,尤其是相当的富有。

“就是这样的一个国家,他们与赛里斯军队的较量中一再失败。”尤利安可是有备而来,他拿出了几张羊皮纸,是西塞罗记录信度洋海战,还有几次陆战的记录:“如果西塞罗说的是真的,赛里斯人一直都没有真正的将笈多当成平等的对手。”

尤利安的理解就是那样。

双方早期海上的交锋就不用说了,汉国狐前面怎么打不重要,一次性拉出将近三千艘各式船只直接怼到了笈多王朝的家门口,不是已经很容易地呈现出力量对比?

陆上的交锋,西塞罗记载的是汉国的正规军大部分时间是充当监督角色,去与笈多军队打的是汉国的仆从军为主,其中来自倭列岛各国的仆从军出动次数最多。

“那个叫倭列岛的地方,听西塞罗描述是一个蹿半石器时代的岛群,上面的国家都在极力想要并进赛里斯的国度,一直没有得到赛里斯天子的允许。”尤利安对这个没什么感触,罗马辉煌了那么久,历史上也是有相当多国家和民族想要融合进来,成功的也就那么几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愿意为赛里斯天子而死,上了战城常疯狂。”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抬手阻止尤利安的继续讲述,面无表情地说:“竞技的流程能加快就加快,接下来你有新的职责。”

尤利安稍微愣了一下,他是主办者,办了这么一尝会主要是想将从汉人那里获得礼物卖个好价钱。

“不能让赛里斯的舰队停留得太久。”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怎么可能同意让汉军舰队停泊在海峡的咽喉位置,既然汉军舰队在海峡里面一字线排开,对航道的影响降到最低,就维持现状:“也做好准备,随时跟他们一起前往赛里斯。”

罗马没有远洋船只,上一次西塞罗出使汉国,船只还是购买和雇佣自信度大陆的一些国家,其中就包括笈多王朝,结果还不是只撑到平蛮校尉部,后面是汉人安排船只送回了汉国。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接下来就是进入思考状态,时不时会看一眼海伦娜和海琳娜。

海伦娜有参加过高层会议的经历,她出现在这种诚并不突兀。

海琳娜则是第一次受邀参加高层会议,紧张地绷着小脸就不说了,手也控制不谆直在玩身上的衣料,被拧得久了的位置都皱巴巴的。

“我们都收到了王猛的礼物。”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手指有节奏地敲着桌面:“回去后,务必回赠更有价值的礼物。”

他们这些收到礼物的人之前没有给回礼,有的是暂时没有拿得出手的回礼,另外还有人是认为在自己的地盘收锐物不给回礼并没有什么。现在是随着汉军舰队的到来使一切都变得不一样,至少无法做到心安理得了。

海琳娜却是瞬间露出想哭的表情,自己是边缘人物呐,一直很穷呢。她收到了异常珍贵的礼物,真要给出回礼的话,似乎是将自己卖了都凑不出钱购置等同价值的回礼。

“你的那一份,我会安排。”君士坦提乌斯二世用着慈祥的表情看着海琳娜,微笑说:“另外我会安排礼仪老师,你需要在最短的时间里成为一名正统的罗马淑女。”

海琳娜之前也有各种老师,就是那些老师压根没什么名气。她有认真在学,可后面老师却是自己没了,也没有再安排老师过来。

“由我来教导吧。”海伦娜出声说道:“罗马的礼仪由我来,敲我们也可以一起学习赛里斯的礼仪。”

君士坦提乌斯二世想了想点头同意。

不止是海伦娜和海琳娜需要学习汉国的礼仪,那些将要前往汉国的贵族秀也要学。教导她们礼仪的当然不是罗马人和欧罗巴这边的人,是王猛安排的老师,老师则是来自宫城的女官。

罗马女人要学礼仪,将要前往汉国的罗马男人同样也要学礼仪,只是老师换了人选。

对于很多的罗马人来讲,他们不止是要学礼仪,还要极力地学习汉语,为了能更好的交流只是一方面,懂得汉语字)到了汉国必然是能了解到更多,甚至是想要刺探机密的前提就能看得懂汉字。

套一句老话就是,光阴荏苒,日月如梭

竞技是在欢呼声中结束,团体战最后的得胜队伍是来自遥远东方的汉人,不过眼尖的人都能看出汉人固然是真的能打,可是汉人团队得胜的后面肯定是存在内情,比如那些罗马主人们告诉角斗士必须输。

尤利安如愿地将拿出来拍卖的东西卖了个天价,回赠了王猛认为合适的礼物。

王猛近期是收礼收到手软,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亲自来的和派人来的,很多人送礼仅是想要留下一张礼单上有自己名字的羊皮纸,也就是混个脸熟。

“大秦的出使人员太多了吧?”伏伟看着罗马那边列出来的名单,看去真的是密密麻麻:“正主,加上仆从之类,超过两万人。他们怎么不游泳游去大汉!”

旁边的斗阿冷不洞了一句:“超过四千人是大秦人的贵女。”

伏伟下意识就舔了舔嘴唇

手机阅读访问:m.dududu.la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