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三十九章 尉灵法,失葬川

    “请仙咒!”

    听见乾山口颂法咒,我蓦地一惊,忍不住的小声说道。

    ……

    枚五帝铜钱,位于四方之角,呈卦之势,犹如一个聚灵之阵,带着说不清的山川灵气,朝着两个小石像中的一个飞去!

    咔嚓,咔嚓!

    枚铜钱位于左侧石像上方,一股股细风刮起。石像在请仙咒的作用下,开始逐渐的龟裂。

    一道道筷子大小的裂痕不断的出现,转眼间整个石像就如同蛛网一般,布满了大大小小的裂纹!

    “天降往生,极地黔灵;

    法今普渡,冥冥显圣!”

    石像两颗石眼珠爆发出明亮的光芒,低沉的声音从石像一张一合的口中传来。

    “我的天,真的请来了!”

    看见石像开口,我的两只眼珠差点瞪出来,带着震撼吃惊的开口说道。

    “你是卫仙还是阴神?”

    石像的显灵,乾山和坤鹏却是无动于衷,仿佛早已知道了一般。此刻面对狰狞的活动石像,乾山一边挥手召回五帝铜钱,一边面无表情的问道。

    “吾乃泰山府君麾下,末枢伐戈尉灵法!”

    石像虽然能动,但也限于上半身,一双灰色石眼珠看向乾山,略带肃穆的说道。

    “末将伐戈是什么身份?尉灵法又是什么,名字吗?”听见石像话语,我不禁对着一旁的坤鹏小声问道。

    “‘末’是小,‘枢’对应的是星君。‘末枢’意思就是说最小的星君。伐戈,惩罚戎戒,代表是斗乱与威争。

    末枢伐戈,代表的是掌管刑罚的最小星君,就如同阴间的罚恶司钟判官。

    至于尉灵法,就是它的名字!”坤鹏听见我的问话,也是小声的对我们解释道。

    “仙家不会轻易显灵,不知道尉灵法所为何事而来?”面对石像,乾山一点惧色都没有,出奇平静的问道。

    “为你们而来!”

    尉灵法看着乾山,缓缓的说道。

    “不用故弄玄虚,有关泰山的诡秘,我们还是略知一二的。尉灵法还是直说吧!”乾山微微的皱眉,毫不客气的对着石像说道。

    “确切的说,是为泰山的安宁而来。吾乃末枢伐戈,掌管泰山的一切阴鬼刑罚。

    可就在前几日,泰山府狱中的天葬之木出了大问题。”石像尉灵法也不在意乾山的语气,而是凝重的说道。

    “果然是天葬之木!”

    乾山瞳孔一缩,话语略显生硬的说道。

    “天葬之木到底出了什么大问题?竟会让一位末将伐戈亲身显灵,来述说这件事!”子华整个人有些紧张不宁,不禁开口对着石像问道。

    “失葬川!”

    听到子华的问话,石像沉默了片刻,才吐出三个字来。

    “什么!”

    就是这三个字,使得面无表情的乾山脸色大变,双眼中更是透着惊惧与惊骇,忍不住的惊喝道。

    不仅是乾山,就连坤鹏也是脸色瞬变,整个人忍不住的颤抖了一下,惊骇欲绝!

    “你身为泰山的末枢伐戈,竟然会让这种事情发生。你知不知道,这会害死多少人?”坤鹏脸色发白,眼中更是冒着怒火,也不管尉灵法的身份,对着它低声吼道。

    “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失葬川,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不知者不惧,我、子华和斗羽都愣愣的看着,惊惧万分的乾山和坤鹏,不知所以。最后,斗羽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对着坤鹏问道。

    “末枢伐戈是说,天葬之木的葬木之心丢了!”乾山终是先冷静下来,冷冷的看了石像一眼,然后对着我们解释道。

    “失葬川…尸葬川,尸体可以埋葬一川,这就是其后果!”坤鹏不善的看着石像尉灵法,有些失神的喃喃自语道。

    “不会吧,这么严重!”

    我被坤鹏的话吓了一跳,脸色顿时变得异常难看,惶惶不安的对着坤鹏说道。

    “你们也都知道,天葬之木聚九幽冥阴之气,下达山脉之心,上通九霄之巅,非死人不能近,非异人不可攀!

    一旦天葬之木丢失了葬木之心,七日之内就会发生暴动。其中聚集的九幽冥阴之气会肆散而出,活人触之必死!

    如若泰山的天葬之木暴动,方圆百里,活物不存!”坤鹏话语凝重异常,一字一句的解释道。

    “我的天!”

    听完坤鹏的解释,我的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脸色煞白如纸,惊喝一句后,竟是不知说些什么。

    “你是泰山的看守,葬木之心这么重要的东西都能丢失,我……”斗羽本就是性急之人,听到坤鹏的解释后,直接就暴跳起来,对着石像一顿狂轰乱骂。

    “吾虽掌管泰山一切阴物,可盗取葬木之心者为阳间活人,非吾不能阻!”石像倒也冷静,没有理会斗羽的不敬,开口说道。

    “这么说,你是打算让我们找回葬木之心!”乾山再次恢复了冷酷的表情,对着石像尉灵法问道。

    “盗取葬木之心的人是修行者,虽邪异但是活人,吾无能为力!”

    石像尉灵法一双灰色石眼珠,一一的扫过我们几个人,尤其在看到我头顶的瞬间,竟是忍不住浑身一震,片刻后才开口说道。

    “几天?”

    乾山话不多,对着石像尉灵法问道。

    “吾可镇压葬木七日,等于此两日,你们只剩五日时间!这是盗者画像,你们要尽快寻回。”尉灵法说着,石眼珠中放射出一幕画面。

    画面里,一个浑身裹着黑衣的身影,手中拿着一根黑绳,双眼中散发着绿油油的光芒,相当的瘆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