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三章 恐怖道行

    阴间地府,十八层地狱!

    除了看守十八层地狱的鬼差,四大判官、十殿阎王、四大鬼帝这些阴间正神外,还有一些道行十分恐怖的鬼物。

    其中,阴间五凶:怨婴、白绫、枯骨……

    怨婴重怨,白绫含煞,枯骨葬死……五凶中白绫排第二,怨婴最末。三尺白绫,说的可不仅仅是死亡之法,更是代表阴间一种恐怖的鬼物。

    七不详:半夜黑鸦啼、古井溢血、阴兵借路、诡梦人磕头……

    九鬼物:厉鬼红衣、三世鬼、血中鬼、无面鬼童、青魇……

    铖府君的气势磅礴,犹如黑云压城一般,逼得四位鬼差和五大鬼物不能靠前一步,只能眼睁睁看着铖府君。

    “这局面可持续不得。铖府君,得罪了!”

    浑身焦黑如碳的泥鬼,两颗眼珠犹如两个小灯泡,散发着摄人的亮光。此刻模样狰狞的看着铖府君,露着猩红的舌头,声音低沉的说道。

    “叩魂换胎,飨食!”

    感受到铖府君的气势越加的气势无双,泥鬼嘴角露出一丝的冷笑。两只干枯的手臂微微一挥,一个黝黑破烂的土碗出现在右手中。

    土碗出现,泥鬼双手捧碗,对着铖府君的方向,微微鞠身,表情严肃的说道。

    嗡!

    一股诡异的气息从土碗中出现,带着葬墓死气、腐朽深怨、发霉枯烂之气,直接破开铖府君的气势,顺着土碗的方向,朝着铖府君涌去!

    “嗟飨葬碗!”

    铖府君浑身散发着逼人的气势。不过再看见泥鬼手中残破不堪的土碗后,也是明显的震了一下,忍不住的说道。

    嗟,嗟来之食,就是乞讨的意思。飨,尚飨,给死者上饭,乃是祭祀的意思。葬,就是埋葬、下葬。

    嗟飨葬碗,就是对着人乞讨死人下葬时用的东西。说白了就是向活人乞讨阳寿、性命。跟鬼叩命一同的道理!

    之前也提到过,如果梦里梦见不认识的人对活人下跪,并且不断的磕头,那就是在拜祭活人的阳寿,也叫做鬼叩命!

    这里,也只有泥鬼和铖府君大在同一时期,也只有泥鬼有能力破开铖府君无双的气势!

    “泥鬼,没想到你的鬼兵居然是“嗟飨葬碗”。嗟飨葬碗,可是阎王爷的受飨之器,阎王爷居然会给你。”铖府君转头盯着泥鬼,声音很平静却是带着一丝冷意。

    “铖府君,你还是接下本鬼的这一鬼术,再说其他吧!”面对铖府君的不善,泥鬼也是冷笑一声,声音阴沉尖锐的说道。

    “泥鬼,你虽然和本府君是同一时期的鬼差。但时至今日,你依旧只是一个小鬼而已,而本府君早就成为了阴间府君,管辖一方土地。

    你,凭什么跟本府君相比?”

    铖府君说着,黑色长袍中伸出一只大手来。手上托着一个拳头大小的黑色方印。黑色方印的正中间,一个金色的“镇”字赫然写着,闪烁着耀耀金光。

    “镇压!”

    铖府君大手一挥,黑色方印顿时朝着,嗟飨葬碗发出的诡异气息飞出。

    随着铖府君的一声轻喝,黑色方印在空中变化,变得犹如磨盘大小,带着镇压一切的恐怖力量,直接一下,便将那股诡异气息轰的粉碎!

    “府君印!”

    泥鬼看见黑色方印,脸色顿时一变,两只眼睛更是爆发出刺眼的寒光,整个人猛地站直了身体,开口说道。

    “泥鬼,本府君可是地府正封的府君,是由阎王、鬼帝共同钦封的鬼差。府君印,就是专门对付你们这种以下犯上的家伙。

    信不信,本府君把你们打的形神俱灭?”铖府君手一招,黑色府君印化小,重新落入了铖府君的手中。

    “嘿嘿!铖府君,你也不用威胁我们。这里可不是你管辖的一亩三分地,府君印即便再强大,可你又能动用几次!”夜游神双眼转动着,嘴角露出一丝的诡笑,此刻出声说道。

    “别跟它废话了!这家伙道行深厚,而且观察入微、滴水不漏,我们还是一起上!”

    日游神脸上带着寒光,直接将福薄召出,同时开口对着其他的鬼差、阴物说道。

    “那就一起上!

    下棺入葬,哭丧一方!”

    夜游神也知道不能拖,听见日游神的话后,手中的黑色哭丧棒一挥,红色埋字再次临空出手。

    “福薄案在手,寿命几多有!”

    日游神也不含糊,直接将葬术用出。

    灰色葬字与埋字结合,埋葬之术,带着死亡、葬墓、腐朽的气息,再一次朝着铖府君击去!

    “索……魂……”

    日游神、夜游神一动,半空中的红衣也动了。

    低沉沙哑的女人声缓缓的响起……

    只见红衣整个鬼体顿时化成了一个巨大的女人鬼手。鬼手皮肤惨白、毫无血色,长着五根一米多长的红色指甲。瞬间形成一股红色阴风,直接朝着铖府君的心窝挖去!

    “冤……”

    与此同时,另一边的白绫也瞬间出手。如泣如诉的女人从三尺白绫上传来,凄惨、痛苦、惆怅、怨恨……

    三尺白绫化为无数的白色丧布,一圈又一圈的,顷刻间四周就化成了一个巨大的丧布场!

    一个又一个数不尽的女人冤魂,或是披头散发、或是七窍流血、或是尸首两处、或是脸青舌长……

    都是饱含着怨恨,一步步的朝着铖府君走去!

    “金豆子,跳跳跳!”

    此时怨婴的钉在一块木梁上,只有两只眼眶看着铖府君,小手一指,尖声叫到。

    “夜叉尸焰!”

    地夜叉摆弄着娇媚的表情,脑袋上的头发散发着绿色的火焰。此刻火焰猛地高涨,化为一条锁链,朝着铖府君烧去。

    三尸鬼和镜子鬼也是齐齐出手,无数的水鬼、染血的玻璃碎片、腐烂的人头……四面八方的朝着铖府君涌去!

    “不愧是阴间凶物,果然恐怖。不过,还是让本鬼拦下铖府君的府君印,否则你们的鬼术到不了他的跟前。”

    泥鬼眼见众多鬼物齐出手,眼皮也是猛跳了一下,然后看了一眼铖府君,出声说道。

    随后,嗟飨葬碗从泥鬼的手中飞出。土碗只有巴掌大小,上面尽是坑坑洼洼的裂缝、东缺一块西少一角的,看上去十分的破烂不起眼。

    不过,土碗却是散发着一种令人心惊肉跳、头皮发麻的气息,直溜溜的朝着铖府君飞去。

    “哼!府君印用来对付你们,的确是有辱了它。”铖府君冷笑一声,将手中的黑色府君印一把扔出,直接砸向飞来的嗟飨葬碗。

    “我的天啊!府君别上当……”

    眼见如此多的恐怖鬼术朝着铖府君击去。我简直是头皮炸裂、惊骇欲绝,浑身瞬间就被冷汗打湿了,不禁大声叫道。

    “小子,本府君现在才是真正的出手,你看好了!”铖府君大喝一声,犹如惊雷一般,只震的我双耳嗡嗡作响。

    “三魂七魄,阳气借体生;

    六道五行,三火听吾令!

    风火水木土灵起,封!”

    铖府君浑身黑袍凛凛作响,头上、两肩的三团火焰炙热燃烧着,偌大的手掌一握拳,一道金光从拳上迸发,猛地砸向地面。

    轰!

    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从地面上传来。下一刻,整片坟地竟是剧烈的晃动起来,犹如地震了一般!紧接着,一个又一个繁琐、神秘、古老的咒印,接连不断的冲天而起,阻挡在铖府君的四周!

    不管是日游神、夜游神的埋葬之术,红衣、白绫的女人鬼手、满天冤魂,还是怨婴的金豆子、地夜叉的尸焰……

    在这一个又一个巨大咒印下,皆是逐渐的消失,消散不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