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 幸福检测仪和抽取项链

叶姿觉得亲-吻她的人应该就是黄永乐。她本想向黄永乐当面求证的,只是一时不知如何问起。

“黄永乐,刚刚……多亏有你。”叶姿欲言又止,转口道,“谢谢……”

“举手之劳。”黄永乐道,“其实我也没做什么,黑狼是自己摔倒的。”

“无论如何,谢谢你出手相救。我……我已经没事了。”叶姿嘴唇微微一抿,表情有点不自然。

见状,黄永乐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双手依然紧紧地抱着叶姿的腰和腿,这是标准的公主抱,姿势有点暧昧……

黄永乐感觉到画风不动,马上松开紧抱的双手,叶姿往地上一站,这才脱离黄永乐的怀抱。

系统提示:恭喜宿主,您拥抱女明星叶姿的时间持续了13分钟14秒,这是您第一次亲密地拥抱漂亮的成年女性,幸福指数+11!

“……”黄永乐。

这个系统怎么什么都知道?

“对了,黄永乐,你刚刚有没有看到警察?”

“什么警察……”

正说着,前方传来了警笛声,一辆白色的警车飞速驶来,停下后,两名刑-警匆匆下车,迎上前。

两名刑-警都是来自福兴市警察局,为首的一名中年警员是刑-警队副队长——包铁生。

“黑狼?”包铁生警长目光敏锐,一眼就看到躺倒在地的黑狼,扫了两眼案发现场,大致明白了情况,望向叶姿,“叶女士,你没事吧?”

叶姿摇头:“黑狼刚刚藏在我的小车里,企图绑架我,幸亏黄永乐救了我。”

包铁生警长歉声道:“叶女士,对不起,是我们警方保护不周……”

原来,今晚叶姿出门做采访,是在配合警方抓捕黑狼。

黑狼昨晚企图强-奸叶姿未遂,警局里的犯罪心理学专家认为,黑狼肯定会再次作案,而且首先的侵犯对象是叶姿。

于是,警方将计就计,让叶姿今晚单独出门,引诱黑狼上钩,包铁生警长则暗中保护叶姿。

在半个小时前,包铁生警长收到线报,说附近另一处房宅出现强-奸犯,疑似黑狼。包铁生警长第一时间前往缉捕,结果却一无所获,于是匆匆赶回来。

万万没想到,就在包铁生警长离开的半个小时里,黑狼就在这条巷道出现了,警方中了调虎离山之计。

“叶女士,实在抱歉!”包铁生警长满是愧疚,“今晚是我严重失职,差点害了你……”

“包警长,你不必自责。”叶姿道,“反正我也没出什么事。”

“谢谢你的体谅,实在对不起!”

之后,包铁生警长从腰间取出一根圆形的棒子,长约30厘米,棒子前端是一个喇叭状信息器,表面还有微型液晶显示屏。

这根棒子叫“幸福检测仪”,它可以检测人的幸福指数。

幸福检测仪是由华夏国国家科学院发明的,由心理学家、脑科学家、计算机专家、社会学家、数学家、信息学家等一百多名不同领域的权威专家联合研发出来的,它被誉为本世纪科技界最伟大的发明成果之一。

华夏是一个幸福至上的国度,它的基本国策是“全民幸福”,政-府的目标是让全国人民都拥有幸福的生活。

幸福检测仪能够精确检测出人的幸福指数,它是华夏国实现“全民幸福”这一宏伟目标的重要辅助设备。

包铁生警长拿着幸福检测仪,将喇叭状的信号器罩在黑狼脑袋上,暗下开关,红色指示灯随之飞速闪烁了起来。

三十秒钟后,幸福检测仪的液晶屏显示了一个数字:-260。

-260,它是黑狼的幸福指数。

幸福指数为负数,代表不幸福。

华夏国幸福发展委员会研究表明,不幸福的人犯罪的概率,比幸福的人高出21倍。

幸福指数越低,犯罪的概率越高。

因此,幸福指数为负数的人,都是潜在的犯罪分子。如果幸福指数低于-50,需要在医院接受心理治疗。如果幸福指数低于-200,则会被强行拘留。

幸福指数已经成为警方破案的一个重要的参考依据。

“黑狼幸福指数为-260,难怪会这么丧心病狂,屡次作案。”包铁生警长收起幸福检测仪,“把黑狼押回局里。”

“是。”另一名刑-警把黑狼押上警车。

之后,包铁生警长对叶姿、黄永乐做了笔录,了解相关的案情。

笔录结束后,包铁生警长例行公事,也检测了叶姿和黄永乐的幸福指数。

许多人被犯罪分子侵害后,幸福指数都会暴跌,轻者会患上抑郁症,重者甚至可能心理失衡,走上犯罪道路。

出于谨慎,警方一般都会对受害人进行幸福指数的检测。

“叶姿,幸福指数244。”

“黄永乐,幸福指数256。”

经检测,叶姿和黄永乐都处于正常状态。

“小伙子,不错啊,年纪轻轻,幸福指数就这么高。”包铁生警长略显诧异地对黄永乐说道。在华夏国,18岁的孩子的幸福指数大部分都低于200。

“黄永乐是今年的高考状元。”叶姿提醒了一句。

“高考状元?怪不得了。”包铁生警长伸手拍了拍黄永乐的肩膀,竖起大拇指赞道,“英雄出少年啊,这么年轻就敢跟歹徒搏斗,见义勇为,很难得!”

包铁生警长这一拍肩,黄永乐差点给跪了,对方不愧是刑-警队的猛将,臂力惊人,随手这一拍,黄永乐感觉包铁生的手臂就像铁锤一般,坚硬厚实,力大无穷。

“黄永乐,方便留个你的联系方式吗?”包铁生警长道,“你今晚擒获了强-奸犯黑狼,表现神勇,我帮你申请一下‘见义勇为奖’。”

“见义勇为奖?”黄永乐道,“不用了,黑狼是自己摔倒的,跟我没什么关系啊。”

包铁生警长道:“不管黑狼是不是自己摔倒的,从案情来看,是你帮叶姿从车厢里逃脱,并守护在她身旁,见义勇为的行为证据确凿,这个奖是你应得。这样吧,留个你的手机号。”

“我没手机。”

“留个pp号也行。”

在华夏国里,没有qq号,只有pp号。

抄走黄永乐的pp号后,包铁生便开着警车离去,押着黑狼返回警局审讯。

看着警车远去的方向,黄永乐暗自感慨:想不到华夏国居然有“幸福检测仪”这种设备,而且幸福检测仪检测出来的幸福指数和抽奖系统一模一样。看来华夏国的心理学和科技都相当发达。

“啊——”叶姿忽然一声尖叫,原来一只大老鼠从地面蹿过,把她吓一跳。

“没事,是老鼠。”

黄永乐往地面一扫,发觉之前从黑狼身上抽出来的肾脏已经不见了,估计是被老鼠叼走了吧。

“黄永乐,真是不好意思。”叶姿微抿着嘴,歉声道,“今晚给你添了这么多麻烦,差点害你……”

黄永乐打断:“其实,我该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哪有机会拿到‘见义勇为奖’,现在是和谐社会,可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遇到犯罪分子的。”

“……”叶姿一时不知该说什么,该说感谢的人明明是自己。

夜己深。

正准备离开巷道,叶姿低头看向自己的胸口,脸色顿变:“我……我的项链呢?”

“怎么了?”

“我的绿叶项链丢了。”

“绿叶项链?”黄永乐倒是有印象,叶姿胸前确实戴着一条绿叶状的项链,“项链很贵重?”

“绿叶项链是我妈妈留下的遗物,我一直都带在身边,怎么不见了……”

“你别慌,项链肯定是刚刚逃跑时丢掉的,我们找找。”

黄永乐和叶姿沿着刚刚逃跑的路线,一点一点寻觅了起来。

巷道有300多米,路灯昏暗,边边角角的地方很多,寻找的难度不小。

一个小时后。

“怎么找不到?”叶姿眼眶微微泛红,急得快哭了。绿叶项链是妈妈的遗物,对她来说有着特殊的价值。

黄永乐安慰:“放心吧,附近又没人,项链一定还在巷道里,再找找。”

不知不觉中,已是凌晨一点。

“黄永乐,要不你先回家休息吧。”叶姿道,“我自己找就可以了。”

“多一个人,多一双眼睛。”

“可是,让你大半夜帮我找项链,我……有点过意不去。”

“你以后可以请我吃钣。”

“……”叶姿秀眉微蹙,“其实,项链可能不在巷道里了。刚刚巷道里不是有老鼠吗,说不定项链被老鼠叼走了。”

“老鼠又不是闲得蛋疼,叼走项链干什么?相信我,项链一定还在巷道里。”

说完,继续埋头寻找。

叶姿怔了怔,看着黄永乐专心致志寻觅项链的背影,一股暖意涌上心间,抿了抿嘴唇,她欲言又止,跟上黄永乐。

橘色的路灯下,两人一左一右,在巷道里默默地来回寻觅着。

“我怎么忘了!”

这时,黄永乐猛然间想起了什么,暗道:我为什么不用抽奖系统找回绿叶项链?既然抽奖系统能够抽取东西,那么肯定也能抽取丢失的项链吧。

这个念头闪过时,黄永乐立即决定试一试。

黄永乐默念:“我要抽取叶姿丢失的绿叶项链。”

系统提示:抽取叶姿的绿叶项链,需要8点幸福指数,是否抽取?

黄永乐:“是。”

“叮!恭喜宿主,您抽到叶姿的绿叶项链。”

哗!

眨眼间,一条项链凭空闪现在黄永乐手掌,吊坠呈绿叶状,微微闪烁着绿色的荧光……

……

----

ps:书评区有书友对幸福指数犯罪的问题理解有偏差,这里做个解释。

幸福指数低,容易犯罪。但是,罪犯的幸福指数不一定低。因为犯罪后,罪犯获得大量非法利益,幸福指数会暴涨,这可以骗过警方的检测。

另外,幸福指数,只是查案的参考依据【之一】,不是全部,它仅是一条线索。幸福大抽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