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238章 土豪克星和抽取牙齿

    黄永乐的家人,正式入驻启明星别墅区了。

    与此同时,别墅区也迎了许多新的住户,这些住户来自全国各地,大部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有些住户的名字从来没听说过,但是可能是某位大佬或高-官的子弟。

    当然,无论新住户是什么身份,只要和谐共处就行了。

    然而,黄永乐却发现一件奇怪的事。

    自从新住户入住后,别墅区不少土豪的幸福指数竟下降了,原因不明。

    赵建国幸福指数原本44,现在只剩下。

    宋明杰幸福指数原本4,现在只剩下。

    其它几名土豪,幸福指数也下降了不少,他们似乎遇到什么不顺心的事。孙美婷教授特地去询问了这些土豪,但是什么也没问出来,这些土豪们可能有难言之隐。

    于是,这天晚上,黄永乐和几名土豪吃饭时,当面询问了。

    “赵总,你最近幸福指数怎么下降了多点?还有宋总,你也下降了多点。”黄永乐问,“发生什么事了?”

    赵建国、宋明杰、房晓明面面相觑,从他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这里面肯定有事,只是大家心知肚明,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小黄,其实也没什么。”赵建国道,“只是遇到点小事,我们能处理,让你费心了……”

    “赵总,干嘛还瞒着小黄?”宋明杰道,“既然小黄都问起了,我们就没必要隐瞒了。这事如果不解决,咱们别墅区早晚得乱成一锅粥。”

    黄永乐听出话茬不对:“说吧,怎么回事?”

    赵建国沉了沉,缓缓道:“近半个月,启明星别墅区不是来了许多新住户吗?这些住户中,有一个叫赵鑫豪的年轻人,他是京华市某位大佬的孙子,他的父辈也是地位显赫,整个家族的背景极其雄厚。

    然而,赵鑫豪却偏偏是个纨绔子弟,不学无术,仗着家族的背景,在别墅区胡作非为。

    前些天,赵鑫豪说他急着用钱,想把一块收藏多年的古玉卖给我,价格是万元。

    当时,我一看那块古玉,就是知道最多几千元,值不了万。赵鑫豪拿这样的古玉卖给我,分明是在向我要钱。可是,那块古玉我又不能不买。要是不买,就得罪了赵鑫豪。要是我说古玉不值钱,就是不给赵鑫豪面子。赵鑫豪这种背景的人,我怎么得罪的起?

    为了不惹麻烦,我只能花万买下古玉。”

    顿了一下,赵建国道,“除了我之外,赵总、宋总等人都被赵鑫豪盯上,他以各种小花招向我们要钱。赵鑫豪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缺钱,竟赤果果向我们索取钱财。”

    宋明杰补充道:“我也被赵鑫豪勒索了万,本来不想给的,但是房总说,赵鑫豪这个人不能得罪,这事也不能曝光。一旦曝光,就得罪赵鑫豪整个家族了,毕竟,家丑不容外扬。这件事我们只能忍着,吃哑巴亏。”

    房晓明又道:“如果只是损失几百万,这也没什么。现在怕就怕赵鑫豪勒索第一次后,就有第二次、第三次。如果赵鑫豪继续要钱,我们怎么办?给还不是给?他现在就住在别墅区,抬头不见低头见,想躲也不躲不过去。赵鑫豪真是一颗老鼠屎毁了整锅粥。”

    听到这里。

    黄永乐才这知道,原来启明星别墅区来了赵鑫豪这么一个恶棍。

    赵鑫豪这个名字,黄永乐倒是听说过,知道他是新来的住户,只是没想到这个人背景这么强大,更没想到他是纨绔子弟。

    “小黄啊,这事我们就是随口一说。”赵建国郑重提醒,“赵鑫豪的事,你听听就算了,不要管,更不要招惹他,免得惹祸上身。得罪了赵鑫豪,对我们没有好处。”

    黄永乐问:“赵鑫豪根本就是在勒索钱财,这事报警也没用?”

    赵建国道:“报警可能有用,也可能没用,说不准啊。何况,即使有用,报警的人也得罪了赵鑫豪的家族,得不偿失。我们现在只能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希望赵鑫豪自己能消停一点。”

    黄永乐奇怪:“赵鑫豪家族这么显赫,应该不缺钱,怎么会向你们要钱?”

    房晓明道:“这事确实有点奇怪,我估计赵鑫豪一定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事,急着用钱,又不敢跟家里人说,于是向我们伸手了。赵鑫豪是吃定我们不敢招惹他,才这么明目张胆啊!”

    别墅区出现赵鑫豪这样的恶棍,难怪几名土豪幸福指数会暴跌。赵鑫豪已经敢勒索钱财,他估计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黄永乐一家人都住别墅区,指不定哪一天,赵鑫豪就招惹到他家人身上了。

    所以,黄永乐决定想办法把赵鑫豪捻出别墅区。

    “几位都在啊!”

    这时,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

    闻言,众土豪脸色微变,转头一看,只见一个身体发福的男人走了进来,正是赵鑫豪!

    “赵总、宋总,你们都在啊!”赵鑫豪大摇大摆走来,余光一瞥,“哟,这不是黄永乐吗?你小子也在啊!我前些天正想找你,结果听说你回老家,今天总算见着了。”

    一听这话,黄永乐便明白了,自己要不是正好回乌山村,估计也被赵鑫豪盯上了,这货果然谁也不放过。

    黄永乐往赵鑫豪身上一扫。

    姓名:赵鑫豪

    职业:罪-犯、无业青年

    幸福指数:

    “罪-犯?”

    黄永乐一怔,赵鑫豪竟是罪-犯?

    不过,仔细一想,赵鑫豪乐勒索了几名土豪那么多钱,系统判定他是罪-犯也不奇怪。何况,像赵鑫豪这种目无王-法的纨绔子弟,很可能犯过别的事。

    “赵公子,你怎么来了?”赵建国笑脸相迎,“我们在喝酒,你要不一起?”

    “不用了。”赵鑫豪挺胸突肚,装腔道,“我今天是来邀请各位参加我的生日宴会。周六就是我的生日,希望大家都来参加我的生日聚会。”

    “生日?”

    表面上看,赵鑫豪是邀请大家参加生日聚会,实际上,他是想让大家给他送礼。如果礼物送轻了,赵鑫豪说不定就找你麻烦,所以,这是逼着大家给他送厚礼。

    赵建国问:“赵公子,前几天,你不是才刚过完生日吗?”

    赵鑫豪道:“前几天过的是阴历的生日,周六是过阳历的生日。请柬我已经送到了,周六你们可一定要来参加生日聚会。”

    说着,赵鑫豪把一张张红色请柬发给众人,连黄永乐也收到了两份请柬,其中一份是叶姿的。

    “对了,黄永乐。”赵鑫豪下巴一扬,忽然说,“我的生日聚会想请一名大牌歌手助阵,这样吧,就让你女朋友叶姿来吧。”

    黄永乐道:“不好意思,叶姿从来不参加私人派对。”

    “干嘛不参加?”赵鑫豪眉头轻挑,微笑着说,“怎么,难道你不给我面子?”

    这话一问,几名土豪脸色微变,担心起黄永乐的安危。要是黄永乐说错话了,估计赵鑫豪就得找黄永乐麻烦了。

    “面子?”黄永乐眼皮一抬,瞄了瞄赵鑫豪那张肥胖的大脸,转口说,“赵公子,你的面子不太好啊!”

    “你说什么?”赵鑫豪目光一凛,“我的面子不太好?你小子什么意思?”

    黄永乐道:“我学过点医理,从你的面相看,脸色灰暗,眼睑水肿而苍白,眼睑宽而松弛,两眼无神,面部浮肿……你似乎有病啊!”

    “胡说道,我怎么可能有病?”赵鑫豪道,“什么面部浮肿,我的脸本来就大,能不浮肿吗?黄永乐,你也别说废话了,周六带叶姿出席我的生日聚会,这事就这么说定了,你小子可别我鸽子。走了。”

    说完,赵鑫豪昂首阔步离去。

    几名土豪连连摇头。

    赵建国叹声道:“这个赵鑫豪真是越来越嚣张了,这生日聚会摆明是要让我们送礼。前几天就送过一次,估计是不满意,这次还得再送一次。”

    宋明杰道:“这次送完礼,要不是满意,估计还有下一次。真M魂淡了!这礼你们送不送?”

    “不送能行吗?”房晓明道,“我们送点礼倒没什么,最憋屈的是小黄。赵鑫豪这王蛋竟点名让叶姿去唱歌,这不是有意为难小黄吗?”

    赵建国拍了拍黄永乐的肩膀,安慰道:“小黄,别往心里去,这事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忍忍就过去了。”

    宋明杰道:“是啊,小黄,你也不用太担心。赵鑫豪要真敢乱来,大不了鱼死网破,这王蛋真以为他能一手遮天啊?”

    黄永乐道:“放心吧,我没事。”

    ……

    和土豪们吃完饭。

    黄永乐返回香蕉别墅,前往地下库,准备用抽奖系统收拾赵鑫豪。

    赵鑫豪不仅招惹黄永乐,而且打起叶姿的主意,这事哪能忍啊?

    赵鑫豪是罪-犯,又在别墅区胡作非为,严重影响整个小区的生活秩序,黄永乐决定好好收拾他,就当是为民除害了。

    像赵鑫豪这样的无耻之徒,黄永乐决定抽取他的牙齿,让他变成无齿之徒。

    黄永乐默念:“我要抽取赵鑫豪的一排牙齿。”

    系统提示:抽取赵鑫豪一排牙齿,要消耗点幸福指数,是否抽取?

    “是。”

    “叮!恭喜宿主,您抽到赵鑫豪的一排牙齿。”

    哗!

    顿时,地面上出现了一颗颗暗黄的牙齿。

    抽完牙齿,黄永乐还是觉得念头不通达,于是继续抽赵鑫豪的头发,准备隔空给他来个鬼剃头。

    “叮!恭喜宿主,您抽到赵鑫豪的头发。”

    既然抽取了头发,那么,眉毛也抽取了吧,顺便再抽个肾,买一赠一。

    “叮!恭喜宿主,您抽到赵鑫豪的眉毛。”

    “叮!恭喜宿主,你抽到赵鑫豪的一个肾。”

    抽完后,黄永乐又尝试了一下随机抽取。

    “叮!恭喜宿主,您抽到赵鑫豪的衣服。”

    哗!

    一套男人的衣服闪现在地上。

    “衣服?”

    黄永乐有点纳闷了,系统为什么要抽赵鑫豪的衣服呢?

    ……

    两分钟前。

    赵鑫豪搂着一个美女,正在福兴市明星街闲逛。赵鑫豪也想幸福变异,他整天寻欢作乐,喝酒把妹,玩得很欢。

    嗖!

    这时,赵鑫豪嘴巴突然一阵剧痛,紧接着,一排牙齿不翼而飞,鲜血喷涌而出。

    “嗷——”

    赵鑫豪失声痛叫,紧捂着嘴巴,惊恐不已:“发……发生什么事?我的牙齿呢?”

    突如其来的异变,身旁的女伴也吓懵了。

    嗖!

    突然,赵鑫豪的头发凭空消失,被剔了个光头。

    嗖!

    紧接着,赵鑫豪的眉毛也不见了,变成一个没有眉毛的怪异脸形。

    “鬼……鬼啊!”

    女伴胆子小,直接吓尿了,当场昏迷了过去。

    赵鑫豪则痛声倒地,因为他的一个肾被抽走了。

    正当他魂惊胆颤之际,身上的衣服又凭空消失了,整个人赤身暴-露街头。

    很快,不少路人发现了他。

    “卧槽,那个死胖子是谁啊?竟然不穿衣服!”

    “可能是个死变-态!妈蛋,污染我的眼睛!”

    “这种人简直是找打啊!”

    ……

    赵鑫豪吓得魂不守舍,开始在街上慌乱逃跑,吓到不少路人。

    一些围观群众看不下去,堵住了赵鑫豪,对着他便一阵拳打脚踢。

    “你个死变-态,不穿衣服就敢上街!真是欠揍!”

    “真是败坏社会风气!这种垃圾就该打!”

    “这人渣指不定干过多少缺德的事,瞧这脑满肥肠的样子,就不像好人。”

    ……

    赵鑫豪本来就胖,在被路人暴揍一顿后,就……更胖了,整个人鼻青脸肿,估计他老妈都认不出来了。

    把赵鑫豪暴打一顿后,有几个热心的市民还报了警。

    几分钟后,警方速速赶来,把赵鑫豪押上警车,带走了。

    ……

    晚上。

    芭乐别墅卧室里。

    黄永乐抱着叶姿躺着,正准备睡觉。

    “阿乐。”叶姿问,“听周琳说,周六好像得参加一个叫赵鑫豪的生日聚会,这是怎么回事?”

    “这事不用管。”黄永乐道,“咱们该干嘛就干嘛。”

    周六的生日聚会?

    呵呵。

    赵鑫豪能活到周六再说吧……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