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八章 鏖战(下)

    第二百四十八章鏖战(下)这样说起来,刘岩的身世也不是很惨淡了。

    至少他承受过的,乌恒都承受过。但乌恒承受过的,他未必承受过。

    见刘岩充满戾气的双眼黯然下来,乌恒没有趁机偷袭,而是沉默下来,良久才开口道:“我叫乌恒。”

    当乌恒的声音传来,才打破了刘岩的思绪,他猛的抬头看向眼前那个男人,心里有一种透心凉的感觉,双方对持大战,在大战中失神绝对是一个致命性的打击,很可能因为自己稍稍的失神,就会导致自己的胸膛会被对方利剑刺穿进来。

    “你叫乌恒是吧,我们有很相似的经历,现在我似乎不那么想杀你了,可惜你我之间今天却必然要倒下一个。”刘岩紧了紧手中握着的妖刀鲨齿,他右臂粉碎的手骨似乎已经随着炼狱道魂的开启,被修复了过来,浑身气息还随之强大了不少。

    乌恒白衣猎猎,披肩长发随着微风挥洒,他淡然道:“最后倒下的那一个人,不会是我。”

    “轰!”

    话音刚落,乌恒便爆出一身金色神光,手中的上古翻天锤嗡嗡震动,带来一种压迫人心的战意。

    他不在废话,抡起上古翻天锤就冲了上去,像是一头荒古巨龙在战斗,举手投足间散发出的力道,都足矣让大地裂开!

    刘岩的神色也变得冷峻起来,炼狱道魂开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杀意透着冰冷,若是仔细发现,他脚下的湖水都已经凝结出了一层薄薄的碎冰。

    “锵!”

    妖剑鲨齿与上古翻天锤碰撞了起来,擦出了绚烂的火花。然而硬拼的武器当中,显然是这把锤子更加有力道,直接将刘岩给轰出了几十丈外。

    不过在这个被称为年轻杀神的人,岂会那么容易对付,他手中的剑犹如毒蛇一般刺向乌恒,每一剑都无比的毒辣与刁钻,就算乌恒蛮力在恐怖,遇上这种灵活的对手也是显得有些吃力。

    蓦然间,两人已经碰撞了不下二十回合,开启炼狱道魂的刘岩变得更加恐怖,无论是速度还是压制人心的气息,都有了质的提升,那把妖剑鲨齿闪烁着的锋利刀芒,刺的乌恒眼睛有些酸痛。

    “噗。”

    在应接不暇间,妖刀鲨齿再次在乌恒身上留下了一个血窟窿,然而他的肉身何等强悍,乃玄冰古神体,就算用无数鲜血铸造而成的妖剑也无法真正重伤到他,每次只能刺进皮肉里,都会被他胸膛那结实的肌肉卡住,根本无法真正深入。

    “妈的,你还真是个怪物。”刘岩再次将刺进乌恒胸膛的刀拔了出来,他发现自己上一次在乌恒身上留下来的伤口已经奇迹般的复原了,只是伤口处留下了一道浅浅的伤疤。

    乌恒的眼神早已冰冷下来,他何时被人如此伤过,一直含在嘴里的七彩甘露丸也被他吞进了喉咙中,七品仙丹那股磅礴的药力开始充斥他的全身,每一根血管的血液都急剧的流动了起来,他丹田内的气海开始迅速膨胀,里面的精元之气都沸腾了,像是火山口中待喷发的熔岩。

    “啊!”

    一声怒吼,荡气回肠,久久不息,震的湖水翻滚了起来。

    乌恒开始暴怒,浑身涌现而出的金色神力滔滔不绝,将方圆几十米全部笼罩,这里变成了一片极致的金色世界,而他的实力也开始提升,通灵之境,这个境界原本乌恒需要两个月后才能提升上去,现在他靠着七彩甘露丸,却暂时被提升了上去。

    正与石三、蓝永对战的雪花用余光扫了远方湖泊一眼,气骂道:“这个混蛋,怎么那么不听我的话,现在才将七彩甘露丸吞进去。”

    不过骂完后,雪花却是露出了迷人的微笑,若是乌恒即刻就将丹药吞噬了进去,那么乌恒就不是乌恒了,这个混蛋,不管什么时候都那么的要强。她此刻借着帝兵之威,完完全全用封印阵纹将这两位青阳盟的年轻翘楚压制的说不上话来,两人正气喘嘘嘘的维持着羊皮卷轴所需要的精元。

    她那晶莹剔透的芊芊细手一旦做出往下压的动,石三与蓝永便会立马紧张起来,因为雪花手一压,那玲珑宝塔就会变得更加的沉,羊皮纸幻化出的炉鼎显然支撑不住了。

    眼前那个女人简直不能以常理度之,面对自己两人,都占据着压倒性的优势,似乎只要她一旦失去了玩游戏的耐心,石三与蓝永两人就得玩完。

    一想到这,石三想死的心都有的,自己堂堂一名青阳盟的精英修士,在加上蓝永这样与自己平级别的年轻翘楚,居然被一个女人活活压制了半天。他抬头看着在天空中绽放的莲花,道:“那朵莲花究竟是什么兵器,居然有着这么强悍的压制属性。”

    “也许可能是一件很强大的圣兵!”蓝永满头大汗,咬牙道。

    不过石三与蓝永都猜错了,这是一件帝兵,但雪花似乎没有兴趣将这一切告诉两人,只要在过十分钟,她可以确信这两个青阳盟的修士就要扛不住了。

    刘岩看了眼气息变得更强的乌恒,自语道:“瞬间将实力提升到通灵境的丹药,怕也只有七品级别或者以上的丹药才能做到了。”

    “你眼力不错。”乌恒嘴角露出笑意,但那抹笑意怎么看,怎么别扭,那种笑不说很阴冷,但也绝对来者不善。他此刻只感觉全身血脉都沸腾了起来,并且他还很清楚,这样未必打的过刘岩,所以他破天荒的将最强的底牌拿了出来。

    灭世道魂!

    这一刻,乌恒才是真正的乌恒,他的双眼渐渐变得血红,眼神中那股修罗之气,完全压制住了刘岩身上的炼狱气息,魔魂乃上古年间最恐怖的道魂之一,炼狱道魂只是杀伐之道罢了,但灭世道魂却是灭世之道,两者就如池塘与大海,根本不能相比。

    嗜杀,毁灭,狂暴,血腥,入魔,五大负面情绪,涌入了乌恒的脑海,他此刻那血红的双眼,也只容得下一个字了,便是杀……

    “呵,你的死期到了。”乌恒冷漠的语气带着几分空洞,他身上所散发的气息,连刘岩都不禁有些颤栗。

    “这……这是什么道魂,难道是轩辕家血脉都少有的魔魂?你是轩辕家的人?”刘岩开始有些疯狂了,这个年轻人怎么可能会觉醒那么可怕的魔魂。

    “轩辕家是什么,我不认识轩辕家的人。”乌恒血红的双眼很是几分空洞,他此刻只想将眼前这个黑袍男子撕裂,在撕裂!

    刘岩忍不住咽了口唾沫,他发现乌恒的眼神很可怕,就如一只饥饿的是狮子在看美味的猎物,乌恒是狮子,自己是猎物……

    “去死把!”

    乌恒疯狂的咆哮着,他已经好久没有将魔魂施放出来了,如今魔魂祭出,它就如脱缰野马,难以抑制。魔魂祭出的那一刻,上古翻天锤也开始散发出滔天的魔气,威势骇人。他速度化为了一道残影,连将自身实力提升到通灵三境的刘岩都无法捕捉。

    要知道就算乌恒的实力被强行提升到了通灵一境,也不至于快到连刘岩都无法看清。这一切都是魔魂,灭世道魂太霸道了,压制一切,并且会将使用者的实力提升到一个绝顶恐怖的境地!

    “轰!”

    无比强横,且带着浓郁死亡气息的一锤砸了上去,刘岩拼命用剑挡在身前,却发现妖剑鲨齿断了……

    这把剑原本是一把最普通的剑,然而吸收了几千名修士的精元吸血后,已经变得无比锋利与恐怖,与其说它是一把圣兵,还不如说它是一把妖剑,是用血染红的剑,这把剑除了刘岩,其他人若是触碰,就会发现里面蕴含的杀意是自己无法承受的,更别说挥动了!

    然而这一刻,跟随刘岩十年的妖剑鲨齿却断了,剑败了并没什么,然而心败了却很严重。

    上古翻天锤直接轰击在了刘岩的胸膛之上,他的胸膛直接被砸的凹陷了进去,胸腔的肋骨全部破碎,他嘴里喷洒着鲜血,随后整个人轰然落进了湖泊中,这是他第二次落进湖泊中了。

    “啊!”

    乌恒仰天怒吼着,祭出魔魂的他已经失去了理智,见刘岩坠落进湖泊里,他也噗通一声跳进了湖泊,然而乌恒怎么都料想不到,刘岩居然还活着,并且气息更加的强大了,炼狱道魂,杀伐之道,越杀的痛快,刘岩的实力便会越强!

    所以刘岩不怕受伤,在第一次手骨被震碎后,其实乌恒也发现了问题,就是那个家伙变得更强了,在第二次时,刘岩胸腔的肋骨全部破碎,然后他变得更加强了,虽然身体坠落进了湖泊中,但气息却隐隐约约有了与魔魂抗衡之势!

    “妈的,我要杀了你!”刘岩双眼闪现出疯狂之色,他的剑,跟随他十年的鲨齿居然被这个家伙轰断了。

    虽然剑断了一半,但刘岩手里还抓着妖刀鲨齿的前半身,就算失去了剑尖,可它依然锋利,刘岩趁着乌恒跳进湖泊的瞬间,他直接冲了上去,将残破的妖刀鲨齿狠狠捅进了乌恒的胸膛。

    可是他发现,乌恒的肉身恐怖到了极点,就算剑刺破了皮肉,却也难以在想寸进。

    乌恒双瞳猩红,又是一锤子将刘岩给轰下了湖底,两个人开始进入了湖泊中搏斗,鲜血早已染红了清澈的湖水,刘岩不知道吐出了多少血液,但他依然活着,眼中的戾气丝毫不减……

    这是一个很难缠的对手,也是个很恐怖的对手!

    …………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