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450渣男,不死也要脱层皮

凤轻尘就知道,落到东陵子洛手中,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她今天就是不死也要脱层皮,东陵子洛从来就没有对她客气过。

安平公主走后,东陵子洛把宫女和太监打发走掉了,小道上只有凤轻尘和他两个人在,而这个位置是安平公主特意挑的,虽不偏僻,但因为离昭燕殿较近,除了昭燕殿的人,平时没人往这边走。

也就是说,凤轻尘基本上处在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状态,别说九皇叔了,就是在宫里的太子,一时半伙也不可能找到这里来。

宫人都走光了,东陵子洛也没有叫凤轻尘起来,任凤轻尘一直跪在脚下。

东陵子洛低头看着即使跪在地上,依旧傲气凛然的凤轻尘,突然发现凤轻尘对他来说,是那样的陌生。

他从来没有好好打量过凤轻尘,也没有好好了解过凤轻尘,每一次见到凤轻尘除了给她难堪,还是给她难堪。

他任凤轻尘被瑶华设计,名声全毁;他看着凤轻尘跪在母后的殿外,九死一生;他逼凤轻尘跪在城门口,随百姓打骂。

凤轻尘被他欺凌至此,虽不曾表现出半分怨恨,可他很明白,他和凤轻尘之间的梁子结下来,他从不认为自己和凤轻尘能有和平共处的一天,也从不认为,凤轻尘与他相配。

可是,就在他这般对待凤轻尘后,凤轻尘得知他受伤后,依旧尽心救治他,让他在最快的时间,恢复健康。

即使他对凤轻尘了解不多,可也知道凤轻尘是有仇有仇,有恩报恩的女子,他以为凤轻尘不计前嫌的救他,是爱慕他,于是他以施恩者的口吻说:“凤轻尘,本王纳你为侧妃。”

结果却这个女人毫不留情的拒绝,他恼羞成怒。

他还没有理清他对凤轻尘的感情,瑶华就来了,然后发生了几件超出他掌控的事情,凤轻尘得了九皇叔的青睐,瑶华要嫁给子淳。

所有的事情都脱离了他的掌控,打得他措手不及,可不知为何,在听到瑶华要嫁给子淳时,他松了口气。

他终于不用夹在母后和瑶华之间了,他终于不用两头为难了,瑶华依旧是他的最爱,只不过他和瑶华永远都没办法成为夫妻了。

心微痛,可当他看到凤轻尘与九皇叔出双入对时,他发现他的心,痛到不能呼吸,比听到瑶华嫁给子淳还要难受。

凤轻尘,本该是他的妻子,他的王妃,凤轻尘本应该站在他身边,可结果,他把一切都弄糟了,他和凤轻尘越走越远,比陌生人还不如。

到这个时候他才明白,凤轻尘从始至终都不爱他,也不恨他,凤轻尘一向是无视他,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

可他却开始关注凤轻尘的一举一动,看着一步一步展露风华的凤轻尘,他后悔了,可是凤轻尘的眼里已经没有他了。

凤轻尘不知道自己跪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双腿已经发麻了,而伟大的洛王殿下,却没有叫她起身的打算,凤轻尘在心里将东陵子洛从头骂到尾,依旧不解气。

她就知道遇到东陵子洛准没好事,上次在城门口,她跪到虚脱,这一次,不知这洛王殿下要怎样才会放过她,要知道她明天可是有礼仪比试,她的膝盖跪伤了,她怎么参加比试。

东陵子洛不是存心让凤轻尘跪在那里,只是他的思绪跑得太远了,待到他想起凤轻尘时,发现凤轻尘还跪在他面前,东陵子洛立即开口道:“凤轻尘,起来吧。”

“谢殿下。”凤轻尘气得想要杀人,咬牙切齿的道。

跪了太久,双腿都麻木了,凤轻尘根本没有办法直接起身,只能用手撑在地上,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哪知双腿一软,又跌了下去。

眼见就要落地了,凤轻尘鸵鸟的闭上眼,却不想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咦?这个时候还有人出手救她,凤轻尘睁开眼,却看到东陵子洛放大的俊颜。

“洛王殿下?”凤轻尘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拔高。

洛王会救她,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吗?

凤轻尘抬头看天,发现太阳很正常的挂在头顶上,渐渐往西落下。

这世界玄幻了。

“你跪太久了,本王扶你过去休息。”在抱住凤轻尘的那一刻,一股淡淡的药香扑鼻而来,东陵子洛贪婪的吸了口气,抱住凤轻尘力道也加重。

他突然舍不得放开凤轻尘了。

扶她过去休息,哼……她是因为谁才跪这么久的,明明自己就是罪魁祸首,还好意思摆出一副施恩的样子,凤轻尘在心中将东陵子洛唾弃一遍,推开东陵子洛:“多谢殿下,轻尘站一下就好了。”

“别动。”软香惜玉在怀,东陵子洛哪里舍得放开,伸手一捞,凤轻尘又跌回他的怀抱。

闻着东陵子洛那惹人厌的巡熏香,凤轻尘怒了,也不装小白兔,厉声斥道“放手。”

“凤轻尘,你命令本王?”东陵子洛加重力道,勒的凤轻尘喘不过气。

东陵子洛习惯在凤轻尘面前高高在上,短时间内根本放不下身份,要他讨好凤轻尘?做不到。

装,装,装什么好人,这么快就露馅,她就知道东陵子洛不安好心。

凤轻尘抽了口气,冷声道:“洛王殿下最好别逼我,即使我的双腿跪麻,要废了你也不是不可能。”

凤轻尘略略抬腿,提醒东陵子洛,当初她在那般狼狈的情况下,可以制住东陵子洛,现在也可以,只不过她当时走投无路,不得不冒险,现在生活平静,不愿意冒那个险罢了。

“你……”东陵子洛身子一僵,说实话,到现在他都忘不了被凤轻尘威胁的画面,凤轻尘是第一个敢威胁他的女人,而且一连两次。

“洛王,凡事适可而止,我不愿意惹麻烦,并不表示我怕麻烦,我只想要平静的生活。”她不找东陵子洛算账,并不表示她把那些账忘了,事实上她全部记在心里,等,等到时机到了,羽翼丰满了,欠她的她一一要讨回来。

“凤轻尘,本王没有恶意。”东陵子洛怒了,他今天真没有恶意,如果他真想教训凤轻尘,就不会得知安平来堵凤轻尘,便连忙赶过来替她解围了。

这里是皇宫,无论凤轻尘多么聪明,在皇宫她对上安平,没有胜算;当然对上他,凤轻尘也没有胜算。

身份的差异摆在那里,凤轻尘拿什么跟他斗。

“你有没有恶意与我无关,洛王殿下,我再说一次,放开我。”凤轻尘挣不开东陵子洛的怀抱,右腿一动,卡在东陵子洛两腿之间,只要她向上用力一抬,东陵子洛就算不废,也没有好果子吃……

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东陵子洛总是能把她逼上绝路……添加 ”songshu566”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