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116晚了

116晚了

皇后与凤轻尘之间的事情,皇上虽然从来没有插过手,却每一件都清楚。

选择凤轻尘是无奈之举,同时亦因为凤轻尘是东陵九推荐的人。

皇上一直抓不到九皇叔的把柄,现在有一个机会送到他面前,他哪里能放过。

凤轻尘医好了东陵子洛那便算了,没有医好这笔账肯定也会算到九皇叔的身上。

“凤轻尘,九皇叔说你医术不凡,精通外伤,别让朕失望。医好了洛王的伤,朕重重有赏,医不好你就不用再回凤府了。”

皇上以帝王的威严,压制着凤轻尘,让她明白,皇上要杀她,即使是有九皇叔保着也没用。

凤轻尘的头埋的更低,言词却没有半分的慌乱,冷静的道:“轻尘定竭尽全力,可否让轻尘看一看洛王的伤势。”

凤轻尘知道,九皇叔就在她的身后,她很想回头,看一眼九皇叔,可她知道不行……

“准。”皇上点了点头。

凤轻尘往内室走去,侧身时悄悄的打量东陵九一眼,却发现无论何时,东陵九都是那副沉稳冷漠的样子。

就在凤轻尘准备收回神线时,却对上太子那隐含深喻的一笑。

凤轻尘一惊,连忙低头,跟上宫女的脚步……

踏入内室,太监宫女纷纷让开,侥幸留下来的太医们,如遇到救星一般,纷纷避开。

东陵子洛,我们又见面了!

凤轻尘居高临下的看着狼狈不堪,奄奄一息东陵子洛,眼中却没有半分得意与高兴。

凤轻尘知道东陵子洛的情况肯定很糟糕,不然的话,皇上也不会下旨,让她进宫医治。

除了医好王锦凌的眼疾外,她没有做出其他,可以证明她医术高超的事情,皇上怎么可能会把东陵子洛交给她,最主要她可是东陵子洛的前未婚妻。

因为东陵子洛名声扫地,因为安平公主深陷血衣卫大牢。

就算皇上不怕她下黑手,皇后也应该会怕。

她贱命一条,凤氏九族也就她一人。

可看到东陵子洛,那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后,凤轻尘明白。

皇后是没办法,死马当活马医。

东陵子洛这个情况,哪怕太医用天下名药吊着,也最多只能再撑半天,半天必死。

箭直穿动脉,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

最主要的,错过了时机,及时止住血了,这箭伤要治起来了,不会是什么难事,偏偏……

幸亏,众大医也明白失血过多,东陵子洛会死的更快,箭虽没有拔出来,但血流的速度却不快。

凤轻尘站在床边,没有动手查看的意思,只不过她的眉头越皱越紧。

九皇叔还真是看得起她,这伤……

真的不是一般的麻烦,她也没有把握。

拖得太久了,没有及时治疗,她是医生不是神仙。

室内一片寂静,众人都看着凤轻尘,等她的答案,偏偏她一动不动,最后还是皇后沉不住气,问道:“凤轻尘,你可能治?”

“晚了,如果早一点找我,我有八成的把握,可以将箭拔出,并且不伤及洛王殿下的命,可现在……”凤轻尘叹了口气:“洛王殿下失血过多,身体很虚弱,另外血流不止,小腿部位供血不足,极有可能会坏死。”

“凤轻尘,你是什么意思?”皇后的眼中,闪过一抹慌张与害怕,指甲掐入手心,钻心的痛才能让她站稳。

凤轻尘没有理会皇后,蹲了下去,双手按了按东陵子洛的小腿:“不太好办,我现在可以救活洛王,但这条腿会不会废,就不好说了。”

“大胆凤轻尘,你这是推卸责任吗?治不好洛王,本宫要你陪葬吧。”皇后大声呵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将她心中后悔压下。

“皇后娘娘,杀了我也没有用,洛王殿下的伤也不会好上半分。太晚了,如果早两个时辰把我找来,我保证可以医好洛王殿下。”凤轻尘不卑不亢的道。

“皇后娘娘,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问太医,凤轻尘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没有半分的私心。”

皇后沉默。

这话,太医很早就说了。

凤轻尘朝皇上跪下:“皇上,请恕轻尘无能为力,如果皇上要赐轻尘死,轻尘也无话可说,是轻尘学艺不精。”

凤轻尘一脸平静,她只希望,不要给九皇叔添麻烦才好。

明黄的衣袍轻动,头上的滚珠相撞,皇上怒了,只不过这怒火却是针对东陵九:“九弟,这是怎么回事,你既然知道凤轻尘医术极佳,为何不早推荐?”

杀气一闪而过,东陵九看得分明,却装作不知。“皇兄,臣弟之前就向皇后建议过,皇后不同意。”

东陵九平述道,微微抬眼看向皇后,明明没有说话,眼神也没有变,可皇后似乎看到九皇叔责怪她,因为她延误了洛王的病情。

“皇上,臣妾,臣妾。”皇后摇摇晃晃,似站不稳一般。

她本就后悔,被东陵九这么一说,好像害死东陵子洛的人是她一般。

“皇后,你糊涂。”皇上虽气,可却没有过于责骂皇后,毕竟这里最担心东陵子洛的,就是皇后了。

“皇上,救救洛儿,臣妾不能没有他啊。”皇后双眼泛红,却忍着没有落泪。

慈母的柔情与一国之母的威严,拿捏的恰到好处。

皇上轻拍皇后的肩膀。

“凤轻尘,你现在有几成的把握可以医好洛王。”皇上心中堵了一口气,可却只能强压着。

今天的刺杀,他精心安排想要试探东陵九,却不想……

突然出现另外一批人马,破坏他的计划不说,还害得他最喜爱的儿子,生死不明。

一国之尊,吃了这么大亏,这让他如何能平。

如果东陵子洛死了,他绝对要东陵九陪葬。

凤轻尘只道皇上是在意东陵子洛,略一沉思便道:“皇上,截了右腿轻尘有七成把握救活洛王殿……”

“不行。”凤轻尘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皇上就打断了。

东陵王朝的皇子,宁可死也不能废。

东陵皇室丢不起这个人。

凤轻尘慌恐的低头了,掩去眼中的冷讽。

在天家,父子之情比不上一个面子,她就知道。

“凤轻尘,朕即要你保住洛王的命,也要你保重他的腿。”皇上不容拒绝的道。

凤轻尘一副为难的样子:“皇上,轻尘做不到,洛王的伤拖得太久了。”

不着痕迹的往皇后的伤口上洒盐,果然凤轻尘话一落,就看到皇后的裙摆晃动。

“凤轻尘,朕不管这些,朕现在命令你,全力救治洛王,不得有误。”皇上强硬的命令道,眼神落在东陵九的身上。

他倒要看看,他这个九弟有多么在意凤轻尘,会不会出面替她说话。

可惜,他失望了。

东陵九就如同没有看到,静静的站在那里,自成一个世界,不引人注目也让人无法忽视。

凤轻尘低着头,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她知道她没有拒绝的权利,可是……

东陵子洛的伤,她真的没有把握。

九皇叔的态度很明朗,那就是不会帮她。

凤轻尘跪拜下去:“皇上,轻尘只有三成的把握,如果皇上同意让轻尘救治的话,轻尘恳请皇上允许,室内只留轻尘一人。”

哪怕只有一次的可能,她也不能放弃。

东陵子洛是病人,而她是医生,这一点她不会弄错。

凤轻尘无害人心,可皇后却有防人之心。

“不行,凤轻尘,本宫不同意。”皇后娘娘的情绪平复了,再度恢复雍容高贵的国母姿态。

隐含挑衅地看向东陵九。

她在等东陵九替凤轻尘出面。

“如果不行,那么轻尘连一成的把握也没有,请皇上下旨处死轻尘,另请高明。”明明是威胁的话,凤轻尘却说的无比的悲凉。

“皇上,轻尘是大夫,今天受伤的是洛王殿下,如果是一个普通人,轻尘早就不顾一切的上前医治,要知救人如救火,多耽误一刻洛王就多一份危险。”

凤轻尘再次提醒,东陵子洛此时生死不明,全是皇后一手造成的,不是她凤轻尘。

“凤轻尘,你好大胆子,你竟敢威胁皇上。”皇后好不容易武装起来的坚强,差一点就被凤轻尘给戳破。

撇去东陵子洛的身份不说,那个躺在床上、生死不明的人,是从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呀。

她的心疼和皇上完全不一样。

“回皇后娘娘的话,轻尘不敢,轻尘只是实话实说。”凤轻尘整个人都快趴倒地上,身子微微的颤抖,无声的泄露她的恐惧。

她其实是怕的,真的很怕。

怕皇上逼她当着众人的面,医治东陵子洛,怕皇上不给她机会,就把她拖出去砍了。

她不想死!

凤轻尘知道,一旦皇上下了杀她的命令,九皇叔不会保她,就算九皇叔有心保她,也无力。

她能依靠的,唯有自己。

凤轻尘咬了咬牙,再次劝说道:“皇上,洛王殿下的伤不能再拖了,越拖越不利,请皇上下旨。”

杀我,或者是让我救东陵子洛!

凤轻尘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静待皇上的决策……

给力小说 ”xinwu799” 微信公众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