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强势过关,齐大的转变

雄浑的气血,在此刻狂飙般的绽放。

罡气雄浑恍若凝聚成了实质。

丁春秋的双手,恍若开山裂石般的神兵,一次次挥出,无不激荡着恐怖的威力。

刚刚解封到至尊二步的齐三,依旧没能抢夺到半点先机,依旧被丁春秋压着狂揍。

这种战局,便是齐大和齐二,都感到难以是从。

“这……怎么可能?”

齐二嘴巴张开,看着场内战况,整个人都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也太疯狂了点吧。

天桥境修为碾压至尊二步?

开玩笑呢?

他不相信,实在难以相信。

即便是《玄黄炼真功》无比玄妙,但仅仅修炼了三天勉强凝练了玄黄霸体的丁春秋怎么可能会这么强?

但是,事实,已经败在了眼前。

由不得他不相信。

丁春秋的双掌,在这一刻,好似融入了风中。

每一掌,轻飘飘的,恍若枝头飘落的枯叶,没有半分力量。

但落在齐三身上的时候,却是恍若崩山一般,瞬间绽放出了最为恐怖的杀机。

“轰!”

又是一声轰鸣。

齐三整个人都被丁春秋那不断提升威力的一掌轰退了三步。

这一刻,他的双眼,绽放着难以置信的惊怒焦急。

“这不可能!”他大声怒啸:“你不过天桥境修为,怎么可能这么强?我不相信!!!”

他惊怒交加的咆哮着,面对丁春秋。这一刻。他有点懵了。

而丁春秋。此刻心中也是有着些许惊讶。

这《玄黄炼真功》也太霸道了。

只是刚刚凝练了玄黄霸体,自己的实力竟然就提升了这么多,这也太恐怖了。

不过他的接受能力可不是齐三能够相比的。

经过这电光火石般的交手,他虽然心中惊喜无比,但他的心,已经完全接受了这种力量。

看着齐三惊怒交集的样子,丁春秋朗声一笑:“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而且。也由不得你不信!”

他的声音,在低沉中响起,紧接着,眉宇之间,便是激荡出了一股眉目凌云的气势。

“这一击,定胜负吧!”

他轻声说着,却是叫齐三的面上猛然浮现出了一股薄怒。

“小子,你太狂妄了,我不会叫你得逞的!”

齐三的脸上,此刻尽是恼羞成怒的神色。看着丁春秋,极为愤怒的咆哮着。

面对齐三的愤怒。丁春秋轻笑一声。

然后……

唰!

他的身影,恍若鬼魅,瞬间欺进。

在这期间,他右臂如虹,并指如剑,一指点出,空气瞬间发出一声爆鸣。

“啊!”感受到这一指绽放的恐怖杀机,齐三脸色猛的一变,化作一抹惊惧之色:“不好!”

怒啸声中,他手中的战锤,豁然倒卷而起。

恐怖的力量,在这一刻,不要命似得催动了起来,直接当成盾牌,将丁春秋杀来的路径封锁住。

“锵!”

一声金石交击的爆鸣,瞬间在此刻传递而出。

齐三只觉双手狠狠一震,一种恐怖绝伦的力量当即绽放而出,顺着双锤,朝着自己手臂之上喷涌而来。

他整个人都是闷哼一声,后退三步。

但是这一刻,他心中没有愤怒,反而有着一抹庆幸的感觉。

“挡住了!”感受着这快速的变化,他心中猛的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他便是狂笑一声:“小子,你的大话说过头了!你这所谓的杀招,我挡住了,接下来,准备迎接我狂风暴雨般的攻击吧!”

齐三的声音,恍若闷雷一般,在此刻响起。

之前从一开始,就被丁春秋压着打的他,在此刻,终于让丁春秋吃了一次憋。

他整个人,都是前所未有的激动了起来。

但就在此刻,一个清冷的声音,豁然响起。

“你真的挡住了吗?”

丁春秋的声音,恍若鬼魅一般在齐三的背后响起。

这一刻,齐三的后背,瞬间冒出一片冷汗。

刚要做出反应,丁春秋并指如剑,猛然点在了齐三的后脑勺上。

森冷的杀机,一闪即逝。

齐三的动作,瞬间僵在了当场。

“你……怎么可能?”

齐三呆滞的转过头,看着丁春秋,眼中带着无与伦比的惊骇。

怎么可能?

明明挡住了这小子的攻击,他怎么可能出现在身后?

他是怎么做到的?

难道他的速度已经达到了这等恐怖的境界?

这怎么可能?

齐三的心,在这一刻,猛然激荡了起来。

丁春秋笑了一声:“我说过,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你的双锤,虽然用的不错,但很可惜,你并不懂什么是真正用锤的方法。否则的话,我想胜过你,不出剑,绝不可能!”

丁春秋轻声说着,但是他的话语,却是叫齐三整个人都僵在了当场。

“真正用锤的方法?”齐三重复了一遍丁春秋的话语,抬起头,眼中有着一抹不相信的愤怒:“我怎么可能不懂?”

面对齐三的质问,丁春秋笑了一声。

“剑走轻灵,重技巧,灵活无双。锤走刚猛,重力量,以力破巧。而你,并不理解战锤的真谛,忽略了力量更重于技巧。不仅没能领悟‘举重若轻’和‘举轻若重’这等最基本的锤法,便是连什么是锤,你都没能弄懂。若是咱们一开始交手的时候,你并没有因为我的攻击而心生胆怯,化功为守,而是步步争锋。争夺先机。以大势来压我。将锤法的霸道全部施展出来,以之来与我争锋的话,我要击败你,都不可能这么轻松。可惜,你没有!此乃其一!”

丁春秋的声音不大,但落在齐三的耳中,却是恍若惊雷一般。

但是,丁春秋的话语并没有就此落下。

“其二。你只是将战锤当做了兵刃,而不是性命相托的伙伴。几次三番,在与我碰撞中,你都有弃锤自保的冲动,虽然我不知道最终你为何没有这么做,但仅凭此一点,你就不配使用这双战锤!”丁春秋看着齐三,眼中带着一抹怒意:“兵刃,乃是武者赖以生存爆鸣的最终依仗,作为武者。若是连自己的兵刃都可以随意舍弃,那么。你就不配习武,不配使用兵刃。因为,你从根本上,就是一个懦夫,没有血性的人,是不配走上这条披荆斩棘的武道之路的!”

丁春秋言辞激烈的看着齐三,一字一顿的说着。

看着丁春秋的样子,这一刻,齐三的面色,已然化作前所未有的低落和黯然。

“我竟然,不配习武!”

他低声说着,看着自己手中的一双战锤,心中有着羞愧,有着怒火,有着不甘。

但是,丁春秋的话,却恍若刀子一般,每一句话,都深深的刺在他的心灵之上。

他说的没有错。

之前交手中,齐三确实有几次被丁春秋逼急了想要弃锤拼命。

可是最终,他强忍了下来。

他心道:我没有必要这么拼,只要这样防守下去,我就不信,这小子能够一直这样爆发下去。等他力竭之时,我在一举将之击败,奠定胜局!

而此刻,在丁春秋的一番话下,齐三忽然觉得,自己之前认为最完美的计划竟然是那般糟糕。

看着齐三的样子,丁春秋深吸了一口气,将心中激荡的情绪压下。

“锤乃百兵之霸,重在攻击。你若是什么时候能够领悟到攻也是攻,守也是攻,那你就算初步领悟道了锤法的真谛!”

听着丁春秋的话,齐三的眼中顿时露出一抹精湛的光芒。

抬起头,双目恍若刀光一般注视着他。

“我会的!”

他沉声说着,丁春秋点点头。

“啪!”“啪!”“啪!”

就在此刻,齐大拍着双手,朝着二人走了过来。

“说的不错,之前我倒是低估你了!”

齐大一边笑着,一边朝着丁春秋走来。

看着齐大,丁春秋耸了耸肩,做出一个你才知道的样子。

齐大笑了一下,没有继续说下去。

转过头,看向齐三:“现在可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

他的眼中,有着一抹叫丁春秋惊奇的祥和之色。

看着齐三,就像是一个年长的老者看着自己的后辈。

齐三懵懂的抬起头,看着齐大,眼中有着迷茫。

身为残次品的齐三,缺少的东西太多了,和齐大相比,智慧差的太远了。

齐大叹了一口气,道:“罢了,你去吧,好好练习锤法,用心练习,将这一双战锤当做自己的双手双脚去爱惜,无论如何,都不可有再有弃锤的想法!”

齐大叮嘱的说着,对于齐三,他只能用这种方法让他却慢慢的明白。

若是有一天,他能够将这一双战锤练到如臂使指的地步,即便是不用明白其中的道理,也能够做到‘人锤合一’的地步。

齐三重重的点了点头:“我会的,我一定不会再弃锤了!”

他凝重的说着。

看着齐大,再看看齐三,齐三在丁春秋心中的形象再度拔高不少。

这种方法,是最适合齐三的了。

他的智慧只有七八岁的小孩程度,想要让他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这般做的话,他根本不用明白。

等到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便能够达到由量变到质变的层次。

那个时候,他根本不用想,也不用明白,自然而然,就能够做到了。

看着齐三兴冲冲的去了。

齐大回过头,看着丁春秋,嘴角露出一抹罕见的笑容。

“没想到,仅凭《玄黄炼真功》你就能够打败施展出至尊二步的齐三,看来你真的有完全通过考验的可能!”

齐大郑重的说着,看着丁春秋,眼中终于带上了一抹平等的神色。

而不是那种隐藏在平静之下的漠然与高傲。(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