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千七百二十章 月照庭中第一人

    半夜。

    殿外,天已凉。

    微雨过后,竹苔洁鲜。

    松花坠落如雪,稀稀疏疏,落烟弥漫在四下,凝而不散。

    待陈岩踏波离开后,值日帝君扶正宝冠,带垂日月,同样将瑶池之主送到外面,手中玉如意泛起明辉。

    “道友,”

    值日帝君神情不变,给人一种深不见底的样子,道,“蟠桃会即将召开,接下来,还需要道友多多费心。”

    “嗯。”

    女仙螓首微垂,衣裙之上,泉花细细,翩然若鹤形,她能够听出,眼前值日帝君的意思是让自己专注于蟠桃会,至于紫阳和天帝之事,由他们四位帝君决断。

    她对这个并不满意,但也没有反对。

    因为正是这样,才是最好结果。

    于是瑶池之主俏脸含霜,黛眉挑起,只是平平静静地道,“蟠桃会我自会布置,断然不会出现任何差池。”

    “辛苦道友了。”

    值日帝君点点头,眸子深深,看不出喜怒。

    “告辞。”

    瑶池之主不再多说,纤纤玉手一招,云车落下,金玉宝石点缀,精致闪耀,她敛裙上了宝车,须臾后,惊虹乍起,腾空入云,很快就消失不见。

    值日帝君静静地目送瑶池之主的云车消失不见,又独自一人站在殿外,看到月色朦胧,地面之上,冷光若织纱,层叠参差,和不远处的松竹交晕。

    整个天地,横浸在一片琼玉霜光之中,寂静无声。

    少顷,青衣帝君自殿中走出,他的脚下是幽幽的水光,泛起深沉之色,有一种厚重之感,又让人觉得沉沦,非常奇异。

    这位帝君出来之后,来到值日帝君跟前,道,“紫阳这次来,是来表明态度的。他隐忍这么久,终于露出锋芒了。”

    青衣帝君一身青衣,背后玄光升腾,宛若钓鱼之杆,垂钩于虚无中,钓出时空之砂,道,“现在紫阳境界提升不小,我都看不透他的深浅了。”

    青衣帝君眸子中有琉璃之色,澄明晶莹,道,“莫非是紫阳真的找到上境之路?”

    “不太好说。”

    值日帝君衣袖飒飒,有风雷之音,答道,“我们都知道,上境之路,重在路上,只要前面有路,就可有机会踏入。通过我们原本的推算,紫阳当年重伤后是通过瞒天过海之术转世重修,再次归来,他到底选择的哪一个道路,我们还不清楚。”

    值日帝君抬起头,看向冥冥之中,那里有金仙道场,绽放无量光明,道,“要是紫阳真的选择的道路是上一次金仙道祖遁走后留下的道路的话,以他的积累,未尝不能窥见上境之路。”

    青衣帝君没有说话,只是和值日帝君对视一眼,两人眸中之中,都有异色闪耀,要是真如此的话,那可真是糟糕了。

    蟠桃园。

    斗叶新花,旧枝嫩芽。

    晴雪自上面来,满树之下,云气弥漫。

    空月如印,照了下来,莹莹一点。

    青夫人坐在中央位置,头梳高髻,身披山居长裙,流苏垂到地面,她玉颜精致,眉宇有光,正用玉手推算,思考天庭兴起的天帝思潮。

    “真是越来越乱了。”

    青夫人美眸晶莹,看到未来一片混沌,她真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会兴起天帝之思潮,这个和自己以前得知的不一样。

    “当年天帝的布置完全被纪元天运冲散?”

    青夫人蹙着细眉,倚在树前,仔细思考,即使是天帝伟力无量,涵盖古往今来,但这次纪元前所未有,连造化圣人都闭关不出,或许真有变数出现。

    那样的话,真是精彩了。

    青夫人嘴角弯起微微的弧度,似笑非笑,有一种淡淡的惋惜和快意。

    对于天庭之天帝,她的感情是复杂的。

    一方面,她对于对方将自己带到天庭,困于蟠桃园一隅,是充满怨气的,天地灵根,没有希望这样的待遇。而另一方面,正是对方将自己带到天庭,才让自己借助天庭之气运躲避了不知道多少的劫难,甚至在这一纪元成功化形,超脱出来。

    其中的滋味,只有自己知道。

    “我不管其他。”

    青夫人历经磨难才始得化形,对此格外珍惜,天帝当年的布局,要是顺利,她会顺水推舟,锦上添花,可要被打乱了,别指望自己去挽狂澜于既倒。

    正在此时,虚空之中,响起水音,若泉激霜石,玉珠溅落,叮咚叮咚的,非常清脆,继而圈圈晕晕的涟漪自外面来,连绵成一片。

    下一刻,沛然伟力从天而降,轰然炸开,莲叶宝座层层上升,有一人居于其上,双手下垂,背后是浩瀚水光,直入云霄。

    来人刚到,整个蟠桃园的时空中,响彻金钟渔鼓之音。

    天地共迎之。

    青夫人看到这样的声势,先是一惊,旋即看清楚来人,玉颜上的笑容敛去,取而代之的是肃然,她暂时没有说话,拢在袖中的玉手攥紧。

    “道友,”

    陈岩在青夫人面前没有遮掩,身上浩瀚的规则之力交织,隐隐通向云霄,进入冥冥之中的虚无,那种横绝诸天的霸道初现端倪,他面上带笑,额头上泛起玉光。

    “想不到整个天庭中是紫阳道友先行一步。”

    青夫人微微起身,敛裙行了一礼,声音中有一点敬畏,她知道这个代表的意义,那种境界的伟大,无量,至高,让任何的修道人都会情不自禁地在面前低人一等。

    上境威严,不落文字,却真实存在。

    时时刻刻,任何时空。

    “确实是上境无疑。”

    青夫人美目扫过陈岩背后的规则之力,弥漫着令人惊惧的力量,毫不掩饰,想一想,真是羡慕啊。

    自己虽然化形成功,一跃成为天仙绝顶,可要踏入上境,机会微乎其微。

    这样的差距,看似只是一线,但真的是天差地别。

    青夫人端正坐姿,周匝桃花如小笠,翩翩若飞,弥漫着浸染人心的香气,她郑重地问道,“不知道帝君此来,是所为何事?”

    她看得出来,对方这么展示力量是无事不登三宝殿。

    陈岩看了眼,笑道,“我知道夫人知道古天庭天帝之事,我来请教一二。”

    “嗯?”

    青夫人一听,眸光一缩。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