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横绝诸天 第一千六百六十七章 大局底定风云散

    三箭出。

    超乎因果,不在时空。

    直指根本法门,锐不可当,沛然难以抵御。

    没有任何的惊天动地,可只有当局之人,才明白其中的可怕。

    无君天主脸色铁青,因为他能看到,在自己的道果本相之中,三箭并列,吞吐金光,左右环绕,凝成一朵金莲花。

    莲花之上,有一尊莫可名状的道神,金冠凤履,身高丈六,左手持玉如意,右手握宝盒,通身有五彩之光华,上通青天,下临黄泉。

    道神踱步而行,口吐真言,字字纯金,八角垂芒,落到道果之中,衍生出种种难以用言语形容的力量,和魔门的道理,格格不入。

    这样的道理,和无君天主原本的道果本相,势如水火,现在夹杂到一块,针锋相对,相互撕裂,没有一刻的消停。

    无君天主身上的气机变得倏升倏降,难以稳定,这一刻他的压力,甚至要超乎和对面的天庭之仙鱼焦山的神通法宝的对拼。

    “哈哈,”

    鱼焦山见此局面,大笑一声,从容一推道冠,自顶门庆云之中,浮现出一幅宝图,其徐徐铺开,上平下圆,宛若浮台,在其上,神仙来往,休憩上面,奇云灵光,弥漫顶部,有亿万的篆文生灭,讲述逍遥之路。

    此为上经见仙图,乃是他的本命法宝,有不可思议之功。

    鱼焦山做完这个,还没有停止,他身子一摇,一缕精气落入宝图,化为道果本相,在宝图中盛开。

    下一刻,只听惊天动地的大响落入界中,源源不断的规则之力弥漫,无穷无尽,锋芒毕露。

    不再是神通和法宝般的试探进攻,而是以道果本相驾驭本命法宝,比拼的是两人对各自规则和道理的认知,以及从认知中得到的规则力量。

    没有任何的花哨,完全是短兵相接,白刃见红、

    这样的举动,让无君天主退无可退,避无可避。

    “难办。”

    无君天主面对一个全力以赴的天仙,也得小心,更为麻烦的还是自己道果中的异变,让自己的气机混乱,难以自已。

    “咄。”

    陈岩才不会给对方机会,他自己知道自家之事,自己发挥出的力量,可不是本身的力量,至于天庭的力量,其他帝君也会动用,可自己背后还有的是太冥宫的支持。

    这个支持,不是不可以,但太敏感。

    要是拖的时间久了,被某些人看出端倪,是徒增麻烦。

    “叱。”

    陈岩运转力量,他以先天葫芦藤护身,万法不侵,不惧任何其他人的攻击,而手中的紫阳宝弓不断发威,针对无君天主。

    这位魔道巨擘,只是眨眼间,就遭受到前所未有的攻势,整个人如同暴风眼中的扁舟,摇摇欲坠。

    “怎么样?”

    “能不能坚持?”

    “坚持住!”

    其他妖魔两道和幽冥之人都是看在眼中,神念横空,进行交流。

    “啊,”

    还没等无君天主开口回应,他的道果之中,箭矢如雨,道神诵经,金光闪耀,将之笼罩,完全无法抵挡。

    无君天主说不出话,道果上的金光垂落,让他的道理受到冲击,身上的气机变得紊乱。

    再坚持下去,道基都会受损。

    那可是真正大事了。

    轰隆隆,

    无君天主见此情况,当机立断,念头一起,正身撕裂虚空,遁入到里面,杳然不见。

    “真的走了。”

    鱼焦山目光如电,落于虚无中,四下查看,发现无君天主确实已经无影无踪,应该去养伤去了。

    “走得好。”

    鱼焦山大喜,无君天主一走,自己就完全可以抽出身来。

    “杀。”

    鱼焦山当机立断,用手一推,无量的清气托举出上经见仙图,倏尔展开,冲着离自己很近的迦叶天主打去。

    “无君天主,”

    迦叶天主发现仙图袭来,若泰山压顶,让自己喘不上气来,除此之外,那位紫阳帝君手中的宝弓抬起,弓弦拉动。

    无君天主一走,迦叶天主发现,自己已经四面受敌。

    除去原本的对手,现在又有鱼焦山,还有北幽紫阳帝君加入,这下子,就是拖延都不行了。

    要知道,眼前的陈岩,虽然只是一具化身,但手中握有紫阳宝弓和先天葫芦,身后还有天庭和太冥宫的威力,短时间内发挥出的力量,远超一般的天仙。

    “走。”

    迦叶天主不敢多停留,身子一纵,拨开时空,同样逃之夭夭。

    留下来,要被群殴。

    那真是多灾多难了。

    无君天主走了,迦叶天主也走了,天庭方抽出的人手越来越多,局面彻底被打破,其他的妖魔两道和幽冥的鬼帝大事不妙。

    这个时候,他们是明显人少,别说是轻而易举地遁走,天庭众仙可不愿意,反过来将他们缠住,让他们难以逃脱。

    毕竟天庭本来人就多,如今抽出更多的人手,以多打少,驾轻就熟。

    陈岩目光扫过全场,见大局底定,心中放松下来。

    妖魔两道和幽冥之人彻底崩溃,已经无法阻止天庭进一步的动作。

    想到这,陈岩唤过鱼焦山,吩咐道,“让其他人拦住妖魔两道和幽冥之人,你集中精神,领着我们带来的天兵天将们,将玄幽洞的禁制法阵彻底拔掉。”

    “好。”

    鱼焦山答应一声,大袖一摆,招呼过早就在等待的天庭的天兵天将,这群人无法对付妖魔两道的巨擘们,但用来配合自己拔掉玄幽洞的禁制法阵是好手。

    “开始了。”

    鱼焦山道果本相放出,端坐在宝图中,深入到玄幽洞里,入目就是细细密密的禁制法阵,一环扣一环,一节扣一节,藕断丝连,相互影响,繁杂神秘,没有尽头。

    亲自深入其中,鱼焦山才知道玄幽洞的难缠,难怪需要一个天仙全神贯注才可破阵,因为一旦出了差池,从中间断掉的话,就得从头再来。

    而不到天仙境界,没有道果本相,也无法覆盖整个玄幽洞,不能高屋建瓴。

    鱼焦山放下诸多杂念,凝神观察玄幽洞的禁制法阵的全貌,并将一道道的法令传出,指挥天庭的天兵天将开始拆除。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