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卷 横绝诸天 第一千六百三十二章 宝成引神窥太始

    天宫。

    紫青之气横空,下垂而落。

    云水激荡,自然凝结,成金章,玉玺,丹青,华盖,宝扎,等等等等,紫霞生景,三光照真。

    天上地下,流云飞花。

    陈岩真身端坐在千叶宝莲座上,眉宇间绽放出万千的毫光,像是一卷,若花盛开,托举本命法宝五方玄黄明劫门。

    只见重重叠叠之气,自虚无中来,到门户中去,然后再从不知名地方溢出,乍一见,有诸天妙音,自然文字,丹书玉章,绽放光明。

    时时刻刻,都有雷霆炸响,刺人眉宇。

    “咄。”

    陈岩见此,目光一亮,念头一起,自己凝练的道果本相,化为太始真王,手持大丹隐书,万气幢节,昂然入内。

    此太始真王,宝盖琼帷,流火双珠,月明悬于华冠之上,龙凤绣在法衣之前,还有白虎拱卫,玄龟驮之,全身琉璃,一尘不染。

    真是恢宏气象,难以用言语形容。

    下一刻,

    只见五方玄黄明劫门一震,自其中,亿万空间裂开,元气呼啸,气机鼎沸,汩汩的水光弥漫过来,充塞于宇宙时空。

    目所见,耳听闻,皆在里面,无穷无尽。

    统御万气,大势压人。

    自己的太始之道。

    到此为止,本命法宝五方玄黄明劫门已经成为陈岩真真正正的载道之宝,与道果本相相连,两者共进共退,要搏击长空,寻求超脱,成太始之主。

    轰隆隆,

    法宝一成,空间响应,有金钟玉磬之声,清清脆脆,然后甘霖玉浆,纷至沓来,甚至不知道多少瑞兽仙禽的影子,落满地上。

    当然,此是天宫,自有帝君伟力覆盖,于是所有的异象,都被拘束下来,在方圆之中,外面的人,根本看不到,见不着。

    陈岩手一招,五方玄黄明劫门化为玲珑大小,门户之上,有个环子,风一吹,叮叮当当作响,他将法宝拿在手中,轻轻把玩,只觉得一种前所未有的和谐。

    此宝是自己以后成就太始之道的载道之器,非常重要。

    “还有一事。”

    陈岩手握晶莹剔透的门户,眸子变得深邃,在炼制法宝的过程中,他不只是提升法宝,更为重要的是将自己的太始之道梳理了一次,完完整整,没有任何的疏漏。

    要知道,他现在掌握天庭帝君之权柄,气运反馈,紫青垂肩,位高养人,让他的眼光见识每日都在进步。

    以现在的境界,完全是高屋建瓴,修炼起来,顺风顺水。

    陈岩握着门户,目光深沉,自己终于到了这一步了。

    “太始之道。”

    陈岩端坐在宝莲座上,运转道果,神意一动,立刻自原本的时空中跃出,然后进入一个冥冥之中不可测度的空间。

    虚无。

    幽幽深深,玄玄渺渺。

    难以用言语形容的长河,浩荡伟岸,不见边际。

    置身其中,人若天地一粟,小不可察。

    陈岩长袖如翼,站在长河上,目光炯炯,他看着大河,源源不断,永不停歇,深不见底,时时刻刻,都有无量的玄妙衍生,破碎,再衍生。

    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不为尧存,不为纣亡。

    亘古存在,和宇宙同寿。

    这是宇宙中的太始规则,贯通于所有的时空,因果,造化,是最为不可思议的力量。

    而只有在太始之道上修炼到极为精深的境界,有资格在未来冲击太始之主的人,才能够来此,见到,看过,有所思。

    陈岩静静地站在长河上,看着眼前的河水,里面无数的太始玄妙在升腾,令人眼花缭乱。

    越是观摩,越是明白规则的伟岸。

    越是参悟,越知道自己的不足。

    陈岩背后玄气盘旋,化为门户,道道的元气出没,呈现龙形,演化自己理解的太始之道,沉浸到里面,忘却其他。

    不知道多久,陈岩才从初见太始规则中清醒过来,叹息一声,声音中有着赞叹和茫然。

    赞叹的是,太始规则真的是浩瀚,自己现在掌握的,也只是河流的一个分支。

    而茫然的是,这般浩瀚的规则,自己真的能够完全掌握,成为太始之主?

    好在这里,已经隔绝现世。

    这里的千万年,外面也只不过是一瞬。

    所以陈岩尽可以思考出神。

    又过了一会,陈岩目中所有的神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坚定不移,在同时,他的身后,出现紫盖金幢,腰间有章囊紫铃,神采奕奕。

    异象出,陈岩长长吐出一口浊气,想起刚才的经过,心中就是一惊。

    刚才真是危险,居然被太始规则所震慑。

    差一点,就是承受不住,染上心魔。

    那个时候,可真死无葬身之地了。

    陈岩站起身,踱着步子,目光幽幽,他看着河水,灵台清明,这是规则的考验,过不去,就会坠入无量规则中,为之添砖加瓦。

    “接下来,”

    陈岩目视长河,顶门上,烟气袅袅,有太虚九霞之相,冉冉升腾,他默念自己领悟的太始道理,身子周围,层层晕晕的光浮现,向四面八方扩散。

    这样的光,有形无质。

    甫一出现,就引动长河中的水,波浪澎湃,激荡四下。

    不是其他,是乳燕归巢,百川入海,进行共鸣。

    叮咚,叮咚,叮咚,

    陈岩刚一动作,空间之中,顿生响应,千姿百态的妙音仙乐响起,自上而下,从左到右,囊括时空,包罗宇内,无穷无尽。

    太始规则震动,像是巨龙翻身。

    这样的预兆,表示了,有新的存在在太始之道上开花结果,有资格逆流而上,抵达终点,见识整个长河,尽在把握中。

    曾经融合太始规则的金仙道祖御龙离去,遁走其他的宇宙,规则重新化为无主之物,正在敞开怀抱,等待下一个可能出现的太始之主。

    毫无疑问,陈岩今朝就是要在太始规则上留下自己的印记,就好像世俗之中,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而现在,就是已成一方大诸侯,要鲜明的亮明自己的旗号,昭告四方,这太始规则鼎之轻重,我自量之!

    而这样的风云,太始规则的反应,立刻就惊动了无数岁月来曾在太始规则上留下痕迹的超凡之辈,他们可不希望有新的竞争者。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