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五百一十一章 紫阳出关

    宫殿外。

    有池半亩,明净澄碧。

    日光寸寸下澈,交映彩晕,依稀见得,底部有珊瑚片片,晶莹剔透,时而有游鱼来来去去,染上一层鲜活。

    周匝松柏翠竹,荫蔽森郁,暑气不至。

    桀吩咐一声,移到池前,水光冷浸到眉宇,青碧一片。

    少顷有少女出来,明眸皓齿,容颜精致,一身宫裙,青丝如雪,随随便便挽了一个发髻,她如大蝴蝶一样,上前给乾坤子斟酒。

    乾坤子目光一动,只觉得眼前的少女肌肤如雪,媚而不妖,神情一动,道,“这位是?”

    “是清虚君的十八女。”

    桀依然是半躺在床榻上,长眉一挑,道,“她是听闻天庭盛世之相,于是主动请求,让我带她来看一看。”

    少女见到乾坤子注视自己,嫣然一笑,微微万福之后,提着酒壶,退到一边,环佩叮当,非常清脆。

    举动如莲花,美丽如斯。

    乾坤子手握玉如意,念头涌动,他真没有想到,眼前的少女居然是清虚君的十八女,论容貌,论资质,论身份,都是一时之选。

    对方跟随桀来到天庭,恐怕不只是看一看,或许是要见一见天庭的年轻才俊们,有联姻的想法。

    毕竟无论古今,或是仙凡,联姻之举,都是打开局面的很重要的手段之一。

    乾坤子对此没有多说,但心中对于清虚君的心思倒是多了两分了解,这位三十三天中鼎鼎大名的人物,看来和东王公一样,是势必要融入天庭了。

    “道友,”

    乾坤子拿起羊角青铜樽,抿了一口,品着酒香在齿间流转,道,“在天庭的这段时间,没有见到其他人,只有我们两个人啊。”

    “不错。”

    桀背着大斧头,雄姿昂扬,大笑道,“毕竟像清虚君和东王公这样有见识,并能够毫不犹豫下决断的人不多,其他寥寥之辈,已经出局了。”

    他的声音,洪亮如钟,嗡嗡作响。

    “已经出局。”

    乾坤子想到东王公当日的分析,不在局中,根本不了解,而在局中,冥冥之中有预感,然后能够果断作出决断之辈,真是了不起,东王公如此,清虚君也是如此,只是紫阳?

    “紫阳,”

    想到这两个字,乾坤子只觉得心中沉甸甸的,东王公和清虚君两人再是果断,再是睿智,但从局面上讲,也是处于被动,不得不为之。

    而占据主动的紫阳,才是真正可怕的人,牵一发而动全身。

    除非有不可预测的事情发生,不然的话,帝君之位,能够有资格角逐的,只有紫阳,东王公,清虚君三人了。

    “紫阳,”

    乾坤子开口说话,声音平平静静,道,“道友,你在天庭中,可是见到这一位了没?”

    “他是真正的深居浅出。”

    桀摇摇头,斧头上晕着杀机,冷光三尺,夭矫如龙腾,道,“据说在闭关,不日即将出关了。”

    说完这句话后,桀坐起身,丈二身姿,魁梧雄壮,直接问道,“要不我们过几日前去拜访一下,知己知彼啊。”

    “没有问题。”

    乾坤子点点头,表示答应下来,身后玄气升腾,若朵朵莲花开,又像是芙蓉初次绽放,冰雪照人,道,“见一见,总是好的。”

    叮咚,

    正在此时,自天穹之上,落下一只金翎大雁,尾翼长有三尺,闪耀着金灿灿的光,像是火焰燃烧了一样,它落下之后,盘旋一圈,径直进入檐下悬挂的鸟笼中。

    肌肤如雪的少女,清虚君的十八女,美眸一亮,曳着宫裙上前,自大雁口中取下一封书信,展开一看,用请清脆脆的少女声音读出,道,“东御中紫阳已经出关。”

    “哦。”

    桀和乾坤子听了,先是一愣,随即哈哈大笑,道,“真是时候。”

    “准备一下,”

    桀起身,吩咐身边的人,道,“我们明日去拜访一下这位东御中。”

    “是。”

    清虚君的十八女答应一声,转身退下。

    钟园山。

    四下冷寂,桐叶纤瘦。

    月影交织在树木从花之中,交匝青竹,玉影参差,瑶光上下。

    时而有鹤唳清音,鸣声清脆,隐有回音。

    东玄妙法帝君端坐在云榻上,背后玄光如水,垂浸满阁,幽幽的香气弥漫,有一种空灵之感,无所不到。

    他观看着景色,不疾不徐,怡然自若。

    不到半刻钟,只听鹿鸣之声传来,呦呦之音,在时空中激荡,南天混元帝君挎着梅花鹿过来,星冠羽衣,目光沉沉。

    两位帝君一到,自然风起云涌,天机隐晦,不为外人所见。

    “道友,”

    东玄妙法帝君率先开口,他的声音有一种莫名的韵味,像是瓶中花开,冷香寒人,道,“东王公和清虚君两人终于决定投身天庭,是一件大好事,正好用来拨乱反正,让天庭中不安分的人看一看,我们天庭正在大步向前。”

    “嗯。”

    南天混元帝君望着溪水,常年不断,岁月不曾留下痕迹,他的声音很轻,道,“此是正理,只是这两方提出的条件苛刻,我们不能随便答应。”

    “要压一压价。”

    东玄妙法帝君冷哼一声,道,“他们漫天要价,我们自然要落地还钱,现在我也看清楚了,我们是需要东王公和清虚君他们的投靠,但他们走到这一步也是不得不为之。”

    东玄妙法帝君声音很冷,有孤峰横绝之姿,道,“我们合则两利,谁都不要过分。”

    “这个暂且不说。”

    南天混元帝君眸子幽幽,对于两家之事,只需要温火细熬,反正到最后都会各退一步,才可达成协议,说不得东王公和清虚君要退步的多,毕竟两人以及其背后的势力都是要入天庭的,如果得罪自己等帝君们,以后同在天庭,肯定不会有好果子的。

    他整理了下衣冠,开口道,“我们还是讲一讲紫阳吧。”

    南天混元帝君坐直身子,声音低沉,像是泉声呜咽,漫过山石,道,“这一段时间,紫阳动作不断,崇古派鼎力支持,玄门上下作为爪牙,还有不少的仙道世家充当帮手,发展势头迅猛。”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