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帝君之路 第一千四百七十三章 各方齐动

    山中。

    溪水明澈,清可见底。

    锦鳞出波上,跃然金色,熠熠明辉。

    夕阳之光照下,在林水间曳出长长的影子,金灿灿的图案,斑驳而美丽。

    苏秋踏波而行,衣袂如雪,面上的笑容干净而又明亮。

    他拿着横笛,音发则梅花落,稀稀疏疏的,氤氲着香气宝光,让周匝的鱼儿都露出水面,簇拥在周围,像是朝拜,又像是欢喜。

    苏秋脚下不停,来到溪水的源头。

    溪水的源头,是一座雪崖。

    崖高于云平,惊虹自上而下,垂落若龙饮,浩瀚激荡。

    苏家家主坐在崖上,双鬓染霜,浓眉如墨,一身流云仙衣,绣着草木茂盛之意,层叠的空间在四下幻生幻灭,宛若实质。

    见到苏秋前来,苏家家主用手一引,让他到了跟前。

    “决定了?”

    苏家家主身子周匝是沉沉郁郁的生机,他望向苏秋,目光温和。

    “是。”

    苏秋收起横笛,微微欠身。

    “我就知道。”

    苏家家主站起身,踱步左右,紫青萦绕,华盖葱葱,他温和的面容上少见地露出锋锐,道,“我是支持你的。要是现在不争,就会步步落后,要是宗门的气运一旦有所转移,那么就是堂堂煌煌的大势,无人与之争锋。”

    苏秋没有说话,只是月轮半晕,照在身上,晶晶莹莹,有琉璃玉色,一尘不染。

    苏家家主把手一招,冥冥之中的虚空裂开,万千的金光流转,往下一落,化为半尺长的玉符,上面古文俨然,龙凤呈祥,弥漫着幽深的气机。

    这种气机,初始之时,看似普普通通,并不起眼,但越是观察,就越是深沉,到最后,简直是无穷无尽,不见根底。

    苏秋看到这玉符,向来恬静自然的他都显出讶然,他摩挲着其上的纹理,感应到其中恢宏而弥漫整个诸天万界的意志,神情变得凝重,缓声道,“金仙道祖的手符?”

    “不错。”

    苏家家主点点头,喟然一叹,道,“这位道祖应该已经离开了此方宇宙,去了其他的地方,但他玉符中蕴含着他的道理,依然是历经万世而不磨,不增不减,恒定唯一,如此境界,真是可敬可畏可惧。”

    苏家家主感慨了一会,然后才道,“此玉符你带在身上,可以最大限度地抵御幽冥的力量。”

    苏秋没有多说,收了起来。

    “就这样吧。”

    苏家家主大袖一挥,整个人重新坐在雪崖上,万丈的白水自高空冲刷而下,落在他的身后,源源不断,周而复始。

    苏秋收好玉符,转过身,目光幽幽,幽冥之行,自己可不能空手而归。

    天庭,忘神山。

    琉璃玉地,功德宝池。

    菩提树分散左右,枝叶晶莹,其上有细细密密的佛文梵字生灭,垂落下来,洋洋洒洒。

    真的是,冷香幽幽,寂寥安宁。

    圣天佛跌坐在莲台上,身耀宝光。

    他的对面,同样有一尊佛陀,高有丈六,檀金法身,面容清瘦,身后是重重叠叠的功德金轮,里面是千姿百态的金刚,罗汉,比丘,如恒沙数目,无穷无尽。

    所有的金刚罗汉比丘都是低眉,不面向人,口中诵读同一佛经,正是大解脱经,字字闪光,蕴含道理。

    这样的气象,尚在最早来天庭的大光明普世佛之上。

    “大德妙言真行佛。”

    圣天佛对上这位,语气没有任何的居高临下,而是有一种平等的味道,道,“幽冥对于我们佛门的重要性,世人都知道,何况是我们自己?”

    圣天佛目光有着深邃,不见其底,道,“我们这么多年的经营,也只有地藏稍微打开一点局面,现在好不容易到了这个纪元,有前所未有的机会,不能有任何的意外。”

    大德妙言真行佛合十在身前,金灿灿的光氤氲,他知道圣天佛这么讲不是不相信自己,而是这件事委实非常重要,所以没有任何的不满,平平静静地道,“事关我们佛门,定然全力以赴。”

    圣天佛点点头,大德妙言真行佛不只是神通惊人,道行也精深,甚至还能够完善佛主传下的佛理真法,是个很沉稳的性格。

    这样的人,不轻易开口,但只要开口,就会全力以赴,让人放心。

    “圣天佛,”

    大德妙言真行佛看着周匝梵文起落,字字光明,开口道,“天庭已经准备好了,改日就会开启权限,和我们佛门之人一起进入三十三天延伸出来的阴阳交汇之地。”

    “当然,名义上是我们主导的,毕竟我们佛门的无上法对于幽冥之物有克制的作用,这方面是天庭无可比拟的。”

    大德妙言真行佛说完之后,看向圣天佛,问道,“圣天佛可有其他什么交代的?”

    “这个,”

    圣天佛略一沉吟,想到了当日中御花园中值日帝君平静的眸子,不知为何,他总觉得有少许不对,只是左思右想,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于是圣天佛只是,道,“天庭答应地很痛快,固然是有现在天庭确实是限于局势而不得不对我们佛门的妥协和亲近,但天庭的四位帝君都是了不得的人物,说不准其中就有难言的阴谋诡计。”

    大德妙言真行佛记在心中,他们佛门虽然和天庭现在是蜜月期,关系不错,但像这种大势力肯定不可能掏心掏肺一样的合作,除非是一方能够彻底压倒另一方,所以天庭有小动作也不意外。

    这样的情况恐怕难以避免,只能够自己心里有数,到时候多防备。

    在同时,青衣帝君站在殿中,眉宇青青。

    他挥手让禀告的道童退下,然后手一挥,袖中出现一柄似是龙角的法器,滴溜溜一转,然后气机节节升高,宏大浩瀚。

    下一刻,他的顶门中庆云一开,自里面走出另一个青衣帝君,一模一样,看上去没有任何的差别。

    这个青衣帝君手握龙角法器,从从容容上了高台,在云榻上坐下。

    至于真正的青衣帝君,身子一摇,化为一个俊美的少年人,白衣如雪,手持法剑,施施然出去。

    太冥宫年轻一代的佼佼者,佛门,天庭的帝君都有动作,陈岩也没有闲着,他借紫阳之名和玄门各派面谈了之后,前去找崇古派,商量万仙来朝的最后细节。

    23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